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窑兔毫盏史观 · 免毫盏中斗春露

建窑的兔毫盏在宋代曾作为贡瓷,大批供应皇室。宋徽宗精于饮茶,常与臣属们斗茶,他对建窑兔毫盏爱不释手,在《大观茶论》中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

作者:吕成龙
原标题:《兔毫盏中斗春露》,载于《紫禁城》1988

故宫博物院陶瓷馆陈列着一件宋代建窑兔毫盏。每每看到它,就不由地想起蔡襄“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的名句。文人墨客欢聚一起,杯盏交错,赏心品茶、斗茶何等热闹。建窑兔毫盏之珍,不仅因为它的奇妙纹理,更主要的是它与历史上的饮茶习俗结下的不解之缘。

唐 作者不详 《宫乐图》
唐 作者不详 《宫乐图》
宋徽宗 《文会图》
宋徽宗 《文会图》

饮茶之风始于西汉,盛于唐宋,据《旧唐书·李珏传》载:“茶为食物,无异于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文人士大夫文间以饮茶为韵事,在品评茶之色、香、味和烹制方法的同时,对茶具也非常重视。

历史上两位十分精于饮茶的人物之一,宋代的“茶圣”蔡襄。蔡襄(1012——1067),字君谟,福建仙游人,十八岁举进士后,曾多次在盛产茶叶的漳、泉、福州等处任地方官。任职期间,经常涉足茶园、茶场,广泛吸收茶农采茶、制茶和饮茶的经验,“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就是蔡襄称颂当时福建建阳兔毫盏的诗句。

武夷山茶博园蔡襄雕像
武夷山茶博园蔡襄雕像

他在总结了制茶用具和泡饮品评等方法之后,写成了《茶录》一书,在评论当时各地饮茶用盏时说:“茶色白宜黑盏,建阳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

“兔毫紫瓯”指的就是宋代建阳的兔毫釉盏。“蟹眼清泉”应是对兔毫盏中茶汤的描述,明谢肇淛在《五杂俎》中写道:“古时之茶,曰煮、曰烹、曰煎,须汤如蟹眼,茶味方中,……”。

建窑金兔毫盏
建窑金兔毫盏

建窑兔毫盏又称“天目”盏,大约在镰仓时代(12-14世纪),来中国留学的日本僧侣把由浙江天目山带回的建窑黑釉瓷称为“天目瓷”。至今,仍将施黑釉瓷器统称为“天目瓷”。

宋代兔毫盏最为嗜茶者珍视。宋人饮茶,将加工成半发酵的茶饼碾成茶粉,置盏中,用水调至融胶状,然后注入初沸的水,同时用搅棒在盏中来回击拂,即谓“点茶”。点茶后,茶汤表面泛起一层白沫。“点茶之色,以纯白为上”(宋徽宗《大观茶论》)。斗茶即是在点茶的基础上进行的。饮者二三人聚于一室,取一名茶烹饮,品评茶之优劣。

建窑兔毫盏 日本佐贺县徴古馆藏
建窑兔毫盏 日本佐贺县徴古馆藏

《茶录》中谈到建安斗茶法时说,斗茶先斗茶色,茶色贵白,黄白者受水昏重,青白者受水鲜明,故以青白胜黄白;其次斗水痕,以先在茶盏周围染上一圈水痕为负,水痕形成晚为胜。由点茶、斗茶的要求看,因黑盏可促成黑白分明,易观察品评,故为最上。

漆黑的釉面上密布独特的兔毛状条纹,既便于品评,又使人赏心悦目,苏东坡《送南屏谦诗》:“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昧手,忽惊午盏兔毛斑,打出春瓮鹅儿酒。”

建窑的兔毫盏在宋代曾作为贡瓷,大批供应皇室。《陶雅》中记载:“兔毫盏……底上偶刻有阴文‘供御’二字。”福建水吉镇窑址中出土了不少底足带这种铭文的标本。当与宋徽宗的好茶有关。宋徽宗精于饮茶,常与臣属们斗茶,他对建窑兔毫盏爱不释手,在《大观茶论》中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这里的“玉毫者”即为兔毫。

建窑兔毫盏 故宫博物院藏
建窑兔毫盏 故宫博物院藏(不知该盏是否为吕先生文中所述)

现在建窑兔毫盏主要收藏于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及日本、朝鲜等。故宫博物院陶瓷馆陈列的这件兔毫,即是从几十件藏品中精选出来的,口径12.7厘米,高5.6厘米,底径3.7厘米,盏敞口呈漏斗状,胎骨凝重,里外施浓厚的黑釉,釉质润泽,釉面上密布着一条条兔毛状白斑,纹理清晰,奇妙自然,是其中的上品。

兔毫盏属于黑釉瓷,但并不是所有黑釉器都能形成兔毫斑。汉代就发明了黑釉瓷,宋代出兔毫,究其原因是兔毫斑的形成与釉中铁的含量、釉层的粘度、釉层的厚度及烧成温度有关。

建窑兔毫盏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建窑兔毫盏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建窑黑釉盏的胎、釉含铁量很高,烧成达一定温度时,釉子融熔,随着釉层中气泡的排出,铁的氧化物在表面富集,温度过高,釉面流淌,冷却时,局部的氧化铁逐渐成为过饱和状态析出晶体,即形成兔毫纹。

历史上,建窑兔毫盏还未增进中外文化交流作出过重要贡献。南宋时,烧制兔毫盏的技术与斗茶由福建传到日本。1223时,日本山城人加藤四郎随道光禅师来到中国,在福建学习烧造黑瓷的技术,五年后学成回国,在日本大量烧造黑釉瓷,被誉为日本“陶瓷之祖”。

建窑兔毫盏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建窑兔毫盏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斗茶经过改进,遂为日本的茶道。日本常以能珍藏建阳天目盏而自豪。已故学者小山富士曾说过:“青瓷与天目如同绘画中的水墨画,仅在东方得到发展,诞生于中国,后来逐渐传播到邻国,是东方独特的陶瓷制品。”

建窑兔毫盏从元代开始衰落,以致失传。令人兴奋的是,失传几百年的兔毫盏已于1980年在福建恢复试制成功,古老的产品又焕发出青春。

建盏的“供御”地位何时开始动摇

在宋孝宗乾道六年至淳熙八年(1170年-1181年)开始,建窑建盏已不被用以宫廷御前赐茶。从徽宗大观年间始,建盏真正作为御前赐茶专用茶盏的“供御”时间为六十至七十年。

上期,我们谈到建盏“供御”起于宋徽宗,大致在公元1100年至1112年之间,成为宋代皇帝御前赐茶的专用茶盏。自此,建盏便登至其烧造史上的最顶峰——“御用茶盏”。

 

 

一般我们讲,建窑兴于宋、衰于元、止于明。进入元代,饮茶风尚的改变,建盏和点茶法迅速衰落,乃至明代茶人已不知“何谓点茶”。而若说起建盏在宋代宫廷的“供御”地位,事实上在南宋就已发生动摇。

徽钦二帝被俘、宋室南渡之际,宋王朝风雨飘摇,地方战火四起,整个社会动荡混乱。建窑所在的建州地区就发生多起叛乱:高宗建炎元年军校张员起兵作乱、建炎二年州卒叶侬之叛、建炎四年御营前军校杨勍起兵并焚烧建州城、绍兴二年范汝起义。

 

由于政府颠沛流亡、战火不止,建窑历经了一次覆灭与再生,烧造与岁贡也一度陷入停滞。与此同时,高宗也屡次停止北苑贡茶的进贡,直到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才恢复徽宗时的盛况。此后一直到南宋孝宗淳熙年间,北苑贡茶一直沿袭高宗时的规模,然而建茶的评价在南北宋之间已有降落,逐渐回归碧色茶的审美标淮。

南宋后期,陈鹄《耆旧续闻》载道:“今自头纲贡茶之外,次纲者味亦不甚良,不若正焙茶之真者已带微绿为佳。近日士大夫多重安国茶,以此遗朝贵,而夸茶不为重矣。……今诸郡产茶去处,上品者亦多碧色,又不可以概论。”

日本荣西禅师两次入宋(1168年、1187-1191年),传回日本的也都是绿色茶汤,可见一般民间、寺院,使用的多半是绿色末茶。与茶色“尚白”转为“尚绿”的同时,建盏作为“供御”的地位也开始变化。

南宋人程大昌在《演繁录》卷11中,谈到宫廷御用茶盏的情形:“按,今御前赐茶,皆不用建盏,用大汤氅[chǎng],色正白,但其制样似铜叶汤氅耳。铜叶色,黄褐色也。” 

 

说明,此时宋朝宫廷御前赐茶已不用建盏,而改用色白的“大汤氅”。氅,为撇口、小足、漏斗状的茶盏/碗,器型与今所说的建窑大撇口盏相似。

(《演繁录》的记载,也恰证明了此前御前赐茶用的都是建盏。)

 

那么,程大昌的“今”指的是什么时候呢?

程大昌(1123-1195年),徽州休宁人,高宗时为秘书省正字,孝宗时官至吏部尚书,乾道六年(1170年)任泉州知事,乾道八年任建州知事,淳熙十六年任明州知事,后解官,于宁宗庆元元年卒。

《演繁录》于淳熙八年(1181年)在泉州刊行。程大昌自乾道六年离开朝廷后,都在地方州县任职,直至老死。因此其所指的“今”,上限为乾道六年,下限为《演繁录》在泉州刊行的淳熙八年,即为1170年至1181年

除了《演繁录》之外,孝宗淳熙年后宫廷御用茶盏不用建盏,还见于南宋周密的《乾淳岁时记》:“禁中大庆会,则用大镀金,以五色韵果簇龙凤,谓之绣茶,不过悦目。亦有专其工者,外人罕见。”

周密所记孝宗乾道、淳熙年间宫廷大庆会使用的是一种镀金的大茶氅,与程大昌所记相吻合。说明,当时宫廷饮茶风尚已从蔡襄、徽宗的“点茶”转变为“绣茶”,御用茶盏也用白釉或镀金的大茶氅替代原来的建窑兔毫盏。

总而言之,在宋孝宗乾道六年至淳熙八年(1170年-1181年)开始,建窑建盏已不被用以宫廷御前赐茶。从徽宗大观年间始,建盏真正作为御前赐茶专用茶盏的“供御”时间为六十至七十年。

尽管孝宗之后,建盏在宋宫廷地位有所下降,但“供御”和“進琖”底款的建盏仍在烧造、进贡入宫。另外,建盏在民间的地位也未受影响,宋文人依然在诗词不断提及、赞赏建盏。哪怕是到了南宋末期《茶具图赞》,审安老人仍将建盏作为茶盏的标准制式,在插图中明显可以看到建盏的兔毫斑纹。

附:“绣茶”

所谓“绣茶”的艺术最初是宫廷内的秘玩,而后很快在民间兴起。绣茶在有客来聚之时,就得分茶,所以,绣茶与分茶碗往往连在一起。所谓“分茶”亦称“茶百戏”、“汤戏”。善于分茶之人,常常利用茶碗本身的颜色和纹饰以及茶汤的水脉动态,创造出许多善于变化的书画来,从这些碗中图案里,观赏者和创作者能得到许多美的享受。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建盏何时成为宋代“供御”茶盏?

徽宗著写《大观茶论》的时间为大观元年或一年(1107年或1108年),文中写道“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按其书写所用的语气,以及徽宗对茶事之精,徽宗早在《大观茶论》之前就已经将“建盏列为斗茶之第一盏”。

“供御”刻款、“進琖”印款,是建盏为宋代宫廷御用茶器确凿无疑的证据。然而,何时建盏才真正地进入宋代宫廷之内,成为确实的“供御”呢?

据现有史料记载,建盏最早出现于宋代宫廷, 是宋徽宗在宴请时“以惠山泉、建溪毫盏,烹新贡太平嘉瑞斗茶”赐与蔡京。时间是政和二年(1112)四月八日。

(“建溪毫盏”即为建窑兔毫盏,“建溪”为古建州(今南平)境内的主要河流,福建闽江的上流,即指代“建州”。)

上海博物馆藏 “進琖”印款建盏

 

宋徽宗为蔡京举行的这次宫廷特宴,是在他第三次起用蔡京主持国政的时候,以此来表示对蔡京的特别宠遇。蔡京自杭州奉诏抵达开封时,徽宗已赐以“饮至于郊,曲燕于垂拱殿,祓禊[fúxì]于西池”等优异礼数,又决定为他举行这次特宴。赴宴者有宰相和执政何执中、郑绅、吴居厚、刘正夫、侯蒙、邓询仁、郑居中、邓询武、高惊、童贯,并以最宠爱的第三子嘉王赵楷陪宴劝酒,加上蔡京及子蔡位,共十三人。

(有关该宴会史料为蔡京自己记述的《上清楼特燕记》。)

此次宫廷宴席明确表明,至少在公元1112年、政和二年、徽宗当政第12年以前,建盏已进入宋代宫廷之内,成为“供御”茶器。此时比《大观茶论》成书晚四至五年。

 


 

徽宗的前任皇帝是兄长哲宗赵熙。哲宗在位15年,年仅24岁便病逝,因无子嗣,而由徽宗接位。那么,有没有可能建盏“供御”、“進琖”于徽宗之前呢?

元祐(哲宗的第1个年号)七年,公元1092年,苏轼一首诗文《次韵蒋颖叔、钱穆父从驾景灵宫》,叙写的是苏轼在与蒋颖叔、钱穆父随哲宗景灵宫行李,哲宗赐茶给大臣们的情景。其中,有二句诗文“病贪赐茗浮铜叶,老怯香泉滟宝樽”。南宋的苏轼诗词注本,注“铜叶”为“茶盏也”,“铜叶”是一种树叶形的铜质茶盏。

苏轼的诗写明了,哲宗赐茶所用的茶盏是“铜叶”,而非建盏。说明,建盏在哲宗元祐七年时还不是“供御”。

而一年后,元祐八年,祖母太皇太后高氏去世后,哲宗才开始亲政,时年17岁。与徽宗不同,哲宗是个励精图治、抱负远大的皇帝,在亲政到病逝的7年里,不仅在政治上进行变革,实施元丰新法,而且在军事上收复青唐、发动两次平夏城之战使西夏臣服。在这短暂的7年里,哲宗取得的了如此的政治、军事成就,且是在17至24最具理想抱负的时期,想必不会多心于茶事,或是为茶事之精细而更改赐茶所用茶盏。

因此,我们可以大致断定,在宋哲宗(1085年-1100年)期间,建盏还未进入宫廷,成为“御用”茶器。也就是说,在史料依据下,建盏成为“供御”始于徽宗,在公元1100年登位至1112年赐茶之间。

徽宗著写《大观茶论》的时间为大观元年或一年(1107年或1108年),文中写道“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按其书写所用的语气,以及徽宗对茶事之精,徽宗早在《大观茶论》之前就已经将“建盏列为斗茶之第一盏”。

可以推测,建盏成为“供御”应在《大观茶论》成书之前,时间为1100年至1107年。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宋代“油滴釉”并非建窑独创

很多人以为油滴釉是宋代建窑首创,但实际上早在上世纪年代山东考古工作者就在唐代的淄博窑址发现了油滴碗盘的残件。

油滴是一种形象的叫法,顾名思义就如同水中漂浮的油珠,现代术语称为结晶釉。油滴有银白色、灰色、红色、五彩色。

 

“油滴”一词,在我国的古籍中罕有记载。“油滴天目”这个名词由日本人创造出来的,是用来称呼当时从中国进口釉面上密布银色或赫色星斑的黑色建盏的。在日本应永年间(公元1394一1427年,相当于我国明洪武至永乐)所著的《禅林小歇》一书中“油滴”一词,也与“暇变”、“天目”第一次出现。

 

建窑 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

 

磁州窑 东京户栗美术馆藏

北宋时,建窑油滴达到了巧夺天工的地步,油滴的烧成率约万分之一。建窑油滴流传下来的完整器应仅有件,大部分在国外,以日本最多。

很多人以为油滴釉是宋代建窑首创,但实际上早在上世纪年代山东考古工作者就在唐代的淄博窑址发现了油滴碗盘的残件。

白覆轮油滴碗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事实上,除建窑外,我国北方在古代同样生产过许多油滴黑釉器,据说其中有河北的定窑,河南的鹤壁窑以及山西的临汾窑等,都有这类器物,而以临汾窑的产品较多。一般认为,建窑终烧于元末,故建窑油滴盏的烧制应在宋元之间;而华北油滴至今都有烧制。

 

油滴碗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北方油滴传下来不少,但和建窑油滴有所不同,建窑油滴大且分布不匀,北方油滴小而密。北方油滴的风采定窑、怀仁窑、临汾窑、缸瓦窑、黄道窑都曾生产过油滴。

油滴碗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黑釉油滴斑烛台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黒釉油滴斑碗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在宋代并没有专门生产油滴的窑场,油滴是伴随着黑釉瓷器的生产而烧制的。油滴釉的烧成温度范围很窄,装窑时必须根据经验放在最合适的窑位,并严格控制烧成温度和升温速度,符合其烧成曲线才能成功烧出。

如果烧成温度太低,釉层粘度太大,三氧化二铁分解在釉层中所产生的气泡不能上浮至釉面,将富铁相带至釉面,就无法在冷却析晶形成“油滴斑纹”;而温度过高,釉层粘底过低,流动性过强,气泡带至釉面的富铁相会下沉,“油滴”斑纹也无法形成。

德川美术馆藏

油滴碗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油滴碗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黑釉油滴盘 山西窑口 故宫博物院藏

 

 

附:

《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所示的宋代油滴器

注:以下图文几期之前已发送过,已看的朋友请略过。

01、红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02、红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03、红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04、银油滴盏 金 山西窑场

05、银油滴盘 金 


 

06、银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07、红油滴盏 金 山西窑场



08、红油滴盏与盏托 金 山西

09、红油滴盏与盏托 金 山西

10、红油滴盏与盏托 金 山西

11、红油滴盏 金 山西

12、红油滴盏 金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黑釉起源:东汉的古越瓷

灰釉陶的色泽在大多数场合呈灰绿色或灰褐色,但在胎及釉中铁的含量较多时会呈现出饴釉般的灰黑色,可以说这就是黑釉的起源。

施黑釉的陶瓷器,其历史与青瓷一样悠久,其产品生产地之广亦冠于其他种类的陶瓷。黑釉或黑褐釉是基于陶瓷器的釉色的称呼,其釉药的分类属于含多量氧化铁釉。

黑釉与青瓷釉一样,是中国最古老的釉药。或许,说黑釉瓷与青瓷具有共同的祖型更为恰当些。其祖型自然是灰釉。

商代 原始瓷青釉弦纹罐 故宫博物院藏

 


西汉 青釉原始瓷划花双系罐 故宫博物院藏

原始瓷器,或被称为原始青瓷的灰釉陶乃是世界上人工施釉的最古老的陶瓷。其起源可追溯到商代中期。灰釉陶的色泽在大多数场合呈灰绿色或灰褐色,但在胎及釉中铁的含量较多时会呈现出饴釉般的灰黑色,可以说这就是黑釉的起源。

灰釉经长期的改良,最终是东汉时期在浙江省北部到达了完成的境界。其釉面光洁无斑、色泽厚重,这种黑釉是通过增加釉药中的铁含量有意识地使釉呈黑色。这也出现于东汉。


东汉 越窑青瓷五管瓶,浙江博物馆馆藏

 


东汉 黑釉熊形灯 浙江博物馆藏

东汉的黑釉瓷是由酱色釉原始瓷发展而来的。酱色釉原始瓷与黑釉瓷有着许多共同特点:坯料中含铁量比较高,都以氧化铁作为主要着色剂,成型和施釉方法相同。

只是酱色釉原始瓷釉料中铁的含量较低,釉层薄,呈色不黑;同时烧成温度高低不一,有的胎骨比较疏松。只要窑内的烧成温度得到提高,釉层厚度和釉料中氧化铁稍为增加,就可以获得黑瓷。所以,就工艺技术来说,由原始瓷演进成黑釉瓷,乃是比较自然和合乎发展规律的。


南朝 黑釉鸡首壶 浙江博物馆馆藏

现已发现的汉代黑釉瓷窑址有:

1.浙江宁波市郭塘吞窑

该窑发现于1977年,随后又在附近发现窑址三处。窑址分布在慈江以北郭塘河两岸的山坡上。除生产一部分青瓷和黑瓷外还发现相当数量的原始瓷。说明它正处于由原始瓷生产进人到瓷器生产的交替阶段。黑瓷产品有盘口壶、印纹垂和罐等。

2.浙江慈溪县周家吞窑址

1981年新发现的周家吞窑址位于著名的越窑产地慈溪县上林湖西部的周家吞山

西麓是一处青瓷与黑瓷兼烧的窑。黑瓷产品以罐、罄为主釉层不厚呈酱褐色。

3.浙江宁波市栋斜山窑址

郭县东钱湖谷童番和横溪镇栋斜山窑址以烧青瓷为主产品丰富釉色青亮质量

很高;同时也烧一部分黑瓷品种有垂、壶等。

4.浙江上虞县汉代窑址

上虞县联江公社红光大队帐子山是一处古代瓷窑群自东汉晚期至北宋瓷业不断历代都有烧制。这里的汉代瓷窑是一处青瓷与黑瓷合烧的窑黑瓷产量大也占很大的比重。

常见的器形有壶、罐、垂和泡菜罐等盛贮器也有少量碗、碟等饮食器皿。胎骨坚硬施绿褐色、黄褐色或黑色釉。釉层丰富釉面光亮常有蜡泪状的流釉现象。施釉常不及底无釉处呈紫色或黑色胎面。


东晋 德清窑黑陶耳杯盘 浙江博物馆藏

此四处汉代瓷窑都是青瓷与黑瓷同烧,而以青瓷为主。青瓷与黑瓷以颜色而论,青、黑分明,各不相关,但在生产工艺中却有着许多共同点。

 

它们都以瓷土作胎料,以氧化铁作为主要着色剂和在还原气氛中烧成。其主要差别是釉料中氧化铁含量的多少和黑瓷的烧成温度较低,所以这两种颜色釉瓷能够在同窑中烧成。


东晋 德清窑黑釉唾壶 故宫博物院藏

从原始青瓷和原色酱釉瓷开始,到东汉晚期发展成为青瓷和黑瓷,都在同一个窑中烧成,甚至在以后很长的历史时期中它们仍然是同窑合烧的姐妹瓷和双胞胎。

施黑釉陶瓷的正式烧造,是在从三国时期到南朝之间,以浙江省为中心的青瓷烧造产地即古越瓷烧造的窑场中开始的。


东晋  德清窑黑釉鸡首壶 故宫博物院藏


东晋  德清窑黑釉鸡首壶 故宫博物院藏

鸡首壶是古越瓷中具有代表性的器形之一,多作为明器陪葬。烧造这种黑釉器的窑场,浙江省的德清窑很有名,另外同种类的瓷片在同省的上董窑,余杭窑亦发现。

 

古越瓷中的黑釉瓷均有釉面无光泽,釉易剥落的缺点,生产量亦比青瓷小得多。可以设想,此时的黑釉技术比青瓷难度大,产品亦比青瓷稀少。

(整理自:今井 敦《中国黑釉陶瓷的历史》;朱伯谦、林士民《我国黑瓷的起源及影响》。)

宋代是黑釉的鼎盛时期

两宋时期,可以说是黑釉瓷发展的极盛时代。“已发现的宋瓷窑址中,有三分之一以上都见到黑瓷,南北都产,尤其是黑釉盌盏,产量特别大,也有不少瓷窑专门生产。”

黑釉瓷自汉、晋以来,就与青瓷并驾齐驱,成为我国陶瓷领域里一支与青釉瓷争艳的奇葩,大放异彩,名驰中外。宋代由于“斗茶”之风盛行,适宜斗茶的黑釉茶盏,受到了上至皇帝,下到达官贵人、文人骚客以及普通黎民的喜爱。


宋代建窑兔毫盏 美国波士顿博物馆藏

 

宋代吉州窑木叶盏  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

两宋时期,可以说是黑釉瓷发展的极盛时代。“已发现的宋瓷窑址中,有三分之一以上都见到黑瓷,南北都产,尤其是黑釉盌盏,产量特别大,也有不少瓷窑专门生产。”(《中国陶瓷史》硅酸盐学会编)

 


宋代中国天目窑分布图

天目,广义上即指黑釉茶碗

(日本小山富士夫《天目》)

在北方,形成了以磁州窑产精美的黑绘花器为代表的黑釉瓷系;在南方,则有建窑的鹧鸪斑、曜变、油滴、兔毫为代表的名贵黑釉瓷和吉州窑的玳瑁斑、虎皮斑、木叶贴花、剪纸贴花等充满民间艺术魅力的黑釉瓷系;各窑新颖独特的墨绘与光怪陆离的窑变以及深黑如漆的釉色,均著称于世。


宋代福建省内建窑系黑釉茶碗窑口分布图

(栗建安《福建的建窑系黑釉茶盏》)

宋代烧造黑釉瓷的窑口举不胜举,除知名的磁州窑、建窑、吉州窑外,还有:

  • 安徽省寿州窑,烧造的黑釉器物有壶、水注等;

  • 河南省的巩县窑,除烧造黑釉瓷外还烧有茶末釉器;

  • 唐至金代的山东淄博窑,烧造的器物有盌、钵、注子、花口壶、双系壶等;

  • 山西省浑源窑以生产黑、酱釉的盌为主;

  • 宋代福建的泉州窑,烧制绿、黑两种釉色的军持最引人注目;

  • 河北省的定窑,生产黑釉瓷和酱色釉瓷,被称之为“黑定”;

  • 河南宝丰窑,以生产盌、罐和灯为主;金元时代的山西怀仁窑,生产黑釉弦纹瓶、罐及盘、盌等器物,其中有的器物有釉滴;

  • 大同窑以烧造黑釉和茶末釉为主,以弦纹瓶及别花瓶、罐最具代表性,釉色乌黑发亮;

  • 浙江的婺州窑在宋代也烧一部分黑釉,酱色釉瓷器;

  • 甚至著名的龙泉窑在南宋时也生产少量的黑釉茶盏。

(张燕《浅谈黑釉瓷器》,载于《中国历史文物》)


宋代建窑兔毫盏 大英博物馆藏

 


宋代白覆轮茶碗 大英博物馆藏

在宋代,黑釉瓷不仅盛行于国内,而且还大量出口外销,走向临近的朝鲜、日本、东南亚的菲律宾等国,而且在印度、阿拉伯等地都发现有宋元时期的黑釉瓷。 1976-1979年,韩国从新安海底元代沉船中共打捞出1359件中国瓷器,其中黑釉瓷就有1467件,其中绝大所数是茶盏、茶瓶、汤瓶等于饮茶有关的器具。


宋代定窑黑釉盏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宋代吉州窑玳瑁茶盏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助推黑釉瓷器在宋代蓬勃发展的动力,是当时社会“茶色尚白,宜黑盏”的斗茶风尚。斗茶这种品茶方式,唐时已有,宋代而达到极盛。斗茶方家又偏好福建建窑的黑釉茶盏,因而有“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之说,并得到宫廷及士大夫阶层的推崇。

这时的建窑,已烧出兔毫、油滴、鹧鸪以致“曜变”等绮丽斑纹的黑釉茶盏,并达到了其黑釉瓷成就的巅峰。在社会风尚的推动和建窑成就的强烈影响下,福建各地的瓷窑纷纷烧造黑釉瓷,竞相仿制兔毫盏,并将这种趋势蔓延至省外各地。


“進琖”款建盏 上海博物馆藏

 

怀仁窑黑釉油滴碗 上海博物馆藏

在宋代斗茶风尚的潮流推动下,黑釉瓷器兴起背后的根本原因:原料丰富、价格低廉。如此,才能使得黑釉瓷器走入寻常百姓家。在无官方支持(非官窑)的背景下,只有进入绝大多数的百姓家,作为当时流行的日用瓷器,黑釉瓷才能窑口遍地、窑火兴盛。

 


建窑银兔毫盏 美国FREER博物馆藏

 

在大量生产烧造下,窑工的技艺日夜锤炼、提升,方才能烧造出文人墨客争相推崇的精美器物,不仅满足了民间普通百姓物美价廉的要求,其高档艺术瓷也受到中上层社会的青睐。

  • 原料丰富

这种含铁量很高的粘土,属于低档原料,在地面上很容易找到,陶瓷工匠们就地取材用于制造黑釉瓷。有充足制瓷原料是制瓷业发展的必要条件或保证,在北方的许多煤田中有多层可供烧造瓷器的高岭石粘土矿存在,但原料质量不很好,加之淘洗不够纯,很难做出轻薄细腻的白瓷和青瓷。

虽然北方的邢窑、汝窑、定窑、耀州窑有很好的胎土,其精细程度并不比南宋官窑、景德镇窑、龙泉窑差,可是毕竟生产数量有限,不能满足北方广大地区的需求。

  • 价格低廉

宋代建窑建盏胎底

一般来说,青釉和白釉瓷器需要对胎土进行较细致的加工,生产成本自然较高。而黑釉瓷器对胎土质量要求不高,生产成本低,作为普通百姓、在物质较为匮乏的古代,生活需要情打细算,购买生活用品也通常选择实用和价格便宜的,其次才是美观。在瓷器的销售市场上,黑釉瓷器无疑在价格上占有绝对优势。

历代黑釉珍瓷——元明清:黑釉的尾声

为元、明、清时期,中国瓷业的中心转移到了景德镇后,素雅沉静的青花和五色斑斓的彩瓷,独领风骚、一统了中国瓷器的江湖。黑釉瓷也就离中国瓷器的主流越来越远,并最终从中国瓷器史的嫡系中悄无声息退出了。

随着两宋王朝的远去,斗茶文化、饮茶方式的改变,黑釉瓷也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且又因为元、明、清时期,中国瓷业的中心转移到了景德镇后,素雅沉静的青花和五色斑斓的彩瓷,独领风骚、一统了中国瓷器的江湖。黑釉瓷也就离中国瓷器的主流越来越远,并最终从中国瓷器史的嫡系中悄无声息退出了。

01、油滴玉壶春瓶 元 山西窑场


 

02、油滴玉壶春瓶 元 山西窑场

03、红油滴茶罐 元

04、黑釉剔花填白卷草纹嘟噜瓶 元

05、褐釉剔花卷草纹嘟噜瓶 元

06、黑釉剔花缠枝花纹玉壶春瓶 元




07、黑釉刻划莲荷纹梅瓶 元

08、茶叶末釉剔花卷草纹梅瓶 元

09、黑釉剔花卷草纹梅瓶 元

10、黑釉剔划莲荷诗文罐 元

11、黑釉刻划花卉纹梅瓶 金-元


 

12、黑釉刻划莲纹梅瓶 元



13、黑釉酱彩花卉纹嘟噜瓶 元

14、黑釉白覆伦银斑碗 元

15、黑釉酱斑嘟噜瓶 元


16、黑釉酱斑罐 元



17、黑釉酱斑梅瓶 元



18、黑釉酱彩鸟形花嘟噜瓶 元



19、黑釉银彩鸟形花嘟噜瓶 元



20、褐釉酱彩花卉纹玉壶春瓶 元

21、黑釉轴头等一组(同出于黄褐釉糊斗内)元


明清时期的黑釉瓷

1、明永乐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出土


 

2、明永乐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出土


 

3、明永乐景德镇明御窑厂遗址出土


 

4、明


 

5、清康熙


 

6、清康熙

(展品图片来源:雅昌论坛『鸿雅山房』。)

历代黑釉珍瓷——宋辽金的瓶与罐:各擅胜场

本文为《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展览的第三篇:『各擅胜场-宋辽金元的黑釉瓷』中的部分展品。

 本文为《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展览的第三篇:『各擅胜场-宋辽金元的黑釉瓷』中的部分展品。

(该展览的展品共计145件,分多篇介绍。)

 

01、黑釉三足炉 北宋 赣州窑

02、黑釉三足炉 南宋 赣州窑

03、酱釉柳斗罐 南宋-元 赣州窑

04、黑釉罐 南宋

05、黑釉小罐 南宋 吉州窑

06、酱釉罐北 宋-金 耀州窑

07、酱釉盖钵 北宋-金 耀州窑

08、黑釉弦纹梅瓶 北宋


09、黑釉酱斑瓶 北宋

10、黑釉漏花朵花纹瓶 北宋

11、黑釉酱斑长瓶 北宋

12、黑釉酱斑盖钵 北宋-金

13、黑釉酱斑盖钵 北宋-金

14、黑釉荷叶盖罐 宋

15、黑釉白覆伦香炉 北宋



16、黑釉白覆伦钵 北宋-金



 

17、黑釉荷叶盖罐金

18、黑釉研磨器金

19、黑釉剔花卷草纹罐辽



20、大同窑口器物金山西博物院藏

21、黑釉剔花卷草纹梅瓶金大同青瓷窑

22、酱釉罐辽


 

23、酱釉罐辽


 

24、酱釉罐 辽



25、黑釉出筋执壶 金

26、黑釉出筋执壶 金

27、黑釉出筋梅瓶 金

28、黑釉出筋花口瓶 金

29、黑釉出筋瓶 金

30、黑釉出筋执壶 金

31、黑釉出筋钵 金


32、黑釉出筋罐 金


 

历代黑釉珍瓷——宋辽金的盏:各擅胜场

至宋代,黑釉瓷才真正进入其发展的巅峰时期。宋代与唐代茶文化美学内涵的最大不同在于唐代“青则宜茶”,而宋代则是“茶白宜黑”。

本文为《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展览的第三篇:『各擅胜场-宋辽金元的黑釉瓷』中的部分展品。

(该展览的展品共计145件,分多篇介绍。)

 

至宋代,黑釉瓷才真正进入其发展的巅峰时期。宋代与唐代茶文化美学内涵的最大不同在于唐代“青则宜茶”,而宋代则是“茶白宜黑”。

01、建窑兔毫盏 北宋 建窑

02、建窑黑釉盏 北宋 建窑

03、建窑兔毫盏 南宋 建窑

04、建窑兔毫盏 北宋 建窑

05、建窑黑釉银扣兔毫盏 南宋 建窑

 

黑釉瓷器的蓬勃发展并非无因生成,而是有着历史、社会、地域因素。最主要的原因是原料丰富,这种含铁量很高的粘土,属于低档原料,在地面上很容易找到,陶瓷工匠们就地取材用于制造黑釉瓷。

有充足制瓷原料是制瓷业发展的必要条件或保证,在北方的许多煤田中有多层可供烧造瓷器的高岭石粘土矿存在,但原料质量不很好,加之淘洗不够纯,很难做出轻薄细腻的白瓷和青瓷。

虽然北方一的邢窑、汝窑、定窑、耀州窑有很好的胎土,其精细程度并不比南宋官窑、景德镇窑、龙泉窑差,可是毕竟生产数量有限,不能满足北方广大地区的需求。

06、建窑黑釉银兔毫盏 南宋 建窑

07、建窑兔毫盏 北宋 建窑

08、建窑兔毫盏 南宋 建窑

09、建窑兔毫盏 南宋 建窑

 

10、建窑红兔毫盏 南宋 建窑




11、建窑红兔毫盏 南宋 建窑

12、金彩“福山寿海”黑釉盏 南宋 遇林亭窑

宋代早期饮茶方式由煎饮变为点饮,烹点技术极为讲究,出现了“斗茶”。“斗茶”不仅是饮出茶的品质,也是一种高雅的活动。

 

此时,建窑、吉州窑创造性地生产出了兔毫釉、哩变釉、剪纸漏花、瑕帽釉、虎皮釉,继而北方地区也仿制生产出准妙惟肖的兔毫釉、术猖釉,还创造出了铁锈花、黑釉红绿彩和凸线纹等新品种,这一系列成就使黑釉成为铁系色釉中装饰手段最丰富的高温釉。

13、“湘阴”款黑釉盏 南宋

14、黑釉盏 北宋



15、兔毫盏 北宋

16、黑釉花口碗 宋

17、黑釉酱斑花口碗 北宋 耀州窑

18、黑釉酱斑盏 北宋 耀州窑

一般来说,青釉和白釉瓷器需要对胎土进行较细致的加工,生产成本自然较高。而黑釉瓷器对胎土质量要求不高,生产成本低。作为普通百姓,在物质较为医乏的古代,生活需要精打细算,购买生活用品也通常选择实用和价格便宜的,其次才是美观。在瓷器的销售市场上,黑釉瓷器无疑在价格卜占有绝对优势。

19、白釉盏北宋介休窑/黑釉酱斑托 北宋 耀州窑

20、黑釉酱斑盏与盏托 北宋 耀州窑

21、黑釉白覆伦碗 北宋


 

22、黑釉白覆伦碗 北宋-金



23、黑釉白覆伦高足杯 北宋-金

24、红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25、红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26、红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27、银油滴盏 金 山西窑场

28、银油滴盘 金


 

29、银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30、红油滴盏 金 山西窑场



31、红油滴盏与盏托 金 山西

32、红油滴盏与盏托 金 山西

33、红油滴盏与盏托 金 山西

34、红油滴盏 金 山西

35、红油滴盏 金



36、红兔豪盏 金 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