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灰柴烧· 第二窑

通过第一窑,我们对窑的脾性有了一定了解之后,第二窑的烧成效果已基本达到我们的预期目标。

通过第一窑,我们对窑的脾性有了一定了解之后,第二窑的烧成效果已基本达到我们的预期目标。

在欣赏作品之前,我们先说个题外话。

在我们第一窑和第二窑的作品发布之后,不少朋友留言表示诧异我们为什么第一窑、第二窑的烧成效果就可以这么好?或认为我们是请外来师傅烧制。

其实事实是这样的:

工作室运作之前,我们的掌柜郑渗添已在『景德镇乐天陶社』的设计工作室工作两年之久,积累了四五十窑的柴烧经验。

因此,我们的掌柜一直以来都非常感激『乐天陶社』社长郑祎女士在过去三年(包括志愿者期间)的悉心栽培。特在此,鞠躬致谢!

(进一步了解郑祎女士于我国现代的柴烧的贡献,可查看本文何谓现代柴烧及其简史

 

 

以下为『把盏堂』第二窑的作品集,请欣赏:

公道

茶盏

抹茶碗

宝瓶


茶叶罐


水盂


柴烧白瓷的水墨世界

此套茶杯与盏托组合,造型源自隋代邢窑白瓷,白瓷胎骨、施透明釉,入窑烧制70个小时后,窑火、落灰、釉三者相互融合,构成一幅幅独特的柴烧水墨世界。

此套茶杯与盏托组合,造型源自隋代邢窑白瓷,白瓷胎骨、施透明釉,入窑烧制70个小时后,窑火、落灰、釉三者相互融合,构成一幅幅独特的柴烧水墨世界。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釉面开片效果:


落灰柴烧· 第一窑

此窑作品,事实上从去年年底就已经开始备料、制作,在建窑之前也均素烧完成,要是仔细算起来,差不多是“十月怀胎”了。

我们『柴烧第一窑』此番算是真正完工了。本期特选部分典型器型和柴烧效果的作品,与大家分享,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同时也请多多指点。

此窑作品,事实上从去年年底就已经开始备料、制作,在建窑之前也均素烧完成,要是仔细算起来,差不多是“十月怀胎”了。

就烧成效果而言,此窑作品还有不少的提升空间。一方面,新窑刚建完,急于见识烧成效果,一些过程细节处理较为仓促;另一方面,这个窑炉毕竟在我们之前所熟知的炉体结构上做了有不少较大幅度的结构改进,对其脾性基本上摸石头过河。但毕竟是“第一窑”,有这样的落灰和火痕,整体上我们还是比较满意的。

闲话就此打住,以下便是此窑作品,请欣赏。

茶壶

壶承

茶盏

公道杯

茶叶罐

水盂

茶入

花插

抹茶碗

『柴烧第一窑』开窑了!!!

『柴烧第一窑』,从9月11日点火至9月14日停火,我们共烧制了七十多个小时

『柴烧第一窑』,从9月11日点火至9月14日停火,我们共烧制了七十多个小时。在此,非常感谢前来帮忙烧窑和盖窑的小伙伴们!同时,也感谢微信上关心和祝福我们的朋友们!谢谢!

以下此次开窑的部分照片。

入窑前的素坯、开窑后的自然灰釉

出窑后,狼藉的窑内

 

出窑后,摆放在桌面上的作品

部分作品的局部细节

临时搭配的一组茶具

此番只是出窑,后续还需要数天的筛选、打磨等后处理,才算是这一窑的真正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