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窑落成,试验成功,兔毫更有味了

去年,我们曾豪言:新建一座大点的柴窑,“鸟枪换步枪”。

一月设计窑体,二月备料,三月建窑,四月开始试烧,至六月共烧制六窑。目前,已经基本掌握窑的脾性,且烧制趋于稳定。

新窑依然是我们自行设计和建造,为仿古代龙窑结构,窑体的大致尺寸:长度8米,宽度2.5米,窑 内容积约2.5立方。

把盏堂 柴窑 把盏堂 柴窑 把盏堂 柴窑双室龙窑
建造:把盏堂,设计:林传塔

把盏堂 柴窑
1300℃取出的观察盏

 

以下是我们用新窑烧制的部分作品,请欣赏。

01、兔毫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IMG_1955 IMG_1956 IMG_1968 IMG_1961
02、兔毫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IMG_2028 IMG_2029 IMG_2032

 

03、兔毫

IMG_2009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IMG_2008 IMG_2010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04、兔毫

IMG_2015 IMG_2016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05、兔毫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IMG_2023 IMG_2025

06、蛇皮釉

『把盏堂』柴烧“蛇皮釉”建盏 IMG_1985 IMG_2002 IMG_2003

该釉色,与宋代建窑的“蛇皮釉”有几分相似,所以姑且称为“蛇皮釉”。下面是两种不同风格但都称为“蛇皮釉”的残片,大家可参照对比。“蛇皮釉”,其实也是建阳当地的称谓,是对那些釉面斑点与蛇皮鳞片近似釉色的泛称。

宋代建窑“蛇皮釉”

宋代建窑“蛇皮釉”残片
部分烧窑视频:

高温段烟囱火势

1300℃投柴

开窑

第十八、十九窑:新釉方,有无老味道?

这两窑主攻兔毫,釉方为厦门茶博会后新调配出来的,与原釉方有所区别。烧出来的味道,我们自己认为是“老”了不少,您觉得呢?

这两窑主攻兔毫,釉方为厦门茶博会后新调配出来的,与原釉方有所区别。烧出来的味道,我们自己认为是“老”了不少,您觉得呢?

01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02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03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04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05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06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07『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08

『把盏堂』柴烧柿红建盏 『把盏堂』柴烧柿红建盏

 

09

『把盏堂』柴烧柿红建盏 『把盏堂』柴烧柿红建盏

 

10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把盏堂』柴烧兔毫建盏

 

柴烧建盏 · 第八窑

第八窑的釉色为:兔毫、黑釉及灰被。目前来讲,这一窑中的这类兔毫,我们多少摸索到了一些心得,每一窑都会有所提高。以下为这一窑的代表作品,请欣赏。

 

01 兔毫

柴烧建盏 兔毫 柴烧建盏 兔毫 柴烧建盏 兔毫

02 兔毫

柴烧兔毫建盏 柴烧兔毫建盏 柴烧兔毫建盏

 

03 兔毫

柴烧兔毫建盏 20160829_17 20160829_18

 

04 兔毫

柴烧兔毫建盏 柴烧兔毫建盏 柴烧兔毫建盏

 

05 异色毫

柴烧异色兔毫建盏 柴烧异色兔毫建盏 柴烧异色兔毫建盏

06 银毫

柴烧银兔毫建盏 柴烧银兔毫建盏 柴烧银兔毫建盏
07 黑釉

柴烧黑釉建盏 柴烧黑釉建盏 柴烧黑釉建盏

 

08 兔毫——“窑宝”

柴烧兔毫建盏 柴烧兔毫建盏 柴烧兔毫建盏
为什么说这只盏是“窑宝呢”?我们来看一件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藏品。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兔毫建盏  高7.0cm 口径12.2cm 底径3.9cm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兔毫建盏
高7.0cm 口径12.2cm 底径3.9cm

大家觉得有几分相似?

柴烧建盏为何“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出窑万彩”,是柴烧建盏的最大魅力,同样也是其烧成难度的体现。任意一个柴烧盏,都是“无双”、“无对”的。建盏在同一窑内,釉色变化都极其夸张,哪怕是装在同一匣钵内的盏,其釉色可能出现天差地别。

目前,我们『把盏堂』共烧制了四窑的柴烧建盏,再加上此前的数次柴烧试验,已经非常深刻地感受到柴烧建盏的“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出窑万彩”,是柴烧建盏的最大魅力,同样也是其烧成难度的体现。任意一个柴烧盏,都是“无双”、“无对”的。建盏在同一窑内,釉色变化都极其夸张,哪怕是装在同一匣钵内的盏,其釉色可能出现天差地别。


柴烧建盏四窑的典型釉色品种

分别为:黑釉、兔毫、银蓝毫、油滴、酱釉、柿红、灰被、“虹”灰被、“鳝皮”灰被

不仅是我们的柴烧盏,宋代建窑在龙窑烧制的建盏也是如此。这一点,我们从建窑遗址残片便可窥得一斑。宋代建盏无论是黑釉、兔毫、油滴、曜变,还是杂色釉,在任意一个釉色品种内,盏的釉色变化都是连绵不断的。

 


宋代建窑的典型釉色品种

 


日本所藏的三曜变、及我国仅有的残片

如此丰富的釉色变化,使得建盏的釉色品种几乎难以分类,从而导致了名目繁多、花样百出的釉色名称,哪怕是古陶瓷专家、学者都难以下手,他们对建盏都有自己不同的釉色分类和称谓。

 

因此,已有建盏的专业书籍,也都没有系统地去论及建盏的釉色品种和分类。

宋代建窑的典型兔毫品种

然而,宋代建窑建盏都是同施一种釉水,即是“入窑一色”,“万彩”是“窑变”所产生的,而不是由于通过不同窑位施与不同釉水所产生的(明清时期,景德镇窑的“一窑万彩”便是通过不同釉色的色釉所出的)。

 

建盏的釉是窑变釉,在柴烧窑内,不同窑位的温度、气氛、升温速率、保温时间都有所区别,这导致同一柴烧窑内的同一釉水,会产生“万彩”的釉色。


宋代建盏釉层的主要化学组分,共36件

宋代建窑残片的釉层化学组分测试(上表),表明:宋代建窑的黑釉、兔毫、油滴,用的同一种釉方

 

上表中,尽管残片釉层主要成分(SiO2、Al2O3、Fe2O3)的含量并未完全一致,但其原因是:

  • 在缺乏有效的科学测量手段,宋代窑工在釉药配制过程中,原料难以做到完全一致,尤其草木灰的使用;

  • 不同草木、季节、地区,草木灰的成分是不一样的,在大规模生产下,草木灰的用量多时,成分均一更是难以保证;

    注:一吨木柴烧烬、可入釉的草木灰不足2公斤;宋代建窑的龙窑装窑量高达几万至十几万

与宋代建窑一样,我们这四窑用的也是同一种釉水,并且烧制出了黑釉、兔毫、油滴,以及其他杂色釉。由这四窑的实践,我们证实了:

选择合适的釉方,在柴烧窑内,可以通过同种釉水烧出黑釉、兔毫、油滴等宋代建窑建盏的常见釉色。

但是,我们四窑出的釉色种类仅仅是宋代建窑的九牛一毛。宋代建窑的釉色之丰富,可以通过文中二图(“典型兔毫品种”和“典型油滴品种”)便可体现。

 

宋代建窑的典型油滴品种

柴烧建盏即是“入窑一色”,那么为什么能够“出窑万彩”呢?

1、建盏属窑变釉

“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是窑变釉最本质的特征。“窑变”,即是在窑内发生不可预测的变化,在出窑之前,即是有经验也无法准确判断这一窑的釉色。除了建窑建盏外,宋代八大窑系中著名的窑变釉还有钧窑和吉州窑。

 


同一匣钵内的建盏釉色(第一窑)

 

“窑变”,并不是同一釉水烧出多种釉色就可以称为“窑变”,而必须是在釉药成熟温度(烧成温度)范围内,该釉水可以烧出多种完全不同的釉色及斑纹效果,并且在同种釉色范畴内,釉色还能够发生渐进的连续变化,从而出现“万彩”的釉色效果。

窑变,意味着“万彩”的同时,还有“一窑无双”、“一窑无对”的效果。就好比如柴烧建盏一般,一窑内绝无可能出现两件一模一样的建盏。

2、柴烧窑内的温度、气氛不均

气窑、电窑的窑内温差一般在十几到几十度之间;窑内气氛虽有不同,但变化不大,都是呈一致的还原、氧化或中性气氛,仅是在强弱上有所差异。

然而,柴烧窑内的温度落差最少都会在100℃以上,一般高达200℃、甚至300℃。同时,柴烧窑内的气氛变化比温差更为剧烈,窑内可以同时存在还原、氧化两种气氛,并且这两种气氛还会随投柴量、投柴频次,在不同窑位发生流转。


每轮投柴,窑火历经的变化

柴烧窑的每轮投柴中,窑室内的窑火将发生①→④的变化,如上图所示:投柴后,燃烧室的木柴猛烈燃烧,火焰非常长,冲出烟囱;而后燃烧室逐渐烧空,火焰变短,直至内缩至燃烧室;再继续下一轮投柴。

投柴后,烟囱冒出的火焰

每轮投柴中,②至④窑室内的温度、气氛都会发生一系列的变化。以窑室前端为例,温度会出现让人难以理解的变化:降低升高→降低→升高。而我们一次柴烧建盏的烧成时间至少30个小时,若平均5分钟投柴一次,那么窑火便需要历经上图所示的360轮的变化。

也就是说每一个匣钵内的建盏,也要历经360轮,若每轮历经4次不同窑火,就需要历经1240次的窑火变化。

 


开窑后的匣钵(第一窑)

从该图,可清晰见到匣钵表面上的火痕

 

再算上投柴数量、投柴频次、以及其他烧窑方式的改变,我们就完全不难想象柴烧窑内的温度和气氛变化是何等剧烈。这样也就不难理解,每一个匣钵、每一个盏都自己独特的窑火历练,“一万个建盏就有一万个釉色”。

3、独有的“柴火氛围”

除了温度、气氛的不均与变化,柴烧窑还一个气窑、电窑不可能出现因素:柴火。木柴,不仅与气、电一样为窑内供给热量,而且还有二者所没有的“柴火氛围”。

 


燃烧室内的窑火

 

木柴含有钾、钠、钙、镁、铁等微量的金属元素,这些微量的金属元素会随窑火弥漫整个窑室,并通过缝隙进入匣钵之内,与建盏的釉面发生微妙的反应,将釉色幻化出更多的变化。

 

这种“柴火氛围”,是柴烧窑独有的!

 

经历过电窑开窑过程的朋友,就会看到,尽管窑内建盏的斑纹和釉色会有所不同,但是却是一致的,变化仅限制在一定范围内,即可以非常容易区分:两个不同建盏是否为同种釉水。

而柴烧建盏的“出窑万彩”,是会让你无法相信这“万彩”釉色是出自同一釉水。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不同温度会出什么毫和盏『建盏鉴赏』

本期,我们便选10只盏来告诉大家:①不同烧成温度会出什么样盏,②兔毫纹的形成过程。这10只盏可分为三个阶段:釉层始融段、毫纹生成段、过烧柿红段。

也许大家对建盏兔毫纹的形成机理是比较熟知的,但也仅限于字面上,而缺乏直观的印象。而对于不同烧成温度会出什么样的盏,更是一头雾水,特别是面对不是常见釉色的宋代老盏。

本期,我们便选10只盏来告诉大家:①不同烧成温度会出什么样盏,兔毫纹的形成过程

 

这10只盏均为我们柴烧建盏第一、二窑的作品,烧成温度按序从~1150℃逐渐升高至~1350℃。在1150℃至1350℃之间,可分为三个阶段:釉层始融段、毫纹生成段、过烧柿红段。

(一)釉层始融段

01 

当窑温到达1100℃以后,建盏的釉层开始熔融,釉面逐渐光滑化。此时,釉面上存在大量的气孔,但触摸之下是光滑的,且不吸水、不留渣,已经可以作为茶盏使用。

也就是说,在入手宋代老盏时,若想作为日常茶盏使用,老盏的烧成温度(从釉面上判断)应该达到这样的温度。

注:这些气孔主要是釉层中的硫酸盐等分解产生的,与形成兔毫纹的氧化铁分解具有本质的不同。任何品种的釉在1000℃以后中都会产生这样的气孔。


02

温度升高,釉面进一步熔融、光滑化,气孔大量减小。釉色依然呈深浅不一的咖啡色,说明釉层尚未达到烧成段。

03

温度到达1200℃,已经进入烧成段。釉面上稍大一点的气孔已经消除,仅剩近距离才能观察到毛细气孔,触感已经较为光滑,同时,釉色也发生明显变化,由咖啡色转为黑色。

日本所称的“灰被”,基本都是分布在这个温度段附近。

04

釉面气孔已经消除、完全光滑化,釉面在光照下已经具有较强的反光能力。同时,口沿颜色已经开始于盏壁不同。

(二)毫纹生成

05


窑温在1250℃以后,釉层内的氧化铁(Fe2O3)开始剧烈分解、产生气泡,气泡上浮将最终会冷却析晶成兔毫的富铁相带至釉面。

上图中,可以看到口沿上已有丝丝细小的毫纹,盏壁也隐约可见。红色圆圈处,便是图毫纹刚刚生成、尚未被拉长而呈圆点状。

06


窑温继续升高,釉层发生流动,漂浮在釉面上的富铁相随釉液向下流动,冷却析晶后,便成为被拉长的兔毫纹。

毫纹的长度要长,则釉的流动性窑增强,也就要求更高的窑温或更长的保温时间,但也很可能造成釉流动过度,发生粘底、作废。

07

窑温稍高或保温略长,釉层流动过度,盏壁上部分的釉层过薄时,毫纹将消失、变成为柿红色。

在宋代兔毫盏上,口沿干涩就是因为流釉过度而致的。若口沿要不干,毫纹又要条达,釉层的厚度就要增厚,同时更细微地控制窑温。

 

(三)过烧柿红段

08

窑温进一步提高,超过1350℃的烧成温度,则釉层流动过度,釉色转为柿红色。柿红色,是从口沿、盏壁上部方、盏腹、盏心依序转变的。

上图中,可以看到临近盏心部分依然留有部分兔毫,盏心的釉色依然为青黑色,其余部位均转变成柿红。

09

由于盏心积釉,厚度甚至高达5mm以上,因此即便盏壁的兔毫完成变为柿红,盏心处依然留有一些毫纹的斑点。

10

过烧严重时,盏心也几乎成为柿红色。

小堂希望,通过以上的10只盏,无论是鉴赏电烧盏、柴烧盏,还是宋代老盏,都能对大家有所助益。

 

注:本文不考虑气氛的影响,且这10只均出自柴窑,无确切烧成温度数值,仅是根据个人经验判断。也就是说,本文并不严谨,仅用以参考。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柴烧建盏 · 第二窑

第二窑的成品50件,低于第一窑,成品率依然惨不忍睹。但欣慰的是,成品的兔毫数量增多,毫纹的质量也有提升,更为凝结、壮实,立体感和力度更强一些。

第二窑的烧制时间为43个小时,24日16时点火至26日11时封窑。原预定25日晚结束,烧制36个小时,无奈景德镇当夜暴雨,温度一直无法上升,在1200℃苦熬12个小时。


第二窑的成品50件,低于第一窑,成品率依然惨不忍睹。但欣慰的是,成品的兔毫数量增多,毫纹的质量也有提升,更为凝结、壮实,立体感和力度更强一些。

此窑的釉色只有三种:兔毫、柿红、灰皮,无黑釉和酱釉。以下为我们第二窑的作品,请欣赏:

01 兔毫

02 兔毫

03 兔毫

04 兔毫

05 兔毫

06 兔毫

07 兔毫

08  柿红

09 柿红

10 灰皮 

『把盏堂』第一窑的作品发布之后,不少朋友给予了我们支持与肯定,同时提出了很多问题和看法。首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宋味的建盏将始终是我们的追求。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柴烧建盏 · 第一窑

历时一年的釉方调配后,我们『把盏堂』于4月17日烧制第一窑“柴烧建盏”,烧制时间为40个小时,20日开窑。此窑共烧制382件,完整品为60件,成品率16%。出窑的釉色有:兔毫、黑釉、柿红、酱釉、灰被。

历时一年的釉方调配后,我们『把盏堂』于4月17日烧制第一窑“柴烧建盏”,烧制时间为40个小时,20日开窑。此窑共烧制382件,完整品为60件,成品率16%。

出窑的釉色有:兔毫、黑釉、柿红、酱釉、灰被。以下为我们的作品,请欣赏。

01 兔毫

 

02 兔毫

03 兔毫

04 兔毫

 

05 兔毫

 

06 黑釉

 

07 黑釉

08 柿红

 

 

09 柿红

 

10 柿红

11 酱釉

12 酱釉

13 酱釉

14 灰被

以下为烧制过程的照片及视频:

 


图中二人为小堂与掌柜,『把盏堂』工作室的表兄弟二人组。

废品:

施釉视频:

 

废品处理视频: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把盏堂』兔毫盏试验小样

该釉方采用是古代最常用的“灰釉法”,用建阳当地的釉石为原料,以草木灰做为助熔剂。之所以采用“灰釉法”,为的是追求宋代建窑兔毫盏的最原始味道。在我国古代的釉药中,草木灰是构成釉药中的主要原料。

与大家分享一下,小堂最近烧制出的兔毫试验小样。小样的口径为8cm,高为3.6cm,请欣赏!

阴天自然光下拍摄

手机曝光下拍摄

该釉方采用是古代最常用的“灰釉法”,用建阳当地的釉石为原料,以草木灰做为助熔剂。之所以采用“灰釉法”,为的是追求宋代建窑兔毫盏的最原始味道。在我国古代的釉药中,草木灰是构成釉药中的主要原料。

灰釉简介

在釉药配方中,全部或部分以天然草木灰作为原料制备的釉药,称之为“灰釉”。灰釉是最古老的釉种,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便开始用于烧制原始瓷器。自东汉、五代到北宋以前的这段时期,我国的青釉都是引入草木灰进行调制。

据宋代蒋祈所著的《陶记》一书,应是南宋以后,古代陶匠才使用石灰石烧炼植物灰,引入釉中,再将釉灰与釉石相调合为釉药,为“石灰碱釉”。“灰釉”从发明出来一直被历代陶瓷工匠们延续使用,至今景德镇还流传着一句行话:“无灰不成釉”。


宋代建窑兔毫釉的三个主要化学组分

小堂研制的最初依据是所测的宋代建盏的化学组成,通过不同草木灰的选取、配比,制备出与古代的接近釉药成分,再不断地尝试不同的烧制曲线和窑炉气氛,即希望烧出具有宋味的兔毫盏。

 


建阳当地的釉石粉和草木灰

 


施釉后的盏

为什么我们会选择草木灰作为助熔剂呢?

 

与碱类矿石原料、化工原料等助熔剂最大的不同是,草木灰所含有的组分种类非常多,用其所调制而成的灰釉,烧成后釉面具有独特的韵味和润度,尤其是在还原气氛下。


底釉颜色

以所分享的试验小样为例,从盏心和盏外壁的积釉处可看出,我们底釉的颜色为“青黑色”,与其他多数建盏的”纯黑“底釉颜色具有非常很大的区别。尽管草木灰具有釉色的独特味道,但是组分变动非常大,即使是同一种树木也会由于所处的气候环境而有很大不同,因此用其配釉,只能依靠组分检测和反复的试验来判断。


釉层内的气泡

除了釉的配方之外,由于建盏的釉不是普通的色釉,而是先通过二氧化三铁分解产生气泡、气泡上浮带出富铁相、富铁相再冷却析晶产生兔毫的毫纹或油滴的斑点,因此对窑温和气氛的变化非常敏感,底釉的釉色、毫纹或油滴斑的色泽和斑点形状具有非常大的变化空间。这一点在宋代建窑遗址的残片体现最为彻底。

下面,小堂就与大家分享一下“一窑出万彩”的感受。

所分享釉方,在30个不同烧制方法下的釉面效果

其中典型的9个釉面

 

以上,便是小堂近大半年很少更新公众号文章的真正原因。所分享的小样口径略小了一点,毫纹还不能充分展现,过段时间烧个大的试试。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宋代建窑金兔毫盏

建窑兔毫盏的釉色、斑纹是非常丰富的,几乎难以进行系统的分类和概括,只能从毫纹颜色进行简单地分类:金兔毫、黄兔毫、青兔毫、银兔毫、灰兔毫等。

古代龙窑依山而建,长度都在数十米以上,窑内的温度和气氛不仅难以控制,且在各窑段具有很大的差异,同时建盏又为高温铁钙系结晶釉,窑内的温度或气氛稍有变化,最终烧成的釉色、斑纹都会有明显的不同。

另外,建窑的龙窑长度多在百米以上,每次的装烧量高达十万件,且兔毫又是主打产品,可以想象当时宋代建窑每年所产的兔毫盏数量。

“据近年来考古发掘资料统计,(宋代建窑)大陆后门窑址生产的黑釉器中,带兔毫纹的比例大致为60%左右,黑釉(乌金釉)约占25%,油滴、铁锈斑和酱褐、酱绿(茶绿)等其他釉色及纹饰约占5%,生烧品约占10%。”

——谢道华著《建窑建盏》2015年出版

因此,建窑兔毫盏的釉色、斑纹是非常丰富的,几乎难以进行系统的分类和概括,只能从毫纹颜色进行简单地分类:金兔毫、黄兔毫、青兔毫、银兔毫、灰兔毫等。

本期的『每周一赏』,我们便来欣赏一件宋代建窑金兔毫盏

从毫纹上看,该盏的兔毫纹是建窑中最常见的类型,毫毛呈金色,纹理显凌乱,即不条达、也不见界限分明,仅能算是普通级别,并无特色之处。

从盏的上半身釉色和流釉上看,该盏略为过烧。上半身的釉色如同柿红釉一般,呈柿红色,釉面干涩、粗糙,釉层厚度较薄,说明烧成过程的温度较高,釉层的粘度较低,向下流动较多。盏外壁的釉层流至垫饼处,发生“粘板”。另外,盏内外壁上还有数个“起泡”。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