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瓷与明清瓷的审美不同:芙蓉出水,错彩镂金

宋代瓷器都是以简洁、清秀的美而大放异彩,充满了一种清新活泼的感觉。宋瓷没有唐瓷那样的雍容,也不像明瓷那样繁缛,然而,古今中外的陶瓷,难道还有像宋瓷那样的具有崇高感和明晰的表现力?

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宋与明清可说是两个“集大成”时代。

两宋的最大亮色,一言以蔽之,是窑业的大发展、大格局、大繁荣。以瓷器品种论,亦是百花齐放,尤以“单色釉”(白瓷、青瓷等)和“磁州窑型”(主要指在挂有“化妆土”的器坯上以刻花、印花、彩绘等手法施加装饰的瓷器)最具时代特色;明清的突出成就,则主要体现在“一枝独秀”的景德镇瓷器上,代表性品种是那些五光十色的彩瓷,如大家都熟悉的青花、五彩、粉彩以及各种色釉瓷器等。

中国陶瓷史上的这两个黄金时代,可谓双峰并峙,各领风骚。

汝窑青瓷莲花式温碗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汝窑青瓷莲花式温碗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官窑青瓷琮式瓶

南宋官窑青瓷琮式瓶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若以我国先秦时代的造物思想,强调造物以“善”为美,以“用”为美,即认为“材美”、“工巧”而又合用的东西,才是好的;也只有这样的东西,才谈得上美。于斯而论,明清瓷是不输于宋瓷的。然而,当我们换个角度,却会看到一个有意味的现象,这就是在古瓷审美方面,明清瓷的声价明显不如宋瓷那么广泛、崇高和肯定。

在古瓷鉴赏中,“宋瓷”作为一个独立词素存在的情况,是相当普遍的。而人们也尽可能将其他朝代的瓷器与“国号”连缀,近者如青瓷、明瓷、元瓷,远者如晋瓷、隋瓷、唐瓷等。但这些称呼毕竟都不普遍,更不具有像“宋瓷”那么鲜明的“文化符号”意义。

哥窑青瓷八棱贯耳瓶哥窑青瓷八棱贯耳瓶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定窑白釉刻花花卉纹梅瓶定窑白釉刻花花卉纹梅瓶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如果说过去(明代始,将古瓷作为珍玩来收藏和欣赏)人们欣赏宋瓷多注重它的古雅与珍奇的话,那么今人则更愿意把宋瓷作为中国古代艺术和传统工艺的杰出代表,以一种近乎理想的眼光加以品评。这样,宋瓷就被进一步提纯和升华,称为高格调、高境界美的象征,并被抽象为一个堪与唐诗、宋词、元曲、明剧以及宋元山水画、明清园林等并列的“文化符号”,因而也就赢得更高的赞誉。

龙泉窑青瓷茶碗(马蝗绊)龙泉窑青瓷茶碗(马蝗绊)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下面两段专业人士的评论有其代表性:

宋代瓷器多以淳朴秀美的造型,配以绚丽多彩的釉色,或变化万千的结晶、片纹而引人入胜,独步一时,至今仍称颂于世,令人叹为观止。可以说是将形态、色彩、纹理乃至光亮均调和得恰如其分,达到了科学技术与工艺美术表现的高峰。而后来的元、明、清瓷器则逐渐变成为以绘画瓷装饰为主体,多忽视前代以形态神韵为根本的特征。这一点或是宋瓷之所以驰誉中外无与伦比,为后人所不及的独到之处,更值得重视和学习。

——叶喆民《中国陶瓷史纲要》

建窑鹧鸪斑茶盏残片建窑鹧鸪斑茶盏残片

建窑鹧鸪斑茶盏残片 私藏

宋代瓷器都是以简洁、清秀的美而大放异彩,充满了一种清新活泼的感觉。宋瓷没有唐瓷那样的雍容,也不像明瓷那样繁缛,然而,古今中外的陶瓷,难道还有像宋瓷那样的具有崇高感和明晰的表现力?

今天,宋瓷的声誉在世界性地提高,如果谈及中国的陶瓷,作为核心的存在,无疑要首推宋瓷了。

——[日]小山富士夫《论宋瓷》

景德镇窑执壶景德镇窑执壶 大英博物馆藏

另见有一篇有关宋瓷欣赏的散文,其出自一位有着很浓古典情结的“书生”之手,率性的文字,更表达出不少今日士子之感受:

看多了汝窑的东西,再看明代那些青花大碟青花大罐会很不习惯,觉得太吵闹,太没气质,一如一群刚进城的喋喋不休的农村小保姆。看多了宋瓷,再看清代的那些暗花描金盖碗,堆花云龙大缸,尤其是那些五彩罐,法华描金瓶,简直不能忍受,直斥为陶瓷中的妓女,涂脂抹红,粉之力也。

宋瓷则是如此的宁静!仿佛经过五代十国的腥风血雨,中国人的心情沉静下来了,淘汰了喧热的火气,如皎月当空一般的清朗。

——胡晓明《书生情缘·宋瓷》

青白釉茶盏与盏托青白釉茶盏与盏托 大英博物馆藏

在美的特有尺度下,宋瓷的清隽典雅和明清瓷的华丽繁缛是两种不同的美感,它们有着境界高低的不同。已故美学家宗白华在一篇文中恰好谈到这两种美感。宗白华先生认为“谢诗如芙蓉出水,颜诗如错彩镂金”,这可说是代表了中国美学史上两种不同的美感或美的理想。

楚国的图案、楚辞、汉赋、六朝骈文、颜延之诗、明清的瓷器,一直存在到今天的刺绣和京剧的舞台服装,这是一种美,“错彩镂金,雕缋满眼”的美。汉代的铜器、陶器,王羲之的书法,顾恺之的画,陶潜的诗,宋代的白瓷,这又是一种美,“初发芙蓉,自然可爱”的美。

魏晋六朝是一个转变的关键,划分了两个阶段。从这个时候起,中国人的美感走到了一个新的方面,表现出一种新的美的理想,那就是认为“初发芙蓉”比之于“错彩镂金”是一种更高的美的境界。

——宗白华《中国美学史中重要问题的初步探索》

(本文整理、节选自《芙蓉出水 错彩镂金——宋瓷与明清瓷审美略说》一文。原文篇幅很长,推荐阅读,载于刘涛所著《宋瓷笔记》。)

宋代各大窑口茶盏的釉色美

宋瓷茶盏注重色彩不留痕迹,釉色精致而细腻,像定窑的乳白、官窑的淡青、景德镇的影青、汝窑的葱绿、耀州窑的青中微黄等都有“清水出芙蓉”的天然之美。

宋代茶盏因釉色差别可分为青釉盏、白釉盏、青白釉盏、黑釉盏等各色茶盏。

宋瓷茶盏注重色彩不留痕迹,釉色精致而细腻,像定窑的乳白、官窑的淡青、景德镇的影青、汝窑的葱绿、耀州窑的青中微黄等都有“清水出芙蓉”的天然之美。

而钧瓷的天蓝、月白、色如晚霞的窑变效果以及变化莫测的建窑黑釉瓷、则以其自然天成的肌理美,丰富了单色瓷,别具风采。

 

宋人追求玉的精神和玉的美感,“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清水出芙蓉”。在这种类玉的审美理想的指导下,宋瓷茶盏体现的是典雅含蓄、高贵朴实,不喜欢用艳丽的色彩和华丽的花纹进行修饰,而把细腻的釉色发挥得淋漓尽致。

宋代五大名窑除钧窑瓷釉色鲜艳外,其他各窑都是靠细腻精致的单色釉取胜。

以单色茶盏为主的,如定窑烧造的白瓷釉色,柔和莹润,光洁如美玉。还有龙泉窑的粉青釉釉色、梅子青釉釉色,都类似碧玉的色泽,似半透明的青玉。

这两种釉料都采用石灰碱不易流动的特征,在上釉的时候多次施釉以增加釉层的厚度,烧成后釉厚如凝脂,酥莹温润,有柔和淡雅如青玉的质感,是青瓷冰肌玉骨的完美再现。

宋人选择建盏,是因为出于对试茶的需要,黑瓷能与白茶形成强烈色彩对比,《茶录》说“茶色白,宜黑盏,”建盏的釉色有:黑釉、兔毫、鹧鸪斑(油滴)、曜变,以及其他非主要的杂色釉。

黑釉,即是纯黑釉,表面无斑纹,是建窑较经典的釉色,也称为“绀黑釉”或“乌金釉”;

兔毫,是黑色的底釉中析出一根根细密的丝状条纹,形如兔子身上的毫毛,是建窑最为经典且产量最大的产品,以致人们常将“兔毫盏”作为建盏的代名词;

鹧鸪斑,其斑点大小不一,形状一般为圆形或椭圆形,呈银色、银灰、黄色等,分布或密集或疏松,如若水面上漂浮的油滴,故日本将其形象地称为“油滴”;

曜变盏内外,黑色釉面上呈现大小不等的圆形或近似圆形的斑点,斑点的分布并不均匀,几个或几十个聚在一起,经光线照耀,斑点的周围有眩目的晕彩变幻,呈现蓝、紫红、金黄等色,璀璨相映,珠光闪烁,属建窑绝品。

宋代建窑所产建盏,之所以能够收到古今中外茶家的青睐,究其本质在于幻化万千、绚烂多彩的釉色和斑纹。如果没有这些自然天成的釉色斑纹变化,建盏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黑釉茶盏。建盏变化莫测的釉色,和其造型完美结合,犹如天然合成,是其它釉色无法替代的。

宋代茶盏——娟秀、挺拔的造型美

宋瓷茶盏之美也是通过造型语言得以体现的。它的造型从比例、尺寸、节奏、韵律等方面进行设计,造型简洁、线条要求求正不求奇、不张不驰,这种恰到好处的尺度把握,对它任何一点改动似乎都会破坏它的美。

“陶瓷的造型,也叫陶瓷的‘器形’或‘形制’。或修长挺拔,或浑圆丰满,或淳朴天成,或端庄典雅,或雍容硕大,或别致小巧,构成了蔚为大观的中国陶瓷造型艺术天地,其中蕴含着中华民族的艺术风范和美学精神。

青白釉茶盏 大英博物馆藏

 


青白釉茶盏 大英博物馆藏

宋瓷茶盏之美也是通过造型语言得以体现的。它的造型从比例、尺寸、节奏、韵律等方面进行设计,造型简洁、线条要求求正不求奇、不张不驰,这种恰到好处的尺度把握,对它任何一点改动似乎都会破坏它的美。

 

对形式美法则的运用也非常讲究,给人一种质朴的、含蓄的、内在的美。体现了宋代工匠技艺高超、恰到好处的技术水平。


定窑白釉茶盏 大英博物馆藏

 

宋瓷茶盏善于用简洁的线条勾勒整个外部轮廓,线条曲直变化,刚柔相济。

曲与直和谐地统一在同一整体之中,这些器物线形对比主次分明,直线显得器形挺拔向上,曲线为主的器形而显得丰满、圆润。线条流畅而又细腻柔和,组合成一种造型优美的器物。

青白釉茶盏 大英博物馆藏

 


龙泉青釉茶盏 大英博物馆藏

 


青白釉葵口盏 大英博物馆藏

宋瓷茶盏的器壁线条象一个倒三角,从视觉上冲击了人们追求稳重的习惯,给人以挺拔、有力、向上和简洁的感觉,创造出了沉静素雅的美学风格。

 

中国传统绘画就善于用线表现事物,象郑板桥画的兰花、墨竹等,利用苍劲有力的线表现顽强旺盛的生命力的态势。


龙泉窑斗笠盏 大英博物馆藏

为了符合宋代的审美,茶盏重心向上移动,使宽大的口沿和小小的圈足形成了体量上的强烈对比,使茶盏看起来高耸挺拔而又亭亭玉立,成为宋代瓷器造型的标志性造型风格之一,表现了强烈的时代特色和宋瓷造型的独创性。

 

“这种小碗底轻盈而优雅,亭亭玉立,充满了文人气质”。

建窑建盏 大英博物馆藏

宋代的社会状况、审美风尚和思想意识的改变,使人们的审美理想回归到了中国传统的质朴、内敛审美心理,讲究“收敛、节制”,因此在设计茶盏造型时更注意比例关系和细节的处理上。

宋代工匠制作工艺的精湛,表现在宋人设计茶盏底小,口沿大,整个比例保持在能够站立的尺度边缘。

(本文节选自商亚敏《论宋瓷茶盏之美》。)

世人敬仰 巅峰宋瓷

在我国古代陶瓷中,宋瓷以器形典雅、釉色纯净、图案清秀独树一帜,无论是质量还是品种,都堪称我国古代陶瓷的代表和典范。它的美学追求高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千年来,一直无法企及和逾越。

宋代被西方学者誉为“中国绘画和陶瓷的伟大时期”。宋代无疑是我国陶瓷史上的巅峰时代。一说宋瓷,让人立刻联想到名震“江湖”的“汝、官、哥、钧、定”宋代五大名窑。

 

在我国古代陶瓷中,宋瓷以器形典雅、釉色纯净、图案清秀独树一帜,无论是质量还是品种,都堪称我国古代陶瓷的代表和典范。它的美学追求高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千年来,一直无法企及和逾越。它代表了我国陶瓷的最高水平。


汝窑 青瓷水仙盆


官窑 青釉蒜头瓶

宋代瓷器窑系:通常我们将宋代瓷器分为两大系统,一个是官窑系统,就是我们常说的五大名窑;另一个是民窑系统,分为八大窑系,即北方有钧窑、定窑、磁州窑和耀州窑四个窑系;南方有饶州窑(景德镇窑)、龙泉窑、建窑和吉州窑四个窑系。

宋瓷审美趋向:宋瓷以单色釉的高度发展著称,其色调之优雅,无与伦比。官窑系统的五大名窑全为单色釉,民窑八大窑系中除磁州窑和吉州窑外,其余六个窑系基本以烧造单色釉瓷器为主。所以,追求色泽莹润,清素淡雅,纯净细腻成了宋瓷审美的主要趋向。

哥窑 青釉葵瓣口盘


钧窑 鼓钉三足洗

一、官窑系统的五大名窑“汝、官、哥、钧、定”,其中除定窑以外,其它四个窑均为青瓷。这代表了宋代宫廷的审美:收敛、温厚、宁静、含蓄,以器型和釉色作为表现形式,强调哲学性的内在的美,注重精神至上。

 

(注:五大名窑“汝、官、哥、钧、定”很少有大器,除烧造碗盘壶杯等生活用具外,还大量烧造炉、尊、觚等仿青铜器的礼器。而且,除定窑外,很少有纹饰。)


定窑 白釉刻花花卉纹梅瓶


磁州窑 白地黑花婴戏纹枕

二、民窑系统的八大窑系中,除钧窑和建窑主要以釉色表现外,无论是耀州窑和龙泉窑的青瓷,还是白瓷和青白瓷,大多注重纹饰。这代表了宋代民间的审美:世俗、实际、繁复、奔放,除部分以器型和釉色取胜外,基本注重纹饰装饰,强调直接的、外在的美,以取悦大众和市场。

 

(注:民窑系统虽然世俗,注重纹饰装饰,但它的总体器型一定符合宋代瓷器秀美、端巧、典雅的特征!)


汝窑匣钵、支钉等窑具

宋瓷烧制工艺:宋瓷的烧造工艺非常讲究,尤其是官窑系统的五大名窑,广泛采用匣钵满釉支钉支烧、垫烧工艺,有的支钉痕细如芝麻。有的为保证釉面肥厚莹润,采取多次上釉。民窑产品也是精益求精,不少也采用匣钵满釉支钉支烧、垫烧和多次上釉工艺,以达到瓷器施釉到底或满釉,保证瓷器品质。


龙泉窑 青釉琮式瓶


景德镇窑 青白釉倒流壶

宋瓷造型:从造型上看,宋瓷器型比先前更为丰富多彩,碗、盘、瓶、壶、罐、盒、炉、枕、砚与水注等等,几乎无所不有。总的来说,宫廷用瓷则端庄典雅、雍容华贵。最能反映皇家气派的是官、哥、钧、汝与定窑口烧制的宫廷用瓷。民间用瓷的造型基本大方朴实,经济耐用。最能体现百姓喜乐的是磁州窑和耀州窑烧制的民间瓷品。


耀州窑 青釉刻花菊瓣纹碗

 


定窑 划花缠枝莲纹葵瓣口碗

宋瓷纹饰宋瓷的纹饰表现手法极为丰富独特,有印、划、刻、剔、贴、镂,绘等技法,图案以花鸟虫鱼等为主,把纹饰的神情意态与具体器型巧妙结合,形成审美与实用的统一,令人爱不释手。

吉州窑 木叶盏


建窑 兔毫盏

宋瓷存世不多:宋代是在我国陶瓷发展史上的一个辉煌时期,目前已在全国170个县发现了古代陶瓷遗址,其中有宋代窑址的就有130个县,占总数的75%。宋代的瓷器窑口虽然最多,但是宋瓷的存世量反而非常少。

 

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从隋唐到宋代经济、文化十分繁荣,与国外交流也非常密切,大量的瓷器作为商品出口外销,尤其到了宋代,瓷器出口更加迅猛,遍及亚洲和非洲东海岸的大部分地区,造成国内存留的瓷器数量有限;

二、宋代不象汉唐那样从上到下流行厚葬之风,瓷器随葬很少,考古人员一提起宋墓,就说“穷墓”,现今出土文物中,宋瓷并不多见;

三、战乱,北宋与辽、南宋与金一直对峙,导致易碎的瓷器大量损毁。

所以,宋瓷在整个瓷器藏界所占的比例少得可怜。有专家指出,高古瓷在整个瓷器藏界中,所占的比例仅10%左右,而宋瓷在高古瓷中的份额不到20%。宋瓷的地位与数量使它成了可遇不可求的收藏绝品。


纽约大都会馆藏宋瓷

宋瓷收藏现状:陶瓷收藏有一个基本规律,即入门往往是从容易看的青花瓷开始,到色彩斑斓颜色亮丽的彩瓷,再到比较耐看的明清单色釉,最后才是玩颇具内涵的宋代老瓷。所以,这些年,收藏市场对宋瓷的认识才刚刚开始,还不够深入。这也许是收藏宋瓷的好机会!

“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件”;“家财万贯,不及汝瓷一片”。这些民间传言无不表明宋瓷之珍贵和高不可及的历史地位。宋瓷以其古朴典雅、素静简洁,含蓄高贵,同时又千姿百态、各竞风流的气象,为我们中华民族在世界艺术发展史上矗立起了一座让世人敬仰的丰碑!

(转自雅昌博客『岁月读者』。)

建盏鉴赏 | 建盏的釉色魅力

如果没有这些自然天成的釉色斑纹变化,建盏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黑釉茶盏,即使坯质、造型再好,衬显“茶白”的釉色再黑,建盏不会有太大的特色,也不太可能超过早已名噪天下且是正官窑——定窑所产的黑定茶盏(也是黑釉),更谈不上宋人的推崇和今日的名扬海外了。

建盏只是个茶碗,器型小且简单,能够在五大名窑和其他诸多名窑林立的宋代脱颖而出,皇帝亲自立书代言、文人纷纷写诗吹捧,成为整个宋王朝的第一茶盏。建盏也因此成就了历史上唯一一个只为茶盏而生的建窑。

古瓷大家叶文程先生,曾在09年央视建窑专辑的节目中,这样评价建窑:“如果要重新评选中国古代五大名窑,建窑可能不会入选,但是如果要评中国古代八大名窑,那么建窑就肯定能够入选。

建盏之所以能够收到古今中外茶家的青睐,究其本质在于幻化万千、绚烂多彩的釉色和斑纹。如果没有这些自然天成的釉色斑纹变化,建盏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黑釉茶盏,即使坯质、造型再好,衬显“茶白”的釉色再黑,建盏不会有太大的特色,也不太可能超过早已名噪天下且是正官窑——定窑所产的黑定茶盏(也是黑釉),更谈不上宋人的推崇和今日的名扬海外了。

建盏的釉色斑纹,是在窑火中天然形成的,是土与火高难度结合的艺术。建窑的釉属铁结晶系黑釉,是草木灰与天然釉石混合的单色釉,釉面呈色通过不同的铁氧化物晶体来表现。由于窑内温度的不同、坯体和釉药配方的细小差别、窑内氧化还原气氛的微妙变化,釉面上的铁氧化物析晶就幻化出复杂、多变的釉色和斑纹效果,所谓“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建盏的名贵品种有兔毫、鹧鸪斑(即建窑油滴)、曜变(即毫变)。

(本段的建盏品种分类和定义,引述自李达《建盏鉴赏》。)

兔毫盏,是建窑的主打产品,主要特征是黑色底釉上分布着雨丝般条纹状的析晶斑纹、形似兔毫。

鹧鸪斑盏,是建盏珍品,产量稀少,其主要特征是釉面花纹为斑点状,类似建窑当地鹧鸪斑鸟胸部羽毛的黑底白斑。它也像水面上漂浮的油珠,被日本称为油滴。

曜变盏,是建窑的特异品种,非常难得即为珍贵,它的主要特征是圆环状的斑点周围有层干涉膜,在阳光照射下回呈现出蓝、黄、紫等不同色彩,并随观赏角度而变。

丝丝如缕——兔毫纹

金光银泽——鹧鸪斑

瑰丽异常——曜变纹

建盏是追求不变之变的禅艺术,是火与土熔炼浇注的造物,是人工与神力的交合之作。勿怪乎,日本将曜变建盏称为“无上之神品”。

宋代极简美学,领先世界一千年

现在讲极简,宋朝就是最早的极简。古代美学,到宋代达到最高,要求绝对单纯,就是圆、方、素色、质感的单纯。宋朝人用墨画画、烧单色釉瓷器。

(本文为『商业周刊』对美学大师蒋勋的采访录,整理者:李采洪。蒋先生为台湾知名画家、诗人、作家,对生活、艺术乃及生命的美学都具有独到的见解,极力推崇宋代的极简美学。之前,我们曾发送过一篇蒋先生将宋代美学与乔布斯的“苹果”极简美学进行论述、相比的文章。本期,我们再来听蒋先生谈宋代美学。)

大家不须去故宫怀旧,我希望大家看到故宫的现代感!现在讲极简,宋朝就是最早的极简。古代美学,到宋代达到最高,要求绝对单纯,就是圆、方、素色、质感的单纯。宋朝人用墨画画、烧单色釉瓷器。

现在讲极简,宋朝就是最早的极简。

越简单,越难

宋是一个文明高峰。宋汝窑,是一千年了不起的大名牌!唐三彩都是花花绿绿的,但宋敢在花花绿绿中提出素朴风格。

汝窑水仙盆 台北故宫藏

像水仙盆(汝窑天青无纹水仙盆)做到那麽素,雾面、亮都不亮,却很美,没有一点花边、没一点火气,完全不表现,这是很难的。就像我画画,还是希望别人看到后,觉得我的技巧很好,就做不到「不表现」。

全世界至今还在仿宋瓷。冰裂纹,本来是烧坏了,但宋人觉得裡面有种沧桑美,经历时间后,叫开片,他们用不同火温去烧出开片。本来是败笔、损坏却变成美,这是很特别的宋代美学。

宋的版书,是全世界最珍贵的文化,我觉得它的排版印刷方式,是世界上最美的。在拍卖市场,宋版书是一页页卖的。十一世纪宋朝的活字排版印刷术,让当时的知识、教育普及,造就庶民文化。还影响到十五世纪德国古腾堡圣经(第一部用活字印刷术印刷的圣经)的印刷。

越困顿,越美

苏轼《黄州寒食帖》 台北故宫藏

宋的书法我会选苏东坡的寒食帖。他四十三岁因乌台诗狱被抓,写了一首绝命诗,请狱卒带给弟弟,经欧阳修等极力抢救,才下放黄州。黄州时期是苏东坡写赤壁赋、大江东去、念奴娇、寒食帖的年代,唯一留下的手稿是寒食帖。

《寒食帖》原文: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闇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须已白。”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寒食帖》局部

我二十几岁看到这作品时,觉得字颠颠倒倒的,有什麽好?那时我的老师说:「你将来就懂!」苏东坡年轻时,字写得很漂亮,寒食帖是在人生摔一大跤后出来的,此时的他就不在意美,而是写得很自然。别人说这字好丑,苏东坡自嘲这是「石压蛤蟆体」。

这是人生最高境界,别人笑有何关系?因为我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很多东西必须在生命不同阶段去领悟,我四十几岁时看懂了寒食帖。现在我带学生去看寒食帖,他们和我当年一样,也说丑死了。

越温柔,越强

我常说,故宫第一任院长是宋徽宗。一千年前他就有文物收藏的专业。他编了《宣和书谱》和《宣和画谱》,完整整理收藏的书法和绘画。

 

宋徽宗的诗帖,会让你惊讶,一个帝王可以爱美到这种程度!

《秾芳诗帖》 台北故宫藏

原文:

穠芳依翠萼,焕烂一庭中。

零露沾如醉,残霞照似融。

丹青难下笔,造化独留功。

舞蝶迷香径,翩翩逐晚风。

宋徽宗输了帝国,却赢了美,他建立统治者的另一种品格,从不会蛮横粗暴,不炫耀权力和财富。宋有一种「柔的文化」,当时西夏辽金都比宋强,但宋比他们晚灭亡,南北宋三百多年,比唐朝的二百六十年还长。

画方面,范宽「谿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李唐「万壑松风」,以前我随故宫的老师读书时,很「奢侈」的把这三张画挂在一起看,现在是不可能的,因为太珍贵。

《溪山行旅图》 台北故宫藏

「溪山行旅图」裡一座大山,人只是走在大山大水裡一个小小的存在,这是很了不起的天人合一观点,也是后来欧洲人谈的环保观念。宋朝人知道,人不能自大到认为可以征服宇宙,我们只是宇宙的过客,所以,用「行旅」,不是「旅行」。人要尊敬自然,要留下谦卑。

范宽的大山中峰鼎立,是稳定、不动的。到神宗时想变法,就特别喜欢郭熙的画。因为郭熙画早春,代表变化、解冻,线条是流动轻鬆空灵的,构图出现S型,抓住刹那间光的变化,在云烟濛濛、有与无之间的美。

《万壑松风》 台北故宫藏

到李唐的「万壑松风」,山却像毛笔、手指一样细。那山峰像梦境,是非写实的山水,他从范宽的写实主义,转成浪漫主义,也是北宋跨越南宋的重要桥梁,他带动南宋画的留白、文人诗意。「万壑松风」是他总结北宋的一幅画。

至今宋的书法山水画仍是世界公认最高的品格和风格,美学影响力都没有消失。唐朝的美是大红大绿,到宋朝竟敢用墨来画画,但墨分五彩,墨比彩色还要高,淡雅反而更形成高贵。

宋 官窑大瓶 北京故宫藏

宋 建窑银兔毫盏 残件

宋朝歌颂梅花、枯木,他们含蓄内敛包容,尊重每个生命存在的意义价值,把缺陷变美,花很美,枯木也美,裂纹也可以构成美,鹧鸪斑、兔毫、窑变都是缺陷之美,美无所不在,就看你如何去发现!

宋代五大名窑的窑址谜团及其特征

但是很少有人关心并了解其确切产地,因此这五大名窑的窑址,在我国陶瓷史上一直扑朔迷离,以致留下许多令人费解的难题。

宋代五大名窑瓷器,以其精湛的工艺,典雅端庄的造型,精美绝伦的釉色,成为历代帝王、文人士大夫的赏玩之物。但是很少有人关心并了解其确切产地,因此这五大名窑的窑址,在我国陶瓷史上一直扑朔迷离,以致留下许多令人费解的难题。

定窑遗址 河北曲阳涧磁村

直至叶麟趾先生于上个世纪20年代,首先指明五大名窑之一的定窑“窑址在河北曲阳涧磁村”,五大名窑的奥秘才初露端倪。

 

汝窑遗址 河南宝丰清凉寺

无巧不成书,半个世纪之后,叶老先生的长子、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叶喆民先生,依据大量文献资料在多次赴窑址亲自考察的基础上,首先在1985年“中国古陶瓷年会”上和赴日讲演时提出“汝窑窑址可以到河南宝丰清凉寺寻觅”的有力线索。1988年河南省文物研究所根据这一线索,对河南宝丰清凉寺进行正式发掘,终于使众人寻觅多年的“汝窑”窑址重现天下。

钧窑遗址 河南禹县钧台

钧窑由于一直不见于宋代文献记载,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故宫博物院曾派人多次前往调查,陈万里、叶喆民、冯先铭等先生为钧窑窑址的考察提供了重要线索。1975年河南省文物工作者在河南禹县八卦洞附近的钧台,终于找到了宋代专烧宫廷用瓷的钧窑窑址。

南宋官窑遗址 浙江杭州凤凰山和郊坛

“官窑”顾名思义是宋代专为宫廷烧制瓷器的官营瓷窑,文献记载宋徽宗在宣和、政和年间(1111年~1125年)曾在京城汴京(今河南开封)设窑,但是由于黄河泛滥及地貌变迁,北宋官窑遗址已深埋今日开封地下6~8米深处,因而恐难发现。

 

靖康之变后,宋王室南迁仍袭北宋官窑遗制,在杭州继续设窑烧造瓷器。1985年浙江省文物考古工作者,在对杭州市南郊乌龟山一带发现了窑炉、窑具及残片堆积层,因其窑址接近郊坛,故确定为南宋郊坛下官窑窑址所在地。而到了二十一世纪初期,浙江省考古所在凤凰山东麓万松岭南侧、南宋皇城遗址后面又发掘了一处窑址,基本确定为南宋修内司官窑遗址。

至此,五大名窑中的四个业已真相大白,然而另外一处“哥窑”窑址,至今仍悬而未决。

哥窑同样不见于宋人文献记载,更难以陶瓷考古所得材料与传世哥窑器物相印证,所以至今是我国陶瓷史上第一大悬案,只有一个传说代代相传:古时浙江龙泉县有章氏兄弟二人,各设一窑烧瓷,哥哥的技术比弟弟高因此遭到嫉恨。有一次,弟弟乘哥哥尚未开窑时,暗用冷水浇泼,欲使瓷器变成废品。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冷水浇泼而成的带有开片纹的美丽器物,却使哥哥从此声名大振,人们争相购买,哥窑器皿也由此世代流传。

当然这仅仅是个传说,哥窑窑址究竟在何处?恐怕还有待考古工作者的进一步工作。

五大名窑的各自特征

汝窑

 

汝窑主要烧制宫廷御用瓷器,史称官窑汝瓷,其烧制时间短,因次传世品较少汝窑的釉色呈葱绿色,釉汁莹润,全身釉水匀净,有极细纹片,早期多素瓷无纹,晚期多印花和刻花,装饰题材有莲花,萱草等,枝缠叶饶,柔婉多姿。

汝窑器型以盘,碗多,瓶,奁等器皿较少,制作工整,里外施釉,烧时大都用细小的支钉撑住足部,有“支烧”痕迹,汝窑瓷兼具越窑青瓷的釉色和定窑白瓷的装饰双重特征,是中国陶瓷史上在陶瓷艺术上兼收并蓄的典范。

 

官窑

宋代官窑一粉青为代表,釉厚莹润,器物口缘部釉汁较厚,烧后口及足皆露胎色,称“紫口铁足”,并往往有“蟹爪纹”等不规则形片,官窑多是开大块冰裂纹,纹片呈全黄色,官窑造型多为碗,瓶等,另有一类产品仿制古代青铜器,有尊、炉等,古朴厚重,官窑瓷器带有典型的宫廷风格,精益求精,雍容华贵。

 

哥窑

 

哥窑的胎土为深褐色,釉色有淡青色,粉青,米黄色等,深浅不一,以粉青和米黄色最具代表性,哥窑的瓷胎呈黑褐色,器皿的边缘往往呈现出一条褐色的边,称为“紫口铁足“与官窑相似,哥窑瓷品种以盘、碗、铁、瓶、炉、文具等为最多。哥窑瓷最主要的特征是釉面有裂纹。

 

钧窑

钧窑原属北方青瓷系统,他的青釉是很独特的蓝色乳浊釉,以天蓝、月白为主,因釉中有氧化铜和铁的成分,经过还原焰烧制而呈现出绚丽多彩的“窑变“现象,如雨过天晴彩霞一般的海棠和灿烂艳丽的玫瑰紫斑状,使在青釉上打破了一色釉的单调形成了相对妍丽的艺术风格。由于釉色乳浊现象的产生,在天然而成的艳丽釉色下,隐约覆上一层牛乳状的轻纱,有一种朦胧的美感,更添加了钧瓷的神秘个艺术价值。

钧瓷的器型主要有碗、碟、炉、瓶、鱼等,尤以花鱼最为出色,有圆形,海棠型,莲花型,方角型,长方型,鼓钉型等多种,形式优美而多变,釉色鲜艳而多彩,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定窑

定窑一烧白瓷为主,兼烧黑釉,酱釉,绿釉和白釉剔花器。

 

定窑的胎骨坚细,釉为乳白色,也称“象牙白”,非常柔和莹润,器物多碗,盘,杯,盒等,瓶,壶较少,碗盘之类造型工整,大多采用直线处理,七型转折处棱角分明,挺拔秀美,体现了定窑陶瓷艺人在造型方面赶超的技艺。

 

定窑的装饰纹样题材主要有莲花,牡丹,石榴,萱草,游鱼,云龙,鸳鸯,孔雀,雁,鸭等,装饰方法主要有印花,刻花,划花等,利用花样的装饰技法,产生了丰富多彩的艺术效果。

一个令西方人神往的天朝——宋代

欧洲研究中国历史的先驱、法国汉学家埃狄纳·巴拉兹认为,宋代是中国最令西方人神往的朝代。

欧洲研究中国历史的先驱、法国汉学家埃狄纳·巴拉兹认为,宋代是中国最令西方人神往的朝代。大家都会问,为什么是宋代呢? 中国近代著名的历史学家钱穆都说,“唐汉宋明清5个朝代里, 宋是最贫最弱的一环。”那不是一个老打败仗、老出投降派的朝代吗?

其实,跟汉代比, 宋代无内乱;跟明清比,宋代社会更开明平和。

四大发明的时间

宋代的文明水平已达到前所未见的高度。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 除了造纸术之外, 其余三项——指南针、火药、活字印刷术均出现于宋代。现在许多学者都经过研究后发现,宋元时代, 中国的科学水平到达极盛, 即使与同时代的世界其他地区相比, 中国也居领先地位。宋代的数学、天文学、冶炼和造船技术,以及火兵器的运用, 都在世界上处于一流水准。

宋代的皇帝对文人很尊重, 100年没有杀过一人。看着实在讨厌了, 就流放, 流放了一段时间, 突然想念了, 再召回来。文人之间也吵架, 但都不会往死里整。王安石搞变法的时候, 司马光在大殿上跟他吵, 王安石就把他赶到洛阳去。司马光去了洛阳后就埋头编《资治通鉴》, 编累了, 就写一封公开信骂骂王安石。王安石看到了, 也写公开信回骂,完了。 

 

宋徽宗《文会图》

(描绘的是北宋文人雅士品茗雅集的场景)

宋代将中国茶文化发展至鼎盛,被茶学界称为“龙凤盛世”。自宋朝一建立,便在宫廷兴起饮茶风尚,太祖赵匡胤便有饮茶癖好,宋朝历代皇帝亦如此。宋代宫廷茶文化的一种重要形式便是朝廷茶仪,春秋大宴皆有茶仪。皇帝也经常赏赐茶叶给官员、学生、寺僧、百姓,接见北朝契丹使臣亦赐茶。

 

南宋 刘松年《撵茶图》

 

宋代茶盏与盏托

 

士大夫文人也以茶仪为集会仪式,以致宋徽宗还亲自作《大观茶论》,全文2000余字,首序言,次分地产、天时、采择、压蒸、制造、鉴别、烹点、藏焙、茶品等二十目;从茶叶栽培、采制到烹点、鉴别;从烹点的水、具、火到茶汤色、香、味;从名茶、产茶大户到藏焙之要,点茶之法,面面俱到,无所不包。宋徽宗本人也以天子之尊倡导饮茶,达官贵人多爱把玩茶盏,文人雅士借助诗词歌赋书画形式推崇。市井乡民以茶待客、以茶相赠、以茶祭祀,饮茶习俗已经渗透到了两宋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北宋 郭熙 《窠石平远图》

 

南宋 佚名 《出水芙蓉图》

宋代绘画还是中国绘画技法发展的高峰,后世无以能及。宋代绘画艺术在技巧上有许多重要创造,人物画着重挖掘人物的精神状貌及动人的情节,注重塑造性格鲜明的艺术形象。花鸟画、山水画追求优美动人的意境情趣,注意真实而巧妙的艺术表现,并努力进行形象提炼,有着高度的写实能力。

 

文人士大夫于绘画艺术的繁荣提高也有促进作用,他们在主观的表达和笔墨效果的探索上尤有贡献。宫廷绘画在整个社会绘画繁荣的基础上得到高度发展,其艺术成就也不容忽视。

宋代对绘画的收藏、品鉴在上层文人士大夫中蔚然成风,更有不少文人同样也是画家,像诗词一样用以寄兴抒怀。他们在画作上题字咏诗,开辟了书画题跋的新天地。两宋时期文人士大夫中涌现了仲仁、杨无咎的“墨梅”,文同的“竹”,苏轼的“古木怪石”,米芾、米友仁父子的“云山”,赵孟坚的“水仙”等。

北宋 苏轼 《潇湘竹石图》

北宋文人士大夫对文人画的贡献更表现在理论建树上,欧阳修提出将“萧条淡泊”作为一种美学境界来追求,苏轼提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也就是中国文人画的真谛是不求表面的形似,但求率真、自然的神似。在中国传统生活,文人士大夫早已形成网络,文人画及苏轼等人的思想迅速传播,影响所及,甚至到蛮族统治的辽、金地区,成为元明文人画发展的前导。

宋代服饰

宋代对商人很宽松。在汉朝的时候,商人要穿特别颜色的衣服,不能坐有盖子的马车;到了唐朝,《唐律》仍然规定“禁工商不得乘马”, 商品交易只准在“官市”进行;到了宋朝, 这些规定都不见了, 商人子弟可以考科举当官。朱熹就很得意地回忆说, 他的外祖父是一个开酒店、做零售的商人, 当年可有钱了,“其邸肆 生业几有郡城之半, 因号半州”。政府对集市贸易的控制也完全地开放了, 老百姓可以在家门口开店经商。

宋代,新闻业就已很发达。两宋首都的中产阶级家里,往往有两份报纸:一份是官府的“朝报”,相当于现在的官方刊物,一脸严肃;一份是私人办的“小报”,相当于如今的娱乐周刊,往往爆出“朝报”不愿报或者不敢报的消息。作为中国古代最早出现的非官方报纸,“小报”并无固定报名和名称,也并非出自一人一家之手,“小报”云云也只是宋人习惯的称呼。但是,“小报”的兴盛突破了官方办报制度,不能不说,在中国古代新闻史上占有重要一页。

北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仿作,局部图)

宋代,城市规模之大、城市人口比例之高, 超出了之前乃至之后的很多朝代。两宋的首都汴梁和临安, 据称都有百万人口。当时的欧洲,最大的城市不过15万人。《清明上河图》大家都知道吧,北宋张泽端所绘。在五米多长的画卷里,共绘了五百五十多个各色人物,牛、马、骡、驴等牲畜五、六十匹,车、桥二十多辆,大小船只二十多艘。房屋、桥梁、城楼等也各有特色,体现了宋代首都汴梁一角的繁荣昌盛,其中没见有画“城管”呀!

说到这里, 你知道为什么宋代令西方人如此神往了吧 。

(本文转自看中国网secretchina,原文作者『润珍』)

纽约大都会馆藏宋瓷珍品

大都会博物馆所藏宋代陶瓷器藏品中,官窑器以定窑瓷为多。在陈列的4件白定和一件黑定器中,以白定玉壶春瓶最为精美。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虽然明清瓷器仍然比重很大,但宋代的瓷器在2012年重新整理后增加不少,在300多件展品中占据大约三分之一的分量。

陶瓷馆另外增设了一个当代部分,收藏当今世界上陶瓷艺术家的作品,意在与中国陶瓷艺术进行比照,既突显中国陶瓷艺术在人类艺术史中无可替代的位置,又体现了陶瓷艺术在当今多元的世界文化中的延续性。

01、北宋定窑玉壶春瓶

 

大都会博物馆所藏宋代陶瓷器藏品中,官窑器以定窑瓷为多。在陈列的4件白定和一件黑定器中,以白定玉壶春瓶最为精美。

 

高24.4cm

此件玉壶春,器身的上半部呈喇叭形的内敛撇口,细长的瓶颈几乎占了整个瓶体的一半,可以想见制作难度之高。瓶颈与瓶口和瓶身的连接处呈优美舒缓的弧形。瓶身从瓶颈处向下逐渐外张,而将近瓶足处突然向内收敛,在瓶足上方形成一个近乎半圆弧的漂亮球体外形。

瓶底是稍矮的宽圈足。整个器形无论在各个部位的比例控制还是在整体流线型的强调上,都近乎完美。瓶身除沿口和瓶足外通体施白釉,浅象牙白的釉色淡雅、温润。釉面上有非常细微的密密麻麻的开片,和少量不易察觉的斑点。整个器物给人以高雅、优美的视觉享受。

02、黑釉定窑碗

 

口径18.4cm

此件黑釉定窑碗,为斗笠碗。碗口宽敞,圈足较小,碗的高度不足直径的三分之一,因而碗壁大幅度外斜。胎体偏薄,除腕足外通体内外施黑釉。因为采用的是仰烧法,沿口的黑釉流淌后形成一圈非常具有装饰感的酱口,十分漂亮。

03、白定器莲花纹大碗

高11.5cm 口径24.8cm

此件白定器莲花纹大碗,碗外壁和碗内均布满了刻划莲花纹。器身内外通体施以象牙白釉,采用覆烧法制成,口沿无釉,镶以铜圈。

 

此碗直径将近25厘米,深11.5厘米,这类大件的定窑碗,因为胎体较薄,在覆烧的过程中会有走形的可能,因此这件大碗在器形的完整保持、纹饰布局的大方和施釉的均匀宜人方面,都让人体察到制作者在技艺上的不凡。

04、北宋钧窑带盖小罐

大都会藏有3件宋代钧窑器,都是小件器物。

高9.8cm

此件钧窑带盖小罐是十分精美,小罐通体圆润,自口沿处向下逐渐外张,至罐腰下身陡然收缩内敛,至圈足处形成一个规则的圆弧,非常优雅。

小罐除了低矮的小圈足外,通体施以厚重的天青釉,在外壁下方的一边随意地点刷出如云如水般自然晕染的紫斑,似不经意却用心独到,呈现出天然的意趣。盖钮顶部因釉彩的稀薄所形成的金黄色效果,与罐盖周边同样原因形成的金属色泽的圆圈遥相呼应,妙趣无穷。

05、南宋官窑洗

直径21.9cm

大都会的官窑器只有这么一件葵瓣口洗。洗身斜壁,底有低矮的小圈足。洗身内外除口沿和圈足底之外,通体施以天青釉。沿口镶金属圈。

洗内侧斜壁上近沿口处有一条明显的纵向缩釉痕迹,洗底部除了四处或明或暗的釉泡之外,还有一处明显的磕伤。洗身内外布满了比较稀疏的不规则的开片,斜壁处开片稍大,洗底则稍细而密。

通体的片纹相对较深,虽然没有哥窑器中常见的深浅交织的所谓金丝铁线片纹,但窑变过程中自然形成的抽象线型图案,使这件历史久远的官窑古瓷器在当今观者的眼中透露出一种现代艺术的意味。

06、南宋龙泉窑双龙耳直壁瓶

 

大都会非官窑器的类型中,陈列最多的要数龙泉窑的青瓷器。这与西方收藏家长期对青瓷情有独钟很有关系。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历代青瓷,无论在数量还是在质量上都是比较可观的。这次陈列的7件龙泉窑瓷器,在器形、釉色上都颇具代表性。

高17.1cm

此件双龙耳直壁瓶(俗称棒槌瓶),宽口平底,瓶颈与瓶身各占瓶体的二分之一左右。瓶口由颈部向上外张,但在顶部内敛,形成浅碟状。瓶颈笔直,瓶颈向瓶身的过渡陡然外张,但稍有倾斜,形成一个平稳的瓶肩。瓶身虽显挺直,却在下行时稍微收敛,在接近瓶底时又形成一个不易察觉的缩腰圈带。

通体所施的厚重青釉使得瓶身各部位的连接和过渡舒缓有序,十分的雅致。双龙耳上雕刻的纹样在厚重的青釉下若隐若现,让人难以分辨究竟是龙纹还是鱼纹,所以才有馆方在陈列标牌上写为“鱼耳”,却在其网站上标明“鱼龙耳”的困惑。通体釉彩之下有大开片,但没有受到尘污的沁入,因而看上去若隐若现,十分的迷人。

07、南宋龙泉胆瓶

高21.3cm

此件的器形在宋代不太常见。瓶口稍稍外翻,从瓶口往下稍作收敛后慢慢在瓶身的腰部向外扩张,在接近瓶底时形成一个近乎扁平的器身,然后突然内收,这样使瓶身看似坐立在一个稍高的大圈足上。

整个器形舒畅优美。施釉的控制也十分精到,但在瓶口、瓶底部位,尤其是瓶身的一侧,出现大块的不规则黑斑和线纹,不像是陶工故意所为,而可能是施釉过程中出现的意外。

08、南宋景德镇青白瓷梅瓶

高31.4cm

此件青白瓷梅瓶,在造型、纹样和釉色上均十分的雅致。小碟形状的瓶口下是一段短小的瓶颈,连接着宽阔而圆浑的瓶肩,瓶身向下慢慢收敛,至瓶底处呈现垂直状,使瓶身看上去有亭亭玉立之感。

深度刻划的花卉纹样被厚重的釉层包裹,却因为釉色的半透明性而呈现清晰的纹路。刻划处积聚的釉色呈淡青色,而未刻划的部分呈浅白色,青白两色自然而和谐地相互辉映,透露出一种蓄意的淡雅情调。

09、青白瓷斜倚仕女瓷枕

 

高11.1cm 长22.9cm

此件青白瓷斜倚仕女瓷枕,在人物的塑造和弧形枕面的控制及纹样刻划上,都算是难得的精品。仕女脸部圆润,姿态安详,衣纹流畅,多少体现了宋代人物画的特征。

而枕面刻划的繁复却有致的牡丹花纹饰,也是青白瓷中少有的杰作。枕面与作为枕座的仕女之间构成的既空灵又坚实的视觉感受,绝不输于常见的定窑瓷枕。唯一遗憾的是枕面靠近仕女头部的一端有一块黑斑

10、北宋耀州窑凤纹龙首提梁壶

高21.0cm 直径15.2cm

耀州窑瓷器部分虽然只有3件藏品,但可以说件件都是精品。尤其是此件凤纹龙首提梁壶,器形独特,近乎圆球状的壶身由三个兽首状的壶足支撑着,但微微向着壶嘴的方向倾斜。壶嘴是雕刻的龙首,龙身由龙首后面向上拱起,跨过壶口在壶身的另一边贴塑在壶身上,形成一个圆弧形的提梁,上面骑坐着一个可能是驾驭祥龙的仙人。

壶身四周用娴熟的刻、剔技巧装饰出振翅飞翔的凤凰和花卉纹样,设计繁复却井然有序。壶身除了壶底之外,通身施以匀而薄的一层青釉,深刻和剔划处呈现深青色,而凸起处呈淡绿色,整个器物无论在造型、纹样和釉色上都精美无比,交相辉映。

11、北宋磁州窑白地剔绘赭花缠枝 牡丹纹梅瓶

 

高35.2cm 直径18.4cm

磁州窑瓷器也是大都会博物馆中国陶瓷藏品中的重要部分,其中宋代磁州窑瓷器中有几件特别精彩的作品。这件牡丹纹梅瓶,以其优美的造型以及整体图案设计和黑白效果的对照,特别是高超剔划技巧而引人注目,是磁州窑器中的上等品。

12、南宋建窑兔毫釉茶碗

 

高7cm 口径12.7cm

同属于宋代黑釉瓷器的建阳窑和吉州窑,在大都会博物馆中国陶瓷藏品中也占据相当的数量。建窑兔毫釉茶碗,敞口、斜壁、小圈足的造型,和碗壁厚重的黑釉,碗外壁欲滴又止的施釉效果,黑釉流淌过程中呈现的细而短的线条,都是典型的宋代建窑瓷器中所常见的。

13、南宋吉州窑树叶纹茶碗

 

高5.4cm 口径14.3cm

14、南宋吉州窑黑釉剔花梅瓶

 

高20.3cm

这两件吉州窑的树叶纹茶碗和黑釉剔花梅瓶,都称得上是该类型中突出的作品。尤其是树叶纹茶碗,在现存的吉州窑瓷器中不多见。

大都会博物馆这件茶碗与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的黑釉树叶纹茶碗在造型、施釉和树叶纹使用的技术性和装饰性上,都可以相媲美,实在是难得的作品。

(本文摘自《永久的瓷艺魅力——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宋代陶瓷珍品》,作者:钱志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