何谓天目台?盏托也!

以日本茶道主流里千家来说,“四个传”以上的密传点前方式会使用天目茶碗点茶,而且一定是放在天目台上使用。

在日本茶道中,天目茶碗对应一个茶道具——天目台。天目台,即是用以放置天目茶碗的盏托。

 

以日本茶道主流里千家来说,“四个传”以上的密传点前方式会使用天目茶碗点茶,而且一定是放在天目台上使用。所谓的密传,是以传授的方式教学,点茶的方式不记录于书本、也不可以录影等。


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藏品

日本天目台皆为木制漆器盏托,与南宋审安老人于《茶具图赞》中所绘盏托的制式相同。在传世的宋代茶画中,也频繁出现相同制式的盏托。审安老人将盏托称之为“漆雕秘阁”,赞之曰:

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吾斯之未能信。以其弭执热之患,无坳堂之覆,故宜辅以宝文,而亲近君子。


北宋至元墓壁画中的盏托

左至右上至下:1)陕西韩城、2)河北宣化八里村 张匡正墓、3)北京石景山 赵励墓、4)河北宣化八里村遼5号墓、5)山西汾阳 王立伏墓、6)河北宣化八里村 张世卿墓、7)河南登封 李守贵墓、8)元 冯道真墓

盏托是宋代茶盏的必有附件,其样式极为多样,且材质也极为丰富,有瓷质、漆器、金制、银制等。然天目茶碗(建盏)的盛产地建窑并无生产瓷质盏托,宋代瓷质盏托多见于定窑的白瓷托盏、湖田窑的影青托盏、耀州窑的青釉盏托。传世瓷魁汝窑亦有一件盏托,藏于英国戴维德基金会,编号为001。

《梦粱录》记杭州一般茶肆中“用瓷盏、漆托供卖”茶饮,表明漆器盏托在宋代甚为流行。然而流传至今日的日本天目台却多为明代的,极个别的才是宋代的。

 

那么问题也就来了:宋代的茶盏制式事实上在明代已随点茶法一同消亡了,为何日本的天目台却多为明代的呢?

 

 

东京国立博物馆天目台藏品

屈轮轮花天目台 南宋

高6.6cm 径8.4cm 底7.9cm

(灰被天目)天目台 明代


龙存星天目台 明代

高9.5cm 口径6.4cm


牡丹堆朱天目台 明代

高8.6cm 径16.3cm


雲龙填漆托(天目台) 清代乾隆年间

高10.2cm 口径9.5cm 底10cm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茶碗在日本茶道中的地位——隐藏在茶碗中的残心禅意

看上去只是一只茶碗,一块陶片。但是,一次两次,五次十次,你用它点茶、喝茶,渐渐地你就会对它产生爱慕之情。

回前墨

茶碗在日本茶道中的地位非常特殊。历史上将军常用茶碗代替封地封赏有功绩的大名;一只著名茶碗会受到历代茶人的珍视,甚至为争夺一只茶碗会引发一场战争。即便平常茶碗,只要是茶人心爱,通常都会终身使用,视为伴侣。

 

在日本,茶碗已经超越了茶道具本身的价值,而成为美学境界、身份地位、权力的象征。也正是在日本,中国与朝鲜舶来的茶碗、日本本土烧制的茶碗同在一地融会贯通,交相耀映,焕发出异彩的光芒。

日本茶道溯源

日本之有茶,大约是在平安时代(注:唐宋时期,by 把盏堂)之前。据当时的文献记载,茶是由当时留学中国的日本僧人最澄带回国,并首先在寺院推广开来的。

 

与中国茶异曲同工,日本茶也是经由“药用”至“饮用”的过程。

被尊为“日本茶祖”的荣西禅师由宋朝携回茶籽,并分送筑前背振山、栂尾山,分植于宇治等地,并将宋朝禅院吃茶仪规完整地带入日本。

公元1211年,荣西撰《吃茶养生记》一书,书中详录以茶遣困、消食、解酒等功效。

公元1215年,由荣西献上的二月茶治愈了源实朝将军的热病,自此,饮茶更为风行。

此后不久,1235年,日僧圆尔辩圆入宋求法,并带回径山寺茶种种在自己的家乡静冈。

自此,日本茶道“禅茶一味”的寺僧传统被牢固地确立下来。


抹茶道用具与煎茶道用具

日本茶道大致分为“煎茶道”与“抹茶道”两种。“抹茶道”承袭“禅茶一味”的源头,是具有日本风格及宗教性的美学艺术。抹茶茶道由武野绍欧、村田珠光等宗师草创,在千利休时代被推至顶峰。在“抹茶道”中,茶碗尤其重要,成为一切茶道具的统称。

妙有与真空,收于一碗中

在日本,茶碗的分类有很多种说法,比较公认的分法是四类:舶来品茶碗、日本乐窑茶碗、日本国产茶碗及现代茶碗。

舶来品茶碗:中国茶碗、朝鲜茶碗、其他舶来茶碗;

日本乐窑茶碗:本宗茶碗、旁宗茶碗、仿造茶碗;

日本国产茶碗:京窑茶碗、将军家窑茶碗、地方窑茶碗;

现代茶碗:历史名窑继承、现代创烧。


建窑兔毫盏

日本“抹茶道”主要是承袭自中国宋代茶道,所以在最初,来自中国的“唐物”特别受到日本茶人的追捧,尤其是建窑烧造的“建盏”。当时的日本学僧大多在宋的径山寺、昭明寺、禅源寺、万寿寺等寺庙参学,而这些寺庙主要集中在浙江天目山一带。

 

在当时,寺庙茶仪非常受重视,通常都使用建盏点茶。作为修学的纪念品,留学僧人回国时会带回一些建盏,由于是从天目山带回的,所以称之为“天目茶碗”。日本茶人非常欣赏有窑变效果的天目茶碗,只有招待贵宾时才偶尔拿出来使用。


日本国宝 千利休茶室 待庵

经历了室町时代、书院茶时代,日本茶道在集大成者千利休的带领下走向返朴归真的草庵时代。千利休是日本茶史上的一个传奇,可以说千利休的茶道思想就是日本茶道的思想。

 

千利休所创“侘”茶的茶道美学影响了许多方面,草庵茶更是引领日本茶道走向禅宗美学“本来无一物”的境界,并且由崇尚华贵“唐物”的审美过渡到遒劲枯高的本土化审美。在《南方录》中,对千利休的主张描述如下:

草庵茶的第一要事为:以佛法修行得道。追求豪华住宅、美味珍馐是俗世之举。家以不漏雨,饭以不饿肚为足。此佛之教诲,茶道之本意。


重要文化财 黑乐茶碗 铭 大黑

在这种主张的影响下,日本茶道使用的茶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日本本土烧造的“乐烧”及朝鲜茶碗渐渐成为主流,“乐烧”一碗之难求比之“天目茶碗”有过之而不及。

 

 

这在美国人威廉·乌克斯看来是非常神奇的,他在其著作《茶叶全书》中对日本茶道的茶碗作了一番绘声绘色地描述:

“茶碗”是最重要的茶具,品茶人都非常重视。“唐津烧”、“萨摩烧”、“相马烧”、“仁清烧”,尤其是“乐烧”等制品都非常适用于茶道。

品茶人特别珍重“乐烧”,丰臣秀吉甚至用金印赐予制作者河米屋(朝鲜人,卒于1574年)的儿子长次郎,特许他可以在瓷器上印有“乐”字,这是丰臣秀吉宅邸名称“聚乐”的第二个字。

“乐烧”茶碗的构造非常适于饮茶:碗上涂有一层海绵状的厚糊,不易传热;粗糙的表面,易于把握;微微内卷的边沿,可防外溢;涂釉光滑,唇感舒适,且依然能使绿茶的泡沫就像在黑色粗瓷碗中那样明晰。


重要文化财 赤乐茶碗 铭 无一物

“乐烧”是由千利休倡议完全用手工制作的茶碗,并且由千利休本人亲自定型,由乐窑的首代名匠长次郎(?—1625)烧造。乐茶碗根据釉色分为赤乐与黑乐两种。赤乐施红釉,是天正十四年前试烧成功的品种;黑乐施黑釉,黑中泛褐,富于变幻,给人以温厚的感觉。

 

利休曾选取长次郎烧制的七件乐茶碗精品组成所谓“利休七式”(或称“长次郎七式”),分别是赤乐的“早船”、“检校”、“木守”、“临济”与黑乐的“大黑”、“钵开”、“东阳坊”,作为长次郎乐茶碗的代表。今仅存“早船”、“大黑”、“东阳坊”三件而已。


国宝 大井户茶碗 铭 喜左卫门

朝鲜茶碗,指的是朝鲜高丽、李朝时期所产茶碗,其实也即是当地人所用的饭碗。“朝鲜茶碗”外形粗砺,远不如“天目茶碗”那样华贵讲究,非但不是茶人所用,甚至当地的达官贵人也不用它,只是平民用来吃饭的普通用具。

那么,如此粗陋的用具怎么走入风雅高贵的茶席呢?原因还是离不开千利休。

 


重要美术品 青井户茶碗 铭 云井

 

利休所倡的草庵茶风力图打破常规与传统,从不均衡、不对称、简素中寻求一种朴拙天真之美,而碗身布满小石粒、小黑斑,釉色随处剥落的朝鲜茶碗正是符合了侘茶中的这种“无心的艺术”。

 

朝鲜茶碗种类多达数十种,最有代表性的为“井户”茶碗。井户茶碗形如一朵牵牛花,满施釉,枇杷色,碗座碗身处处掉釉、开裂,即便在朝鲜民间也不见得受到重视,却被日本茶人奉为至宝。

 


国宝 白乐茶碗 铭 不二山

 

日本茶人对茶碗的执著令人叹为观止,在别国人眼中是难以理解、不可思议的,而在他们自己看来却相当自然。对于茶碗的珍视,在日本茶人佐佐木三昧先生所著《茶碗》一书中可见一斑:

看上去只是一只茶碗,一块陶片。但是,一次两次,五次十次,你用它点茶、喝茶,渐渐地你就会对它产生爱慕之情。

你对它的爱慕越是执著,就越能更多地发现它优良的天姿,美妙的神态。就这样,三年、五年、十年,你一直用这只茶碗喝茶的话,不仅对于茶碗外表的形状、颜色了如指掌,甚至会听到隐藏在茶碗深处的茶碗之灵魂的窃窃私语。

是否能听到茶碗的窃窃私语,这要看茶碗主人的感受能力。任何人在刚刚接受一个新茶碗时是做不到的,但是随其爱慕之心的深化,不久便会听到。当你可以与你的茶碗进行对话的时候,你对它的爱会更进一步。

茶碗是有生命的。正因为它是活着的,所以它才有灵魂。

正如川端康成在《雪国》里描述的那只绘有嫩蕨菜的织部茶碗,碗沿有一处深红的印渍,仿佛茶渍,又仿佛主人久久品饮所抿出的唇印,使茶碗生动不已。可以说,理解了茶碗,就理解了日本茶道的“禅茶一味”,就理解了根植于日本茶道中的“残心”,与“物哀”之伤……

(原文作者:张菁;标题:《愿随孤鸿轻云去——隐藏在茶碗中的残心禅意》;载于:《禅》刊2012年第3期)

日本古代的本土天目——濑户天目

濑户天目真正烧造的时间仅有两百年。而除了濑户外,日本古代罕有其他窑口仿烧天目茶碗,更成功者。或者可以说,濑户天目是日本古代唯一的天目茶碗。

12世纪前半期,正是北宋末、南宋初建窑最为鼎盛的时期,日本将建盏和天目茶碗引入。此后两百多年,唐物茶碗一直日本茶碗的主流,特别是纯粹作为抹茶所用的茶碗。直至14世纪和15世纪的室町时代,日本才出现了本土的天目茶碗——濑户天目。


濑户天目

日本在这一时期出现本土的天目茶碗,是不无原因的。

原因一:

这一时期,日本对建盏的赏玩之风最为兴盛。特别是15世纪中,从将军足利义满到足利义政时期的日本上层阶层,崇拜中国唐物的热情异常高涨。极为上等的唐物茶碗,均被用高价买入,收藏于将军的幕府仓库中,《君台观左右账记》便是由此产生。

尽管此时日本对建盏和天目茶碗推崇备至,然而中国进入了明代,点茶法和黑釉茶碗早已过时,建窑也已断烧。从中国输入天目茶碗已经不再可能,更进一步加强了本土对天目茶碗的需求,也极力地刺激了日本烧造本土天目茶碗的欲求。

原因二:

在镰仓至室町时代,伴随着国内手工业的快速发展和中国制陶技术的传入,日本陶瓷艺术从停滞不前的平安时代进入了黄金时期,出现著名的“六大古窑”,分别是濑户、常滑、信乐、越前、丹波、备前。此时,日本已经具备烧制本土天目茶碗的陶瓷技术了。


濑户黄天目

濑户天目,便是日本六大古窑之首“濑户古窑”所造。六大古窑中,濑户历史最为久远,被誉为日本陶器的起源地。濑户烧在日本享有很高的盛誉,日语中的“濑户物”就是指陶瓷,就像英语中的“中国(China)”就是瓷器一样,销售陶瓷的商店也被日本人称作“濑户物屋”。

濑户拥有当时最先进的生产技术,在六大古窑中是唯一能生产施釉陶器的。当时除濑户外其他各窑都以生产农民日用的水瓮、种壶、盆等无釉素烧杂器为主,只有濑户能生产有釉和有纹样的瓶子、水注、四耳罐、佛花瓶、香炉等佛教祭器,同时也制作碗、钵等日用陶器精品。


濑户黄天目

濑户窑在平安时代(五代至宋代),一直以生产山茶碗、小盘等为主。镰仓、室町时代(元代至明代),濑户窑之所以能够烧造出与唐物天目相似的黑釉瓷,则是要归功于被尊为日本“陶祖”的加藤四郎左卫门景正,俗称“濑户藤四郎”。

南宋末1223年3月,藤四郎跟随遣宋代高僧道元来到中国浙江,历访诸窑,学习黑釉瓷器的烧制技术。五年后回国,辗转多处,最终在濑户村建窑烧陶。此后,濑户窑迅速在日本崛起,从而打破日本制陶技术自平安中后期以来长期的停滞状态。


濑户天目

14世纪初,濑户窑开始仿烧天目茶碗,随后在釉料中增加了铁的含量,开发出了黑釉瓷器,从而迎来了濑户烧的鼎盛时期。在15世纪至16世纪的室町时代,濑户天目大量生产、进入了窑火最为兴旺的时期。

濑户天目借鉴了建窑、茶洋窑、赤土窑等唐物天目的造型、胎釉和纹饰,并结合自身的胎土原料、釉药呈色等,又在室町末期创烧了濑户菊花天目。而茶阳窑的灰被天目碗无论是造型、釉色都是濑户天目学习的最忠实标本,二者如出一炉。

濑户菊花天目

濑户天目,依据釉色不同分为白天目、黄天目、灰被天目、菊花天目等。其中,有2件白天目、1件菊花天目被评为“重要文化财”,而武野绍鸥所用的白天目茶碗可是江户时代的“大名物”。

事实上,濑户窑至终都没有完全掌握黑釉的烧造技术,也未能烧造出与建窑品质相当的黑釉建盏。但也正是由于技术的不成熟,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美感,打破了通体乌黑的沉闷,如暗夜中远处的一抹亮色,增添了釉面的色彩和肌理效果。


濑户白天目

然而到了桃山时代,由于千利休所提倡“侘茶”的盛行,以建盏为代表的唐物天目迅速被拙扑的高丽茶碗所取代。濑户天目也退出了日本茶席,濑户窑开始转向烧造自身民族风格的茶碗,如:黄濑户、织部、志野、御深井等。

也就是说,濑户天目真正烧造的时间仅有两百年。而除了濑户外,日本古代罕有其他窑口仿烧天目茶碗,更成功者。或者可以说,濑户天目是日本古代唯一的天目茶碗。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与天目茶碗并重的“唐物茶入”

日本茶道具中,建窑所产的天目茶碗和贮放浓茶粉的茶入,以其最富艺术和美学价值,被公认为最重要的茶道具之一,长期以来居于茶道具之首。

 日本茶道具中,建窑所产的天目茶碗和贮放浓茶粉的茶入,以其最富艺术和美学价值,被公认为最重要的茶道具之一,长期以来居于茶道具之首。

 

何为茶入

 


唐物丸壺茶入 铭 淡雪 南宋~元時代


日本抹茶道在表演过程中,一般要点浓茶与薄茶两种,点浓茶是茶事之关键所在。茶入是专门用来贮存浓茶粉(多以最上等茶叶研磨而成)的陶罐,一般安置在表演者身旁十分显要的位置。

 

茶入依产地不同,可分“唐物茶入”(中国传入)和“和物茶入”(日本制作)。因宋人茶具中无“茶入”名称,故其用途,已无从稽考。

 

在日本,有说是唐人盛放火药的容器,有说是盛头油用的,如后来声名显赫的“初花茶入”,传说曾是唐明皇爱妃杨玉环用过的油盒。还有人认为,唐物茶入是在日本茶道兴起初期,由日本陶祖藤四郎在13世纪从中国学回制陶技术并用自中土带回的陶土和釉料制作的。

 

十九种唐物茶入的形状

十九种唐物茶入 野々村仁清作

唐物茶入依形态不同,可分为“擂座、大海、文琳、茄子、肩冲、瓢箪、鹤首、驴蹄、身付、文茄、瓶子、达磨”等种类,造型大致以褐釉小壶为主。

最初传入日本的唐物茶入数量有限,但在室町时代以后,随着日本茶道文化的普及,茶入需求量激增,日本人也开始“赏举”、重视自己烧制的和物茶入。此后,著名的和物茶入也有了“名土加铭”和使用舶来织品包装、家室相传等尊贵的待遇。当然,与在日本茶道中占有至高无上地位的唐物茶入比较,仍难望其项背。

唐物茶入是身份和权势的象征


大名物 付藻茄子 南宋~元時代

与“唐物天目”一样,日本茶道界一直把“唐物茶入”视为稀世奇珍、一种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和“财产与权力的象征”。

 

据说500年前的日本战国时代,“唐物茶入”更曾是将军们不惜生命为之征战的宝物,当时有一定级别的唐物茶入己成为武将身份和权势的象征。

在日本茶道史上,一些名贵的唐物茶入总是与将军、重臣、历史文化名人、茶人的名字相联。一些著名唐物茶入,更有历代茶人为其编纂的名录,记载取名由来、传承历史、逸话等。

大名物 初花肩冲

如著名的唐物茶入,号称“天下三肩冲”的“新田”、“初花”、“槽柴”。据说“新田”为珠光发现名器;“初花”系杨贵妃用过的头油壶,且二者都曾被日本战国时代末期统一日本的名将丰臣秀吉在皇宫茶会上使用过。

另一后来入藏静嘉堂文库美术馆的举世闻名的唐物茶入“九十九发茄子”(又称“天下四茄子之首”),据说是日本室町时代茶会始祖村田祖光以99贯钱购买而得。而另一被称为唐物茶入极品的“北野茄子”,则因其美丽异常的色调而被丰田秀吉占为已有。


大名物 新田肩冲

日本茶道界把传世的著名唐物茶入登记入册,并按不同年代和艺术价值分出等级:如“大名物”、“中兴名物”等。日本茶道史上介绍唐物茶入的文献著述比比皆是,较早的有《金尺文库故书》、《抵园执行日记》、《山上宗二记》、《君台观左右帐记》、《茶入之次第》以及《松屋会记》等。

日本茶道中,欣赏“茶入”已成为一道令人钦慕的程序。其方法是让客人从观察“茶入”的外形开始。一般以富于个性的茶入为上品;继而拈量其重量,以胎薄轻巧为佳;同时欣赏自然流釉的生趣,素胎与釉色搭配装饰纹路的形式;未了,还要欣赏与茶入罐子相配套的罐盖。

茶入的盖多以象牙为原材料。据说,一个讲究的茶入往往配置有几个象牙盖子。唐物茶入多收藏在层层的箱匣之中。如果是“大名物”则收藏在如铠甲一般大小的漆器箱中,备受珍爱。

 

唐物茶入的产地和窑口

对于传世的许多著名的“唐物茶入”的产地,始终是日本茶道、陶瓷界至为关注的问题。

上世纪90年代,在福州市旧城改造工程中,陆续发现了大批宋代的薄胎酱褐釉陶器,有罐、瓶、盒、钵、灯、水注、执壶、香熏、锅等器型,其中又以各式酱褐色釉薄胎小罐数量最多。

这些小罐的制作均十分精细,胎土多淘洗,少杂质或砂眼、气孔,烧成温度和烧结度高,多薄胎,一般胎薄仅2毫米左右,小型器仅1毫米,整体造型匀称、规整。

重文 大名物唐物茶入 铭 北野肩冲

令人称奇的是这批陶制小罐,无论造型、胎质、釉色及工艺手法与传世的日本唐物茶入几无二致。进一步的考古还发现,福州西北郊的洪塘窑址是烧制此类陶器的地点之一窑址出土的此类小罐虽然数量不多,但造形、釉色也与传世的部分日本唐物茶入完全一致。

福州发现的唐物茶入及烧制窑口的消息传到日本后,引起日本陶瓷、茶道界的极大关切。日本国野川美术馆和里千家茶道资料馆等多家单位,派出专家学者来福州考察这一重大考古发现。福州这一重要的考古发现,将为最终解决唐物茶入的窑口问题提供重要线索。

(来源:陈龙,《宋代外销茶具——唐物茶入》,载于《农业考古》;粟建安,《福州湖东路出土的薄胎酱釉器及相关问题》,《福建文博》

日本茶道名器中的唐物茶入——五岛美术馆藏品

这些“唐物名器”中,除了建窑和吉州窑为主的天目茶碗、龙泉窑的青瓷茶碗和青瓷香炉之外,还有另一重要的茶陶用器——茶入。

自12世纪荣西禅师将茶种带回日本,至14世纪田村珠光创立日本茶道的期间,随中日僧侣的频繁往来,中国的书法、绘画、陶瓷、织物等也一起大量的输入日本。茶道在日本武士阶层普及之后,来自中国并茶道直接相关的陶瓷器物备受推崇,被称为“唐物”,成为武将们千方百计去搜集、猎获的对象。

这些“唐物名器”中,除了建窑和吉州窑为主的天目茶碗、龙泉窑的青瓷茶碗和青瓷香炉之外,还有另一重要的茶陶用器——茶入。

本期我们便来介绍日本茶道名器中的唐物茶入。

日本茶入的种类

 


茶入的构成

茶入是盛浓茶粉的小罐。茶事中要点两种茶:浓茶与薄茶,前者浓稠如粥,后者浓度近似咖啡,其中浓茶是茶事的关键。因此茶入也是日本茶席上最为重要的茶道具之一。

日本战国时代的茶入多为从中国进口的,量少珍稀。这些从中国传来的茶器,得到了武将茶人的特别钟爱。他们为自己心爱的宝物命名,还为它们精心设计制作了各种不同的包装袋,这些茶器在茶会上被使用的情况都被记录在案,保存至今。

唐物茄子茶入 铭 宗吾茄子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7.5cm 口径3.6cm 胴径7.8cm 底径2.8cm

原为室町时代末期茶人十四屋宗伍(村田珠光弟子)所有,后来辗转流入织田三五郎之手,之后又成为德川幕府的柳营御物(“柳营御物”是指德川将军家所藏茶器名品)。

“茄子”是唐物茶入的赏玩用语,因其下腹膨大,形似茄子,被爱称为“茄子”。茶罐还有3套精美的富有日本情调的软包装,真涂四方盆(漆盘)里面一隅有利休朱书,内箱盖表墨书“茄子”,中箱书“宗吾茄子”。这件器物被认为是唐物茶入的优品,直接对日本本土的濑户茶入产生影响。

唐物文琳茶入 铭 本能寺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7.3cm 口径2.7cm 胴径6.9cm 底径3.0cm

原为日本战国大名朝仓义景(越前朝仓家末代大名)所持,也被称为“朝仓文琳”。

天正元年(1573年),织田信长领兵攻占越前一条谷城,朝仓义景战败自杀,此物被织田信长所得,后捐赠给京都本能寺,又名“本能寺文琳”。“文琳”之名来自于和歌“三日月文琳”,是对其釉药色调的赞美。

唐物大海茶入 铭 稻叶大海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7.3cm 口径5.8cm 胴径10.1cm 底径6.2cm

此件器物的中箱盖表书写有金粉“稻叶大海”字样,其附带的器物有一个朱漆长方形木盆(盘),盆的包装箱墨书有“信长家传来”、“稻叶大海”等字样,此外还有仕覆(茶器包装袋)栖川锦、有乐缎子、大坂蜀锦云鹤缎子等四种。

信长即织田信长,幼名吉法师,通称三郎,著名绰号为第六天魔王,出生于尾张国(今爱知县西部)胜幡城(一说那古野城),日本安土桃山时代之初势力最强大的战国大名。他在1568年至1582年间,作为掌握日本政治局势的领导人,推翻了名义上管治日本逾200年的室町幕府,并使从应仁之乱起持续百年以上的战国乱世步向终结,是日本战国时代的三英杰之一(另外两人是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

此件茶入原为织田家所有,后传入武将稻叶一铁(1514-1588年)家中,稻叶先后曾出仕于土岐氏、斋藤氏、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是一位文武兼备的武将,美浓三人众之一。

“大海”一词据说是因其造型形似“平丸形”而命名,一般口宽、腹大而扁圆的茶入常被命名为“大海”。

唐物肩冲茶入 铭 安国寺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11.1cm 口径3.9cm 底径4.7cm

原为日本战国时著名武将细川幽斋、三斋父子所有,后又为安国寺惠琼(1539-1600年,日本安土桃山时代的佛教僧侣和大名)所持,被命名为“安国寺肩冲”,大名茶人、武将细川三斋又将其名为“中山肩冲”。

此物从惠琼手中流出后,又经历了多次的辗转流传,一度曾为德川家康所有,又流传到细川三斋、细川忠利父子手中,此后又进入德川幕府,最终流入五岛庆太手中,入藏于五岛美术馆。

此物之所以为那么多的武将、大名、茶人所钟爱,其独特的釉色美应是一个重要原因,黑而光亮的釉色泛出白鼠色的光斑,十分美丽。

唐物円座肩冲茶入 铭 利休円座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8.5cm 口径4.1cm 底径5.0cm

原为千利休所持,于天正十年(1586年)的茶会出现,是当时登场的茶入中的优品。

唐物文琳茶入 铭 吹上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6.3cm 口径2.2cm 底径1.9cm

中兴名物,原为酒井宗雅、松平不昧所持。“吹上”,是由江户时代大名茶人小堀远州按和歌《秋歌下》的一句所命名。

五岛美术馆中,除了以上的唐物茶入,还数件日本古濑户窑的茶入,我们也一并来欣赏一下。

瀬戸肩冲茶入 铭 月迫

 


桃山時代・16―17世紀

高7.4cm 口径4.0cm 胴径5.8cm 底径4.0cm

瀬戸瓢形茶入 铭 春庆瓢箪

 


桃山時代・17世紀

高7.9cm 口径2.8cm 胴径6.3cm 底径3.9cm

瀬戸肩冲茶入 铭 神无月

 


江戸時代・17世紀

高8.0cm 口径3.7cm 胴径6.4cm 底径3.7cm

 

(参考:《日本茶道中的唐物名器》,作者:紫玉,刊于『收藏界』。)

日本馆藏吉州窑玳玻天目赏——《天目》图册

本文所列吉州窑玳玻天目,均取自《天目》(德川美术馆、根津美术馆编,1979年)。

本文所列吉州窑玳玻天目,均取自《天目》(德川美术馆、根津美术馆编,1979年)。

1、玳玻龍天目

高6.9 口徑13.5

 

2、玳玻鸞(鸾)天目(一名尾長鳥天目) 中興名物

高7.0 口徑12.6

 

3、玳玻鸞天目

高7.7 口徑13.1 救世箱根美術館藏

 

4、玳玻鸞天目

高6.7 口徑12.3 京都國立博物館藏

 

5、玳玻鸞天目

高7.7 口徑13.1 根津美術館藏

 

6、玳玻鸞天目

高5.0 口徑14.5~14.8

 

7、玳玻鸞天目

高5.1 口徑14.7 逸翁美術館藏

 

8、玳玻鸞梅枝天目

高5.1 口徑14.7

 

9、玳玻鸞梅枝天目

高5.2 口徑15.2 京都國立博物館藏

10、玳玻梅枝天目

高5.9 口徑10.3

11、玳玻唐花天目 國寶 大名物

高6.4 口徑11.7

12、玳玻菱文天目

高6.4 口徑11.7 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13、玳玻菱文天目

高8.2 口徑17.0 德川美術館藏

 

14、玳玻菱文天目

高3.1 口徑9.7 逸翁美術館藏

 

15、玳玻菱文天目

高5.4 口徑11.3 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16、玳玻梅花天目(一名曜陽盞天目)

高7.0 口徑12.4 德川美術館藏

 

17、玳玻梅花天目

高5.7 口徑11.9 白鶴美術館藏

附表:


:表中,国宝玳玻天目的名字与《天目》不同,但实为同一件茶盏。另,《天目》一书并未完全录入表中的茶盏,故文中亦未给出。

 

现代日本将艺术品分为三个等级:国宝、重要文化财产、重要美术品。而“大名物”、“名物”、“中兴名物”三个名称,则是日本江户后期松平不昧在《云州名物帐》一书中,以自己所在的年代(江户时代为日本封建统治的最后一个时代,时间从1603年至1867年),对日本茶道具美术品进行三个不同时期的分类。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吉州窑三天目:玳玻、木叶、玳瑁

在日本名品茶碗中,有9件吉州窑,其中被列为“国宝”的有1件、“重要文化财”3件,而“大名物”1件、“中兴名物”3件。

日本天目茶碗中,宋代吉州窑的茶盏是一大宗,主要有玳玻、木叶、玳瑁三类,以玳玻最为名贵、木叶次之、玳瑁最末。在日本名品茶碗中,有9件吉州窑,其中被列为“国宝”的有1件、“重要文化财”3件,而“大名物”1件、“中兴名物”3件。

日本茶道古籍《君台左右账记》中,鼈盏、能皮盏排在建窑的曜变、油滴、建盏(兔毫)之后,其中鼈盏价值一千匹。从书中的文字描述来看,二者的纹样及釉色变化与吉州窑相近,其中鼈盏应该就是现在所称的玳玻天目。

而日本茶道具鉴赏的古典名著《大正名器鉴》(高桥箒庵著,1861~1937年)中,灰被天目则排在建盏之后,吉州窑之前。在此书之前,玳玻和玳瑁由于碗外壁釉色一样,并未被进行区分。


《君台观左右账记》

在我国,玳玻天目称为“剪纸贴花”、木叶天目称为“木叶贴花”、“木叶纹”、玳瑁天目称为“玳瑁纹”、“虎皮纹”。三者均属黑釉系,是吉州窑利用当地低廉的天然铁矿釉,通过独特的生产技艺和装饰手法而烧制的,是宋代代表性茶盏之一。

茶盏是宋代吉州窑黑釉瓷中的主要产品,基本样式为宋代茶盏典型的大口小圈足,器型上与建盏最大区别便底足的造型,吉州窑浅修足、无止釉线,且施釉常及底。

玳玻天目/剪纸贴花

玳玻天目梅花纹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吉州窑的剪纸贴花有三种形式,分别是剪纸剔花、剪纸漏花和剪纸贴花。剪纸贴花常见于茶盏中,且日本所称的玳玻天目也多指该种形式。剪纸剔花、剪纸漏花多见于瓶、罐等其他器型中。

剪纸贴花的制作工艺,是在坯胎上先施一层淡黄色釉,再将剪纸纹饰贴于盏的内壁,然后在上面再施另一层黑釉,揭掉剪纸图案后,入窑高温焙烧,两种釉相互渗透,形成浓淡相衬,深浅对比,具有独特的色彩相嵌纹饰。

玳玻天目凤凰纹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在淡黄色的底釉上,闪烁着形如在云霞、细雨、火焰、青蓝紫绿交织的异彩缤纷的色相中,浮现鹿、凤和梅等各种不同花卉和珍禽的剪影,透出一种含蓄而又朦胧的美,富有天然意趣,或双凤展翅,或朵梅纷飞,显得生动自然;或为菱花边框内书“金玉满堂”、“龟鹤齐寿”一类四字吉语,流露出浓郁的民俗气息。


玳玻天目鸞文碗 MOA美术馆

吉州窑剪纸贴花的装饰纹样主要以蝴蝶、鸾凤、鸳鸯、梅、兰、竹,以及吉祥语为题材。如常见的鸾凤剪纸贴花茶盏,一般用2张、或3张纹饰相同的鸾凤剪纸,以盏壁一线为中心,饰上2只或3只首尾相追的鸾凤,空间两侧衬以朵梅、或蝴蝶,而盏心一般饰朵梅。

装饰纹样整齐疏朗,稳定均衡,形象概括生动。寓意“喜相逢”,表达了人们对“鸾凤和鸣”、“双宿双飞”,以及“形影不离”的生活美好愿望。

木叶天目/木叶贴花

木叶天目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木叶纹,是以天然树叶为标本,经过腐蚀处理后贴在坯体上,然后入窑焙烧,烧造成功后树叶的形状及叶脉便清晰地留在茶盏上。

具体制作工艺是,将天然树叶用水浸泡,腐烂后留存叶茎和叶脉,然后将富含铜、铁、锰、镍等矿物原料碾磨成细粉,树叶筋脉沾这些细粉,粘贴在坯件的装饰部位,贴牢后施白色透明釉罩盖,其他部位施黑釉。入窑经火焙烧后,在瓷器上就出现一枚栩栩如生的木叶纹。树叶的茎脉在黑釉的衬托下清晰可见,色调明朗,简洁大方而又韵味无穷。


各式木叶纹样

木叶纹的图案设计,没有固定样式,有半叶一叶的,也有二叶三叶相重叠的,纹样安排也不规则,多随工匠的意图设计安排 :或一叶展开于盏内壁,占器壁的二分之一,如大树耸于苍穹之中;或一小片树叶挂在盏内壁,茎脉清晰可见;或双叶叠落,或三叶散点,构思奇巧。

木叶纹茶盏若注入茶水,茶盏中的木叶宛如漂在水面上的一叶小舟,叶影飘飘,淡香轻拂,极富诗意,形成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的意境,契合了宋人崇理尙雅、淡泊宁静的审美情怀。

玳瑁天目/玳瑁纹、虎皮纹


玳瑁天目

玳瑁是一种海龟,其背部角质板呈覆瓦状排列,表面油光,且有褐色和淡黄色相间的花纹,自然美观。

玳瑁纹是在施黑釉时添加一些淡黄釉,经窑火焙烧,不同颜色的釉层在高温下相互浸润,烧成后淡黄釉色在黑釉底色衬托下蜿蜒浮现,似行云流水,宋代称它为玳瑁釉,是吉州窑的主要品种之一,是吉州窑独有的窑变。

(玳瑁是一种海龟,其背部角质板呈覆瓦状排列,表面油光,且有褐色和淡黄色相间的花纹)


玳瑁碗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玳瑁纹,又类似虎皮上的斑纹,故也称为虎皮纹。但也有人将斑纹呈块状的称为“玳瑁”,而将长条状的称为“虎皮纹”。

除了剪纸贴花、木叶、玳瑁之外,吉州窑的黑釉茶盏中还有素天目、彩绘装饰纹样,以及仿建窑的兔毫斑、鹧鸪斑,但后二者无论釉色、斑纹,还是烧成机理都与建窑具有本质上的不同。这些品种的吉州窑茶盏,很少出在日本的天目茶碗中,且也不是吉州窑的特色茶盏。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什么是灰被天目?

灰被天目大致出现于日本镰仑时代,此时正是日本茶道的转型期。这一时期日本茶道界出现了否定豪华灿烂的奢靡之风的审美趋向,出现了追求自然、冷寂、古朴、野趣独特的审美思潮。

在日本茶道界将一种产自中国南方的一种盏面没有出现黑色,而釉面泛黄发灰,看上去就好像披盖着一层灰一样的茶盏称作“灰披天目”。

这种不起眼的似黄若灰的特殊釉面,没有明显窑变花纹,非常古朴粗拙,接近自然本色的茶盏,在日本茶道的转型期被重视,激起了日本茶人的美感体验。

灰被天目 铭 虹 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藏

“灰披天目”,亦称“灰被天目”“灰蒙天目”“灰冠天目”“灰担天目”“灰潜天目”等,是日本茶道界用以形容与称号一种与建盏有相似形制,但表面蒙着一层黄灰釉质的茶盏的名称。


珠光天目(灰被天目) 永青文库藏

称为“珠光”,是因为该茶碗曾为日本茶道的开山鼻祖田村珠光所用。

日本永青文库收藏的一件国宝级“重要文化财”文物,就是一种中型的平肩深腹黑釉灰蒙的“灰披天目”束口茶盏。因为它的釉面如上所述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黄灰,所以按其釉质将这件重要的“文化财”文物,命名为“灰披天目”。

关于天目盏的品级,日本茶人高桥帚奄所著《大正名器鉴》“天目之部”记录的47件茶碗中,灰披天目就有10件。47件天目中,大名物有13件,其中曜变类4件,油滴类2件,灰披类3件,玳皮(瑁)类1件,杂天目类3件。

 

按日本的名碗确定的排名:曜变、油滴、建盏、灰被、玳皮(瑁)、杂天目。灰被天目排在建盏之后,在吉州窑玳皮(瑁)盏之前,可见日本人对这种灰披天目的重视。这10件灰被天目被命名为:灰被、夕阳、虹、埋火、秋叶、珠光天目等。


灰被天目 大名物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灰被天目 铭 夕阳 三井纪念美术馆

 


灰被天目 铭 埋火 静嘉堂藏

 


灰被天目 铭秋叶 日本MOA美术馆藏

灰被天目大致出现于日本镰仑时代,此时正是日本茶道的转型期。这一时期日本茶道界出现了否定豪华灿烂的奢靡之风的审美趋向,出现了追求自然、冷寂、古朴、野趣独特的审美思潮。其代表性人物绍鸥的一首诗就代表了这一时期的审美意趣:

望不见春花,

望不见红叶。

海滨小茅屋,

笼罩在秋幕。

在茶人绍鸥的眼中,被世俗认为是美的春花、红叶被否定了,达到了无花、无叶的“无一物”的禅境世界。在这种审美价值取向的指引之下,日本茶道界出现了拒绝光艳浅俗的色彩,拒绝代表华丽富贵的光泽,而向追求内在的、富有个性的精神的深层自在领域发展。

所以在这一时期茶人将农民的小茅棚改装成茶室,将竹筒当做花瓶,将鱼篓当做花篮……总之,茶人们以“本来无一物”的胸怀把世间一切都当成审美的对象,以纯正之心发现事物存在的真正价值。

因此,代表着华美、尊贵和权力、地位的唐物建盏成为了皇家和权贵家族的收藏,而有着建盏相似的形制,而外在釉色自然、古拙又富有独特性的灰被天目,就成为了当时日本转型期茶道界的新的选项和追求。

(本文整理自欧阳希君《日本所藏“灰被天目”之窑口探究》、雷国强《日本国宝“灰披天目”窑口考》

唐物天目,今在何处?

从南宋以来,日本就开始搜集中国的天目碗,中国国内反倒越来越少,尤其是宋抹茶道废弃后,日本更是大批进口天目碗。

从中国输入茶道具的时代开始,“唐物”在日本就享受了尊贵的地位,从天皇饮茶的茶会,到足利议政将军所发展的书院茶,都将“唐物”放在重要位置。一直到现在,各流派的博物馆里都有大量的唐物留存展示,而宋朝的天目碗中的珍品,更是日本各博物馆中的“国宝”。

到了日本茶道形成期,村田珠光开始培植“和汉兼济”的风格,他提出将简朴的民具和华丽唐物融合在一起。之后的武野绍鸥,也是千利休的先导,进一步改革了日本的茶道具:先改革茶架,更注重实用功能;还创造了椭圆形、斗笠形的各式茶釜。

 

他还高度评介芋头状的清水罐、茄子形的小茶罐,这是和式茶具的新发展:色彩素雅,向秋色靠拢;外形更强调谦和;质地更重视手感。唐物渐渐消退。


黑乐茶碗 长次郎作


乐茶碗(现代)

到了千利休时代,茶会的娱乐性被彻底消除,他重视的和物之美,特别是那种朴素简约的风格,开始流行开来。他抛弃了精美的天目碗,开始用朝鲜的朴素饭碗,之后又和陶工长次郎共同创造了乐烧茶碗,以适应他的草庵茶风格。

千利休改革了大量茶具,他的主要方式,是用生活中随意发现的器物,借用禅宗中的“本来无一物”创造了很多茶道具,例如打水用的桶,拿来做点茶的清水罐;将渔民捕鱼的鱼篓,做了插花的花器。

他的努力,让许多“和物”的价格超过了唐物,拿黑乐来说,现在他的一只茶碗的价格,要高达几十万日元,更不用说古董黑乐了。这也许有点违反千利休的本意,他反对大家用唐物,一方面是因个人的审美,另一方面是因为唐物昂贵而难以获得。他写过“莫等春风来,莫待春花开”的句子,“春风、春花”都是代指昂贵的唐物,劝人们不要去追寻追求不到或者很难得到的器物,可是没想到,和物的价格现在也上升到了高昂的地步。


唐物肩衝茶入 銘松山肩衝

与此同时,唐物去了哪里?都被彻底取代了吗?

 

吉左卫门(乐烧第十五代继承者)告诉我们(作者一行),肯定没有,只要耐心找,唐物在日本茶道体系里比比皆是。拿日本现在的茶具体系来说,抹茶道中所用的大多数器物,无论是茶架、茶釜、茶罗、茶勺还是茶磨,虽然到了日本,经历了许多改革,但基本上仍没有脱离宋茶道的影响,基本和宋代所用的器物形态一致;不少名家所用的小器物,例如茶叶罐,还有很多是古董唐物,这也是最让他们自豪的。

因为抹茶道发展到晚期,尤其是德川时代,随着新的有实力的阶层兴起,例如贵族武士,他们又开始注重茶会的豪华格调,搜集曾经珍惜的唐物,使唐物的价格再次上升。不过,到了幕府时代,大批唐物又流失到了民间,所以,现在不少茶道流派高手手中都有一件两件天目碗。

天目碗始终在日本的茶具体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实际上,“天目碗”这个名称都不是中国古代陶瓷文献中记载的,而本就来自日本的文献,因为将宋时饮茶方式和茶种带回日本的荣西禅师就在江浙一带活动,所以有说法,是因为茶碗从天目山带回而命名为“天目碗”。

这个说法在日本被普遍接受,但在浙江一带天目山烧窑也没留下什么记载,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在西天目山区发现了一些窑址,其中的瓷器碎片中有黑釉瓷,而且上面有油滴、兔毫等花纹,解决了人们长期的疑问。这片区域都属于建窑系(也称建阳窑),而建窑,宋以来就以出品各种黑釉中带有兔豪和油滴的茶碗而著称。

建窑出品的黑釉茶碗,是宋人推崇的饮茶道具,宋徽宗和蔡襄都有专门的描绘。这里的黑盏的特点是口大足小,胎体厚,最厚在足底,由于胎厚烧成的温度比较高,所以坚实,但是最大的特点还是釉色,除了纯黑色,还分为兔毫斑纹釉、油滴釉、杂色釉,最珍贵的是曜变釉。

前几者虽然也珍贵,但是窑工掌握了其中技术,气泡从釉中出现就会留下各种变化,有规律可循。可是曜变釉是窑变产生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现在传世的几件物品,全部在日本的博物馆中。其中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有一件,瓷器专家形容为“宝光焕发”;而龙光院收藏的一件,是该院传世之宝,被称为日本的“大名物”。

国宝油滴天目 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

另外的几种,油滴、兔毫,包括传说中鹧鸪斑的天目碗,则在日本的博物馆中比较多见,包括里千家、表千家和武者小路千家几个流派的家族博物馆中也能看到。最出名的一件油滴天目碗,原来为丰臣秀吉所藏,现在为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所藏,黑釉中有大大小小的银色油滴,1953年也被列为国宝级文物。

从南宋以来,日本就开始搜集中国的天目碗,中国国内反倒越来越少,尤其是宋抹茶道废弃后,日本更是大批进口天目碗。到了足利将军时代,天目碗中的名物都一一登记在册,曜变釉被称为世之重宝,油滴为第二重宝。

因为天目碗被看重,中国其他窑口也开始生产类似建盏的器物出口,包括吉州窑、定窑等,但是他们烧制的盏都保留了自己的特色,釉色多变,有灰色、青绿色等等,也都被统一称为“天目”。日本收藏家经常说,自己手中有绿天目、黄天目,就是说的这些。

金彩文字天目 『寿山福海』

唐物天目在日本的总量还是很大的。除了上述几种,还有特别珍稀地在黑釉或酱色釉上施加金银彩色的(称为“金彩天目”,『把盏堂』注),现在东京国立博物馆藏有两件,一件是牡丹纹,一件是蝴蝶纹。这两件,不一定是建窑所产,很可能是苏东坡称赞过的“定州花瓷琢红玉”,将草茶研末放在酱褐釉的茶盏中,颜色对比也很鲜明,是早于蔡襄的时髦喝法。不过现在这类瓷器国内同样看不见,基本流传在欧美和日本的博物馆中。

明代晚期,从中国学习了煎茶道的日本同样流行“唐物”,日本茶器的很多名称得自中国茶器物,如明朝文人著作中管茶壶叫“注春”,用以注茶;管分勺叫“分盈”,意思是量水的斤两;管茶杯叫“啜香”;“苦节君”为竹茶炉,“乌府”是盛炭的炉子,现在的日本茶道集会上,这些名称都一一保留着。

 

所以,日本的茶器变化实际上和中国茶器的变化几乎同步,并没有太脱离中国唐宋明茶道的范围。

(节选自三联生活周刊《日本茶道的器皿:茶器背后的思考》,作者: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