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名窑”——靠不住的常识

从考古学视角观察,“五大名窑”绝非一个严格的考古学概念或学术化表述,这个常识是靠不住的。“五大名窑”中,哥窑年代尚不确定,传世哥窑或多为元代制品;作为钧窑代表性产品的“官钧”年代也大抵可排除在宋金之外。即使是“民钧”,始烧也不会早于北宋末年。

今人提起宋瓷,必言“五大名窑”(定、汝、官、哥、均),即便是文物考古学界,也往往如此。近年来,借风靡全国的“寻宝热”,“五大名窑”更是广为人知。我们知道,自近代考古学引入中国后,古陶瓷研究已逐步脱离传统瓷学,大抵成为考古学的一个分支。如此说来,“宋代五大名窑”也应是一个与考古学相关的概念和表述;这个常识当有足够的学术含量才是。然而,实际并非如此。如上所说,这个常识已成“谬种”。下面即以考古学视角,对“五大名窑”逐一略作考鉴。

定窑牡丹莲花纹盘 北京故宫藏
定窑牡丹莲花纹盘 北京故宫藏

定窑

始烧于中晚唐,以白瓷为主,兼烧黑釉、酱釉等。其产品及工艺技术对南北窑业产生深远影响。过去认为,定窑盛于宋而衰于金,然数次窑址考古发掘(最近一次为二〇〇九年)证实,金代定窑并未因女真人南侵而没落,而是在北宋的基础上又有新的发展。为扩大生产、提高工效而发明的支圈组合式覆烧法以及与之配套的模制成型和印花装饰工艺,都盛行于这一时期。

北宋汝窑青瓷奉华碟 北京故宫藏
北宋汝窑青瓷奉华碟 北京故宫藏

汝窑

北宋时期,汝州奉命为宫廷烧造青瓷,具体时间推测在哲宗至徽宗年间(约一〇八六至一一二五)。因窑址长期不明,遂成中国陶瓷史上的一大悬案。直到一九八〇年代中后期,窑址(或说窑址之一)才在河南宝丰清凉寺村发现。该窑址前后经过六次考古发掘,出土大量与传世汝瓷特征一致的“供御”青瓷。窑址地层关系及器物排比结果显示,“供御”青瓷烧造年代主要在北宋末期,与先前推测相符。这样,汝窑历史几无疑义。只是窑场性质为官窑(朝廷或地方官府投资管理的窑场)还是贡窑(民窑兼烧贡器),窑址除清凉寺外还有无别处(在清凉寺附近的韩庄及段店窑址也发现少量与“供御”汝瓷几乎一致的瓷片标本),还须进一步探讨。

官窑青釉方花盆 北京故宫藏
官窑青釉方花盆 北京故宫藏

官窑

文献记载,两宋官窑前后共有三座,即北宋政和间“京师自置”官窑,南宋“修内司”官窑和郊坛下官窑。北宋官窑情况迄今不明。南宋郊坛下官窑,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即已发现,并前后经过两次考古发掘。修内司官窑尚有争议。多数学者认为,一九九〇年代发现的杭州老虎洞窑址即为修内司官窑(图1)。该窑址距南宋皇城墙遗址不足百米,正位于当年“修内司营”范围内。在窑址的考古发掘中,发现了元、南宋和北宋三个时期的地层叠压关系。其中南宋地层出土物即为“修内司”官窑遗存。南宋官窑的产品“袭故京遗制”,即在形制、釉色及装烧工艺等方面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到汝窑影响。

哥窑青釉玄纹瓶 北京故宫藏
哥窑青釉玄纹瓶 北京故宫藏

哥窑

哥窑至今仍是中国陶瓷史上的一大悬案。今人谓之的哥窑,主要是指清宫旧藏的一批“传世哥窑”。今有学者认为,“传世哥窑”与杭州老虎洞窑(即“修内司窑”)有关。该窑址的考古发掘情况表明,宋亡后窑场并未完全废弃,有人在此继续烧造与南宋官窑相似的瓷器,而传世哥窑器就可能是该窑入元后的制品。这一说法或可成立,但并未完全解决问题。传世哥窑器的情况颇为复杂,从其胎、釉及纹片的不同特点来看,它们可能是不同窑口、不同年代的制品。如兽耳炉、贯耳瓶、胆式瓶、玄纹瓶和葵瓣口碗等,都是最为典型的传世哥窑器,而在老虎洞窑址中却并未发现与之对应的遗物。这个情况表明可能还有另一个“传世哥窑”的存在。至于其窑址所在,推测也在杭州。哥窑问题虽扑朔迷离,有一点却是时下多数学者都认同的,即典型的传世哥窑器大都属元代制品。

钧窑玫瑰紫釉海棠式花盆托 北京故宫藏
钧窑玫瑰紫釉海棠式花盆托 北京故宫藏

钧窑
钧窑在明清文献中即被视为“宋窑”。其实,钧窑可分“民钧”、“官钧”二者始烧年代并未都是北宋。据最新的考古发掘资料及研究成果,“民钧”约始烧于北宋末,金元为其鼎盛时期。笔者则认为:钧瓷的产生、发展与汝瓷有着密切关系,即它可能是在汝瓷的影响下逐渐形成的一个瓷器品种;钧窑的前期历史与汝窑撕扯不清(广义之汝窑,除已知的宝丰清凉寺窑外,宋金时同属汝州的其他窑口,如位于今汝州市北乡的大峪、南乡的莽川,以及鲁山县的段店等都包含在内),说钧瓷是汝瓷的“变种”,亦或无不可。作为一个独立品种,钧瓷的成熟应不晚于金中期,而早期有些器物(即今人所谓的“汝钧”)的年代或可早到北宋末年。早期钧瓷应是小规模生产的,其大量烧造并普及而成为北方地区有影响的瓷器品种,当在金元时期。而“官钧”瓷器的年代问题,较为复杂。早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有西方学者对“北宋说”提出质疑,认为“官钧”年代为元末明初。一九七0年代,河南考古工作者对禹州钧台窑进行了考古发掘,根据出土的所谓“宣和元宝”钱范,并将“官钧”瓷器(花器)的烧造与徽宗时期的“花石纲”相联系,发掘者认定“官钧”瓷器烧造于北宋无疑。不过,这次发掘过于草率,其结论自然也就靠不住(这个后面细说)。一九九〇年代以来,质疑声浪又起。深圳学者根据新发现的窑址标本提出“永宣说”,即将“官钧”的具体年代推定在明永乐宣德之际。在古陶瓷学界,“永宣说”已引起较大反响,认同度不断上升。

 

由上可见,“五大名窑”中,哥窑年代尚不确定,传世哥窑或多为元代制品;作为钧窑代表性产品的“官钧”年代也大抵可排除在宋金之外。即使是“民钧”,始烧也不会早于北宋末年——将这么一个宋时还不够成熟和壮大的“无名小卒”列入“五大名窑”,好像也说不过去吧?总之,从考古学视角观察,“五大名窑”绝非一个严格的考古学概念或学术化表述,这个常识是靠不住的。

宋瓷与明清瓷的审美不同:芙蓉出水,错彩镂金

宋代瓷器都是以简洁、清秀的美而大放异彩,充满了一种清新活泼的感觉。宋瓷没有唐瓷那样的雍容,也不像明瓷那样繁缛,然而,古今中外的陶瓷,难道还有像宋瓷那样的具有崇高感和明晰的表现力?

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宋与明清可说是两个“集大成”时代。

两宋的最大亮色,一言以蔽之,是窑业的大发展、大格局、大繁荣。以瓷器品种论,亦是百花齐放,尤以“单色釉”(白瓷、青瓷等)和“磁州窑型”(主要指在挂有“化妆土”的器坯上以刻花、印花、彩绘等手法施加装饰的瓷器)最具时代特色;明清的突出成就,则主要体现在“一枝独秀”的景德镇瓷器上,代表性品种是那些五光十色的彩瓷,如大家都熟悉的青花、五彩、粉彩以及各种色釉瓷器等。

中国陶瓷史上的这两个黄金时代,可谓双峰并峙,各领风骚。

汝窑青瓷莲花式温碗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汝窑青瓷莲花式温碗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官窑青瓷琮式瓶

南宋官窑青瓷琮式瓶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若以我国先秦时代的造物思想,强调造物以“善”为美,以“用”为美,即认为“材美”、“工巧”而又合用的东西,才是好的;也只有这样的东西,才谈得上美。于斯而论,明清瓷是不输于宋瓷的。然而,当我们换个角度,却会看到一个有意味的现象,这就是在古瓷审美方面,明清瓷的声价明显不如宋瓷那么广泛、崇高和肯定。

在古瓷鉴赏中,“宋瓷”作为一个独立词素存在的情况,是相当普遍的。而人们也尽可能将其他朝代的瓷器与“国号”连缀,近者如青瓷、明瓷、元瓷,远者如晋瓷、隋瓷、唐瓷等。但这些称呼毕竟都不普遍,更不具有像“宋瓷”那么鲜明的“文化符号”意义。

哥窑青瓷八棱贯耳瓶哥窑青瓷八棱贯耳瓶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定窑白釉刻花花卉纹梅瓶定窑白釉刻花花卉纹梅瓶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如果说过去(明代始,将古瓷作为珍玩来收藏和欣赏)人们欣赏宋瓷多注重它的古雅与珍奇的话,那么今人则更愿意把宋瓷作为中国古代艺术和传统工艺的杰出代表,以一种近乎理想的眼光加以品评。这样,宋瓷就被进一步提纯和升华,称为高格调、高境界美的象征,并被抽象为一个堪与唐诗、宋词、元曲、明剧以及宋元山水画、明清园林等并列的“文化符号”,因而也就赢得更高的赞誉。

龙泉窑青瓷茶碗(马蝗绊)龙泉窑青瓷茶碗(马蝗绊)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下面两段专业人士的评论有其代表性:

宋代瓷器多以淳朴秀美的造型,配以绚丽多彩的釉色,或变化万千的结晶、片纹而引人入胜,独步一时,至今仍称颂于世,令人叹为观止。可以说是将形态、色彩、纹理乃至光亮均调和得恰如其分,达到了科学技术与工艺美术表现的高峰。而后来的元、明、清瓷器则逐渐变成为以绘画瓷装饰为主体,多忽视前代以形态神韵为根本的特征。这一点或是宋瓷之所以驰誉中外无与伦比,为后人所不及的独到之处,更值得重视和学习。

——叶喆民《中国陶瓷史纲要》

建窑鹧鸪斑茶盏残片建窑鹧鸪斑茶盏残片

建窑鹧鸪斑茶盏残片 私藏

宋代瓷器都是以简洁、清秀的美而大放异彩,充满了一种清新活泼的感觉。宋瓷没有唐瓷那样的雍容,也不像明瓷那样繁缛,然而,古今中外的陶瓷,难道还有像宋瓷那样的具有崇高感和明晰的表现力?

今天,宋瓷的声誉在世界性地提高,如果谈及中国的陶瓷,作为核心的存在,无疑要首推宋瓷了。

——[日]小山富士夫《论宋瓷》

景德镇窑执壶景德镇窑执壶 大英博物馆藏

另见有一篇有关宋瓷欣赏的散文,其出自一位有着很浓古典情结的“书生”之手,率性的文字,更表达出不少今日士子之感受:

看多了汝窑的东西,再看明代那些青花大碟青花大罐会很不习惯,觉得太吵闹,太没气质,一如一群刚进城的喋喋不休的农村小保姆。看多了宋瓷,再看清代的那些暗花描金盖碗,堆花云龙大缸,尤其是那些五彩罐,法华描金瓶,简直不能忍受,直斥为陶瓷中的妓女,涂脂抹红,粉之力也。

宋瓷则是如此的宁静!仿佛经过五代十国的腥风血雨,中国人的心情沉静下来了,淘汰了喧热的火气,如皎月当空一般的清朗。

——胡晓明《书生情缘·宋瓷》

青白釉茶盏与盏托青白釉茶盏与盏托 大英博物馆藏

在美的特有尺度下,宋瓷的清隽典雅和明清瓷的华丽繁缛是两种不同的美感,它们有着境界高低的不同。已故美学家宗白华在一篇文中恰好谈到这两种美感。宗白华先生认为“谢诗如芙蓉出水,颜诗如错彩镂金”,这可说是代表了中国美学史上两种不同的美感或美的理想。

楚国的图案、楚辞、汉赋、六朝骈文、颜延之诗、明清的瓷器,一直存在到今天的刺绣和京剧的舞台服装,这是一种美,“错彩镂金,雕缋满眼”的美。汉代的铜器、陶器,王羲之的书法,顾恺之的画,陶潜的诗,宋代的白瓷,这又是一种美,“初发芙蓉,自然可爱”的美。

魏晋六朝是一个转变的关键,划分了两个阶段。从这个时候起,中国人的美感走到了一个新的方面,表现出一种新的美的理想,那就是认为“初发芙蓉”比之于“错彩镂金”是一种更高的美的境界。

——宗白华《中国美学史中重要问题的初步探索》

(本文整理、节选自《芙蓉出水 错彩镂金——宋瓷与明清瓷审美略说》一文。原文篇幅很长,推荐阅读,载于刘涛所著《宋瓷笔记》。)

黑釉起源:东汉的古越瓷

灰釉陶的色泽在大多数场合呈灰绿色或灰褐色,但在胎及釉中铁的含量较多时会呈现出饴釉般的灰黑色,可以说这就是黑釉的起源。

施黑釉的陶瓷器,其历史与青瓷一样悠久,其产品生产地之广亦冠于其他种类的陶瓷。黑釉或黑褐釉是基于陶瓷器的釉色的称呼,其釉药的分类属于含多量氧化铁釉。

黑釉与青瓷釉一样,是中国最古老的釉药。或许,说黑釉瓷与青瓷具有共同的祖型更为恰当些。其祖型自然是灰釉。

商代 原始瓷青釉弦纹罐 故宫博物院藏

 


西汉 青釉原始瓷划花双系罐 故宫博物院藏

原始瓷器,或被称为原始青瓷的灰釉陶乃是世界上人工施釉的最古老的陶瓷。其起源可追溯到商代中期。灰釉陶的色泽在大多数场合呈灰绿色或灰褐色,但在胎及釉中铁的含量较多时会呈现出饴釉般的灰黑色,可以说这就是黑釉的起源。

灰釉经长期的改良,最终是东汉时期在浙江省北部到达了完成的境界。其釉面光洁无斑、色泽厚重,这种黑釉是通过增加釉药中的铁含量有意识地使釉呈黑色。这也出现于东汉。


东汉 越窑青瓷五管瓶,浙江博物馆馆藏

 


东汉 黑釉熊形灯 浙江博物馆藏

东汉的黑釉瓷是由酱色釉原始瓷发展而来的。酱色釉原始瓷与黑釉瓷有着许多共同特点:坯料中含铁量比较高,都以氧化铁作为主要着色剂,成型和施釉方法相同。

只是酱色釉原始瓷釉料中铁的含量较低,釉层薄,呈色不黑;同时烧成温度高低不一,有的胎骨比较疏松。只要窑内的烧成温度得到提高,釉层厚度和釉料中氧化铁稍为增加,就可以获得黑瓷。所以,就工艺技术来说,由原始瓷演进成黑釉瓷,乃是比较自然和合乎发展规律的。


南朝 黑釉鸡首壶 浙江博物馆馆藏

现已发现的汉代黑釉瓷窑址有:

1.浙江宁波市郭塘吞窑

该窑发现于1977年,随后又在附近发现窑址三处。窑址分布在慈江以北郭塘河两岸的山坡上。除生产一部分青瓷和黑瓷外还发现相当数量的原始瓷。说明它正处于由原始瓷生产进人到瓷器生产的交替阶段。黑瓷产品有盘口壶、印纹垂和罐等。

2.浙江慈溪县周家吞窑址

1981年新发现的周家吞窑址位于著名的越窑产地慈溪县上林湖西部的周家吞山

西麓是一处青瓷与黑瓷兼烧的窑。黑瓷产品以罐、罄为主釉层不厚呈酱褐色。

3.浙江宁波市栋斜山窑址

郭县东钱湖谷童番和横溪镇栋斜山窑址以烧青瓷为主产品丰富釉色青亮质量

很高;同时也烧一部分黑瓷品种有垂、壶等。

4.浙江上虞县汉代窑址

上虞县联江公社红光大队帐子山是一处古代瓷窑群自东汉晚期至北宋瓷业不断历代都有烧制。这里的汉代瓷窑是一处青瓷与黑瓷合烧的窑黑瓷产量大也占很大的比重。

常见的器形有壶、罐、垂和泡菜罐等盛贮器也有少量碗、碟等饮食器皿。胎骨坚硬施绿褐色、黄褐色或黑色釉。釉层丰富釉面光亮常有蜡泪状的流釉现象。施釉常不及底无釉处呈紫色或黑色胎面。


东晋 德清窑黑陶耳杯盘 浙江博物馆藏

此四处汉代瓷窑都是青瓷与黑瓷同烧,而以青瓷为主。青瓷与黑瓷以颜色而论,青、黑分明,各不相关,但在生产工艺中却有着许多共同点。

 

它们都以瓷土作胎料,以氧化铁作为主要着色剂和在还原气氛中烧成。其主要差别是釉料中氧化铁含量的多少和黑瓷的烧成温度较低,所以这两种颜色釉瓷能够在同窑中烧成。


东晋 德清窑黑釉唾壶 故宫博物院藏

从原始青瓷和原色酱釉瓷开始,到东汉晚期发展成为青瓷和黑瓷,都在同一个窑中烧成,甚至在以后很长的历史时期中它们仍然是同窑合烧的姐妹瓷和双胞胎。

施黑釉陶瓷的正式烧造,是在从三国时期到南朝之间,以浙江省为中心的青瓷烧造产地即古越瓷烧造的窑场中开始的。


东晋  德清窑黑釉鸡首壶 故宫博物院藏


东晋  德清窑黑釉鸡首壶 故宫博物院藏

鸡首壶是古越瓷中具有代表性的器形之一,多作为明器陪葬。烧造这种黑釉器的窑场,浙江省的德清窑很有名,另外同种类的瓷片在同省的上董窑,余杭窑亦发现。

 

古越瓷中的黑釉瓷均有釉面无光泽,釉易剥落的缺点,生产量亦比青瓷小得多。可以设想,此时的黑釉技术比青瓷难度大,产品亦比青瓷稀少。

(整理自:今井 敦《中国黑釉陶瓷的历史》;朱伯谦、林士民《我国黑瓷的起源及影响》。)

宋代是黑釉的鼎盛时期

两宋时期,可以说是黑釉瓷发展的极盛时代。“已发现的宋瓷窑址中,有三分之一以上都见到黑瓷,南北都产,尤其是黑釉盌盏,产量特别大,也有不少瓷窑专门生产。”

黑釉瓷自汉、晋以来,就与青瓷并驾齐驱,成为我国陶瓷领域里一支与青釉瓷争艳的奇葩,大放异彩,名驰中外。宋代由于“斗茶”之风盛行,适宜斗茶的黑釉茶盏,受到了上至皇帝,下到达官贵人、文人骚客以及普通黎民的喜爱。


宋代建窑兔毫盏 美国波士顿博物馆藏

 

宋代吉州窑木叶盏  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

两宋时期,可以说是黑釉瓷发展的极盛时代。“已发现的宋瓷窑址中,有三分之一以上都见到黑瓷,南北都产,尤其是黑釉盌盏,产量特别大,也有不少瓷窑专门生产。”(《中国陶瓷史》硅酸盐学会编)

 


宋代中国天目窑分布图

天目,广义上即指黑釉茶碗

(日本小山富士夫《天目》)

在北方,形成了以磁州窑产精美的黑绘花器为代表的黑釉瓷系;在南方,则有建窑的鹧鸪斑、曜变、油滴、兔毫为代表的名贵黑釉瓷和吉州窑的玳瑁斑、虎皮斑、木叶贴花、剪纸贴花等充满民间艺术魅力的黑釉瓷系;各窑新颖独特的墨绘与光怪陆离的窑变以及深黑如漆的釉色,均著称于世。


宋代福建省内建窑系黑釉茶碗窑口分布图

(栗建安《福建的建窑系黑釉茶盏》)

宋代烧造黑釉瓷的窑口举不胜举,除知名的磁州窑、建窑、吉州窑外,还有:

  • 安徽省寿州窑,烧造的黑釉器物有壶、水注等;

  • 河南省的巩县窑,除烧造黑釉瓷外还烧有茶末釉器;

  • 唐至金代的山东淄博窑,烧造的器物有盌、钵、注子、花口壶、双系壶等;

  • 山西省浑源窑以生产黑、酱釉的盌为主;

  • 宋代福建的泉州窑,烧制绿、黑两种釉色的军持最引人注目;

  • 河北省的定窑,生产黑釉瓷和酱色釉瓷,被称之为“黑定”;

  • 河南宝丰窑,以生产盌、罐和灯为主;金元时代的山西怀仁窑,生产黑釉弦纹瓶、罐及盘、盌等器物,其中有的器物有釉滴;

  • 大同窑以烧造黑釉和茶末釉为主,以弦纹瓶及别花瓶、罐最具代表性,釉色乌黑发亮;

  • 浙江的婺州窑在宋代也烧一部分黑釉,酱色釉瓷器;

  • 甚至著名的龙泉窑在南宋时也生产少量的黑釉茶盏。

(张燕《浅谈黑釉瓷器》,载于《中国历史文物》)


宋代建窑兔毫盏 大英博物馆藏

 


宋代白覆轮茶碗 大英博物馆藏

在宋代,黑釉瓷不仅盛行于国内,而且还大量出口外销,走向临近的朝鲜、日本、东南亚的菲律宾等国,而且在印度、阿拉伯等地都发现有宋元时期的黑釉瓷。 1976-1979年,韩国从新安海底元代沉船中共打捞出1359件中国瓷器,其中黑釉瓷就有1467件,其中绝大所数是茶盏、茶瓶、汤瓶等于饮茶有关的器具。


宋代定窑黑釉盏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宋代吉州窑玳瑁茶盏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助推黑釉瓷器在宋代蓬勃发展的动力,是当时社会“茶色尚白,宜黑盏”的斗茶风尚。斗茶这种品茶方式,唐时已有,宋代而达到极盛。斗茶方家又偏好福建建窑的黑釉茶盏,因而有“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之说,并得到宫廷及士大夫阶层的推崇。

这时的建窑,已烧出兔毫、油滴、鹧鸪以致“曜变”等绮丽斑纹的黑釉茶盏,并达到了其黑釉瓷成就的巅峰。在社会风尚的推动和建窑成就的强烈影响下,福建各地的瓷窑纷纷烧造黑釉瓷,竞相仿制兔毫盏,并将这种趋势蔓延至省外各地。


“進琖”款建盏 上海博物馆藏

 

怀仁窑黑釉油滴碗 上海博物馆藏

在宋代斗茶风尚的潮流推动下,黑釉瓷器兴起背后的根本原因:原料丰富、价格低廉。如此,才能使得黑釉瓷器走入寻常百姓家。在无官方支持(非官窑)的背景下,只有进入绝大多数的百姓家,作为当时流行的日用瓷器,黑釉瓷才能窑口遍地、窑火兴盛。

 


建窑银兔毫盏 美国FREER博物馆藏

 

在大量生产烧造下,窑工的技艺日夜锤炼、提升,方才能烧造出文人墨客争相推崇的精美器物,不仅满足了民间普通百姓物美价廉的要求,其高档艺术瓷也受到中上层社会的青睐。

  • 原料丰富

这种含铁量很高的粘土,属于低档原料,在地面上很容易找到,陶瓷工匠们就地取材用于制造黑釉瓷。有充足制瓷原料是制瓷业发展的必要条件或保证,在北方的许多煤田中有多层可供烧造瓷器的高岭石粘土矿存在,但原料质量不很好,加之淘洗不够纯,很难做出轻薄细腻的白瓷和青瓷。

虽然北方的邢窑、汝窑、定窑、耀州窑有很好的胎土,其精细程度并不比南宋官窑、景德镇窑、龙泉窑差,可是毕竟生产数量有限,不能满足北方广大地区的需求。

  • 价格低廉

宋代建窑建盏胎底

一般来说,青釉和白釉瓷器需要对胎土进行较细致的加工,生产成本自然较高。而黑釉瓷器对胎土质量要求不高,生产成本低,作为普通百姓、在物质较为匮乏的古代,生活需要情打细算,购买生活用品也通常选择实用和价格便宜的,其次才是美观。在瓷器的销售市场上,黑釉瓷器无疑在价格上占有绝对优势。

历代黑釉珍瓷——元明清:黑釉的尾声

为元、明、清时期,中国瓷业的中心转移到了景德镇后,素雅沉静的青花和五色斑斓的彩瓷,独领风骚、一统了中国瓷器的江湖。黑釉瓷也就离中国瓷器的主流越来越远,并最终从中国瓷器史的嫡系中悄无声息退出了。

随着两宋王朝的远去,斗茶文化、饮茶方式的改变,黑釉瓷也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且又因为元、明、清时期,中国瓷业的中心转移到了景德镇后,素雅沉静的青花和五色斑斓的彩瓷,独领风骚、一统了中国瓷器的江湖。黑釉瓷也就离中国瓷器的主流越来越远,并最终从中国瓷器史的嫡系中悄无声息退出了。

01、油滴玉壶春瓶 元 山西窑场


 

02、油滴玉壶春瓶 元 山西窑场

03、红油滴茶罐 元

04、黑釉剔花填白卷草纹嘟噜瓶 元

05、褐釉剔花卷草纹嘟噜瓶 元

06、黑釉剔花缠枝花纹玉壶春瓶 元




07、黑釉刻划莲荷纹梅瓶 元

08、茶叶末釉剔花卷草纹梅瓶 元

09、黑釉剔花卷草纹梅瓶 元

10、黑釉剔划莲荷诗文罐 元

11、黑釉刻划花卉纹梅瓶 金-元


 

12、黑釉刻划莲纹梅瓶 元



13、黑釉酱彩花卉纹嘟噜瓶 元

14、黑釉白覆伦银斑碗 元

15、黑釉酱斑嘟噜瓶 元


16、黑釉酱斑罐 元



17、黑釉酱斑梅瓶 元



18、黑釉酱彩鸟形花嘟噜瓶 元



19、黑釉银彩鸟形花嘟噜瓶 元



20、褐釉酱彩花卉纹玉壶春瓶 元

21、黑釉轴头等一组(同出于黄褐釉糊斗内)元


明清时期的黑釉瓷

1、明永乐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出土


 

2、明永乐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出土


 

3、明永乐景德镇明御窑厂遗址出土


 

4、明


 

5、清康熙


 

6、清康熙

(展品图片来源:雅昌论坛『鸿雅山房』。)

历代黑釉珍瓷——宋辽金的瓶与罐:各擅胜场

本文为《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展览的第三篇:『各擅胜场-宋辽金元的黑釉瓷』中的部分展品。

 本文为《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展览的第三篇:『各擅胜场-宋辽金元的黑釉瓷』中的部分展品。

(该展览的展品共计145件,分多篇介绍。)

 

01、黑釉三足炉 北宋 赣州窑

02、黑釉三足炉 南宋 赣州窑

03、酱釉柳斗罐 南宋-元 赣州窑

04、黑釉罐 南宋

05、黑釉小罐 南宋 吉州窑

06、酱釉罐北 宋-金 耀州窑

07、酱釉盖钵 北宋-金 耀州窑

08、黑釉弦纹梅瓶 北宋


09、黑釉酱斑瓶 北宋

10、黑釉漏花朵花纹瓶 北宋

11、黑釉酱斑长瓶 北宋

12、黑釉酱斑盖钵 北宋-金

13、黑釉酱斑盖钵 北宋-金

14、黑釉荷叶盖罐 宋

15、黑釉白覆伦香炉 北宋



16、黑釉白覆伦钵 北宋-金



 

17、黑釉荷叶盖罐金

18、黑釉研磨器金

19、黑釉剔花卷草纹罐辽



20、大同窑口器物金山西博物院藏

21、黑釉剔花卷草纹梅瓶金大同青瓷窑

22、酱釉罐辽


 

23、酱釉罐辽


 

24、酱釉罐 辽



25、黑釉出筋执壶 金

26、黑釉出筋执壶 金

27、黑釉出筋梅瓶 金

28、黑釉出筋花口瓶 金

29、黑釉出筋瓶 金

30、黑釉出筋执壶 金

31、黑釉出筋钵 金


32、黑釉出筋罐 金


 

历代黑釉珍瓷——宋辽金的盏:各擅胜场

至宋代,黑釉瓷才真正进入其发展的巅峰时期。宋代与唐代茶文化美学内涵的最大不同在于唐代“青则宜茶”,而宋代则是“茶白宜黑”。

本文为《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展览的第三篇:『各擅胜场-宋辽金元的黑釉瓷』中的部分展品。

(该展览的展品共计145件,分多篇介绍。)

 

至宋代,黑釉瓷才真正进入其发展的巅峰时期。宋代与唐代茶文化美学内涵的最大不同在于唐代“青则宜茶”,而宋代则是“茶白宜黑”。

01、建窑兔毫盏 北宋 建窑

02、建窑黑釉盏 北宋 建窑

03、建窑兔毫盏 南宋 建窑

04、建窑兔毫盏 北宋 建窑

05、建窑黑釉银扣兔毫盏 南宋 建窑

 

黑釉瓷器的蓬勃发展并非无因生成,而是有着历史、社会、地域因素。最主要的原因是原料丰富,这种含铁量很高的粘土,属于低档原料,在地面上很容易找到,陶瓷工匠们就地取材用于制造黑釉瓷。

有充足制瓷原料是制瓷业发展的必要条件或保证,在北方的许多煤田中有多层可供烧造瓷器的高岭石粘土矿存在,但原料质量不很好,加之淘洗不够纯,很难做出轻薄细腻的白瓷和青瓷。

虽然北方一的邢窑、汝窑、定窑、耀州窑有很好的胎土,其精细程度并不比南宋官窑、景德镇窑、龙泉窑差,可是毕竟生产数量有限,不能满足北方广大地区的需求。

06、建窑黑釉银兔毫盏 南宋 建窑

07、建窑兔毫盏 北宋 建窑

08、建窑兔毫盏 南宋 建窑

09、建窑兔毫盏 南宋 建窑

 

10、建窑红兔毫盏 南宋 建窑




11、建窑红兔毫盏 南宋 建窑

12、金彩“福山寿海”黑釉盏 南宋 遇林亭窑

宋代早期饮茶方式由煎饮变为点饮,烹点技术极为讲究,出现了“斗茶”。“斗茶”不仅是饮出茶的品质,也是一种高雅的活动。

 

此时,建窑、吉州窑创造性地生产出了兔毫釉、哩变釉、剪纸漏花、瑕帽釉、虎皮釉,继而北方地区也仿制生产出准妙惟肖的兔毫釉、术猖釉,还创造出了铁锈花、黑釉红绿彩和凸线纹等新品种,这一系列成就使黑釉成为铁系色釉中装饰手段最丰富的高温釉。

13、“湘阴”款黑釉盏 南宋

14、黑釉盏 北宋



15、兔毫盏 北宋

16、黑釉花口碗 宋

17、黑釉酱斑花口碗 北宋 耀州窑

18、黑釉酱斑盏 北宋 耀州窑

一般来说,青釉和白釉瓷器需要对胎土进行较细致的加工,生产成本自然较高。而黑釉瓷器对胎土质量要求不高,生产成本低。作为普通百姓,在物质较为医乏的古代,生活需要精打细算,购买生活用品也通常选择实用和价格便宜的,其次才是美观。在瓷器的销售市场上,黑釉瓷器无疑在价格卜占有绝对优势。

19、白釉盏北宋介休窑/黑釉酱斑托 北宋 耀州窑

20、黑釉酱斑盏与盏托 北宋 耀州窑

21、黑釉白覆伦碗 北宋


 

22、黑釉白覆伦碗 北宋-金



23、黑釉白覆伦高足杯 北宋-金

24、红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25、红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26、红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27、银油滴盏 金 山西窑场

28、银油滴盘 金


 

29、银油滴碗 金 山西窑场


 

30、红油滴盏 金 山西窑场



31、红油滴盏与盏托 金 山西

32、红油滴盏与盏托 金 山西

33、红油滴盏与盏托 金 山西

34、红油滴盏 金 山西

35、红油滴盏 金



36、红兔豪盏 金 山西

历代黑釉珍瓷——隋唐五代:盛世气象

唐代黑瓷、青瓷与白瓷,三大系列并行发展,但人们常用南青北白四个字简单地概括当时南北方的瓷器面貌,黑釉瓷被漫不经心地忽视了。

本文为《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展览的第二篇:『盛世气象-隋唐五代的黑釉瓷』。

(该展览的展品共计145件,历数从东汉至清代的黑釉瓷器,为方便阅读,小堂将分为多篇进行逐一介绍。)

唐代时南北方众多窑场都生产黑釉器,而河南可能是生产黑釉瓷器最多的一个省份。唐代黑瓷、青瓷与白瓷,三大系列并行发展,但人们常用南青北白四个字简单地概括当时南北方的瓷器面貌,黑釉瓷被漫不经心地忽视了。

篇二:盛世气象——隋唐五代的黑釉瓷

1、花瓷瓶 唐

高11.6cm 口径3.8cm 底经4.3cm 高梧楼藏

2、花瓷花口胡瓶 唐

高31.4cm 底径8.6cm 红苒精舍藏

3、花瓷双系蒜头瓶 唐

高24.8cm 口径2.4cm 底径8.5cm 红苒精舍藏

4、花瓷双系瓶 唐

高28.5cm 口径9.2cm 底经13.2cm 红苒精舍藏

5、花瓷注子 唐

高32.2cm 口径1.2cm 底经13cm 红苒精舍藏

唐花瓷

钧瓷始于唐,初名道玄瓷,后名“花釉瓷”,又名拓釉花瓷和花瓷。这种花瓷由于在黑釉、褐釉,施以呈色不同的釉料,经高温烧制而泛现出灰蓝、乳白色的大块彩班,或蓝、白、绿、灰相间的流纹,形态各异变化万千,突破了唐代以前单色釉一统的局面。

唐代“花釉瓷”和宋代“钧瓷”有相似之处,据唐人南卓《羯鼓录》记载“该瓷产于河南鲁山”,经故宫博物院1977年三次排员赴河南调查,在鲁山段店和禹县的上白峪发现了唐代窑址。因禹县是宋代“钧窑”的故乡,与唐代“花釉瓷”有着密切的联系,后被陶瓷史学界称之谓“唐钧” 瓷。

 

唐代花釉瓷是我国迄今发现最早的高温窑变釉瓷,它以色彩绚丽富于变化而闻名于世,在我国陶瓷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与“唐三彩”并称唐代两大彩瓷成就,与“密色瓷”、“唐三彩”共称唐代三大名瓷,存世量比宋代五大名窑还要稀少。

根据《中国陶瓷史》记载:“花釉瓷……利用釉的流动,使它出现像窑变一样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淋漓酣畅,大胆泼辣,似有意似无意,似有表似无形,妙趣横生,为后来的钧釉彩斑开启了先声。”

 

赵青云、许天申在《钧瓷的兴起及其工艺持片》一文中也说:“唐代花瓷出现,为宋钧窑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钧瓷在北宋成为五大名窑之一是与唐钧的引导作用密不可分的。”

6、花瓷注子 唐

高15.1cm 口径7cm 底经7.9cm 高梧楼藏

7、花瓷注子 唐

高17.5cm 口径7cm 底经5.1cm 高梧楼藏

8、花瓷罐 唐

高23.8cm 口径10.3cm 底径9.8cm 乐道堂藏

9、花瓷罐 唐

高29.1cm 口径10cm 底经8.8cm 暂得斋藏

10、花瓷双系罐 唐

高18.8cm 口径8.8cm 底经9.3cm 乐道堂藏

11、花瓷罐 唐

高18.2cm 口径9.8cm 底径8.7cm 红苒精舍藏

12、花瓷盖罐 唐

通高21cm 口径9.5cm 底径8.8cm 红苒精舍藏

13、花瓷双系罐 唐

高10.8cm 口径13cm 底径9.1cm 高梧楼藏

14、花瓷三足盘 唐

高4.4cm 口径25.4cm 红苒精舍藏

15、花瓷花口碗 五代

高5cm 口径13.6cm 底经5.8cm 高梧楼藏

16、黑釉盖罐 唐

高14.4cm 口径6cm 底径5.9cm 乐道堂藏

17、黑釉凤首壶 唐

高38.5cm 口径4.3cm 底径14.1cm 红苒精舍藏

鸡首壶

最初的鸡首壶是在盘口壶的一侧肩部塑一个尖嘴无颈的实心鸡头,相对的另一侧从肩部到盘口塑鸡尾。鸡头纯粹是装饰,而鸡尾可当把手用。大约在东晋时,鸡嘴改作圆形,中空成管状,从而成为具有实际倾倒作用的“流”。鸡首壶后来持续发展,越做越生动优美,一直流行到唐中期,才衰微下去。

“鸡首壶”并不是古代的称呼(古作“罂”),而是现代依据器形命的名,但它已具备了现代茶壶的基本形状,可以看作是茶壶的祖先。

唐中期以后,取代鸡首壶的是注子。由盘口变成了撇口,颈变得粗短,器身变高呈圆筒状,鸡头被简化为短小的管状流,流和把依旧安在肩部两侧,有的保留了系,平底沙胎(后来也发展出了圈足),整个器形显得稳重端庄。

18、黑釉葫芦瓶 唐

高11.8cm 口径2.6cm 底径5.8cm 高梧楼藏

19、黑釉注子 唐

高9.2cm 口径4.3cm 底径4.8cm 高梧楼藏

20、外茶叶末内白釉三足铛 唐 长安醴泉坊窑

高3.3cm 口径9cm 高梧楼藏

21、外黑内白釉把杯 唐 长安醴泉坊窑

高4.8cm 口径8.1cm 底经3.8cm 高梧楼藏

22、外黑内白釉钵 唐 长安醴泉坊窑

口径10.2cm 底经2.5cm 高梧楼藏

23、外黑内白釉钵 唐 长安醴泉坊窑

高3.3cm 口径7.1cm 底经2.1cm 高梧楼藏

24、外茶叶末内白釉钵 唐 长安醴泉坊窑

高5.3cm 口径9cm 底经1.7cm 高梧楼藏

醴泉坊窑

醴泉坊窑在考古发掘出土的资料中有明确的纪年,它上限为开元二十四年(736),下限不晚于宝应二年(763)。醴泉坊窑生产的产品绝大多数是唐三彩,兼烧黑釉、白釉及部分素烧瓷。它的发现被考古界称为是继唐代巩县、陕西黄堡窑之后的又一大唐三彩窑址。

25、黑釉瓜棱注子 唐 黄堡窑

高19.8cm 口径7cm 底经7.2cm 高梧楼藏

26、黑釉刻花填白彩注子 唐

黄堡窑高24.3cm 口径7.9cm 底经6.5cm 高梧楼藏

27、黑釉渣斗 唐 黄堡窑

高10.7cm 口径13.3cm 底经8.5cm 高梧楼藏

28、褐釉葵口碗 唐 黄堡窑

高7.9cm 口径16.2cm 底经8.3cm

1987年陕西铜川黄堡窑窑址出土深圳博物馆藏

29、黑釉盖盒 唐 黄堡窑

高11.4cm 口径12.7cm 底经8.9cm

1984年陕西铜川黄堡窑窑址出土深圳博物馆藏


黄堡窑

 

黄堡窑是唐至五代时期中国北方重要的窑场,位于今陕西省西安市以北的铜川市黄堡镇。黄堡窑烧造瓷器产品种类繁多,从釉色看有白釉、黑釉、黄釉、青釉瓷器等,器型既有食具、酒具、茶具,也有文房用品、化妆用品等。

 

黄堡窑在中晚唐始烧青瓷,此时青瓷产品从胎质致密程度到釉色均匀与否都处在摸索和模仿的层次,器物种类也相对较少,纹样比较简单。

 

五代开始,黄堡窑青瓷烧造量大增,胎质细密,釉色莹润,对纹样与造型既有创新也有借鉴学习,精品大量出现,为宋代耀州窑盛烧及贡瓷地位的确立,青瓷产品的大量外销,耀州窑系的形成都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

30、褐釉如意头形瓷枕 唐

黄堡窑高17cm 口径13.5cm 底经9.7cm

1986年陕西铜川黄堡窑窑址出土深圳博物馆藏


 

31、黑釉小瓶 唐

高10.2cm 口径4.5cm 底经3.7cm 高梧楼藏

32、黑釉模印贴花犬鸟纹罐 唐

黄堡窑高10.7cm 口径10.7cm 底经9.4cm 暂得斋藏

33、黑釉模印贴花蝴蝶纹双耳罐 唐 长沙窑

高18.2cm 口径12.6cm 底经13.7cm 高梧楼藏

34、黑釉瓜棱双系罐 唐

高14.7cm 口径4.8cm 底经6cm 高梧楼藏

35、黑釉双系罐 唐

高27cm 口径21.4cm 底经15.1cm 高梧楼藏

36、褐釉兽形砚滴 唐 长沙窑

高梧楼藏

37、褐釉骑马人物塑像 唐 长沙窑

高6cm 高梧楼藏

长沙窑

长沙窑是唐代南方重要的、规模甚大的青瓷窑场,其窑址位于湖南省长沙市郊铜官镇瓦渣坪,所以又称“铜官窑”或“瓦渣坪窑”。

 

长沙窑始于初唐,兴盛于中晚唐,终于五代。长沙窑最重要的成就,是最先把铜作为高温着色剂应用到瓷器装饰上,烧出了以铜红作为装饰的彩瓷,这是中国陶瓷史上的一项重大发明,也是中国釉下彩绘的第一个里程碑,对宋代的钧窑,元明清时期的釉里红、豇豆红、郎窑红等铜红釉产品的问世,都起到了最初的奠基作用。

长沙窑是一处民间的瓷窑,早期以烧制碗、盆、壶、罐等生活器具为主,后来也兼烧镇纸、砚台等文房用品和动物造型的玩具。其制品主要流行于长江中下游地区,也有不少出口,远销至日本、朝鲜、暹罗、南洋甚至西亚、非洲等地。

38、褐釉鸟形塑像 唐 长沙窑

高梧楼藏

39、褐釉鸟形砚滴 唐 长沙窑

高梧楼藏

40、褐釉鸟形砚滴 唐 长沙窑

高梧楼藏

41、褐釉双耳榼 唐 长沙窑

高24.8cm 口径6cm 底经11.2cm 上海世华艺术馆藏

42、黑釉剔填兽面纹枕 唐 寿州窑

高6.3cm 长15.8cm 宽10.4cm 上海世华艺术馆藏

《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简介:

该展览于2011年12月中旬在深圳博物馆举办,是国内体系最完备、规模最大的黑釉瓷器展览,展品年代上迄鸿蒙之初的东汉黑瓷,下至清代的黑瓷一代名品乌金釉,时代跨度近两千年。

展览共展出145件(组)黑釉瓷器,分为四个部分:

《鸿蒙初开-汉魏六朝的黑釉瓷》(展品1~6)、

《盛世气象-隋唐五代的黑釉瓷》(展品7~48)、

《各擅胜场-宋辽金元的黑釉瓷》(展品50~139)、

《玄色余韵-明清时期的黑釉瓷》(展品140~145)。

展品包含数十个窑口的黑釉产品,为:德清窑、长安醴泉坊窑、黄堡窑、长沙窑、寿州窑、建窑、遇林亭窑、赣州窑、吉州窑、耀州窑、介休窑、浑源窑、大同青瓷窑等。

参展方有十多家公私收藏机构,为:深圳博物馆、山西博物院、内蒙古博物院、内蒙古考古研究所、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婺源博物馆及上海高悟楼、九砚山房、观叶楼、广州红苒精舍、暂得楼、深圳宝光艺术等。

(展品图片来源:雅昌论坛『鸿雅山房』。)

历代黑釉珍瓷——汉魏六朝:鸿蒙初开

该展览于2011年12月中旬在深圳博物馆举办,是国内体系最完备、规模最大的黑釉瓷器展览,展品年代上迄鸿蒙之初的东汉黑瓷,下至清代的黑瓷一代名品乌金釉,时代跨度近两千年。

本文为《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的第一篇:『鸿蒙初开-汉魏六朝的黑釉瓷』。

(该展览的展品共计145件,历数从东汉至清代的黑釉瓷器,为方便阅读,小堂将分为多篇进行逐一介绍。)

《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简介:

该展览于2011年12月中旬在深圳博物馆举办,是国内体系最完备、规模最大的黑釉瓷器展览,展品年代上迄鸿蒙之初的东汉黑瓷,下至清代的黑瓷一代名品乌金釉,时代跨度近两千年。

展览共展出145件(组)黑釉瓷器,分为四个部分:

《鸿蒙初开-汉魏六朝的黑釉瓷》(展品1~6)、

《盛世气象-隋唐五代的黑釉瓷》(展品7~48)、

《各擅胜场-宋辽金元的黑釉瓷》(展品50~139)、

《玄色余韵-明清时期的黑釉瓷》(展品140~145)。

展品包含数十个窑口的黑釉产品,为:德清窑、长安醴泉坊窑、黄堡窑、长沙窑、寿州窑、建窑、遇林亭窑、赣州窑、吉州窑、耀州窑、介休窑、浑源窑、大同青瓷窑等。

参展方有十多家公私收藏机构,为:深圳博物馆、山西博物院、内蒙古博物院、内蒙古考古研究所、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婺源博物馆及上海高悟楼、九砚山房、观叶楼、广州红苒精舍、暂得楼、深圳宝光艺术等。

(展品图片来源:雅昌论坛『鸿雅山房』。)

篇一 :鸿蒙初开——汉魏六朝的黑釉瓷

 

1、黑釉鸡首壶 东晋 德清窑

高24.6厘米 口径9.2厘米 底径14.7厘米 高梧楼藏

德清窑,在今浙江省德清县,故名。窑址在德清县境内已发现几十处之多,是以黑瓷与青瓷兼烧,以青瓷为主而以黑瓷闻名的古窑场。烧造历史较长,上溯商周,历经汉、六朝直至唐宋才停烧。

德清地区商周时期的原始瓷生产,无论是生产时间、生产规模,还是产品种类、产品质量等方面,在当时都是独一无二的,在中国瓷器发展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已有充分理由可以认为,德清地区是商周时期的制瓷中心,是中国瓷器的发源地。

2、黑釉唾壶 东晋

高10.7厘米 口径9.6厘米 底经10.6厘米 高悟楼藏

3、酱釉唾壶 东晋 德清窑

高8.3厘米 口径8.9厘米 底经9.8厘米 高梧楼藏

4、褐釉多足砚 南朝

高7.1厘米 口径19.5厘米 底经25厘米 高梧楼藏

5、黑釉碗 南朝 广东窑场

高5.3厘米 口径7.8厘米 底经3.1厘米

1985年深圳西乡流塘村南朝墓出土 深圳博物馆藏

6、黑釉盘口瓶(低温釉陶) 北朝

高28厘米 口径11厘米 底经8.2厘米 乐道堂捐赠 深圳博物馆藏


黑釉瓷简史

瓷器中的青釉、黑釉、白釉是中国古代最常见的三种单色釉。

其实黑釉并不都是纯正的黑色,是有浓淡深浅色差区别的,即使同一地区、同一窑场,甚至是同一作坊,由于每次釉料配置的细微差别,烧窑时窑内气氛变化的不同,高温值及保温阶段时间长短的差异,釉层的薄厚区别等等,都会导致出窑后的不同色调,出现黑、黑褐、酱、茶叶末等深浅不一的釉色,所谓窑分五色,其实都归属于黑釉器。

真正意义上的黑釉瓷的烧成是在东汉时期。一般说来,汉代黑釉瓷,其胎质不如青瓷细腻,不同窑口生产的黑釉瓷,其产量和品质各不相同,产品质量以越窑为最好;同为黑釉瓷,质量上又有精细之分,碗、壶等饮食器和酒器,胎质较细,而瓿、罍等大型容器的胎质较粗。

汉代黑釉瓷施釉一般不到底,釉层一般不均匀,但少数的黑釉瓷,釉色丰厚,滋润如玉,黑如乌金,美观夺目。说明东汉时期,黑釉瓷的制造水平已相当高超。

黑瓷的成熟期在两晋时期,东晋德清窑的黑瓷,出土了成熟的黑瓷,胎呈红、紫或褐色,釉呈黑色或黑棕色等,釉质滋润,色泽黑亮如漆,风味独具。同时,北方黑釉瓷也在北朝后期烧成,但整体质量、产量皆低于南方。

随着唐朝陶瓷工艺的全面发展,黑釉瓷也取得很大成就。尤其是北方,出现了许多著名的烧制黑釉瓷的窑口,如河北的邢窑,河南的巩县窑、鲁山窑、禹县的下白峪窑、鹤壁窑、郏县窑,陕西省铜川黄堡窑,山西省的浑源窑,山东淄博的磁村窑等等。

虽然如此,但由于唐代“饮茶”文化的审美观中,推崇茶圣陆羽“青则宜茶”的情趣,所以,越窑青瓷的地位仍然坚不可摧,黑釉瓷仍然未能挤入当时瓷器的主流。

至宋代,黑釉瓷才真正进入其发展的巅峰时期。宋代与唐代茶文化美学内涵的最大不同在于唐代“青则宜茶”,而宋代则是“茶白宜黑”。

北宋以宋徽宗赵佶为首的君臣斗茶之风,席卷朝野。赵佶在《大观茶论》中说:“天下之士励志清白,竟为闲暇修索之玩,莫不碎玉锵金。啜英咀华,较筐箧之精,争鉴裁之别。”这一风尚,极大地刺激了黑釉瓷生产的兴盛和繁荣。其时,黑釉瓷品种大量出现,质量空前提高。

 

宋代生产黑釉瓷的主要窑口有:河北定窑、陕西耀州窑、江西吉州窑和福建建窑等。其中,建窑和吉州窑茶盏最受推崇。

随着两宋王朝的远去,斗茶文化、饮茶方式的改变,黑釉瓷也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且又因为元、明、清时期,中国瓷业的中心转移到了景德镇后,素雅沉静的青花和五色斑斓的彩瓷,独领风骚、一统了中国瓷器的江湖。

黑釉瓷也就离中国瓷器的主流越来越远,并最终从中国瓷器史的嫡系中悄无声息退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