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天目台?盏托也!

以日本茶道主流里千家来说,“四个传”以上的密传点前方式会使用天目茶碗点茶,而且一定是放在天目台上使用。

在日本茶道中,天目茶碗对应一个茶道具——天目台。天目台,即是用以放置天目茶碗的盏托。

 

以日本茶道主流里千家来说,“四个传”以上的密传点前方式会使用天目茶碗点茶,而且一定是放在天目台上使用。所谓的密传,是以传授的方式教学,点茶的方式不记录于书本、也不可以录影等。


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藏品

日本天目台皆为木制漆器盏托,与南宋审安老人于《茶具图赞》中所绘盏托的制式相同。在传世的宋代茶画中,也频繁出现相同制式的盏托。审安老人将盏托称之为“漆雕秘阁”,赞之曰:

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吾斯之未能信。以其弭执热之患,无坳堂之覆,故宜辅以宝文,而亲近君子。


北宋至元墓壁画中的盏托

左至右上至下:1)陕西韩城、2)河北宣化八里村 张匡正墓、3)北京石景山 赵励墓、4)河北宣化八里村遼5号墓、5)山西汾阳 王立伏墓、6)河北宣化八里村 张世卿墓、7)河南登封 李守贵墓、8)元 冯道真墓

盏托是宋代茶盏的必有附件,其样式极为多样,且材质也极为丰富,有瓷质、漆器、金制、银制等。然天目茶碗(建盏)的盛产地建窑并无生产瓷质盏托,宋代瓷质盏托多见于定窑的白瓷托盏、湖田窑的影青托盏、耀州窑的青釉盏托。传世瓷魁汝窑亦有一件盏托,藏于英国戴维德基金会,编号为001。

《梦粱录》记杭州一般茶肆中“用瓷盏、漆托供卖”茶饮,表明漆器盏托在宋代甚为流行。然而流传至今日的日本天目台却多为明代的,极个别的才是宋代的。

 

那么问题也就来了:宋代的茶盏制式事实上在明代已随点茶法一同消亡了,为何日本的天目台却多为明代的呢?

 

 

东京国立博物馆天目台藏品

屈轮轮花天目台 南宋

高6.6cm 径8.4cm 底7.9cm

(灰被天目)天目台 明代


龙存星天目台 明代

高9.5cm 口径6.4cm


牡丹堆朱天目台 明代

高8.6cm 径16.3cm


雲龙填漆托(天目台) 清代乾隆年间

高10.2cm 口径9.5cm 底10cm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建盏,以讹传讹的天目碗(郑培凯)

日本人从宋代以来,以讹传讹,看见黑釉就叫「天目」,荒唐无比,跟乡下人「见骆驼就称马肿背」一样。朋友听我说得如此决绝,就要我说个清楚。

朋友是艺术家,喜欢收藏,在台湾艺术圈中颇有江湖地位。听说我研究茶,就说到他家去,他藏有宋朝的茶碗,可以请我喝茶,体会一下宋朝人斗茶的情趣。天目茶碗配日本抹茶,最高规格的茶道了,他说。

禾目天目(兔毫)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禾目天目(兔毫) 日本佐贺県徴古馆藏

宋朝人喝茶,讲究与现代不同,味觉的「喝」只是品鉴的最后一个步骤,之前还有视觉鉴赏的复杂程序。喝的茶不是芽叶散茶,而是茶饼研成的粉末,在茶碗中击打成凝厚的泡沫,像浮起一层白蜡,称之为沫饽。

斗茶的方法,一般是比较沫饽的成色与质地,是否洁白光鲜,是否凝聚厚实,还要看泡沫的持久度。要压倒对方,打出最光辉灿烂的泡沫,就不能仅靠击打的技巧,还得借助最能发挥作用的茶碗。

福建建窑烧制的茶盏,瓷胎极为厚重,釉色青黑沉稳,一方面可以保温,维持泡沫聚而不散,另方面则以黑釉的底色衬出鲜白的沫饽,让人眼前一亮。


油滴天目 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

 


油滴天目 九州国立博物馆藏

这也就是为什么蔡襄《茶录》论「茶盏」,要特别标出「建盏」:「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

宋徽宗赵佶《大观茶录》论「盏」,也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盏惟热,则茶发立耐久。」

曜变天目 静嘉堂文库藏

 

曜变天目 藤田美术馆藏

朋友拿出三只黑釉茶碗,虽然达不到蔡襄说的「绀黑」或宋徽宗的「青黑」,但通体乌中偏褐,釉色依然鲜亮,隐约可见丝丝兔毫,确是宋代的建窑无误。

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上千年的文化传统都凝集在眼前。福建山乡的烧造艺能,不但成了宫廷审美的极致,还流传到今天,在我手中光辉耀眼。

朋友是留日的,接连说了好多次「天目碗」,我终于忍不住,说「天目碗」是日本人的讹称,不恰当的。称之为建窑,要淮确得多。而且,日本人从宋代以来,以讹传讹,看见黑釉就叫「天目」,荒唐无比,跟乡下人「见骆驼就称马肿背」一样。朋友听我说得如此决绝,就要我说个清楚。


灰被天目(柿红) 德川美术馆藏

(福建建窑)

 

灰被天目茶碗 铭 秋叶天目 MOA美术馆

(福建茶洋窑)

我说,日本茶道的起源,跟他们学佛有关,由中国禅宗丛林茶饮清规而来。南宋时期日本和尚来华学佛求道,主要参访的佛寺是禅宗的五山十刹。最重要而且最具规模的「五山」,都在浙江沿海一带,即临安(杭州)径山寺、灵隐寺、淨慈寺,及明州(宁波)天童寺和阿育王寺。

入宋日僧一般都从明州登陆,巡礼参拜两浙东海岸沿綫各地寺院,进而到达南宋首都临安,总要到五山之首的临济宗径山寺去拜访学习。径山寺地处天目山中,日本和尚在此学佛,顺便也就学了饮茶之道。

带回日本的,不但有禅宗佛法清规,还有饮茶之道,以及宋代斗茶的精品建窑黑釉茶碗。因为是在天目山学的喝茶之道,又在此得到建窑茶碗,便糊里糊涂讹称为「天目茶碗」,成为日本茶道最为尊贵的「唐物」茶具。


玳玻天目鳳凰文茶碗 MOA美术馆藏

(江西吉州窑)

 


木叶天目 日本私人藏

(江西吉州窑)

这么以讹传讹,把建窑烧造的茶碗称作天目山茶碗,且后来凡是看到黑釉茶碗,也不管是北方的定窑、磁州窑,还是江西的吉州窑、四川的广元窑,只要是黑瓷,都叫「天目碗」。

甚至闭门造车,发明许多莫名其妙的「天目」分类,什么曜变天目、油滴天目、禾目天目、灰被天目、玳皮天目、木叶天目等,不一而足。这种分类完全只看外表黑不黑,无视烧造的窑址,不管瓷胎的质地与施釉的深浅浓淡,一概称之「天目」。


油滴天目(华北油滴) 东京户栗美术馆藏

(河北磁州窑)

 


白覆轮天目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北方窑口)

 


白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日本本土)

其实,所谓玳皮天目与木叶天目,不但与天目山无关,也不是福建的建窑,而是江西的吉州窑黑瓷。更荒唐的是,居然还列出华北天目、河南天目、四川天目这些令老天都瞠目结舌的名目,好像天目山是飞来峰,可以东西南北,任意乱飞。

朋友说,天目茶碗的说法,在日本有其传统,从镰仓幕府后期就开始了,总是个日本瓷器研究的历史认识吧。我当然不否认,日本有其以讹传讹的文化传统,可以称「鹿」为「马」,但是,我们还是要指出,这是指鹿为马,见骆驼就说马肿背。

(来源:郑培凯所著《跳舞的螃蟹,明前的茶》

作者简介:

郑培凯,山东人,1949年随父母赴台,现为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教授兼主任。著作甚多,所涉学术范围甚广,以明清文化史、艺术思维及文化美学为主。《跳舞的螃蟹,明前的茶》为作者近年来发表在香港《明报》等刊物上的专栏文章结集所成。

茶碗的审美学——喝什么茶用什么碗

唐宋茶道以斗白色沫饽为目的,茶碗的审美标准就是建窑黑瓷;明清喝茶以碧绿的嫩芽嫩叶为主,茶碗的上品就是景德镇的青花或德化的白瓷。

有人问我,什么样的茶具最能代表中国的茶道?也有人问过我,中国是不是只有茶艺,日本才有茶道?又问,日本茶道有一整套的规矩,特别珍爱茶具,还有视若拱璧的天目茶碗。中国人喝茶,特别珍爱什么样的茶碗呢?

这样的问题看来简单,回答起来却非三言两语说得清楚。因为日本茶道的发展,大体说来,只有一条脉络,源于中国的唐宋茶道;而中国茶道的发展,出现不同的历史阶段,改变了崇尚的方式与风格,也就出现了唐宋茶道与明清茶道的不同。

 

喝茶的方式不同,珍爱的茶具也就不同,连茶碗的质地与颜色也“与时俱进”。所以,说来话长。

 

唐 邢窑白瓷茶碗

唐 越窑青瓷茶碗

唐宋时期上层社会喝茶,主流的方式是把茶饼碾成茶末,然后烹煮或点 泡,可称做“研末煎点”法。日本人有系统学习茶道,学的就是这一套规矩与程序,虽有后世的变化,如千利休的“和敬清寂”之道,但万变不离其宗,就是“研末煎点”法。

 

 

当日本人在北宋开始系统学习茶道时,中国正流行“斗茶”,就是把茶末在茶碗中击打成沫饽,好像浮起一层白蜡一样,当时人称之作“乳花”或“粟粒”。

为了得到这样的效果,衬托出白色的浮沫,如宋徽宗说的“疏星皎月,灿然而生”,茶碗最好是黑色的。蔡襄在《茶录》中说的最清楚:“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

因此,建盏黑瓷,就成了宋代最为崇尚的茶碗。



宋 建窑兔毫盏

虽然建盏出自福建,也称建窑,但是日本人却是在浙江天目山中的寺院(主要为径山寺)里学的茶道,因此,就讹称这种厚胎黑釉的茶碗作“天目碗”。一直叫到现在,连一些爱好茶道的中国人也以讹传讹,看到建盏就大呼“天目”。

元明以来,中国人喝茶的习惯改变了,不再喝碾成末的茶汤,而要品尝炒焙清香的新茶。不再击打出沫饽为佳,而要看到雀舌旗枪的嫩叶嫩芽,载浮载沉在茶碗之中。

 


明代 白瓷杯

 

那么,最好的茶碗当然必须是细瓷白碗,衬出碧绿的茶叶,飘散扑鼻的茶香。这也就是青花白瓷为士大夫钟爱的主要原因,很实际,可以作为审美物质基础论的最好例证。

可是有些人不能通古今之变,不明白唐宋饮茶方式与元明以来之不同,便大感疑惑。

明末学者谢肇淛在《五杂俎》中,就不懂蔡襄为什么说“茶尚白,故宜于黑盏”,大发疑问:“茶色自宜带绿,岂有纯白者?即以白茶注之,黑盏亦浑然一色耳。何由辨其浓淡?”屠隆也有同样的疑问,总觉得蔡襄说的不合理。

倒是写《茶疏》的许次纾毕竟是专家,明确指出,时代变了,茶具也变了:“茶瓯古取建窑兔毛花者,亦斗碾茶用之宜耳。其在今日,纯白为佳,兼贵于小。”

说俗了,就是喝什么样的茶,用什么样的碗。

唐宋茶道以斗白色沫饽为目的,茶碗的审美标准就是建窑黑瓷;明清喝茶以碧绿的嫩芽嫩叶为主,茶碗的上品就是景德镇的青花或德化的白瓷。也不知道崇尚唐宋茶道的日本人,听不听得进这种通俗的道理。

以此类推,若问今天喝龙井或碧螺春,什么样的茶碗最合适?附耳过来,别告诉别人,答曰:玻璃杯。

(来源:郑培凯所著《跳舞的螃蟹,明前的茶》一书)

茶碗在日本茶道中的地位——隐藏在茶碗中的残心禅意

看上去只是一只茶碗,一块陶片。但是,一次两次,五次十次,你用它点茶、喝茶,渐渐地你就会对它产生爱慕之情。

回前墨

茶碗在日本茶道中的地位非常特殊。历史上将军常用茶碗代替封地封赏有功绩的大名;一只著名茶碗会受到历代茶人的珍视,甚至为争夺一只茶碗会引发一场战争。即便平常茶碗,只要是茶人心爱,通常都会终身使用,视为伴侣。

 

在日本,茶碗已经超越了茶道具本身的价值,而成为美学境界、身份地位、权力的象征。也正是在日本,中国与朝鲜舶来的茶碗、日本本土烧制的茶碗同在一地融会贯通,交相耀映,焕发出异彩的光芒。

日本茶道溯源

日本之有茶,大约是在平安时代(注:唐宋时期,by 把盏堂)之前。据当时的文献记载,茶是由当时留学中国的日本僧人最澄带回国,并首先在寺院推广开来的。

 

与中国茶异曲同工,日本茶也是经由“药用”至“饮用”的过程。

被尊为“日本茶祖”的荣西禅师由宋朝携回茶籽,并分送筑前背振山、栂尾山,分植于宇治等地,并将宋朝禅院吃茶仪规完整地带入日本。

公元1211年,荣西撰《吃茶养生记》一书,书中详录以茶遣困、消食、解酒等功效。

公元1215年,由荣西献上的二月茶治愈了源实朝将军的热病,自此,饮茶更为风行。

此后不久,1235年,日僧圆尔辩圆入宋求法,并带回径山寺茶种种在自己的家乡静冈。

自此,日本茶道“禅茶一味”的寺僧传统被牢固地确立下来。


抹茶道用具与煎茶道用具

日本茶道大致分为“煎茶道”与“抹茶道”两种。“抹茶道”承袭“禅茶一味”的源头,是具有日本风格及宗教性的美学艺术。抹茶茶道由武野绍欧、村田珠光等宗师草创,在千利休时代被推至顶峰。在“抹茶道”中,茶碗尤其重要,成为一切茶道具的统称。

妙有与真空,收于一碗中

在日本,茶碗的分类有很多种说法,比较公认的分法是四类:舶来品茶碗、日本乐窑茶碗、日本国产茶碗及现代茶碗。

舶来品茶碗:中国茶碗、朝鲜茶碗、其他舶来茶碗;

日本乐窑茶碗:本宗茶碗、旁宗茶碗、仿造茶碗;

日本国产茶碗:京窑茶碗、将军家窑茶碗、地方窑茶碗;

现代茶碗:历史名窑继承、现代创烧。


建窑兔毫盏

日本“抹茶道”主要是承袭自中国宋代茶道,所以在最初,来自中国的“唐物”特别受到日本茶人的追捧,尤其是建窑烧造的“建盏”。当时的日本学僧大多在宋的径山寺、昭明寺、禅源寺、万寿寺等寺庙参学,而这些寺庙主要集中在浙江天目山一带。

 

在当时,寺庙茶仪非常受重视,通常都使用建盏点茶。作为修学的纪念品,留学僧人回国时会带回一些建盏,由于是从天目山带回的,所以称之为“天目茶碗”。日本茶人非常欣赏有窑变效果的天目茶碗,只有招待贵宾时才偶尔拿出来使用。


日本国宝 千利休茶室 待庵

经历了室町时代、书院茶时代,日本茶道在集大成者千利休的带领下走向返朴归真的草庵时代。千利休是日本茶史上的一个传奇,可以说千利休的茶道思想就是日本茶道的思想。

 

千利休所创“侘”茶的茶道美学影响了许多方面,草庵茶更是引领日本茶道走向禅宗美学“本来无一物”的境界,并且由崇尚华贵“唐物”的审美过渡到遒劲枯高的本土化审美。在《南方录》中,对千利休的主张描述如下:

草庵茶的第一要事为:以佛法修行得道。追求豪华住宅、美味珍馐是俗世之举。家以不漏雨,饭以不饿肚为足。此佛之教诲,茶道之本意。


重要文化财 黑乐茶碗 铭 大黑

在这种主张的影响下,日本茶道使用的茶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日本本土烧造的“乐烧”及朝鲜茶碗渐渐成为主流,“乐烧”一碗之难求比之“天目茶碗”有过之而不及。

 

 

这在美国人威廉·乌克斯看来是非常神奇的,他在其著作《茶叶全书》中对日本茶道的茶碗作了一番绘声绘色地描述:

“茶碗”是最重要的茶具,品茶人都非常重视。“唐津烧”、“萨摩烧”、“相马烧”、“仁清烧”,尤其是“乐烧”等制品都非常适用于茶道。

品茶人特别珍重“乐烧”,丰臣秀吉甚至用金印赐予制作者河米屋(朝鲜人,卒于1574年)的儿子长次郎,特许他可以在瓷器上印有“乐”字,这是丰臣秀吉宅邸名称“聚乐”的第二个字。

“乐烧”茶碗的构造非常适于饮茶:碗上涂有一层海绵状的厚糊,不易传热;粗糙的表面,易于把握;微微内卷的边沿,可防外溢;涂釉光滑,唇感舒适,且依然能使绿茶的泡沫就像在黑色粗瓷碗中那样明晰。


重要文化财 赤乐茶碗 铭 无一物

“乐烧”是由千利休倡议完全用手工制作的茶碗,并且由千利休本人亲自定型,由乐窑的首代名匠长次郎(?—1625)烧造。乐茶碗根据釉色分为赤乐与黑乐两种。赤乐施红釉,是天正十四年前试烧成功的品种;黑乐施黑釉,黑中泛褐,富于变幻,给人以温厚的感觉。

 

利休曾选取长次郎烧制的七件乐茶碗精品组成所谓“利休七式”(或称“长次郎七式”),分别是赤乐的“早船”、“检校”、“木守”、“临济”与黑乐的“大黑”、“钵开”、“东阳坊”,作为长次郎乐茶碗的代表。今仅存“早船”、“大黑”、“东阳坊”三件而已。


国宝 大井户茶碗 铭 喜左卫门

朝鲜茶碗,指的是朝鲜高丽、李朝时期所产茶碗,其实也即是当地人所用的饭碗。“朝鲜茶碗”外形粗砺,远不如“天目茶碗”那样华贵讲究,非但不是茶人所用,甚至当地的达官贵人也不用它,只是平民用来吃饭的普通用具。

那么,如此粗陋的用具怎么走入风雅高贵的茶席呢?原因还是离不开千利休。

 


重要美术品 青井户茶碗 铭 云井

 

利休所倡的草庵茶风力图打破常规与传统,从不均衡、不对称、简素中寻求一种朴拙天真之美,而碗身布满小石粒、小黑斑,釉色随处剥落的朝鲜茶碗正是符合了侘茶中的这种“无心的艺术”。

 

朝鲜茶碗种类多达数十种,最有代表性的为“井户”茶碗。井户茶碗形如一朵牵牛花,满施釉,枇杷色,碗座碗身处处掉釉、开裂,即便在朝鲜民间也不见得受到重视,却被日本茶人奉为至宝。

 


国宝 白乐茶碗 铭 不二山

 

日本茶人对茶碗的执著令人叹为观止,在别国人眼中是难以理解、不可思议的,而在他们自己看来却相当自然。对于茶碗的珍视,在日本茶人佐佐木三昧先生所著《茶碗》一书中可见一斑:

看上去只是一只茶碗,一块陶片。但是,一次两次,五次十次,你用它点茶、喝茶,渐渐地你就会对它产生爱慕之情。

你对它的爱慕越是执著,就越能更多地发现它优良的天姿,美妙的神态。就这样,三年、五年、十年,你一直用这只茶碗喝茶的话,不仅对于茶碗外表的形状、颜色了如指掌,甚至会听到隐藏在茶碗深处的茶碗之灵魂的窃窃私语。

是否能听到茶碗的窃窃私语,这要看茶碗主人的感受能力。任何人在刚刚接受一个新茶碗时是做不到的,但是随其爱慕之心的深化,不久便会听到。当你可以与你的茶碗进行对话的时候,你对它的爱会更进一步。

茶碗是有生命的。正因为它是活着的,所以它才有灵魂。

正如川端康成在《雪国》里描述的那只绘有嫩蕨菜的织部茶碗,碗沿有一处深红的印渍,仿佛茶渍,又仿佛主人久久品饮所抿出的唇印,使茶碗生动不已。可以说,理解了茶碗,就理解了日本茶道的“禅茶一味”,就理解了根植于日本茶道中的“残心”,与“物哀”之伤……

(原文作者:张菁;标题:《愿随孤鸿轻云去——隐藏在茶碗中的残心禅意》;载于:《禅》刊2012年第3期)

与天目茶碗并重的“唐物茶入”

日本茶道具中,建窑所产的天目茶碗和贮放浓茶粉的茶入,以其最富艺术和美学价值,被公认为最重要的茶道具之一,长期以来居于茶道具之首。

 日本茶道具中,建窑所产的天目茶碗和贮放浓茶粉的茶入,以其最富艺术和美学价值,被公认为最重要的茶道具之一,长期以来居于茶道具之首。

 

何为茶入

 


唐物丸壺茶入 铭 淡雪 南宋~元時代


日本抹茶道在表演过程中,一般要点浓茶与薄茶两种,点浓茶是茶事之关键所在。茶入是专门用来贮存浓茶粉(多以最上等茶叶研磨而成)的陶罐,一般安置在表演者身旁十分显要的位置。

 

茶入依产地不同,可分“唐物茶入”(中国传入)和“和物茶入”(日本制作)。因宋人茶具中无“茶入”名称,故其用途,已无从稽考。

 

在日本,有说是唐人盛放火药的容器,有说是盛头油用的,如后来声名显赫的“初花茶入”,传说曾是唐明皇爱妃杨玉环用过的油盒。还有人认为,唐物茶入是在日本茶道兴起初期,由日本陶祖藤四郎在13世纪从中国学回制陶技术并用自中土带回的陶土和釉料制作的。

 

十九种唐物茶入的形状

十九种唐物茶入 野々村仁清作

唐物茶入依形态不同,可分为“擂座、大海、文琳、茄子、肩冲、瓢箪、鹤首、驴蹄、身付、文茄、瓶子、达磨”等种类,造型大致以褐釉小壶为主。

最初传入日本的唐物茶入数量有限,但在室町时代以后,随着日本茶道文化的普及,茶入需求量激增,日本人也开始“赏举”、重视自己烧制的和物茶入。此后,著名的和物茶入也有了“名土加铭”和使用舶来织品包装、家室相传等尊贵的待遇。当然,与在日本茶道中占有至高无上地位的唐物茶入比较,仍难望其项背。

唐物茶入是身份和权势的象征


大名物 付藻茄子 南宋~元時代

与“唐物天目”一样,日本茶道界一直把“唐物茶入”视为稀世奇珍、一种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和“财产与权力的象征”。

 

据说500年前的日本战国时代,“唐物茶入”更曾是将军们不惜生命为之征战的宝物,当时有一定级别的唐物茶入己成为武将身份和权势的象征。

在日本茶道史上,一些名贵的唐物茶入总是与将军、重臣、历史文化名人、茶人的名字相联。一些著名唐物茶入,更有历代茶人为其编纂的名录,记载取名由来、传承历史、逸话等。

大名物 初花肩冲

如著名的唐物茶入,号称“天下三肩冲”的“新田”、“初花”、“槽柴”。据说“新田”为珠光发现名器;“初花”系杨贵妃用过的头油壶,且二者都曾被日本战国时代末期统一日本的名将丰臣秀吉在皇宫茶会上使用过。

另一后来入藏静嘉堂文库美术馆的举世闻名的唐物茶入“九十九发茄子”(又称“天下四茄子之首”),据说是日本室町时代茶会始祖村田祖光以99贯钱购买而得。而另一被称为唐物茶入极品的“北野茄子”,则因其美丽异常的色调而被丰田秀吉占为已有。


大名物 新田肩冲

日本茶道界把传世的著名唐物茶入登记入册,并按不同年代和艺术价值分出等级:如“大名物”、“中兴名物”等。日本茶道史上介绍唐物茶入的文献著述比比皆是,较早的有《金尺文库故书》、《抵园执行日记》、《山上宗二记》、《君台观左右帐记》、《茶入之次第》以及《松屋会记》等。

日本茶道中,欣赏“茶入”已成为一道令人钦慕的程序。其方法是让客人从观察“茶入”的外形开始。一般以富于个性的茶入为上品;继而拈量其重量,以胎薄轻巧为佳;同时欣赏自然流釉的生趣,素胎与釉色搭配装饰纹路的形式;未了,还要欣赏与茶入罐子相配套的罐盖。

茶入的盖多以象牙为原材料。据说,一个讲究的茶入往往配置有几个象牙盖子。唐物茶入多收藏在层层的箱匣之中。如果是“大名物”则收藏在如铠甲一般大小的漆器箱中,备受珍爱。

 

唐物茶入的产地和窑口

对于传世的许多著名的“唐物茶入”的产地,始终是日本茶道、陶瓷界至为关注的问题。

上世纪90年代,在福州市旧城改造工程中,陆续发现了大批宋代的薄胎酱褐釉陶器,有罐、瓶、盒、钵、灯、水注、执壶、香熏、锅等器型,其中又以各式酱褐色釉薄胎小罐数量最多。

这些小罐的制作均十分精细,胎土多淘洗,少杂质或砂眼、气孔,烧成温度和烧结度高,多薄胎,一般胎薄仅2毫米左右,小型器仅1毫米,整体造型匀称、规整。

重文 大名物唐物茶入 铭 北野肩冲

令人称奇的是这批陶制小罐,无论造型、胎质、釉色及工艺手法与传世的日本唐物茶入几无二致。进一步的考古还发现,福州西北郊的洪塘窑址是烧制此类陶器的地点之一窑址出土的此类小罐虽然数量不多,但造形、釉色也与传世的部分日本唐物茶入完全一致。

福州发现的唐物茶入及烧制窑口的消息传到日本后,引起日本陶瓷、茶道界的极大关切。日本国野川美术馆和里千家茶道资料馆等多家单位,派出专家学者来福州考察这一重大考古发现。福州这一重要的考古发现,将为最终解决唐物茶入的窑口问题提供重要线索。

(来源:陈龙,《宋代外销茶具——唐物茶入》,载于《农业考古》;粟建安,《福州湖东路出土的薄胎酱釉器及相关问题》,《福建文博》

12句话,理清“建盏与天目的关系”

也有人简单地认同“建盏优于/劣于天目”、“建盏就是/就不是天目”、“建阳所产就是建盏,非建阳所产就是天目”等错误或存疑的看法,并产生许多无谓的争论和相互攻讦,甚至会受到一些不良信息的误导、造成经济损失。

尽管我们在往期已对建盏与天目的历史渊源进行详细地阐述和概念区分,但是目前依然有不少喜欢建盏的朋友对建盏和“天目”的概念不甚清楚,常将二者等同或混淆起来。

 

也有人简单地认同“建盏优于/劣于天目”、“建盏就是/就不是天目”、“建阳所产就是建盏,非建阳所产就是天目”等错误或存疑的看法,并产生许多无谓的争论和相互攻讦,甚至会受到一些不良信息的误导、造成经济损失。如此,即不利于建盏文化及市场的发展与再兴,同时也会对非建阳所产的天目系作品产生误解与误伤。

因而,本期我们按时间脉络、罗列出12条建盏与“天目”的基本史实,希望大家能够一眼就解开二者的纠缠,更清楚地认识建盏与天目。

一、

“天目”,这一名称来源于日本,相传宋元时期浙江天目山佛寺林立,日本禅僧多至天目山留学求法,回国时常带回天目山寺院中所用的建窑黑釉盏,因此便将建盏称之为“天目”;但这一说法,在陶瓷界和日本茶道界仍存在莫衷一是的看法,也缺乏足够的事实依据。

二、

在我国古籍记载中,“天目”二字作为地名称呼最多,少数与地名或人名有关,目前尚未找到“天目”与陶瓷或茶具有关的记载。

三、

在日本古籍记载中,“天目”明确作为茶碗被记载的最早古籍是《禅林小歌》(1394~1428年),并与建盏是明确区分的两种茶碗。

四、

16世纪初期,品评足利将军家所藏唐物的《君台观左右帐记》记载:建盏是日本茶碗最为名贵的品种,曜变价值万匹绢,油滴价值五千匹绢,建盏价值三千匹绢;吉州窑的鼈盏价值千匹绢;而天目茶碗价廉,甚至谈不上价格,不是日本将军御用之物。

五、

16世纪末,建盏依然与“天目”分开称呼,但是由于“侘茶”的盛行,日本茶道界的审美观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建盏等名贵、奢华的唐物茶碗不再受到推崇,价值一落千丈,成为廉价之物,而“天目”的价值跃居建盏之上,“灰被天目”成为茶碗中的名物。

六、

16世纪末,“天目”的种类开始逐渐增多,古籍中便出现了“灰被天目”、“黄天目”、“白天目”、“只天目”等名称,并且进一步外延到其他茶碗。

七、

16世纪以后,“天目”已作为一种固定式样的茶碗总称,可能将钵形或类似钵形的茶碗都直接冠以“天目”的称谓,并且不分产地(中国、高丽、日本),也不分釉色,甚至忽略器型之外的其他装饰特征。

八、

16世纪后至19世纪,“天目”逐渐出现了各式各样的称谓,并且命名情况相当地复杂,如:

常见的“曜变天目”、“油滴天目”、“白天目”、“黄天目”、“珠光天目”、“玳皮盏天目”、“菊花天目”、“濑户天目”等;

也有不为人了解的“塗天目”、“濑户天目手”、“天目濑户形”、“天目形高丽”等;

还有附加日本地名的“伊势天目、“犬山天目”、“越前天目”、“长崎天目”等,甚至来自“高丽白天目”。

九、

19世纪以后,在日本茶道界,“天目”所涵盖的范围已经非常之大了,包括建盏、建窑系茶碗、吉州窑系茶碗,以及各类具有“束口、深腹、高圈足”形状特征或近似特征的各类唐物茶碗,以及具有这样形状特征的和物茶碗。

十、

20世纪后,“天目”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并逐渐与黑釉瓷划上等号;日本陶瓷学家小山富士夫在《陶瓷大系》26卷《天目》中,明确将黑瓷与“天目”划上等号,在书中写道“施黑色釉药的陶瓷器,在日本被俗称为天目。青瓷和天目,它们所反映的幽玄的精神特质是东洋陶瓷所特有的”;此时“天目”不仅包括施黑釉的茶碗,还包括罐、瓶等其他黑釉瓷器。

十一、

“天目”作为广义的所有黑瓷的代名词迅速在陶瓷考古界普及,并伴随着《陶瓷大系》的传播,在中国学术界也广为盛行,但依然受到不少中日学者的质疑和不认同。

十二、

日本茶道界并不认同“天目”等同黑釉瓷的说法,甚至有学者提出“天目”等同于黑釉是“不懂常识”。

综上所述,在日本茶道发展的任一时期中,建盏从未等同于“天目”,可以简单地概括为:

16世纪前及初期,建盏与天目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别;

16世纪以后,“天目”包含较多种类的茶碗,并不断地向外延伸,并逐渐开始涵盖建盏的部分品种或全部品种;

19世纪以后,建盏明确从属于“天目”,只是其中一个的子类别;

20世纪后,“天目”等同于黑釉瓷主要是陶瓷界约定俗成的说法,并未受到日本茶道界的认同,且也有不少陶瓷学者提出异议。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唐物天目,今在何处?

从南宋以来,日本就开始搜集中国的天目碗,中国国内反倒越来越少,尤其是宋抹茶道废弃后,日本更是大批进口天目碗。

从中国输入茶道具的时代开始,“唐物”在日本就享受了尊贵的地位,从天皇饮茶的茶会,到足利议政将军所发展的书院茶,都将“唐物”放在重要位置。一直到现在,各流派的博物馆里都有大量的唐物留存展示,而宋朝的天目碗中的珍品,更是日本各博物馆中的“国宝”。

到了日本茶道形成期,村田珠光开始培植“和汉兼济”的风格,他提出将简朴的民具和华丽唐物融合在一起。之后的武野绍鸥,也是千利休的先导,进一步改革了日本的茶道具:先改革茶架,更注重实用功能;还创造了椭圆形、斗笠形的各式茶釜。

 

他还高度评介芋头状的清水罐、茄子形的小茶罐,这是和式茶具的新发展:色彩素雅,向秋色靠拢;外形更强调谦和;质地更重视手感。唐物渐渐消退。


黑乐茶碗 长次郎作


乐茶碗(现代)

到了千利休时代,茶会的娱乐性被彻底消除,他重视的和物之美,特别是那种朴素简约的风格,开始流行开来。他抛弃了精美的天目碗,开始用朝鲜的朴素饭碗,之后又和陶工长次郎共同创造了乐烧茶碗,以适应他的草庵茶风格。

千利休改革了大量茶具,他的主要方式,是用生活中随意发现的器物,借用禅宗中的“本来无一物”创造了很多茶道具,例如打水用的桶,拿来做点茶的清水罐;将渔民捕鱼的鱼篓,做了插花的花器。

他的努力,让许多“和物”的价格超过了唐物,拿黑乐来说,现在他的一只茶碗的价格,要高达几十万日元,更不用说古董黑乐了。这也许有点违反千利休的本意,他反对大家用唐物,一方面是因个人的审美,另一方面是因为唐物昂贵而难以获得。他写过“莫等春风来,莫待春花开”的句子,“春风、春花”都是代指昂贵的唐物,劝人们不要去追寻追求不到或者很难得到的器物,可是没想到,和物的价格现在也上升到了高昂的地步。


唐物肩衝茶入 銘松山肩衝

与此同时,唐物去了哪里?都被彻底取代了吗?

 

吉左卫门(乐烧第十五代继承者)告诉我们(作者一行),肯定没有,只要耐心找,唐物在日本茶道体系里比比皆是。拿日本现在的茶具体系来说,抹茶道中所用的大多数器物,无论是茶架、茶釜、茶罗、茶勺还是茶磨,虽然到了日本,经历了许多改革,但基本上仍没有脱离宋茶道的影响,基本和宋代所用的器物形态一致;不少名家所用的小器物,例如茶叶罐,还有很多是古董唐物,这也是最让他们自豪的。

因为抹茶道发展到晚期,尤其是德川时代,随着新的有实力的阶层兴起,例如贵族武士,他们又开始注重茶会的豪华格调,搜集曾经珍惜的唐物,使唐物的价格再次上升。不过,到了幕府时代,大批唐物又流失到了民间,所以,现在不少茶道流派高手手中都有一件两件天目碗。

天目碗始终在日本的茶具体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实际上,“天目碗”这个名称都不是中国古代陶瓷文献中记载的,而本就来自日本的文献,因为将宋时饮茶方式和茶种带回日本的荣西禅师就在江浙一带活动,所以有说法,是因为茶碗从天目山带回而命名为“天目碗”。

这个说法在日本被普遍接受,但在浙江一带天目山烧窑也没留下什么记载,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在西天目山区发现了一些窑址,其中的瓷器碎片中有黑釉瓷,而且上面有油滴、兔毫等花纹,解决了人们长期的疑问。这片区域都属于建窑系(也称建阳窑),而建窑,宋以来就以出品各种黑釉中带有兔豪和油滴的茶碗而著称。

建窑出品的黑釉茶碗,是宋人推崇的饮茶道具,宋徽宗和蔡襄都有专门的描绘。这里的黑盏的特点是口大足小,胎体厚,最厚在足底,由于胎厚烧成的温度比较高,所以坚实,但是最大的特点还是釉色,除了纯黑色,还分为兔毫斑纹釉、油滴釉、杂色釉,最珍贵的是曜变釉。

前几者虽然也珍贵,但是窑工掌握了其中技术,气泡从釉中出现就会留下各种变化,有规律可循。可是曜变釉是窑变产生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现在传世的几件物品,全部在日本的博物馆中。其中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有一件,瓷器专家形容为“宝光焕发”;而龙光院收藏的一件,是该院传世之宝,被称为日本的“大名物”。

国宝油滴天目 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

另外的几种,油滴、兔毫,包括传说中鹧鸪斑的天目碗,则在日本的博物馆中比较多见,包括里千家、表千家和武者小路千家几个流派的家族博物馆中也能看到。最出名的一件油滴天目碗,原来为丰臣秀吉所藏,现在为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所藏,黑釉中有大大小小的银色油滴,1953年也被列为国宝级文物。

从南宋以来,日本就开始搜集中国的天目碗,中国国内反倒越来越少,尤其是宋抹茶道废弃后,日本更是大批进口天目碗。到了足利将军时代,天目碗中的名物都一一登记在册,曜变釉被称为世之重宝,油滴为第二重宝。

因为天目碗被看重,中国其他窑口也开始生产类似建盏的器物出口,包括吉州窑、定窑等,但是他们烧制的盏都保留了自己的特色,釉色多变,有灰色、青绿色等等,也都被统一称为“天目”。日本收藏家经常说,自己手中有绿天目、黄天目,就是说的这些。

金彩文字天目 『寿山福海』

唐物天目在日本的总量还是很大的。除了上述几种,还有特别珍稀地在黑釉或酱色釉上施加金银彩色的(称为“金彩天目”,『把盏堂』注),现在东京国立博物馆藏有两件,一件是牡丹纹,一件是蝴蝶纹。这两件,不一定是建窑所产,很可能是苏东坡称赞过的“定州花瓷琢红玉”,将草茶研末放在酱褐釉的茶盏中,颜色对比也很鲜明,是早于蔡襄的时髦喝法。不过现在这类瓷器国内同样看不见,基本流传在欧美和日本的博物馆中。

明代晚期,从中国学习了煎茶道的日本同样流行“唐物”,日本茶器的很多名称得自中国茶器物,如明朝文人著作中管茶壶叫“注春”,用以注茶;管分勺叫“分盈”,意思是量水的斤两;管茶杯叫“啜香”;“苦节君”为竹茶炉,“乌府”是盛炭的炉子,现在的日本茶道集会上,这些名称都一一保留着。

 

所以,日本的茶器变化实际上和中国茶器的变化几乎同步,并没有太脱离中国唐宋明茶道的范围。

(节选自三联生活周刊《日本茶道的器皿:茶器背后的思考》,作者:王凯。)

日本为何称建盏为天目

相传宋元时期浙江天目山佛寺林立,日本禅僧多至天目山留学求法,回国时常带回天目山寺院中所用的建窑黑釉盏,因此这类茶盏就被称为 “天目” 。

相传宋元时期浙江天目山佛寺林立,日本禅僧多至天目山留学求法,回国时常带回天目山寺院中所用的建窑黑釉盏,因此这类茶盏就被称为 “天目” 。

 

这是“天目”来由的最为广泛和普遍的说法。但“天目”之说,至今在陶瓷界和日本茶道界仍存在着令人莫衷一是的看法。尽管中日两国陶瓷考古界却存在一种共识:“天目”,这一名称来源于日本。

 


《君台观左右账记》

日本茶道界广为人知的史料,如《禅林小歌》(1394~1428年)、《君台观左右账记》(16世纪初)、《山上宗二记》(1588年)等,有关“天目”的汇总信息:“天目”作为饮器的名称至少在14世纪就出现于文献中。它以山名来命名,当时建盏类茶碗与 “天目” 是分开记录的,“天目”的价格比较低廉。

例如,品评足利将军家藏唐物的《君台观左右账记》中,所载的茶碗排名是:曜变建盏(值万匹绢)、油滴建盏(值五千匹绢)、兔毫建盏(值三千匹绢)、鼈(鳖)盏(值千匹)、乌盏(即黑釉,价廉)、能(或鲐、態)皮盏(廉价)、天目(不是将军家的御用之物,谈不上价格,即便宜得说不上价格)。

 


建窑曜变天目


建窑油滴天目

建窑禾目天目(兔毫)

在16世纪初期,“天目”的上品被称为“灰被天目”,而建盏类茶碗有许多等级,建盏也不包含在 “天目” 之中,与“天目”同属于 “土之物”的范畴, 其价格远远高于“天目”。

16世纪以后,有关“天目”的记载在日本文献中不胜枚举,名称情况相当复杂。其中熟悉的名称有“天目”、“曜变天目”、“白天目”、“珠(朱)光天目”、“黄天目”、“濑户天目”、“油滴天目”、“玳皮盏天目”、“菊花天目”、“鷲天目”,也有不为人了解的其他“天目”,甚至有来自朝鲜半岛的“高丽白天目”。

灰被天目

可见,16世纪以后,在茶道界“天目”已作为一种固定式样的茶盏总称而被使用着。可能只要是此类钵形的茶碗或类似这种形状的茶碗,不分产地(即进口货或者国产货),不分釉色,甚至可以忽略除器形以外的其他装饰特征而将这种形状的茶碗直接冠以“天目”的名称。

 

另外,可以肯定的是,在16世纪初,建盏与天目是茶盏中等级不同的两个种类,建盏的价值及地位窑远高于天目茶碗。

 


白天目

 

黄天目

日本烧造的“濑户天目”

 

但是,建盏究竟何时与“天目”划上等号?何时开始“天目”的概念中包含了建盏?

尽管在16世纪末,建盏与“天目”分开称呼的情况依然存在,但是,由于“侘茶”的盛行,日本茶道界的审美观发生了转变。建盏从茶盏中的高级品一落而成为廉价物,同时,“天目”的外延也进一步扩展开了。

 

至19世纪以后,在日本茶道界,“天目”已演变为包括中国建窑系列、吉州窑系列茶碗以及所有与那种束口、深腹、高圈足茶碗形状相同或接近的各类唐物茶碗或和物茶碗的总称。


吉州窑玳玻天目

吉州窑木叶天目


吉州窑梅花天目


吉州窑鳖甲天目

将“天目”等同于黑瓷的说法究竟始于何人,由于资料的缺乏一时无法确定,但明确将黑瓷与天目划上等号的推波助澜者非小山富士夫莫属。1974年,日本平凡社发行了全48卷的《陶瓷大系》,小山富士夫在文中起首就写道:“施黑色釉药的陶瓷器,在日本被俗称为天目。青瓷和天目,它们所反映的幽玄的精神特质是东洋陶瓷所特有的。”

于是,“天目”成为黑瓷的代名词,并迅速普及。这一说法,随着《陶瓷大系》的传播,在中国学术界也广为盛行。但是这一说法,日本茶道界并不完全认同。1979年,奥田直荣在《天目》一文中基于日本茶道界的立场提出,“天目”等同于黑釉是“不懂常识”。

(参考:方忆、水上和则著《“天目”释名》。

方忆(1969-),女,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副研究馆员;

水上和则(1953-),男,日本专修大学文学部兼任讲师,早稻田大学讲师、文化财博士。)

【日本茶碗史】第二期:高丽天目

16世纪之后,由于千利休提倡“和敬清寂”的茶道精神,日本茶道转向了朝鲜平常百姓所用的“高丽茶碗”,此时是日本茶碗的转型期。

日本茶碗历经三个时期:唐物茶碗、高丽茶碗、和物茶碗。在16世纪之前,日本茶道对“唐物茶碗”是推崇备至,建盏是当时最高等级的茶碗。16世纪之后,由于千利休提倡“和敬清寂”的茶道精神,日本茶道转向了朝鲜平常百姓所用的“高丽茶碗”,此时是日本茶碗的转型期。在此转型期间,千利休亲自指导自己的窑工长次郎烧制茶碗,后称为“乐茶碗”,日本茶碗便由此逐渐过渡到本土烧制的“和物茶碗”时期。


续上期『唐物天目』,本期介绍日本茶碗历经的第二期:高丽天目。

 

 

第二期:高丽茶碗

当时世界上,中国是瓷器技术最为高超的国家,其他国家,甚至是日本,都没有烧造陶瓷的技术。但是当时中国的属国,朝鲜和安南,都得到了一定的技术。

唐物茶碗在日本流行了大约500年以后,日本进入了战国时代,日本战国时代是日本传统茶道的一个大转型的时期,在这个时期里,禅寂的“和,静,清,寂”取代了足利幕府时代的“华,美,空”的美学趋向,从此唐物茶碗开始衰弱,而在这个转型期,高丽茶碗走上了历史的舞台。

 

高丽茶碗的种类非常多,唐物茶碗虽然有很多小类,但是总体来说,其实只有天目和青瓷两个大类,造型基本只有两个,一个是束口型,一个是撇口型。但是高丽茶碗的种类非常繁多,有些甚至根本不是碗,而被日本人拿来当成了碗。高丽茶碗对于日本本土茶碗的发展,有着非常非常重要的引导,因为日本的瓷器烧造技术就是来自于朝鲜,所以日本的本土茶瓷,带有强烈的朝鲜风格。

高丽茶碗本身又根据时代的不同分为三期:

前期:

1 云鹤茶碗:前期只有这一种,是14-15世纪烧造的茶碗

中期:

2 三岛茶碗:包括礼宾三岛,古三岛,三岛桶

3 刷毛目茶碗:表面刷白釉的碗

4 粉引茶碗:乳白色釉的碗

5 井户茶碗:茶人评价最高的茶碗,有大井户,古井户(小井户),青井户(青瓷井户)三个大类。还有小贯入,井户脇两个小类,一共5种。

6 吴器茶碗:本来是朝鲜的贡器

7 割高台茶碗(又直接叫作高丽):高台被割了一刀或两刀的碗

8 熊川茶碗:比较平的茶碗

9 坚手茶碗:又有本手坚手,雨漏坚手,和手三个大类。

后期:

10 荞麦茶碗:荞麦色的陶土碗

11 柿之蒂茶碗:和荞麦茶碗差不多的更加粗糙的陶土碗

12 鱼屋茶碗:像鱼肚子的茶碗

13 金海茶碗:有复杂花纹的茶碗

14 伊罗保茶碗:其中有古伊罗保和黄伊罗保(肌沙伊罗保)两个大类

15 御本茶碗:融合了唐物风格的平茶碗和筒茶碗。

从介绍就可以看到,高丽茶碗的种类要比唐物多很多。我也将全部介绍,丝毫不遗漏,但是其实其中还有很多小类我就不分了。

高丽茶碗早期:

1、云鹤茶碗

云鹤狂言夸茶碗

云鹤纹是朝鲜早期瓷器常用的花纹,云鹤也是高丽瓷器的象征。早期的高丽茶碗几乎都是这种青瓷鹤茶碗,飞鹤造型的茶碗叫作狂言夸茶碗。造型非常类似于杯子,而不是碗。后期的御本茶碗也大量采用了云鹤的花纹。

高丽茶碗中期:

2、三岛茶碗

三岛茶碗是一种咖啡色的装饰碗,特点是把碗分割成几个部分,绘以白色的花纹。

古三岛茶碗(雕三岛)

高丽茶碗和中国茶碗一样,区分得主要方面是装饰花纹,而不是器形。但是高丽茶碗的器形多变,是非常有意思的。古三岛茶碗采用的是一种高撇口的造型,这个造型非常独特,是唐物茶碗不具备的。

 

简单朴素的刻花,加上除了白色以外的部分几乎全部都是陶土的胎,因此三岛并不能算是完全的瓷器,而是陶瓷结合的碗。但是这种古朴实日本人所欣赏的。

三岛桶茶碗

这是一种平底茶碗,是非常重要的一种茶碗,因为日本乐烧就是采用了这种桶造型,而后来,桶茶碗干脆直接被叫成了乐茶碗。但是后来又有所分类,直径大于高为乐,直径小于高为桶。和古三岛一样,三岛桶也多以白色装饰,只是器形不同。

礼宾三岛茶碗

使用平茶碗撇口造型的一种大型的三岛茶碗,本来是朝鲜祭祀用的果盆,但是在日本被当成了大型茶碗使用。

2、刷毛目 粉引茶碗

刷毛目茶碗

刷毛目茶碗有刷毛目和无地刷毛目两种,区别在于,刷毛目是一种特殊的装饰,即在陶碗上,直接刷上一层釉,作为装饰花纹,而露出的“地”其实都是陶土,并没有釉,这种叫做无地刷毛目,而先上一层黄釉,再刷白釉的,叫做有地刷毛目,或者直接叫作刷毛目。

 

这种茶碗是朝鲜在釉料紧缺的情况下的无奈之举,但是朝鲜特有的牛奶一样质感的乳白色釉,还是给碗一种强烈的温厚的感觉。后来刷毛目主要成为了煎茶碗。

粉引茶碗

粉引是朝鲜一种比较特殊的白釉,这种釉色表现出非常温厚的感觉,犹如粉末一般细腻,这种釉刷在碗上的装饰叫做刷毛目,而全部用在碗上,就叫做粉引。

 

刷毛目和粉引其实都是属于三岛系的,因为三岛的白釉也是这种釉。这种温柔的感觉是中国白釉不具备的。而且粉引还会表现出一种粉红色,虽然里面往往夹杂很多杂质,但是其美感还是得到了广泛的喜爱,并且成为日本后来模仿的对象之一。

5、井户茶碗

井户茶碗是今天介绍的第二个重点(第一个是天目,这两个的小标题字体都比较一般的大)井户茶碗如果翻译成中文,就是市井人家用的碗。这本来是朝鲜的传统青瓷,也是朝鲜人的饭碗。后来被引入日本。

 

这种碗的口径偏大,有两个特征,一个是琵琶色,还有一个是梅花皮高台。日本茶道转型时期,井户茶碗成为了非常重要的茶碗,直到今天仍然被认为是群碗之王。拥有极高的评价。

大井户茶碗

口径在14CM到15CM之间,表面有着犹如肌肤一样的贯入纹路(中国叫做开片),底座上包裹着梅花皮,拥有竹节一般的碗身,琵琶一般柔和的颜色。大井户茶碗,受到了茶圣千利休的格外偏爱,战国时代,大井户茶碗超过了唐物天目,成为了地位和身份的象征。

 

大井户茶碗是朝鲜的常用饭碗,因为朝鲜人的制作技术有限,所以导致釉面出现了很多开裂,让茶渍渗透进了贯入中,结果却形成了非常独特的美感。而且高丽独特的陶土,让大井户的贯入非常非常密集,犹如人手的皮肤。而高台的梅花皮,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虽然看上去非常简陋,简直就是一个破烂,但是这种自然的亲近感和浑然的感觉,却恰好是人工难以达到的,是朝鲜人无为而为之的。大井户就等同于日本茶道美学的精神,是日本茶道中最重要的一种茶碗。

青井户茶碗

同样拥有竹节高台,但是青井户的造型强调一种倒梯形的美感。青井户茶碗是一种青瓷,颜色主要是黄色,但是和大小井户不同的主要是它的造型。没有回收的碗的“腰”,只有笔直展开的撇口,就好像人的正直。同时也拥有梅花皮,更小的体积,表现出了一种正直的傲骨。所以青井户其实是一种平茶碗。

古井户茶碗(小井户)

小井户和大井户的口径一样,也在14-15CM左右,但是高度却只有大井户的一半,因此是一种平茶碗。日本的茶碗其实讲究高碗和平碗的搭配,因为大井户和小井户往往是成对出现的。但是和青井户不同,小井户的碗身有明显鼓出的腰,外形饱满,是平茶碗中造型最为规整的一种。

6、吴器茶碗

吴器茶碗

拥有流畅造型,并且底部不露胎,全封闭上釉,极其高的连体高台,是吴器的特点。吴器茶碗本来是朝鲜的一种贡具,是一种带双耳的香炉,日本人把两耳拔掉,变成了茶碗,属于高台茶碗中的一种。吴器有红叶,锥,两个样式,是比较稀有,并且不怎么被重视的高丽茶碗。

7、割高台茶碗

割高台茶碗

割高台和吴器一样,也是朝鲜用于祭祀的贡具,本来也是有双耳的,也被日本人拔掉了。但是不同的是,割高台如其名字,把高台给割掉了,这是当时日本人故意改造的。

 

因为日本当时有很多人信奉天主教,因此故意把高台割成十字,代表十字架,割高台代表了一种东西方美感的冲突和融合。即保留了高丽茶碗古朴的特征,又融入了对新信仰的解释。

8、熊川茶碗

熊川茶碗

熊川茶碗来自朝鲜釜山港,是一种造型独特的茶碗。在平茶碗和乐茶碗的造型之间,有着比小井户更加饱满的腰,并且笔直的口,非常接近乐茶碗。可以说是乐茶碗的圆形。同时口径12厘米左右,是一种小型的高丽茶碗。但是其外形和乐茶碗又有着明显的不同,是体现饱满美学的代表。根据装饰不同,还有鬼熊川。

9、坚手茶碗

 

坚手茶碗

坚手茶碗有各种各样的造型,有井户形,也有桐形,还有不规则形。坚手的特点是超级厚的釉,虽然在图片上,坚手和粉引茶碗非常相似,但是坚手和粉引属于两种不同的装饰方式,坚手的釉非常厚,甚至达到了天目茶碗的厚度。

高丽茶碗的后期

10、荞麦茶碗

荞麦茶碗

荞麦茶碗是荞麦色的陶土碗。

11、柿之蒂茶碗

柿之蒂茶碗

柿之蒂是一种陶土碗,表面有非常稀疏的釉装饰。颜色表现中褐色,犹如柿子的秸秆。在外形上,柿之蒂在碗身上有一个明显的角度,是其最大的特点。

12、鱼屋(斗斗屋)茶碗

鱼屋茶碗

鱼屋本来是界港渔业装卸的市原家的店名,这家店又叫做斗斗屋,这家店收藏的茶碗叫做鱼屋茶碗。鱼屋茶碗可以当作一种标准,所以里面也包含了其他各种各样的茶碗。但是鱼屋茶碗的特点是碗都像鱼的形状。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

13、金海茶碗

金海茶碗

金海茶碗是后期高丽茶碗中比较特别的。因为在釜山附近的金海制作而得名。在形状上,金海茶碗拥有各种器形,但是有一个总特点,就是碗口在制造的时候被故意捏成了不规则的形状,看上去杂乱无章,成为了其最大的特点。

14、伊罗保茶碗

伊罗保茶碗是后期高丽茶碗中最为特殊和最为重要的茶碗,充分表现了自然中沙子的质感,是其他茶碗所不具备的,而其独特的黄色,也成为日本茶道文化转型的一个标志。

肌沙伊罗保茶碗(古伊罗保茶碗)

肌沙伊罗保是日本入侵朝鲜前大量出现的黄色茶碗,表面有褐色的犹如碎石的釉,釉质粗中带细,表现出一种沙石融合之美,由于其沙质的细腻犹如肌肤,因此得名肌沙。由于胎比较薄,所以造型反而更加坚挺和规整,是后期高丽茶碗的代表中的代表。

伊罗保片身替茶碗

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装饰,即一半是肌沙装饰,一般是刷毛目装饰,底胎都是黄色釉,在转动的时候,好像变成了另一只碗一样。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种茶碗。

15、御本茶碗

在朝鲜名叫倭馆的地方专门烧制的茶碗,是德川幕府成立以后,也就是战国时代之后最后一种高丽茶碗,从此之后,日本进入了和物茶碗的时代。御本茶碗是专供柳营的,一共有7种,又叫做御本七作,正好代表当时高丽茶碗7个主要的造型。

御本鹤立茶碗

御本鹤立茶碗是模仿远古朝鲜云鹤茶碗的一种刻花茶碗,在制作的时候,现在胎体上刻出一个鹤的图案在上釉烧造,连续烧2次的精细的作品。这种碗结合了高丽茶碗的各种技法,粉引,刻画,贯入,刻画,割高台,是对高丽茶碗的最终总结性的作品。传世量很小。

(原文作者为『姚新宾』,转自人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