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盏为什么是斗茶最适用的茶器  | 建盏鉴赏

那么除了我们常知的“茶色白,宜黑盏”、“坯微厚,熁[xié]之久热难冷”,以及特有的兔毫、鹧鸪斑、曜变等釉色斑纹外,在器型上,建盏又有什么独特之处,使得宋代斗茶家的独爱之呢?

建盏在宋代成为皇家贵族不惜重金追求的宝物,也是文人争相题咏的珍品。北宋皇帝徽宗在《大观茶论》、书法家蔡襄在《茶录》里面均明确指出,建盏是最适合点茶和斗茶的茶器。

 

那么除了我们常知的“茶色白,宜黑盏”、“坯微厚,熁[xié]之久热难冷”,以及特有的兔毫、鹧鸪斑、曜变等釉色斑纹外,在器型上,建盏又有什么独特之处,使得宋代斗茶家的独爱之呢?

束口盏的器型

(束口盏是建盏内最典型、也是最常见的器型。)

 

1、盏心

 

盏心的圆是茶粉的量器,宋朝点茶用约一钱七的茶粉(5-6公克),刚好填满盏心。

 

 

2、止釉线(施釉线)

 

第一次注水到第一道折沿(止釉线),狭窄的盏心方便调膏,调膏的水量刚好使这止釉线位于这个位置,而这止釉线也是烧制时必须的,否则易流动的釉若没这道折沿,会流至匣钵造成沾黏变成废品。

 

 

3、盏壁角度

 

点茶前后需要六次注水,由于接近45度角敞开的盏壁,使渐渐升高的水面形成开阔的空间,点茶时易于击拂。

 

4、指沟

 

近口缘处盏壁内折,此处盏内有一条“指沟”,沟上还有一条凸出的折沿。这恰到好处的设计,刚好吸收掉击拂时波涛汹涌的茶汤能量,使茶汤不致溢出。而且快速充点时,即便偶尔的失控,折沿能够将失控的茶汤阻挡、回流到茶碗内,不至于溢出。

 

 

 

 

5、口缘

 

盏的口缘微撇,品饮时非常适口,以时下的说法,便是“符合人体工程学”。

 

6、胎体

 

上薄下厚的胎体造成重心下压,茶盏不容易翻倒。因而,建盏有一种金鸡独立般的挺拔沉稳感觉。而建盏的黑釉衬托著如粥面的茶汤形成强烈对比,阴阳调和,也方便检视斗茶时汤花退去所露出的水痕,建盏因而成为斗茶的利器。

 

 

这些实用性使得建盏最适用于宋代的点茶方式与手法,也呈现出其独特的美。建盏的美是深层的美,美在他简单俐落的线条,美在他未经釜凿的色彩变化,这是一种气质与意境之美,而非肤浅的形色之美。

 

黑于茶器正展现出“无一物中无尽藏”的禅意,如丝绒般的黑搭上动感的花纹,不论是曜变、油滴、银兔毫,甚至是最普通的褐毫,都能感受到他的律动与自然的变幻,白色的泡沫与绿色的茶汤在其间流动,彷彿穿梭于时空中,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双手抱无限,刹那成永恒!

 

(图片所示为自藏的黑釉老盏,釉面的温润感,小堂尤其喜欢。美中不足的是口沿处有几处豁口,事难两全呐)

建盏鉴赏 | 建盏的釉色魅力

如果没有这些自然天成的釉色斑纹变化,建盏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黑釉茶盏,即使坯质、造型再好,衬显“茶白”的釉色再黑,建盏不会有太大的特色,也不太可能超过早已名噪天下且是正官窑——定窑所产的黑定茶盏(也是黑釉),更谈不上宋人的推崇和今日的名扬海外了。

建盏只是个茶碗,器型小且简单,能够在五大名窑和其他诸多名窑林立的宋代脱颖而出,皇帝亲自立书代言、文人纷纷写诗吹捧,成为整个宋王朝的第一茶盏。建盏也因此成就了历史上唯一一个只为茶盏而生的建窑。

古瓷大家叶文程先生,曾在09年央视建窑专辑的节目中,这样评价建窑:“如果要重新评选中国古代五大名窑,建窑可能不会入选,但是如果要评中国古代八大名窑,那么建窑就肯定能够入选。

建盏之所以能够收到古今中外茶家的青睐,究其本质在于幻化万千、绚烂多彩的釉色和斑纹。如果没有这些自然天成的釉色斑纹变化,建盏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黑釉茶盏,即使坯质、造型再好,衬显“茶白”的釉色再黑,建盏不会有太大的特色,也不太可能超过早已名噪天下且是正官窑——定窑所产的黑定茶盏(也是黑釉),更谈不上宋人的推崇和今日的名扬海外了。

建盏的釉色斑纹,是在窑火中天然形成的,是土与火高难度结合的艺术。建窑的釉属铁结晶系黑釉,是草木灰与天然釉石混合的单色釉,釉面呈色通过不同的铁氧化物晶体来表现。由于窑内温度的不同、坯体和釉药配方的细小差别、窑内氧化还原气氛的微妙变化,釉面上的铁氧化物析晶就幻化出复杂、多变的釉色和斑纹效果,所谓“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建盏的名贵品种有兔毫、鹧鸪斑(即建窑油滴)、曜变(即毫变)。

(本段的建盏品种分类和定义,引述自李达《建盏鉴赏》。)

兔毫盏,是建窑的主打产品,主要特征是黑色底釉上分布着雨丝般条纹状的析晶斑纹、形似兔毫。

鹧鸪斑盏,是建盏珍品,产量稀少,其主要特征是釉面花纹为斑点状,类似建窑当地鹧鸪斑鸟胸部羽毛的黑底白斑。它也像水面上漂浮的油珠,被日本称为油滴。

曜变盏,是建窑的特异品种,非常难得即为珍贵,它的主要特征是圆环状的斑点周围有层干涉膜,在阳光照射下回呈现出蓝、黄、紫等不同色彩,并随观赏角度而变。

丝丝如缕——兔毫纹

金光银泽——鹧鸪斑

瑰丽异常——曜变纹

建盏是追求不变之变的禅艺术,是火与土熔炼浇注的造物,是人工与神力的交合之作。勿怪乎,日本将曜变建盏称为“无上之神品”。

建盏鉴别 | 建盏的釉色品种

,建盏的釉色大致可分为五类:黑釉、兔毫釉、鹧鸪斑釉(油滴釉)、曜变釉和杂色釉。其中,黑釉、兔毫、鹧鸪斑、曜变同属黑色釉类,区别在于后三者为“窑变”黑釉。

建盏的釉,属于我国古代结晶釉范畴。在烧制过程中,由于不同盏所处位置的窑温和气氛不同,釉水会变化出各种自然奇特的花纹。这种由于釉水本身的变化,而不是人工通过色釉控制产生的花纹,称之为“窑变”。

 

建窑的成功,便是结晶釉的窑变花纹,但是由于烧成技术的关系,古代都采用龙窑和柴火烧成,窑内各处的窑温和气氛都具有较大的差别,建盏不可能具有一致的釉色和花纹,并且也不是所有的盏都具有窑变的效果,这就使得烧成后的釉色花纹复杂多变。

 

归纳起来,建盏的釉色大致可分为五类:黑釉、兔毫釉、鹧鸪斑釉(油滴釉)、曜变釉和杂色釉。其中,黑釉、兔毫、鹧鸪斑、曜变同属黑色釉类,区别在于后三者为“窑变”黑釉。

 

 

有关建盏分类的说明:

 

目前,建盏的釉色分类并没有公认的权威观点。古陶瓷大家叶文程教授在《建窑瓷鉴定与鉴赏》一书中,是将建盏分为:黑釉、兔毫釉、鹧鸪斑釉、毫变釉、杂色釉,并将鹧鸪斑又进一步细分为:正点鹧鸪斑釉、类鹧鸪斑油滴、类鹧鸪斑曜变,即将日本的油滴、曜变归类为鹧鸪斑品种。

 

叶称“正点鹧鸪斑”,李称“黑釉白点”

叶称“毫变盏”,李称“铁锈花”

 

然而,建盏大师李达将叶教授的“正点鹧鸪斑釉”称为“黑釉白点釉”,认为其不是古籍中记载的建窑鹧鸪斑珍品,“鹧鸪斑”应为日本的“油滴”。该观点最早于1998年提出,并于2005年进行进一步的阐述,他依据自身的建盏烧制经验,从二者烧造工艺难度上进行详细的论证。同时,李达将叶的“毫变釉”称为“铁锈斑”,而认为古籍中的“毫变釉”应为日本的“曜变天目”。

由于李的观点发表时间较晚,且就目前来说,也获得了多数业界人员的认同。因此,小堂便依此对建盏进行分类。

类别一:黑釉

 

黑釉,即是纯黑釉,表面无斑纹,是建窑较经典的釉色。也称为“绀黑釉”或“乌金釉”。“绀黑”一词在蔡襄所著《茶录》已有记载:“建安所造着,绀黑,纹如兔毫。”

釉药以氧化铁和氧化锰为呈色,釉面有的乌黑如漆,有的则是黑中泛青,上品者釉面肥厚温润,部分黑釉盏甚至可见釉层流动产生的丝丝纹路。

 

呈青黑色的黑釉盏,釉面上似有毫纹产生

类别二:兔毫釉

 

金兔毫

 

兔毫是建窑最为典型且产量最大的产品,以致人们常将“兔毫盏”作为建盏的代名词。兔毫,是黑色的底釉中析出一根根细密的丝状条纹,形如兔子身上的毫毛。

兔毫纹的形状有长、有短,有粗、有细,颜色也有金兔毫、银兔毫、黄兔毫、青兔毫等多种类别。

黄兔毫

灰白兔毫

银兔毫

(由于毫纹未明显拉长,或可称为鹧鸪斑)

极稀有的彩兔毫

类别三:鹧鸪斑釉

 

 

北宋初年陶谷《清异录》中记载:“闽中造盏,花纹类鹧鸪斑点,点试茶家珍之”,由此可见鹧鸪斑的珍贵程度。鹧鸪斑,也为油滴釉(如上文所述)。据目前所知,极品的鹧鸪斑盏均在日本,国内罕有见到完整的鹧鸪斑盏。从建窑遗址的残片上判断,鹧鸪斑的残件数不足兔毫的十分一。

鹧鸪斑的斑点大小不一,形状一般为圆形或椭圆形,呈银色、银灰、黄色等,分布或密集或疏松,如若水面上漂浮的油滴,故日本将其形象地称为“油滴”。

类别四:曜变釉

 

与“油滴”一样,“曜变”一词亦来自日本。曜变建盏全世界共三只,均藏在日本,以静嘉堂所藏最为出名,被称为“碗中宇宙”。此外,日本大佛次郎的建盏也被认为具有近似的曜变釉色,称为“准曜变”。09年,我国首次发现了“曜变天目”,是为杭州城建中偶然出土的残件,约为整盏的三分之一。目前,在建窑窑址上尚未发现“曜变”残件。

曜变盏内外,黑色釉面上呈现大小不等的圆形或近似圆形的斑点,斑点的分布并不均匀,几个或几十个聚在一起,经光线照耀,斑点的周围有眩目的晕彩变幻,呈现蓝、紫红、金黄等色,璀璨相映,珠光闪烁,属建窑绝品。有研究者认为,曜变是鹧鸪斑釉中的特殊品种。

杭州出土的曜变残件

类别五:杂色釉

建盏杂色釉的中了较多,主要有:柿红釉、茶叶末釉、青釉、龟裂纹釉、灰皮釉、灰白釉、酱釉。

 

柿红釉:釉面光泽不强,红褐色釉面深红色小结晶点。

茶叶末釉:在黑褐色釉内布满均匀的茶叶末大小的黄褐色结晶斑点。

茶叶末釉,又称”芝麻花釉”,有观点认为这是烧制火候不够高导致的次品;也有观点认为釉面长年埋在地下受土浸润而形成茶叶末。

青釉:釉层均匀,施釉薄,色呈苹果绿,有开片。

龟裂釉:釉层较均匀,釉面均匀分布有深褐色若龟裂状的釉纹。

龟裂纹见于多种釉色的建盏。下面所示的灰皮釉、灰白釉、酱釉都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龟裂纹,尤其以生烧品最为明显。

灰皮釉:施釉较均匀,釉色灰黑,釉面有乳突状,在泛灰色的釉内有一层薄薄的黑色。

灰白釉:施釉较均匀,釉色灰白,有些有乳浊状的结晶斑点,有些有黑斑,在泛灰色的釉内有一层薄薄的白色,有的釉面开纹片较多。

酱釉:釉面色呈绿褐色,釉面粗,亚光泽,从垂釉珠的断面观看,釉内为亮黑色,仅于表面有薄薄的一层绿褐色釉层。

建盏杂色釉中的龟裂纹釉、灰皮釉、灰白釉、酱釉等,都是火候不够高的次品(生烧或半生烧品)。

幻化万千,建盏釉色真魅力【标本大赏】

建盏只是个茶碗,器型小且简单,能够在五大名窑和其他诸多名窑林立的宋代脱颖而出,皇帝亲自立书代言、文人纷纷写诗吹捧,成为整个宋王朝的第一茶盏。

建盏只是个茶碗,器型小且简单,能够在五大名窑和其他诸多名窑林立的宋代脱颖而出,皇帝亲自立书代言、文人纷纷写诗吹捧,成为整个宋王朝的第一茶盏。建盏也因此成就了历史上唯一一个只为茶盏而生的建窑。

古瓷大家叶文程先生,曾在09年央视建窑专辑的节目中,这样评价建窑:“如果要重新评选中国古代五大名窑,建窑可能不会入选,但是如果要评中国古代八大名窑,那么建窑就肯定能够入选。

建盏之所以能够收到古今中外茶家的青睐,究其本质在于幻化万千、绚烂多彩的釉色和斑纹。如果没有这些自然天成的釉色斑纹变化,建盏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黑釉茶盏,即使坯质、造型再好,衬显“茶白”的釉色再黑,建盏不会有太大的特色,也不太可能超过早已名噪天下且是正官窑——定窑所产的黑定茶盏(也是黑釉),更谈不上宋人的推崇和今日的名扬海外了。

建盏的釉色斑纹,是在窑火中天然形成的,是土与火高难度结合的艺术。建窑的釉属铁结晶系黑釉,是草木灰与天然釉石混合的单色釉,釉面呈色通过不同的铁氧化物晶体来表现。由于窑内温度的不同、坯体和釉药配方的细小差别、窑内氧化还原气氛的微妙变化,釉面上的铁氧化物析晶就幻化出复杂、多变的釉色和斑纹效果,所谓“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建盏的名贵品种有兔毫、鹧鸪斑(即建窑油滴)、曜变(即毫变)。

(本段的建盏品种分类和定义,引述自李达《建盏鉴赏》。)

兔毫盏,是建窑的主打产品,主要特征是黑色底釉上分布着雨丝般条纹状的析晶斑纹、形似兔毫。

鹧鸪斑盏,是建盏珍品,产量稀少,其主要特征是釉面花纹为斑点状,类似建窑当地鹧鸪斑鸟胸部羽毛的黑底白斑。它也像水面上漂浮的油珠,被日本称为油滴。

曜变盏,是建窑的特异品种,非常难得即为珍贵,它的主要特征是圆环状的斑点周围有层干涉膜,在阳光照射下回呈现出蓝、黄、紫等不同色彩,并随观赏角度而变。

丝丝如缕——兔毫纹

金光银泽——鹧鸪斑

瑰丽异常——曜变纹

建盏是追求不变之变的禅艺术,是火与土熔炼浇注的造物,是人工与神力的交合之作。勿怪乎,日本将曜变建盏称为“无上之神品”。

回复【】内的数字,查看往期图文:

【090】建盏是追求不变之变的禅艺术;

【150】日本所藏的10件极品油滴天目;

【141】最为灿烂的一瞬:目击曜变天目;

【142】【视频】世间仅存的三件曜变天目赏;

借《寻宝》仿品,说建盏辨伪

由于古代的胎质和自然的修坯手法很难模仿,因此底足是最容易辨别建盏真伪的。但相应地,也出现了将老的底足接到新坯上的作伪手法,俗称“接老底”。

上周末得空,小堂草看了一遍央视《寻宝——走进福建建阳(上)》的节目。节目在王刚主持非常幽默、有趣,但出于爱盏的私心,抱着过高的期望,略感失望。没看到真正的极品建盏,也没有看到宋代点/斗茶文化相关的文物,且盏的数量少了点,才3个。总之,是没过足眼瘾,期待下集能够出现更优秀的建盏。闲话就此打住,本期我们借节目中的兔毫仿品,浅略说说宋代建盏的辨伪。

在该盏出现的第一个镜头,男女双方在场外各捧一盏、斗嘴取乐时,恰好仿盏在暗处、口缘显宋代老盏的涩口,真盏被阳光直射、釉面很亮,如上图。节目又已明说,两盏一真一假。一恍惚,小堂打眼了,还以为男方拿的盏是个仿品,暗自奇怪,这仿品咋也没酸泡去贼光呢?

真假兔毫盏

 

等男女双方捧盏上台前,看大屏幕出现此二盏的照片时(上图),悔已,女方为假。为什么?毫纹不对,器型太僵。

兔毫盏仿品

所谓毫纹不对,玄乎点叫“味道不好”,直白点叫“感觉很奇怪”,像仿品的这种兔毫纹路和呈色,并没有宋代老盏或残片上见到过,不排除小堂的见识不足。器型太僵,是指器型不自然、线条僵硬,尤其束口处的折痕过渡很死,口缘也显得过于“锐利”。

随后节目出现的盏内图片,也可以看出盏心的型也有问题,感觉略浅。从节目出现的几张盏外和盏内的照片中,没有看到拉坯成型的“指痕”,推测该盏应不是拉坯成型,多半为注浆或压模成型。

接着,我们再看底足。

首先,看胎质。宋代建盏的底足都很粗糙,像桃酥饼一般,而该盏显得过于细腻,仅此一点便辨伪。古代所用的泥料用水碓([duì])粉碎,再通过淘洗去除里面无法粉碎的杂质,加工技术落后、淘洗又不精,故而胎质显粗糙,甚至可见较大的砂砾。而现代普通的建盏仿品用料一般都采用球磨机粉碎,加工精细,胎质显细腻。

节目中真品建盏的底足

其次,看修坯。古代工匠都是将建盏的半干坯体,倒扣在轱辘上进行底足的修整。由于工作量非常大,在修坯过程中,往往不会准确定位盏坯的中心,因此所修出的坯都不会非常的规整、显得较为随意。同时,古代工匠的技术非常娴熟,留在底足的刀痕会非常流畅、自然。再反观该仿品的底足,底足和止釉线都修非常工整、拘谨,足见修坯者的小心、谨慎。

“供御”底足标本

此外,底足还有胎色和土锈,但此二者其实并不适宜初学者适用,这里并不展开细说。因为胎色要有见过大量宋代建盏实物(残片)的经验积累,而土锈其实是最容易迷惑初学者的。上面两个“供御”底足,便是两种不同的胎色,但土锈痕迹并不特别明显,以小堂的经验看,土锈越明显越是可疑。

由于古代的胎质和自然的修坯手法很难模仿,因此底足是最容易辨别建盏真伪的。但相应地,也出现了将老的底足接到新坯上的作伪手法,俗称“接老底”。所以,辨真伪要处处小心。其实,《寻宝》节目出现的这个假兔毫是属于低级别仿品,只能迷惑初学者。要想真的学会建盏辨伪,捷径便是:少读书、多看盏。择期,小堂再来细谈建盏辨伪问题。

节目的真品建盏,非常漂亮的兔毫纹路

另外,小堂觉得有两点有必要补充说明一下。第一点,王刚在节目中戏言,真假盏可在斗茶中体现出来,这真的只是戏言。第二点,丘先生在辨伪中,可能为普通观众易于理解“什么是兔毫”,提到真兔毫较长、假兔毫结晶不够。而事实上,建窑遗留的建盏数量非常大,兔毫长短、好坏的都有,也有各种杂色釉,仅以毫的好坏是不能判断真伪的。并且,现在也有跟宋代兔毫极为接近、毫纹效果非常好的高仿品。

宋代建窑油滴(鹧鸪斑)标本欣赏

与兔毫相比,建窑油滴的烧成难度要高得多,其烧成温度约为1300℃,形成油滴的温度区间很窄,而且需要还原气氛(古代所用的龙窑较难形成还原气氛),另外釉药配方也要恰到好处。

建窑“油滴”,即宋代文献所称的“鹧鸪斑”。“油滴”一词源自日本,最早出现于15世纪的日本古籍中,我们宋、元、明、清历代文献中均未见该词。

 

宋代有许多文人留下赞美建窑鹧鸪斑的诗句,充分证明了建窑鹧鸪斑(油滴)的存在。例如:黄庭坚的“建安瓷碗鹧鸪斑”、“纤纤棒,冰瓷莹玉,金缕鹧鸪斑”;诗僧惠洪的“盖深扣之看浮乳,点茶三昧需饶汝,鹧鸪斑中吸春露”;陈蹇叔的“鹧斑碗面云萦字,兔褐瓯心雪作泓”。

与兔毫相比,建窑油滴的烧成难度要高得多,其烧成温度约为1300℃,形成油滴的温度区间很窄,而且需要还原气氛(古代所用的龙窑较难形成还原气氛),另外釉药配方也要恰到好处。因此,在前些年的建窑窑址中,兔毫残件遍布都是,而油滴却难得一遇,留有大致器型的大残件便是珍品了。

本期,我们在日本馆藏品之外,也从窑址遗留的残片标本上,近距离地认识建窑油滴(以下习惯性地称鹧鸪斑为“油滴”)。

 

标本一

标本二

标本三

标本四

标本五

标本六

以上6个残件,油滴斑点较小,形状不一,分布也略显紊乱,是较为常见的油滴标本。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同一件标本上的油滴斑点在盏内外壁上的大小、形状、分布都不大一致,甚至相差很大,这是由于内外壁的温度差异所致,尽管它们的温差很小,但是足以导致油滴的状态变化。这表明,油滴斑点的烧成对温度极其敏感。

标本七

标本八

 

 

标本七和八的油滴斑点略大一些,属中等程度。多数日本馆藏品的斑点大小,均属小斑点或中斑点。建窑油滴斑点达到标本九和十的大小,就非常稀少了,列属大斑点范畴了。以斑点大小论,日本静嘉堂重文油滴便算是此列。

标本九

标本十

 

以上10件标本,只是建窑油滴的冰山一角。温度、气氛、釉药配方,任一方面的轻微变化,都将幻化出一个新摸样的油滴形态来,所以其品种可谓是千变万化。

 

尽管本文谈及油滴斑点的大小,且斑点大小在一定程度上可反应烧成难度,但这是一个片面的角度。真正要评估一件油滴建盏的美或者品质等级,不仅斑点大小,更要看整体分布、斑纹形状、金属光泽度,直至斑点是否有彩。总之,是一个整体的美的感受,不可单一而论。

漏斗形匣钵,再话建盏烧制工艺

而匣钵的作用,很多人都容易地想到,隔离盏与窑内环境,防止被窑火中的烟尘、火剌及落灰的污染,为釉面创造一个洁净、气氛均匀的烧成环境,大大提高了盏的釉面呈色效果。

一期,我们说到垫饼做为建盏与匣钵的垫烧物,目的便是为了防止盏与匣钵粘接,提高成品率。

而匣钵的作用,很多人都容易地想到,隔离盏与窑内环境,防止被窑火中的烟尘、火剌及落灰的污染,为釉面创造一个洁净、气氛均匀的烧成环境,大大提高了盏的釉面呈色效果。绀黑如漆的黑釉盏、毫发毕现的兔毫盏、点若晨星的鹧鸪斑盏、万光异彩的曜变盏,无不依赖于匣钵所创造的理想烧成环境。

各式的建窑匣钵

但是,大家往往忽略两点,而这两点对建盏在宋代的广泛流行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一点:匣钵的保护,避免了火焰与盏的直接熏烤,盏在均匀的高温环境中烧炼成瓷,同时又能避免外部骤冷的空气侵入时,造成窑内突然降温,导致盏收缩炸裂。

 

两个叠放一起的匣钵

窑室内的匣钵

第二点:匣钵由耐火材料制成,坯体厚,承重能力强,可以一个匣钵、一个匣钵地层层累叠至窑顶,最大化地利用了窑室内的空间,极大地提高了建盏的产量,是“一器一窑位”的原始装烧(如支烧法)的数十倍,是叠烧法的数倍。

以上三点概括起来,匣钵对建盏的烧成具有保护与扩大装烧容量的双重作用,保证了建盏的釉面效果、产量以及成品率,进而使得建盏成为宋人最为推崇和流行的茶盏。

漏斗形底部

建窑的匣钵称为钵形匣,外形弧曲,形如碗、钵,呈漏斗状,故又名漏斗匣钵。钵形匣是中国最早出现的随形匣钵,即匣随器形。建窑匣钵与其他窑口不同的是,底部是尖的,这是由于建盏小圈足、斗笠状的器型特征所决定的。上匣钵的匣肩承放在下匣钵的口缘之上,上匣钵的漏斗底伸入盏内,然后依次层层叠放,直至窑顶,最大化利用了窑室空间。

匣钵简史

 

匣钵最早出现于南朝末的湖南湘阴窑,呈直筒状;在隋代,仅有非常少数的窑口使用;到了唐代,匣钵迅速普及到全国各地,一般呈钵形;至宋代,钵形匣钵和筒形匣钵均被流行使用于各大窑口,并且由于越窑和龙泉窑的青瓷远销海外,匣钵技术也在此时传播至高丽。

直筒匣钵

匣钵的种类有:直筒匣、钵形匣、碗形匣、盒式匣、方形匣、椭圆形匣、平底直壁浅式匣等。钵形匣比直筒匣出现稍晚,在唐代后期开始流行,后一直沿用至明清乃至现代,是中国流行最广、用量最大的匣具。

钧窑平底的漏斗形匣钵

匣钵的发明,可能是窑工在烧制陶瓷过程中,发现大件器物套小件器物时,外部的大器常常具有保护里面小器的作用,因此在没有出现匣钵的时代,常有利用废弃的大件器物充作“罩具”的装烧现象。

汝窑平底匣钵

匣钵的发明和普及,为中国瓷器优质、高产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为商品瓷行销世界、与海外的经济文化交流提供了技术上的保证,对中国陶瓷技术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中国陶瓷“重釉不重胎”的工艺传统,也有赖匣钵的发明而得到了更大的发展。

“供御”垫饼,话建盏烧制工艺

垫饼,顾名思义,形呈扁园,犹如饼状,放置在建盏的底足与匣钵之间,防止盏的底足或垂釉在高温与匣钵粘结、而作废。

接触建盏时间稍长的朋友,对垫饼的概念应该一点都不陌生,尤其是“供御”、“进盏”垫饼。宋代建盏,采用“一饼一盏一匣钵”的方式进行烧制。垫饼,顾名思义,形呈扁园,犹如饼状,放置在建盏的底足与匣钵之间,防止盏的底足或垂釉在高温与匣钵粘结、而作废。

“供御”、“进盏”的底足和垫饼

建盏的底款均为刻或印的阴文,垫饼在高温烧制中会逐渐变软,盏因重力下沉,将底款印在垫饼之上,因此垫饼上的字便为阳文反字。所谓“供御”、“进盏”垫饼,即是“供御”建盏和“进盏”建盏烧制所用的垫饼。窑址上的垫饼数量非常巨大,因为每烧一只盏就需要一个垫饼,且垫饼是不可重复利用的。也就是说,把建窑窑址上的垫饼都找出来、数一遍,就知道宋代建盏的烧制数量。

粘接在底足上的垫饼

大号与中号垫饼

尽管垫饼的数量非常大,但是“供御”、“进盏”的垫饼依然非常稀少,尤其是“进盏”更是少见,不足“供御”十分之一。常见的建盏尺寸有大中小三种,因此垫饼尺寸亦三种,一般比底足略大1公分左右。大垫饼,直径约6公分,厚度约1.5公分;中垫饼,直径约4~5公分,厚度约1.2公分;小垫饼,由于几乎没有见到印有底款的(估计因为底足太小,难以刻字烧成的原因),因此没有收集,估计直径在3~4公分。

变形的底足

垫饼对原材料是有要求的,可不是随处挖来的泥巴作成的。首选,必须是氧化铝含量比较高的耐高温粘土,在出窑后可轻易地将盏取出,不与盏、匣钵粘接;其次,在烧成中,垫饼必须要与盏的收缩率一致,否则会造成底足与垫饼错位,引起底足变形、拉裂或倒堆的现象。在不少老盏中,我们常可以见到有轻微变形圈足,如上图,由于垫饼的收缩率较小,整个圈足被外拉、倾斜,导致底部不平。

“一饼一盏一匣钵”的装烧法

垫饼的应用,并不是建窑的独创,同在宋代的景德镇窑及其他窑口都采用过这种“一饼一盏(碗)一匣钵”的装烧法。在中国陶瓷窑具分类中,建窑的垫饼与汝窑的芝麻支钉同属于垫烧具。垫烧具比支烧具、匣钵出现得更早,是陶瓷技术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据目前考古资料,垫烧具最早使用于西周至春秋早期(至今2700多年)的原始青瓷烧制中,其发源地为东部沿海地区。

汝窑芝麻支钉的装烧痕迹

垫珠的装烧痕迹

垫饼是从粗砂粒、窑渣、垫珠等早期垫烧具发展而来的,常用于碗盘之类的小底器物烧制。最早出现在东汉前期(至今近2000年),从唐代开始流行,宋元两朝普遍流行,北宋时期是其顶峰,明代后明显减少。

与汝窑的芝麻支钉相比,垫饼与器物底部的接触面积大,稳定感强,承重能力大,但是由于与带釉器物的坯件接触面积大,粘接的可能性也大,因此也常在器心或底部留下大而明显的垫饼痕迹。

建盏的“止釉线”

而建盏的釉层比一般瓷器厚,烧制温度又高,釉层的流动性非常高,若外壁全施釉、至底足,必然与垫饼粘接,“止釉线”正是这样的设计目的。

五花八门的古代垫烧具

 

1 托珠;2 湿泥粘钉;3 垫圈粘钉;4 湿泥垫圈;5、6 齿边垫圈;7 齿边垫饼;8 三叉支垫;9、12 垫筒;10、11 垫圈;13、14 垫杯;15 碗形垫;16 盏形垫;17 烛台形垫;18、19、21、22、23、24 垫饼;20 齿边垫饼;26 支圈组合支垫。

除了垫饼和支钉,垫烧具还有托珠、泥垫、垫圈、垫挑、齿边垫圈、齿边垫饼、乳钉等数十种之多。垫饼,只是我国古代浩瀚的陶瓷技艺中的精彩一页。

 

下期,我们再结合匣钵进一步介绍建盏的烧制工艺。

为何称建盏为“铁胎”

厚重如铁,褐黑如铁,坚硬如铁,叩声如铁,故曰建盏为“铁胎”、“铁器”。

建盏常被称为“铁胎”、“铁器”,何故?

厚重如铁

将任何建盏拿在手中的第一感觉就是“重”。北宋蔡襄在《茶录》中,便曰建盏“其坯微厚,熁[xié]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意思是,建盏坯较厚,用火烤过,盏热的时间很长、不容易变冷,最适用于点茶了。因为盏“冷则茶不浮”,即是盏的温度较低,茶粉就无法上浮,茶汤击拂过程中不易形成汤花、泡沫,自然也就无法“咬盏”了。

坯厚,是点茶斗茶所需。上图是典型的建盏残片标本,底足坯和釉层的总厚度约为1cm,盏壁坯和釉在止釉线处的厚度都是最厚,约0.85cm。与任何其他朝代的茶碗、茶盏相比,建盏的厚度是数倍之多。坯厚,盏自然重。以12.5公分标准束口盏为例,多个测量的结果是228~255g,平均重约242g,近半斤,拿在手上非常有分量。

建盏的重心偏下,整个器型有下沉之势,且在青黑釉色的烘托下,第一直观便是沉稳、厚重之感,尤其是标准束口盏。撇口盏和敞口盏(斗笠盏),由于盏壁与中线的角度较大,口沿外卷或未收,会显得轻盈一些。

褐黑如铁

建盏的口沿打磨面

建盏釉黑、胎黑,可谓表里如一。胎黑是建盏的一个重要特征,其截面颜色一般为黑色、灰黑或褐黑。这一点,在残件的打磨面上观察最为明显;而残件的自然断面由于吃土缘故,颜色会感觉略浅。另外,建盏的底足也一般为褐黑、褐色,或赤褐色,是区分其他建窑系窑口所产黑釉盏的重要特征。

建窑的胎色

建盏,色呈褐黑,是因为坯体含铁量很高,含铁量约7.3%,其所用的坯原料是当地盛产的红色高铁黏土。而同是宋代窑口的吉州窑和耀州窑,含铁量就要低得多,吉州窑的含铁量约2.7%,耀州窑约2.4%。含铁量也决定了它们的胎体颜色,吉州窑呈土黄色,耀州窑的含铁量更低,颜色也更浅、显白色。

吉州窑的胎色

耀州窑的胎色

坚硬如铁、叩声如铁

建盏的胎体厚实坚硬,用手指叩之,如同一般的铁质器皿一样,铿然作响,且声音沉重、有力,与一般薄胎瓷器的清脆声明显不同。建盏坚硬,是由于其烧成温度高达1300多度,远高于一般瓷器1200℃的烧成温度,使得坯料烧结程度更高,胎质更为致密,强度更高,胎体更为坚硬。注:这里胎质致密,与“桃酥状”胎体的概念是不一样的。桃酥胎体是坯体原料中的砂粒颗粒较大所导致,与烧成温度无关)

厚重如铁,褐黑如铁,坚硬如铁,叩声如铁,故曰建盏为“铁胎”、“铁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