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盏堂』兔毫盏试验小样

该釉方采用是古代最常用的“灰釉法”,用建阳当地的釉石为原料,以草木灰做为助熔剂。之所以采用“灰釉法”,为的是追求宋代建窑兔毫盏的最原始味道。在我国古代的釉药中,草木灰是构成釉药中的主要原料。

与大家分享一下,小堂最近烧制出的兔毫试验小样。小样的口径为8cm,高为3.6cm,请欣赏!

阴天自然光下拍摄

手机曝光下拍摄

该釉方采用是古代最常用的“灰釉法”,用建阳当地的釉石为原料,以草木灰做为助熔剂。之所以采用“灰釉法”,为的是追求宋代建窑兔毫盏的最原始味道。在我国古代的釉药中,草木灰是构成釉药中的主要原料。

灰釉简介

在釉药配方中,全部或部分以天然草木灰作为原料制备的釉药,称之为“灰釉”。灰釉是最古老的釉种,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便开始用于烧制原始瓷器。自东汉、五代到北宋以前的这段时期,我国的青釉都是引入草木灰进行调制。

据宋代蒋祈所著的《陶记》一书,应是南宋以后,古代陶匠才使用石灰石烧炼植物灰,引入釉中,再将釉灰与釉石相调合为釉药,为“石灰碱釉”。“灰釉”从发明出来一直被历代陶瓷工匠们延续使用,至今景德镇还流传着一句行话:“无灰不成釉”。


宋代建窑兔毫釉的三个主要化学组分

小堂研制的最初依据是所测的宋代建盏的化学组成,通过不同草木灰的选取、配比,制备出与古代的接近釉药成分,再不断地尝试不同的烧制曲线和窑炉气氛,即希望烧出具有宋味的兔毫盏。

 


建阳当地的釉石粉和草木灰

 


施釉后的盏

为什么我们会选择草木灰作为助熔剂呢?

 

与碱类矿石原料、化工原料等助熔剂最大的不同是,草木灰所含有的组分种类非常多,用其所调制而成的灰釉,烧成后釉面具有独特的韵味和润度,尤其是在还原气氛下。


底釉颜色

以所分享的试验小样为例,从盏心和盏外壁的积釉处可看出,我们底釉的颜色为“青黑色”,与其他多数建盏的”纯黑“底釉颜色具有非常很大的区别。尽管草木灰具有釉色的独特味道,但是组分变动非常大,即使是同一种树木也会由于所处的气候环境而有很大不同,因此用其配釉,只能依靠组分检测和反复的试验来判断。


釉层内的气泡

除了釉的配方之外,由于建盏的釉不是普通的色釉,而是先通过二氧化三铁分解产生气泡、气泡上浮带出富铁相、富铁相再冷却析晶产生兔毫的毫纹或油滴的斑点,因此对窑温和气氛的变化非常敏感,底釉的釉色、毫纹或油滴斑的色泽和斑点形状具有非常大的变化空间。这一点在宋代建窑遗址的残片体现最为彻底。

下面,小堂就与大家分享一下“一窑出万彩”的感受。

所分享釉方,在30个不同烧制方法下的釉面效果

其中典型的9个釉面

 

以上,便是小堂近大半年很少更新公众号文章的真正原因。所分享的小样口径略小了一点,毫纹还不能充分展现,过段时间烧个大的试试。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陶制烧水壶

此款烧水壶为我们历时近半年的泥料调配而开发完成;可于炭炉、电炉丝炉(1500W)、微晶板电陶炉(1500W)、明火上安全使用,不会出现常见烧水壶发生开裂、渗水现象。


柴火中干烧20分钟后,冷水激入

壶身细节:

手作过程:

造型样式:

『把盏堂』自己的柴窑—8月13日落成

经过前期数月繁芜的筹备工作后,自8月6日第一块窑炉地面砖的落地,至8月13日最后一块烟囱耐火砖的封顶,历时8天,『把盏堂』自己的柴窑终于落成。

我们的柴窑是日本柴窑专家『日下部正和』先生所设计的现代高效无烟柴窑,原型是乐天陶社2008年于景德镇所建的柴窑。景德镇乐天陶社的柴窑是著名陶艺家郑祎女士为我国所引进的第一座无烟柴窑,为日下部正和亲自督建。


『把盏堂』工作室

柴窑的落成,意味着『把盏堂』工作室已正式运作起来。以后,我们不再仅是一员普通的建盏、茶道、宋瓷等茶陶文化的传播者,还将是一员追逐土与火的陶艺匠人,探寻柴窑烧成天然灰釉的自然之美,同时也将进行一些传统柴烧釉的有益尝试。望大家以后能够关注我们的作品。

以下是建窑8天中每天所取得的成果: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第七天

第八天

后续,我们将发布数篇介绍柴窑和柴烧作品的文章,以及此次建窑过程的视频。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