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是黑釉的鼎盛时期

两宋时期,可以说是黑釉瓷发展的极盛时代。“已发现的宋瓷窑址中,有三分之一以上都见到黑瓷,南北都产,尤其是黑釉盌盏,产量特别大,也有不少瓷窑专门生产。”

黑釉瓷自汉、晋以来,就与青瓷并驾齐驱,成为我国陶瓷领域里一支与青釉瓷争艳的奇葩,大放异彩,名驰中外。宋代由于“斗茶”之风盛行,适宜斗茶的黑釉茶盏,受到了上至皇帝,下到达官贵人、文人骚客以及普通黎民的喜爱。


宋代建窑兔毫盏 美国波士顿博物馆藏

 

宋代吉州窑木叶盏  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

两宋时期,可以说是黑釉瓷发展的极盛时代。“已发现的宋瓷窑址中,有三分之一以上都见到黑瓷,南北都产,尤其是黑釉盌盏,产量特别大,也有不少瓷窑专门生产。”(《中国陶瓷史》硅酸盐学会编)

 


宋代中国天目窑分布图

天目,广义上即指黑釉茶碗

(日本小山富士夫《天目》)

在北方,形成了以磁州窑产精美的黑绘花器为代表的黑釉瓷系;在南方,则有建窑的鹧鸪斑、曜变、油滴、兔毫为代表的名贵黑釉瓷和吉州窑的玳瑁斑、虎皮斑、木叶贴花、剪纸贴花等充满民间艺术魅力的黑釉瓷系;各窑新颖独特的墨绘与光怪陆离的窑变以及深黑如漆的釉色,均著称于世。


宋代福建省内建窑系黑釉茶碗窑口分布图

(栗建安《福建的建窑系黑釉茶盏》)

宋代烧造黑釉瓷的窑口举不胜举,除知名的磁州窑、建窑、吉州窑外,还有:

  • 安徽省寿州窑,烧造的黑釉器物有壶、水注等;

  • 河南省的巩县窑,除烧造黑釉瓷外还烧有茶末釉器;

  • 唐至金代的山东淄博窑,烧造的器物有盌、钵、注子、花口壶、双系壶等;

  • 山西省浑源窑以生产黑、酱釉的盌为主;

  • 宋代福建的泉州窑,烧制绿、黑两种釉色的军持最引人注目;

  • 河北省的定窑,生产黑釉瓷和酱色釉瓷,被称之为“黑定”;

  • 河南宝丰窑,以生产盌、罐和灯为主;金元时代的山西怀仁窑,生产黑釉弦纹瓶、罐及盘、盌等器物,其中有的器物有釉滴;

  • 大同窑以烧造黑釉和茶末釉为主,以弦纹瓶及别花瓶、罐最具代表性,釉色乌黑发亮;

  • 浙江的婺州窑在宋代也烧一部分黑釉,酱色釉瓷器;

  • 甚至著名的龙泉窑在南宋时也生产少量的黑釉茶盏。

(张燕《浅谈黑釉瓷器》,载于《中国历史文物》)


宋代建窑兔毫盏 大英博物馆藏

 


宋代白覆轮茶碗 大英博物馆藏

在宋代,黑釉瓷不仅盛行于国内,而且还大量出口外销,走向临近的朝鲜、日本、东南亚的菲律宾等国,而且在印度、阿拉伯等地都发现有宋元时期的黑釉瓷。 1976-1979年,韩国从新安海底元代沉船中共打捞出1359件中国瓷器,其中黑釉瓷就有1467件,其中绝大所数是茶盏、茶瓶、汤瓶等于饮茶有关的器具。


宋代定窑黑釉盏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宋代吉州窑玳瑁茶盏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助推黑釉瓷器在宋代蓬勃发展的动力,是当时社会“茶色尚白,宜黑盏”的斗茶风尚。斗茶这种品茶方式,唐时已有,宋代而达到极盛。斗茶方家又偏好福建建窑的黑釉茶盏,因而有“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之说,并得到宫廷及士大夫阶层的推崇。

这时的建窑,已烧出兔毫、油滴、鹧鸪以致“曜变”等绮丽斑纹的黑釉茶盏,并达到了其黑釉瓷成就的巅峰。在社会风尚的推动和建窑成就的强烈影响下,福建各地的瓷窑纷纷烧造黑釉瓷,竞相仿制兔毫盏,并将这种趋势蔓延至省外各地。


“進琖”款建盏 上海博物馆藏

 

怀仁窑黑釉油滴碗 上海博物馆藏

在宋代斗茶风尚的潮流推动下,黑釉瓷器兴起背后的根本原因:原料丰富、价格低廉。如此,才能使得黑釉瓷器走入寻常百姓家。在无官方支持(非官窑)的背景下,只有进入绝大多数的百姓家,作为当时流行的日用瓷器,黑釉瓷才能窑口遍地、窑火兴盛。

 


建窑银兔毫盏 美国FREER博物馆藏

 

在大量生产烧造下,窑工的技艺日夜锤炼、提升,方才能烧造出文人墨客争相推崇的精美器物,不仅满足了民间普通百姓物美价廉的要求,其高档艺术瓷也受到中上层社会的青睐。

  • 原料丰富

这种含铁量很高的粘土,属于低档原料,在地面上很容易找到,陶瓷工匠们就地取材用于制造黑釉瓷。有充足制瓷原料是制瓷业发展的必要条件或保证,在北方的许多煤田中有多层可供烧造瓷器的高岭石粘土矿存在,但原料质量不很好,加之淘洗不够纯,很难做出轻薄细腻的白瓷和青瓷。

虽然北方的邢窑、汝窑、定窑、耀州窑有很好的胎土,其精细程度并不比南宋官窑、景德镇窑、龙泉窑差,可是毕竟生产数量有限,不能满足北方广大地区的需求。

  • 价格低廉

宋代建窑建盏胎底

一般来说,青釉和白釉瓷器需要对胎土进行较细致的加工,生产成本自然较高。而黑釉瓷器对胎土质量要求不高,生产成本低,作为普通百姓、在物质较为匮乏的古代,生活需要情打细算,购买生活用品也通常选择实用和价格便宜的,其次才是美观。在瓷器的销售市场上,黑釉瓷器无疑在价格上占有绝对优势。

宋代各大窑口茶盏的釉色美

宋瓷茶盏注重色彩不留痕迹,釉色精致而细腻,像定窑的乳白、官窑的淡青、景德镇的影青、汝窑的葱绿、耀州窑的青中微黄等都有“清水出芙蓉”的天然之美。

宋代茶盏因釉色差别可分为青釉盏、白釉盏、青白釉盏、黑釉盏等各色茶盏。

宋瓷茶盏注重色彩不留痕迹,釉色精致而细腻,像定窑的乳白、官窑的淡青、景德镇的影青、汝窑的葱绿、耀州窑的青中微黄等都有“清水出芙蓉”的天然之美。

而钧瓷的天蓝、月白、色如晚霞的窑变效果以及变化莫测的建窑黑釉瓷、则以其自然天成的肌理美,丰富了单色瓷,别具风采。

 

宋人追求玉的精神和玉的美感,“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清水出芙蓉”。在这种类玉的审美理想的指导下,宋瓷茶盏体现的是典雅含蓄、高贵朴实,不喜欢用艳丽的色彩和华丽的花纹进行修饰,而把细腻的釉色发挥得淋漓尽致。

宋代五大名窑除钧窑瓷釉色鲜艳外,其他各窑都是靠细腻精致的单色釉取胜。

以单色茶盏为主的,如定窑烧造的白瓷釉色,柔和莹润,光洁如美玉。还有龙泉窑的粉青釉釉色、梅子青釉釉色,都类似碧玉的色泽,似半透明的青玉。

这两种釉料都采用石灰碱不易流动的特征,在上釉的时候多次施釉以增加釉层的厚度,烧成后釉厚如凝脂,酥莹温润,有柔和淡雅如青玉的质感,是青瓷冰肌玉骨的完美再现。

宋人选择建盏,是因为出于对试茶的需要,黑瓷能与白茶形成强烈色彩对比,《茶录》说“茶色白,宜黑盏,”建盏的釉色有:黑釉、兔毫、鹧鸪斑(油滴)、曜变,以及其他非主要的杂色釉。

黑釉,即是纯黑釉,表面无斑纹,是建窑较经典的釉色,也称为“绀黑釉”或“乌金釉”;

兔毫,是黑色的底釉中析出一根根细密的丝状条纹,形如兔子身上的毫毛,是建窑最为经典且产量最大的产品,以致人们常将“兔毫盏”作为建盏的代名词;

鹧鸪斑,其斑点大小不一,形状一般为圆形或椭圆形,呈银色、银灰、黄色等,分布或密集或疏松,如若水面上漂浮的油滴,故日本将其形象地称为“油滴”;

曜变盏内外,黑色釉面上呈现大小不等的圆形或近似圆形的斑点,斑点的分布并不均匀,几个或几十个聚在一起,经光线照耀,斑点的周围有眩目的晕彩变幻,呈现蓝、紫红、金黄等色,璀璨相映,珠光闪烁,属建窑绝品。

宋代建窑所产建盏,之所以能够收到古今中外茶家的青睐,究其本质在于幻化万千、绚烂多彩的釉色和斑纹。如果没有这些自然天成的釉色斑纹变化,建盏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黑釉茶盏。建盏变化莫测的釉色,和其造型完美结合,犹如天然合成,是其它釉色无法替代的。

台大宋代茶盏特展 · 黑釉

2015-12-20 把盏堂

唐宋之际,中国人的饮茶方式出现了变化。当时流行的是北宋书法名家蔡襄在《茶录》中记载的「点茶」。所谓「点茶」,就是将茶制成粉末后,放入茶盏中以水冲注,并用茶筅击拂搅拌后饮用。今日日本的「茶道」,原型就是宋代的「点茶」。


北宋初年,点茶法在建州(今福建省建瓯县)发展得最为完备,并衍生出「斗茶」、「茶戏」的风俗,讲究注水、击拂及泡沫生成的力道与时机。当时建州是精品茶的产地,所出产的「北苑贡茶」,品质最佳者乃是白茶,研末后压制成龙凤图案的茶饼进贡,号称「龙团凤髓」。


蔡襄在仁宗庆历间(1041-48)任福建路转运使时,将建州点茶的讲究写成《茶录》一书,从器具一路谈到点饮的方法。《茶录》中谈到:「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指的就是「建盏」。


「建盏」出产于福建省建阳县水吉镇,由窑变形成独特的长芒及银斑,呼为「兔毫盏」或「鹧鸪斑」。如苏轼<水调歌头>:「老龙团,真凤髓,点将来。兔毫盏裡,霎时滋味舌头回。」在蔡襄、梅圣俞、欧阳修、苏轼、苏辙、黄庭坚等时人的诗文裡,建州白茶与黑盏,成为茶饮时尚的代名词,风靡了北宋朝廷及士大夫阶层,并在徽宗时代达到高峰。


《宋代茶盏特展》为国立台湾大学于95年举办,展出台大艺术史研究所收藏的建盏、吉州窑黑釉盏、北宋龙泉、耀州窑青瓷碗、南方景德镇青白瓷盏等,以及在日本茶道史上别具意义的福建同安窑珠光青瓷碗。

这里粗略地将其分为黑釉和青白瓷两部分,本文为《黑釉篇》。


宋 建窑黑釉兔毫盏

高6.5公分,口径11.5公分,底径3.7公分


敞沿束口,内沿下有一道凸边,弧腹深底,圈足厚实。内外施罩亮泽黑釉,外器壁釉不及底,盏外近底处有垂釉和滴珠。


口沿露胎处呈铁红色,外器壁与圈足露胎处呈深褐色。釉色变化丰富,黑釉中显露如棕黄色或铁鏽色调的毫状流纹,形如兔毫,此即建窑著名的「黑釉兔毫盏」。


宋人喜爱建窑茶盏,众多诗文如徽宗《大观茶论》「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北宋黄庭坚「兔褐金丝宝盌,松风蟹眼新汤」、南宋陆游「墨试小螺看斗砚,茶分细乳翫毫杯」,所吟咏的都是与本展品相似的建窑兔毫盏。以动物纹理类比陶瓷釉色的陶瓷鉴赏观,反映了宋人崇尚天真自然的美学观。


宋 建窑黑釉盏

高6公分,口径12.5公分,底径4公分


敞沿束口,内沿下有一道凸边,盏内外上半部氧化,呈铁红色,黑褐色釉具玻璃光泽及流动感,毫芒纹路清晰。福建建阳县建窑营长乾窑、白马前窑窑址,以及浦城县仙阳南宋墓 ,均曾出土类似作品。


黑釉盏作为饮茶器皿,在宋元茶道中很受重视。现存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传南宋刘松年的《补衲图》,画面后方僧仆忙碌准备的饮茶道具中,就包括了两只倒置的黑釉盏。


不只是在中国,黑釉建盏与宋元茶道,也随著留学中国居住浙江、安徽一带天目山禅寺的日本禅僧,一起传入日本,「天目」在日本茶道中逐渐成为建盏器形茶碗的广义代名词 。天目转写为英文〝Temmoku〞,亦成为西方陶瓷学界对中国这类黑釉瓷器的一个专门术语。


宋 建窑黑釉盏

高4.5公分,口径12.3公分,底径3.5公分

撇口,斜直腹,凹底,如斗笠倒置,器形优美。内外施罩黑釉,露胎部份呈红褐色。外器壁黑釉聚凝成一道漂亮的边线,内壁黑釉微有流动,形成黑色毫末状纵深,口沿挂釉较薄,近铁红色。


斗笠碗器形流行于北宋晚期至金、南宋时期,亦见于青瓷制品。建阳县建窑芦花坪窑址、白马前窑址、宁德市飞鸾窑、武夷山市遇林亭等窑址等窑址 ,以及顺昌县大坪林场宋墓 、福建南宋南平大风店口墓(西元1132年) ,均曾出土类似的黑釉盏。


宋 建窑系黑釉碗

高4.5公分,口径9.3公分,底径3.5公分


敛口弧腹小碗,内外施黑釉,外壁不及底,外壁釉层较薄而无滴珠形成,露胎呈黄褐色。


宋 建窑黑釉盏及匣钵

高11公分,口径14.5公分


福建省建阳县建窑窑址出土 ,匣钵以铁灰色耐火土製成,掺有杂质,壁厚约1公分,呈漏斗状。烧作方法是将产品放入匣钵中仰烧,匣钵与匣钵之间相叠,器底以垫饼与匣钵隔开,以防止黏连。以匣钵烧製可确保器形完整不至于变形,但流釉滴珠若与匣钵黏结,便容易形成废品 。


本展品内有烧成之小型黑釉盏,表面带有玻璃光泽,无兔毫纹,从釉的流动看来是烧造时不慎倾斜,因而造成黏结。


宋 建窑黑釉盏及建窑匣钵

口径18公分


福建省建阳县建窑窑址出土,本件为较大型的匣钵,内有烧结之天目型兔毫盏,匣钵下方有另件作品及垫饼黏连,可略窥建窑使用匣钵仰烧的製作方法。


1977年在建阳县芦花坪窑址发掘出的龙窑,仅能从堆积层推断上限为北宋神宗元丰年间(西元1068年起)以后 ,且北宋、南宋之间似无显著差别,因此仅能断定为宋代作品。从窑积预测总数看来,1988年在建阳发掘的大路后门山一号及三号窑址规模最大,估计装烧总量为十万余件,可想见烧造时的盛况 。


宋 建窑垫饼  

直径4公分


福建省建阳县建窑窑址出土,以耐火土製成,用以垫烧,防止烧作时漏斗形匣钵晃动造成废品,并将匣钵与产品区隔开来。由于烧作时垫在圈足下,垫饼常留下圈足底部的形制特徵,以及底心刻痕的反文 。


宋 建窑兔毫盏破片

长5.5公分,宽6.5公分


福建建阳建窑窑址出土。铁褐色胎,黑釉晶亮,黑釉上透出黄棕色或铁鏽色流纹,状如兔毫。兔毫纹为黑釉茶盏的特殊品种之一,在显微镜下观察其特色,毫芒呈鱼鳞状结构,在毫芒两侧边缘上,各有一道黑色粗条纹,系由赤铁矿晶体构成,毫毛中间是由许多小赤铁矿晶体组成。


兔毫盏的胎中氧化铁含量高达9%以上,在高温时胎中部分铁质会溶入釉中,这对兔毫的形成可能也有影响。兔毫的形成是由于在烧成过程中釉层中产生的气泡将其中的铁质带到釉面,当烧到1300℃以上、釉层流动时,富含铁质的部分就流动成条纹,冷却时从中析出赤铁矿小晶体所致 。


北宋 建盏鹧鸪斑破片

底径4公分,宽10.5公分

灰褐色胎,内外施黑釉,外器壁施釉不及底,黑釉上施加白色釉点,形成宛如鸟羽点状花纹的纹饰,圈足外底心阴刻有「供御」铭文。


北宋 建盏鹧鸪斑破片

长7.5公分,宽3.5公分

褐胎,内外器壁施罩黑色釉,外壁施釉不及底,内壁黑釉面上施加不太规则的白色的乳浊釉,呈椭圆形斑点,手摸之感觉有明显凸起。圈足底部留有一道「/」残迹,疑似「供御」铭残留的阴刻笔划。


南宋 吉州窑黑釉碗

高5公分,口径10.8公分,底径4公分


敞口斜腹,口沿微向内收,内底窄小。施黑褐色釉不及底,露胎灰白,圈足有微微向内收的凹陷感,是吉州窑圈足的特色。


吉州窑在晚唐五代烧造白瓷与酱褐色釉,北宋时制作仿定窑的白瓷,也烧作仿制建盏的兔毫及黑釉碗 。1980年发掘之江西永和吉州窑址,曾出土与本展品类似的作品 。


南宋 吉州窑黑釉碗  

高6公分,口径12公分,底径3.2公分


敞口直腹,口沿微向内敛,下方有一道接唇线。底部修整平坦无圈足,常见于吉州窑茶碗上。施深褐色釉不及底,露胎处呈白褐色。江西鹰潭南宋宝右二年(西元1254年)徐汝楫墓曾出土类似的平底黑盏 ,故推定为南宋作品。


邻近福建的江西吉州窑,在宋代也是重要的草茶及茶碗产地 。由于地处南北要衝,吉州窑使用的技法同时受到河北观台窑(磁州窑系)、定窑、河南禹县等地的影响,而创作出玳瑁纹(虎皮盏)、木叶纹等黑釉茶碗,其中剪纸漏花纹被认为与传北宋初人陶榖《清异录》中所描写的宋人茶戏「漏影春」,有异曲同工之妙。


南宋 白边黑釉碗(福建或江西)

高4.5公分,口径10.5公分,底径4.5公分


敞口弧腹,芒口微向外翻,施黑褐色釉不及底。圈足为平坦实心,接地处斜削一圈。


1980年发掘之江西南宋吉州窑址,有类似的白边黑釉茶盏出土 ,但圈足修整技法,又与福建德化县盖德窑出土之茶盏相似。福建省光泽县茅店窑、武夷山遇林亭窑等靠近江西地区的窑口,亦可见此种白边装饰 ,可知建窑系窑口及邻近吉州窑地区相互影响,往往不易辨认。


唐 耀州窑黑釉结晶破片  

底径6公分


陕西铜川唐代耀州窑址採集。胎土呈灰白色。釉上散佈结晶斑点,与此相类作品在中国北方许多地区,如陕西、河南、山西都可见到。也有人把这种结晶斑点称为「北方油滴」 ,其中又以山西怀仁窑的油滴釉盏最为著名 。


唐 耀州窑黑釉破片  

长3公分,宽5公分


陕西铜川唐代耀州窑址採集。


唐 耀州窑黑釉褐彩破片  

底径4.5公分


陕西铜川唐代耀州窑址採集。


金 磁州窑系黑釉褐彩破片

长5公分,宽6.5公分


窑址採集。底部残留部分圈足,胎土呈浅灰褐色,外壁未施釉,内施黑釉及褐色斑纹。此类的黑釉褐彩碗被称为「河南天目」或「北方天目」,常见于北方宋金时期许多窑场。


南宋 浙江武义泉溪镇窑黑釉碗破片

径11公分,底径4.5公分


本展品为浙江省武义县陈大塘坑窑址採集之黑釉碗残片。


圈足厚实,底心略呈脐状突起,露胎呈土褐色。束口弧腹,口沿下方有一圈向内凹的接唇线,碗内有垫饼残留。外壁仅施半截釉,碗内缘施黑釉,接唇线下呈现窑变的紫、白浊釉色,有流釉现象。


类似的作品,于同省武义县蜈蚣山窑址亦可见到 ,从同一堆积层伴随出土其他陶瓷遗物多具南宋特徵判断,这类黑釉碗为南宋时代製品。


南宋 吉州窑木叶纹破片

半径5公分,底径3公分


传江西吉州窑窑址出土木叶纹茶盏残片。敞口弧腹,口缘微向外侈,圈足著地处微向内缩,形似卧足,露胎呈黄白色,为吉州窑圈足典型特徵 。内外黑釉,碗心有黄褐色凝结痕,形如叶片,一般推测是以树叶沾硷水入窑烧製而成,日本称之为「木叶天目」。


南宋 福建土尾庵黑釉盏破片

半径12公分,底径3.5公分


传福建土尾庵窑址出土,为小型黑釉盏之残件。圈足上斜切一刀防止黏连,口沿微向内折,内底残留垫饼痕,断面胎土呈灰白色。口沿及外壁施不及底之褐釉,内壁施黑釉。福建省建窑系各窑址常见此类黑釉茶盏之製作 。





纽约大都会所藏的宋金瓷器

大都会博物馆目前陈列的宋代陶瓷器,是2012年夏末重新整理、展出的中国陶瓷馆中的一部分。这个陶瓷馆占据了整个二楼的开放式回廊,涵盖了从汉代至清末的中国陶瓷史,此前的陈列在过去30多年来一直没有变动过。

大都会博物馆目前陈列的宋代陶瓷器,是2012年夏末重新整理、展出的中国陶瓷馆中的一部分。这个陶瓷馆占据了整个二楼的开放式回廊,涵盖了从汉代至清末的中国陶瓷史,此前的陈列在过去30多年来一直没有变动过。

以往的陈列品中以明清瓷器、中国出口瓷为主;重新整理过的展品中,虽然明清瓷器仍然比重很大,但宋代的瓷器增加了不少,在300多件展品中占据大约三分之一的分量。


上方北宋定窑的葵口盘(上方)

左边是一个五代时期的白瓷罐


北宋定窑的瓷器

中国陶瓷收藏家斯丹利·赫兹曼(Stanley Herzman)于1991年馈赠给大都会博物馆的黑釉定窑碗(右上),器形像一个仰立的斗笠,因而也常被称作斗笠碗。

碗口宽敞,圈足较小,碗的高度不足直径的三分之一,因而碗壁大幅度外斜。胎体偏薄,除腕足外通体内外施黑釉。因为采用的是仰烧法,沿口的黑釉流淌后形成一圈非常具有装饰感的酱口,十分漂亮。

 

白定器莲花纹大碗(右下),碗外壁和碗内均布满了刻划莲花纹。器身内外通体施以象牙白釉,采用覆烧法制成,口沿无釉,镶以铜圈。此碗直径将近25厘米,深11.5厘米,这类大件的定窑碗,因为胎体较薄,在覆烧的过程中会有走形的可能,因此这件大碗在器形的完整保持、纹饰布局的大方和施釉的均匀宜人方面,都让人体察到制作者在技艺上的不凡。

这件定窑器原是20世纪初美国煤炭大王、亚洲艺术品大藏家萨缪尔·T·彼得斯 (Samuel T. Peters) 的旧藏,在他去世后由其遗孀于1926年捐赠给了大都会博物馆


北宋磁州窑

 


黑釉油滴碗

古籍记载黑釉油滴碗“盛茶闪金光,盛水闪银光。映日透视,光彩夺目。”


北宋吉州窑梅瓶(左)

高20.3cm

 


金代磁州窑山水画瓷枕

宽43.5cm


金代磁州窑春猎图瓷枕

宽29.8cm


磁州窑瓷器

 

磁州窑以生产白釉黑彩瓷器著称于世,黑白对比,强烈鲜明,图案十分醒目,刻、划、剔、填彩兼用,并且创造性地将中国绘画的技法,以图案的构成形式,巧妙而生动地绘制在瓷器上,具有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它开创了我国瓷器绘画装饰的新途径,同时也为宋以后景德镇青花及彩绘瓷器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


看到这么多建窑和吉州窑的黑釉瓷器摆在一起,不由得惊叹!


钧窑瓷器

在重新整理、陈列的6件钧窑器中,有一件瓷枕(右二)以往曾被普遍认为是宋代的,其面书写着一个大大的“枕”字,如今它被确定为金、元时期的作品。

3件标明为宋代钧窑器的作品,都是小件器物,其中的钧窑带盖小罐是一件十分精美的钧窑器(左下二)

 



小罐通体圆润,自口沿处向下逐渐外张,至罐腰下身陡然收缩内敛,至圈足处形成一个规则的圆弧,非常优雅。小罐除了低矮的小圈足外,通体施以厚重的天青釉,在外壁下方的一边随意地点刷出如云如水般自然晕染的紫斑,似不经意却用心独到,呈现出天然的意趣。

盖钮顶部因釉彩的稀薄所形成的金黄色效果,与罐盖周边同样原因形成的金属色泽的圆圈遥相呼应,妙趣无穷。这件小罐原是收藏家玛丽·斯蒂尔曼·哈克内斯的藏品,她1950年去世,此罐是她遗赠给大都会博物馆的众多中国艺术品之一。

北宋耀州窑凤纹龙首提梁壶

高21厘米 直径15.2厘米

这刀法,鬼斧神工,真个销魂,膜拜之……..

耀州窑瓷器部分虽然只有3件藏品,但可以说件件都是精品。尤其是凤纹龙首提梁壶(图右),器形独特,近乎圆球状的壶身由三个兽首状的壶足支撑着,但微微向着壶嘴的方向倾斜。

壶嘴是雕刻的龙首,龙身由龙首后面向上拱起,跨过壶口在壶身的另一边贴塑在壶身上,形成一个圆弧形的提梁,上面骑坐着一个可能是驾驭祥龙的仙人。

壶身四周用娴熟的刻、剔技巧装饰出振翅飞翔的凤凰和花卉纹样,设计繁复却井然有序。壶身除了壶底之外,通身施以匀而薄的一层青釉,深刻和剔划处呈现深青色,而凸起处呈淡绿色,整个器物无论在造型、纹样和釉色上都精美无比,交相辉映。

这件是萨缪尔·彼得斯夫人于1926年的捐赠品,可见其眼光和品位之不俗。


钧窑花盆、北宋陶范、耀州窑婴藤刻花碗、

耀州窑牡丹纹瓷杯、耀州窑凤纹龙首提梁壶(从左至右)


南宋官窑洗(右上角)

直径21.9厘米

大都会博物馆陈列的官窑器只有一件葵瓣口洗。洗身斜壁,底有低矮的小圈足。洗身内外除口沿和圈足底之外,通体施以天青釉。沿口镶金属圈。洗内侧斜壁上近沿口处有一条明显的纵向缩釉痕迹,洗底部除了四处或明或暗的釉泡之外,还有一处明显的磕伤。

洗身内外布满了比较稀疏的不规则的开片,斜壁处开片稍大,洗底则稍细而密。通体的片纹相对较深,虽然没有哥窑器中常见的深浅交织的所谓金丝铁线片纹,但窑变过程中自然形成的抽象线型图案,使这件历史久远的官窑古瓷器在当今观者的眼中透露出一种现代艺术的意味。

加之官窑高雅单纯的釉色、简约明快的造型,与西方现代艺术所追求的艺术趣味有不少不谋而合之处,因而这类宋瓷作品自19世纪末以来即长期受到西方藏家们的青睐。

这件官窑笔洗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通过弗雷彻艺术基金(Fletcher Fund)于1924年所购得。这个艺术基金缘起于埃塞克·弗雷彻 (Issac D. Fletcher) 馈赠给大都会的艺术藏品。

弗雷彻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纽约的大银行家和美国东岸铁路公司的大股东。他1917年去世,所藏近300件藏品全数遗赠给了大都会博物馆,其中有相当数量的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以及古代埃及、伊斯兰和东亚的艺术品,当年的市场价值就达300万美元之巨。

大都会博物馆不仅专门开辟了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画廊,还设立了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艺术基金――弗莱彻基金,用于该馆艺术品的购藏。这件官窑笔洗被纳入大都会之际,也正是现代艺术在西方兴盛之时,不难想象购藏者的审美取向可能多少会受到当时艺术风潮的启发。


南宋龙泉窑瓷器

非官窑器的类型中,陈列最多的要数龙泉窑的青瓷器。这与西方收藏家长期对青瓷情有独钟很有关系。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历代青瓷,无论在数量还是在质量上都是比较可观的。

这次陈列的7件龙泉窑瓷器,在器形、釉色上都颇具代表性。由罗杰斯基金购藏的龙泉窑胆瓶(图上中),其器形在宋代不太常见。瓶口稍稍外翻,从瓶口往下稍作收敛后慢慢在瓶身的腰部向外扩张,在接近瓶底时形成一个近乎扁平的器身,然后突然内收,这样使瓶身看似坐立在一个稍高的大圈足上。

整个器形舒畅优美。施釉的控制也十分精到,但在瓶口、瓶底部位,尤其是瓶身的一侧,出现大块的不规则黑斑和线纹,不像是陶工故意所为,而可能是施釉过程中出现的意外。

龙泉窑瓷器

双龙耳直壁瓶(俗称棒槌瓶,下图左四),宽口平底,瓶颈与瓶身各占瓶体的二分之一左右。瓶口由颈部向上外张,但在顶部内敛,形成浅碟状。

瓶颈笔直,瓶颈向瓶身的过渡陡然外张,但稍有倾斜,形成一个平稳的瓶肩。瓶身虽显挺直,却在下行时稍微收敛,在接近瓶底时又形成一个不易察觉的缩腰圈带。通体所施的厚重青釉使得瓶身各部位的连接和过渡舒缓有序,十分的雅致。

双龙耳上雕刻的纹样在厚重的青釉下若隐若现,让人难以分辨究竟是龙纹还是鱼纹,所以才有馆方在陈列标牌上写为“鱼耳”,却在其网站上标明“鱼龙耳”的困惑。

通体釉彩之下有大开片,但没有受到尘污的沁入,因而看上去若隐若现,十分的迷人。这件龙泉窑瓶也是玛丽·斯蒂尔曼·哈克内斯于1950年的遗赠品。

龙泉窑瓷器

(转自『色影无忌』-「情枭的黎明」所撰写的《深度拍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一文。)

日本馆藏吉州窑玳玻天目赏——《天目》图册

本文所列吉州窑玳玻天目,均取自《天目》(德川美术馆、根津美术馆编,1979年)。

本文所列吉州窑玳玻天目,均取自《天目》(德川美术馆、根津美术馆编,1979年)。

1、玳玻龍天目

高6.9 口徑13.5

 

2、玳玻鸞(鸾)天目(一名尾長鳥天目) 中興名物

高7.0 口徑12.6

 

3、玳玻鸞天目

高7.7 口徑13.1 救世箱根美術館藏

 

4、玳玻鸞天目

高6.7 口徑12.3 京都國立博物館藏

 

5、玳玻鸞天目

高7.7 口徑13.1 根津美術館藏

 

6、玳玻鸞天目

高5.0 口徑14.5~14.8

 

7、玳玻鸞天目

高5.1 口徑14.7 逸翁美術館藏

 

8、玳玻鸞梅枝天目

高5.1 口徑14.7

 

9、玳玻鸞梅枝天目

高5.2 口徑15.2 京都國立博物館藏

10、玳玻梅枝天目

高5.9 口徑10.3

11、玳玻唐花天目 國寶 大名物

高6.4 口徑11.7

12、玳玻菱文天目

高6.4 口徑11.7 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13、玳玻菱文天目

高8.2 口徑17.0 德川美術館藏

 

14、玳玻菱文天目

高3.1 口徑9.7 逸翁美術館藏

 

15、玳玻菱文天目

高5.4 口徑11.3 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16、玳玻梅花天目(一名曜陽盞天目)

高7.0 口徑12.4 德川美術館藏

 

17、玳玻梅花天目

高5.7 口徑11.9 白鶴美術館藏

附表:


:表中,国宝玳玻天目的名字与《天目》不同,但实为同一件茶盏。另,《天目》一书并未完全录入表中的茶盏,故文中亦未给出。

 

现代日本将艺术品分为三个等级:国宝、重要文化财产、重要美术品。而“大名物”、“名物”、“中兴名物”三个名称,则是日本江户后期松平不昧在《云州名物帐》一书中,以自己所在的年代(江户时代为日本封建统治的最后一个时代,时间从1603年至1867年),对日本茶道具美术品进行三个不同时期的分类。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吉州窑三天目:玳玻、木叶、玳瑁

在日本名品茶碗中,有9件吉州窑,其中被列为“国宝”的有1件、“重要文化财”3件,而“大名物”1件、“中兴名物”3件。

日本天目茶碗中,宋代吉州窑的茶盏是一大宗,主要有玳玻、木叶、玳瑁三类,以玳玻最为名贵、木叶次之、玳瑁最末。在日本名品茶碗中,有9件吉州窑,其中被列为“国宝”的有1件、“重要文化财”3件,而“大名物”1件、“中兴名物”3件。

日本茶道古籍《君台左右账记》中,鼈盏、能皮盏排在建窑的曜变、油滴、建盏(兔毫)之后,其中鼈盏价值一千匹。从书中的文字描述来看,二者的纹样及釉色变化与吉州窑相近,其中鼈盏应该就是现在所称的玳玻天目。

而日本茶道具鉴赏的古典名著《大正名器鉴》(高桥箒庵著,1861~1937年)中,灰被天目则排在建盏之后,吉州窑之前。在此书之前,玳玻和玳瑁由于碗外壁釉色一样,并未被进行区分。


《君台观左右账记》

在我国,玳玻天目称为“剪纸贴花”、木叶天目称为“木叶贴花”、“木叶纹”、玳瑁天目称为“玳瑁纹”、“虎皮纹”。三者均属黑釉系,是吉州窑利用当地低廉的天然铁矿釉,通过独特的生产技艺和装饰手法而烧制的,是宋代代表性茶盏之一。

茶盏是宋代吉州窑黑釉瓷中的主要产品,基本样式为宋代茶盏典型的大口小圈足,器型上与建盏最大区别便底足的造型,吉州窑浅修足、无止釉线,且施釉常及底。

玳玻天目/剪纸贴花

玳玻天目梅花纹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吉州窑的剪纸贴花有三种形式,分别是剪纸剔花、剪纸漏花和剪纸贴花。剪纸贴花常见于茶盏中,且日本所称的玳玻天目也多指该种形式。剪纸剔花、剪纸漏花多见于瓶、罐等其他器型中。

剪纸贴花的制作工艺,是在坯胎上先施一层淡黄色釉,再将剪纸纹饰贴于盏的内壁,然后在上面再施另一层黑釉,揭掉剪纸图案后,入窑高温焙烧,两种釉相互渗透,形成浓淡相衬,深浅对比,具有独特的色彩相嵌纹饰。

玳玻天目凤凰纹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在淡黄色的底釉上,闪烁着形如在云霞、细雨、火焰、青蓝紫绿交织的异彩缤纷的色相中,浮现鹿、凤和梅等各种不同花卉和珍禽的剪影,透出一种含蓄而又朦胧的美,富有天然意趣,或双凤展翅,或朵梅纷飞,显得生动自然;或为菱花边框内书“金玉满堂”、“龟鹤齐寿”一类四字吉语,流露出浓郁的民俗气息。


玳玻天目鸞文碗 MOA美术馆

吉州窑剪纸贴花的装饰纹样主要以蝴蝶、鸾凤、鸳鸯、梅、兰、竹,以及吉祥语为题材。如常见的鸾凤剪纸贴花茶盏,一般用2张、或3张纹饰相同的鸾凤剪纸,以盏壁一线为中心,饰上2只或3只首尾相追的鸾凤,空间两侧衬以朵梅、或蝴蝶,而盏心一般饰朵梅。

装饰纹样整齐疏朗,稳定均衡,形象概括生动。寓意“喜相逢”,表达了人们对“鸾凤和鸣”、“双宿双飞”,以及“形影不离”的生活美好愿望。

木叶天目/木叶贴花

木叶天目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木叶纹,是以天然树叶为标本,经过腐蚀处理后贴在坯体上,然后入窑焙烧,烧造成功后树叶的形状及叶脉便清晰地留在茶盏上。

具体制作工艺是,将天然树叶用水浸泡,腐烂后留存叶茎和叶脉,然后将富含铜、铁、锰、镍等矿物原料碾磨成细粉,树叶筋脉沾这些细粉,粘贴在坯件的装饰部位,贴牢后施白色透明釉罩盖,其他部位施黑釉。入窑经火焙烧后,在瓷器上就出现一枚栩栩如生的木叶纹。树叶的茎脉在黑釉的衬托下清晰可见,色调明朗,简洁大方而又韵味无穷。


各式木叶纹样

木叶纹的图案设计,没有固定样式,有半叶一叶的,也有二叶三叶相重叠的,纹样安排也不规则,多随工匠的意图设计安排 :或一叶展开于盏内壁,占器壁的二分之一,如大树耸于苍穹之中;或一小片树叶挂在盏内壁,茎脉清晰可见;或双叶叠落,或三叶散点,构思奇巧。

木叶纹茶盏若注入茶水,茶盏中的木叶宛如漂在水面上的一叶小舟,叶影飘飘,淡香轻拂,极富诗意,形成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的意境,契合了宋人崇理尙雅、淡泊宁静的审美情怀。

玳瑁天目/玳瑁纹、虎皮纹


玳瑁天目

玳瑁是一种海龟,其背部角质板呈覆瓦状排列,表面油光,且有褐色和淡黄色相间的花纹,自然美观。

玳瑁纹是在施黑釉时添加一些淡黄釉,经窑火焙烧,不同颜色的釉层在高温下相互浸润,烧成后淡黄釉色在黑釉底色衬托下蜿蜒浮现,似行云流水,宋代称它为玳瑁釉,是吉州窑的主要品种之一,是吉州窑独有的窑变。

(玳瑁是一种海龟,其背部角质板呈覆瓦状排列,表面油光,且有褐色和淡黄色相间的花纹)


玳瑁碗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玳瑁纹,又类似虎皮上的斑纹,故也称为虎皮纹。但也有人将斑纹呈块状的称为“玳瑁”,而将长条状的称为“虎皮纹”。

除了剪纸贴花、木叶、玳瑁之外,吉州窑的黑釉茶盏中还有素天目、彩绘装饰纹样,以及仿建窑的兔毫斑、鹧鸪斑,但后二者无论釉色、斑纹,还是烧成机理都与建窑具有本质上的不同。这些品种的吉州窑茶盏,很少出在日本的天目茶碗中,且也不是吉州窑的特色茶盏。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日本茶碗史】第一期:唐物天目

在16世纪之前,日本茶道对“唐物茶碗”是推崇备至,建盏是当时最高等级的茶碗。

在往期探讨建盏和天目的文章中,我们已经或明或暗地提到,日本茶碗历经三个时期:唐物茶碗、高丽茶碗、和物茶碗。

在16世纪之前,日本茶道对“唐物茶碗”是推崇备至,建盏是当时最高等级的茶碗。16世纪之后,由于千利休提倡“和敬清寂”的茶道精神,日本茶道转向了朝鲜平常百姓所用的“高丽茶碗”,此时是日本茶碗的转型期。在此转型期间,千利休亲自指导自己的窑工长次郎烧制茶碗,后称为“乐茶碗”,日本茶碗便由此逐渐过渡到本土烧制的“和物茶碗”时期。

此次,我们来系统地介绍日本茶碗历经的这三个时期,每期为一文。本期介绍唐物茶碗。

第一期:唐物茶碗

日本著名茶器:松屋肩冲茶入

唐物是指从中国进口的东西的总称,包括唐物茶碗,唐物茶入,唐物茶壶,唐物花入等等。其中最为值钱的是唐物茶入,然后才是唐物茶碗。

中国向日本出口瓷器,要追溯到唐代,所以叫做“唐物”,当时是以赠送和私人携带的方式,把大量中国的瓷器带回日本,不过唐代的瓷器技术其实还不是很高明。宋代大量瓷器出口到日本,这个时候,唐物茶碗和中国茶道在日本流行开来,这是唐物茶碗的鼎盛时期。德川幕府成立以后,日本茶道发生了重大转型,这个时候,高丽茶碗替代了唐物茶碗的地位,直到今天,唐物茶碗的观赏和艺术价值都超过了使用价值,但是日本茶道讲究的主要是使用价值。

其实中国各种各样的瓷器,都出口到日本过,但是出口瓷器并非精品,和清宫旧藏的差距非常大,但是日本人还是非常珍惜。

唐物茶碗主要有5类:

1、天目茶碗;

2、青磁茶碗;

3、染付茶碗;

4、赤绘茶碗;

5、安南茶碗;

1、天目茶碗

天目茶碗,包括福建建窑的禾目天目(兔毫建盏)、油滴天目(鹧鸪建盏)、曜变天目(异毫盏);吉州窑的木叶天目、玳皮天目、龟鳖天目;磁州窑等北方窑口的油滴天目;未肯定窑口的黄天目;茶洋窑的灰被天目。

◎禾目天目

禾目天目,中国人叫做“兔毫盏”,是建窑的主要产品,由于极厚的挂釉在烧造的时候产生了流动,所以产生了一条一条的图案,这也是“窑变”的一种。它是宋代非常常见的一种碗,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的古玩市场上都有大量的存世。其中,毫色泛绿为佳,而泛蓝则为极品。但是禾目天目由于数量太多,所以并没有特别有名的藏品。

油滴天目

建窑油滴

 

华北油滴

油滴天目有两种,一种是建州油滴,在中国叫做鹧鸪盏,因为花纹像鹧鸪鸟的羽毛。还有一种叫华北油滴(磁州油滴),在中国叫做雨点釉,两种碗一种是南方瓷,一种是北方瓷,风格迥然不同。油滴天目是建州窑另外一种施釉方式而成的碗,但是成功率非常低,所以传到日本就非常珍贵了。

 

油滴天目因为釉银色,看上去就像油挂在上面而得名,又以滴中带蓝为上佳,一只好的油滴天目,在拍卖会上,往往要比同尺寸规格同时代的禾目天目贵10倍左右。油滴天目的制作在明代就失传了,上个世纪20年,日本人恢复了这个技术,而中国人恢复到大批量生产,是在80年代,但是就是现代仿品,油滴的价格也往往是禾目的3到5倍。

曜变天目

曜变天目是油滴天目偶然而成的珍品,在全世界,被认定为曜变的,只有3只。堪称是谜一般的茶碗。曜变茶碗可能是由于油滴中空气爆裂却没有伤及碗面而成的,所以油滴附近有异常耀眼的蓝色。

以上三种,都是来自于福建建窑,所以又叫做建州三天目,是日本茶碗中最高等级的茶碗。

◎木叶天目

木叶天目又叫做树叶盏,是宋代江西吉州窑的有名作品。吉州窑在烧之前,用一种特殊的贴花技术,把树叶,剪纸等贴在碗面,然后上釉烧造,这样就会出现奇特的花纹。在喝茶的时候,就好像一片树叶漂浮在水面上,很有意思。木叶天目一般都是大口径的斗笠盏,是江西吉州窑非常普遍的一种产品。

◎鳖甲天目

在《大正名器鉴》一书出版前,日本人并不区分玳皮天目和鳖甲天目。鳖甲天目和玳皮天目的外观迥然不同,在中国,两种碗一直区别,玳皮天目叫做贴花盏,而鳖甲天目叫做虎皮盏。其实主要的区别还是在碗内表面。鳖甲天目是宋代吉州窑的名品,用类似建窑的挂釉方式形成很有意思的类似老虎皮的花纹。器形和木叶天目一样,大多是大口径盏。

◎玳皮天目(玳玻天目、玳瑁天目)

玳皮天目是吉州窑最为精美的茶碗,在日本,有一件玳皮天目被评定为国宝。玳皮天目的上釉方式和鳖甲相似,但是内部都使用贴花的技术,图案一般都是吉祥的动物,文字,其中以龙凤,生肖,花草,最为众多。而窑变形成的和钧窑相似的黄色花纹,表现出了非常细腻的质感,堪称是唐物中最为华丽的茶碗。

以上三种,都是来自于江西的吉州窑,所以又叫做吉州三天目。比起建州三天目,吉州三天目的名气要略微逊色。

◎黄天目

黄天目和灰披天目的外观非常相似,都是南宋时代和元代南方烧造的黄色建盏。其烧造的方式和传统的宋代建窑有了很大的区别。是在釉料中加入草木灰形成特殊曜变的茶碗,能够造就星云一般的效果。在中国,黄天目茶碗很容易和北方的劣化青瓷混淆,并且认为是比较低档的茶具。但是黄天目在日本茶道的转型期被重视,其普通的外观,受到日本茶人的一致好评。

灰披天目(灰被天目)

灰披天目的时间跨度要比黄天目大,最早误认为是建窑的失败品,即挂黑釉失败,或者忘记挂黑釉的建盏,所以盏面没有出现黑色,而全部是内层的黄釉,看上去就好像覆盖了一层灰一样而得名。元时代,建窑没落后,这种黄釉碗因为技术的没落而大量出现,并且少量出口到了日本。和黄天目一样,并不起眼的颜色,没有花纹,甚至是非常古朴的颜色,大大激起了日本人的美感体验,因为日本人非常偏爱灰披天目茶碗。

(灰被天目已考证为福建南平茶洋窑所产。)

2、青磁茶碗

青磁,即中国的青瓷,在日本是极端高级的茶具,往往被当作观赏器,而不是使用器。日本的青瓷,基本上都是南方龙泉窑的作品,时间跨度从宋代到明代,主要以粉青和豆青为主。古代,并没有五大窑的碗流传到日本,而且五大窑的器物中,并没有日本常见的茶碗这种器形。

◎青瓷平茶碗

天目茶碗的特征是胎后,碗高,并且碗口有明显的束口,这种束口的碗,后来直接叫做天目型,或者京型。而青瓷中,大多是撇口的开放造型,这种茶碗被叫做平茶碗。青瓷茶碗中,平茶碗比较多。在中国,青瓷一般不被用作茶器,因为青瓷的颜色和茶汤冲突了。日本也是一样,日本的青瓷茶碗大多是观赏。

 

比如这只以前介绍过的青瓷马蝗绊,就因为好看,所以被足利义政氏修补而产生了新的美。在茶道具中,青瓷茶碗的评价不高,但是在观赏器中,则拥有远远高于其他茶具的艺术价值。

◎珠光青瓷

 

珠光青瓷是一种劣化青瓷,是烧造温度不够而达不到绿色的一种黄色的劣化茶碗。但是这种碗是一种中国同安窑的特殊茶碗,是一种故意造成青瓷劣化的技法。但是黄色的瓷器,也的确属于青瓷的一种,因为在黄彩出现前,黄釉都是通过青瓷的劣化完成的。

3、染付茶碗

染付茶碗,也就是指中国人的青花瓷。青花瓷对于中国人来说,本来也是和西域大有关系的,因为中国古代没有这种深蓝色的染料,通过西域的传来,中国才有了这种颜色的瓷器。而这种瓷器的另外一个关键,就是洁白如雪的陶土,也是只有在江西景德镇的高龄山才能找到的,也就是高龄土。

 

明代时,青花在中国开始流行,一部分传到了日本,但是纯白和深色调,是中国丧葬的颜色,也是日本传统丧葬的颜色,所以并不日本人所钟爱,因此青花在日本向来不被重视。

4、安南茶碗

安南是古代越南北部的一个邦,也就是古越南,这个地方时而被中国吞并,时而成为中国的属国,所以这里的瓷器,在日本也被划入唐物。而越南也是当时少数掌握瓷器烧造的国家,技术来自于中国。

 

安南茶碗的种类很多,有彩瓷,但是以比较粗糙的青花为主。而且安南茶碗的器形往往比较小,德川幕府柳营御物就有一件非常珍贵的彩绘安南茶碗。因为其独特的风格,受到武士的钟爱。而安南茶碗还有一个很大的特征就是经常出现蜻蜓的图案,直到今天,越南的瓷器仍然大多有蜻蜓。高丽云鹤,安南蜻蜓,一南一北两种情趣,常常被茶人津津乐道。

5、赤绘茶碗

所谓赤绘茶碗,就是我们中国的五彩瓷和斗彩瓷,是明代以后兴起的一种新兴的瓷器表现形式。是把绘画艺术和瓷器结合起来的一种尝试。日本人则称为赤绘。赤绘在茶道中不被重视,甚至并不是当作茶碗使用的。但是作为观赏器受到了广泛的好评,以至于后来日本人的伊万里瓷器,就是模仿中国的斗彩,甚至能够达到和景德镇争夺欧洲市场的能力。

(原文作者为『姚新宾』,转自人人网,略有修改。)

建盏外的天目茶碗—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现代日本所说的天目茶碗,不仅包括宋代建窑及建窑系所产的茶碗,还包括吉州窑、茶洋窑以及其他我国宋代乃至元明的其他窑口所产的茶碗。

现代日本所说的天目茶碗,不仅包括宋代建窑及建窑系所产的茶碗,还包括吉州窑、茶洋窑以及其他我国宋代乃至元明的其他窑口所产的茶碗。这些被叫为“天目”的茶碗,都具备束口、深腹、高圈足的共同特征(或近似)。甚至,日本本土所产的具有这些特征的和物茶碗,也被称为“天目茶碗”。

也就是说,现代的天目茶碗其实涵盖的范围是很大的,这一点在日本各博物馆便可看出。本期,我们便来看看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内“建盏外”的天目茶碗。

01、木叶天目

南宋 吉州窑

高5.3 口径14.8 底径4.0

02、木叶天目

南宋 吉州窑

高5.1 口径15.0 高台径3.0

03、玳玻天目

南宋 吉州窑

04、梅花天目

南宋 吉州窑

高5.5 口径15.0 底径4.0

05、灰被天目

南宋 茶洋窑

高6.9 口径12.0 底径3.9

06、黒釉褐斑文碗 河南天目

北宋-金

高4.6 口径12.3 底径4.0


07、油滴天目

金代

高4.8 口径9.5 底径3.2

(注:北方窑口所产,也称华北油滴)

08、白覆輪天目

金代

高6.8 口径13.2 底径4.7

09、黒釉天目

明代

高7.1 口径12.2 底径4.6

以上均是我国所产的茶碗,又称“唐物天目茶碗”。日本本土所产“和物天目茶碗”,可分为两类:仿唐物天目的茶碗、具有典型日本风格的茶碗。

10、鼈甲釉天目

室町時代 16世纪 瀬戸・美濃

高5.8 口径16.0 底径5.0

11、黑釉天目

室町時代 16世纪 瀬戸・美濃

高6.9 口径11.8 高台径4.0

12、色絵七宝文天目

江戸時代 京焼

高6.3 口径10.9

13、色絵瓔珞文天目茶碗

江戸時代 薩摩

高6.0 口径12.5 底径3.9

14、黑釉天目

昭和4年(1929) 宇野仁松

高6.5 径16.5

从图片上看,该盏油滴斑点的品质应该是相当不错的,分布均匀,洁净度似乎也很高,不输现今所烧制的精品油滴盏。而这可是1929年烧制的。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18件故宫馆藏宋代茶盏

宋代茶盏作为中国古代历史上日用产品的典范,器型高雅含蓄、内敛耐看,既方便使用又极具审美感,将实用、美观以及精湛的制作工艺完美地结合,而深受宋人及后世的追捧。

宋代茶盏作为中国古代历史上日用产品的典范,器型高雅含蓄、内敛耐看,既方便使用又极具审美感,将实用、美观以及精湛的制作工艺完美地结合,而深受宋人及后世的追捧。

01 汝窑天青釉碗

高6.7cm,口径17.1cm,足径7.7cm

碗撇口,深弧腹,圈足微外撇。胎体轻薄。通体满釉,呈淡天青色,莹润纯净,釉面开细小纹片。外底有5个细小支钉痕及楷书乾隆御题诗一首。诗曰:

秘器仍传古陆浑,只今陶穴杳无存。

却思历久因兹朴,岂必争华效彼繁。

口自中规非土匦,足犹钉痕异匏樽。

盂圆切己近君道,玩物敢忘太保言。

后署“乾隆丁酉仲春御题”,并钤“古香”、“太朴”二印。

这件汝窑碗造型规整,胎质细腻,釉色如湖水映出的青天,堪称精美的稀世珍品。

02 哥窑碗

高7.5cm,口径19.8cm,足径5.6cm

 

碗敞口,弧壁,浅圈足。里外满饰青釉,釉厚润如脂。釉面布满细碎的开片纹,深浅不一,如网如织,深纹片呈黑色,浅纹片呈黄色,俗称“金丝铁线”纹。

03 钧窑天蓝釉红斑花瓣式碗

高4.8cm,口径9.5cm,足径3.5cm

碗呈花瓣状。口内敛,器里凸起、器外凹进10条棱线,将碗自然分成十花瓣形,圈足。通体釉色为天蓝色,其上显现几块紫红斑块,上有铁质斑点结晶。

此碗造型别致,宛如一朵盛开的花朵,妩媚多姿。蓝、紫相间的釉色,又如同天空中飘浮的彩云。

04 定窑白釉刻花菊瓣纹笠式碗

高3.3cm,口径13cm,足径2.5cm

碗呈斗笠式,敞口,瘦底,圈足。通体内外施白釉,口镶铜釦。外壁光素,内壁刻30个菊花瓣。仔细观察可以看出,菊花瓣的宽窄不一,说明刻花工匠并不刻意追求整齐划一,而是力求体现花卉的自然形态。

05 定窑划花缠枝莲纹葵瓣口碗

高6.8cm,口径19.2cm,足径5.7cm

碗口呈葵瓣式,镶铜扣,深弧壁,圈足。通体施白釉,外壁釉流形成泪痕。碗内刻划缠枝莲花纹和茨菇纹。外壁光素。胎体轻薄,胎面洁净。

刻划花是定窑特有的装饰风格,所刻线条流畅,飘逸潇洒。此件器物刻划的缠枝莲花在白色釉的衬托下若隐若现,反映出宋代陶瓷手工艺的高超水平。

06 建窑黑釉兔毫盏

高5.8cm,口径12.8cm,足径3.9cm

盏撇口,斜直壁,小圈足。胎呈铁黑色,里满釉。外施釉不到底,腹下部釉垂流如泪痕。碗口釉呈酱色,口下渐为褐黑相间,近里心为纯黑色。釉中有丝状黑褐色兔毛般结晶,俗称“兔毫”。

07 建窑黑釉兔毫盏

高9.6cm,口径16.2cm,足径4.9cm

器口内敛,腹部渐收,底圈足。通体施黑釉,盏里施满釉,盏外施釉不到底,露胎处呈黑色。器里外口沿釉色呈黄褐色,下腹部呈黑色,外壁垂釉形成滴珠状。

08 建阳窑黑釉盏

高7.5cm,口18cm,底径5cm

器口外撇,斜壁,浅圈足。通体施黑釉,釉面呈现黑、褐相间的兔毫纹,满釉至底足,器外口沿釉色呈黑黄褐色。

此盏口径较大,线条流畅,造型十分优美。虽然它的胎、釉、造型都与建阳窑黑釉盏明显不同,例如,前者胎为白色,而后者为紫黑色胎,但它仍属于建阳窑类型器物。

09 福清窑黑釉盏

高6.5cm,口径12.5cm,足径4.5cm

盏敞口,深腹,圈足。内外施黑釉,釉色均匀,釉面呈现出细丝状条纹,仿如小兔的毫毛一般,故称“兔毫”纹。口沿处失釉呈酱色,外壁施釉不到底,釉厚凝聚处呈泪痕状,近足处及足底素胎无釉。

10 吉州窑黑釉剪纸贴花三凤纹碗

高6.8cm,口径16.4cm,足径4.9cm

碗撇口,弧腹,瘦底,圈足。通体施黑釉,外壁施釉不到底,且用黄褐色釉随意点洒成大小不一的斑点。碗心微凸,饰梅花一朵,内壁上饰三只凤凰,似在相逐飞舞。

11 吉州窑剪纸贴花小碗

高5.3cm,口径10.5cm,足径3.5cm

碗敞口,碗式较深,浅足露胎。里外施两种釉,外施酱釉,点以浅黄色斑点,里为窑变花釉。碗内壁饰3组酱色菱形开光式剪纸纹样。将民间剪纸贴花艺术直接运用到瓷器的装饰上是吉州窑匠师的创举。

12 景德镇窑青白釉刻花婴戏纹碗

高6.7cm,口径20.8cm,足径6cm

碗敞口,浅腹,矮圈足。里外均施青白釉,釉质莹润,足内无釉。碗内刻划双婴戏莲纹,线条流畅,纹饰清晰。

13 景德镇窑青白釉双鱼碗

高5.9cm,口径18cm,足径6.8cm

碗敞口,口沿因覆烧形成较宽的芒口,斜腹壁,圈足。通体施青白釉,釉色青中透白。内壁六条线出筋,碗心处刻划双鱼水波纹,刀法犀利流畅。外壁光素。

此器造型规整,胎体轻薄,釉色光润。盘心所刻划的两条小鱼在青色的釉面衬托下仿佛在清澈的湖水中游弋嬉戏,形态自然逼真,艺术感染力极强。

14 耀州窑青釉刻海水鸭纹碗

高7.4cm,口径17.8cm,足径4.9cm

碗敞口,腹为六花瓣形,近底渐收,圈足。内壁蓖划海水纹,碗心刻划一游鸭,外壁光素无纹。通体以青釉为饰,釉色深沉,青中泛黄。

此碗造型优美,纹饰清晰,鸭纹的刻划生动传神,海水纹宛转自然,由此可见耀州窑瓷工们娴熟的技艺,是耀州窑瓷器的代表作品。

15 耀州窑青釉刻花菊瓣纹碗

高5.1cm,口径13.2cm,足径4.1cm

碗敞口,圈足。里外均刻菊瓣纹,碗心印一团花。通体施青釉,釉色青中泛黄,足边无釉。

此碗为宋代耀州窑青瓷的代表作品。在装饰方面,以碗心的一朵团花为中心,放射状地向外刻出一片片菊瓣纹,布局舒朗匀称,线条活泼流畅又不失规整,反映出当时艺师们的审美观念,代表了耀州窑瓷器刻花工艺的突出成就。

16 耀州窑青釉刻花婴戏纹碗

高8.5cm,口径20.8cm,足径4.8cm

碗敞口,宽唇,圈足。里外施青釉。碗内刻婴戏莲花纹饰,一肥胖的婴儿戏于三朵莲花之间,两手腕各戴一手镯,憨态可掬。

此碗刻花精细,画面生动活泼。北宋晚期,耀州窑装饰多取婴戏纹题材,此类构图还有两婴荡秋千、四婴戏把莲等。

17 耀州窑青釉印花童子玩莲纹碗

高4.5cm,口径14.3cm,足径3.3cm

碗撇口,深弧腹,矮圈足,足底沾窑渣。通体施青釉。碗内印莲花一束和四童子,四童子分别手持莲花一枝,身体呈不同的姿势作嬉戏状。

此碗婴戏纹饰抓住了孩童体态的主要特点,用洗练的轮廓线将其五官的稚气和胖乎乎的体形生动地刻画出来。

18 耀州窑吴牛喘月纹碗

高7.6cm,口径21.3cm,足径6cm

碗唇口,弧形腹壁,圈足。内外施淡青釉。碗内心饰菱形开光,开光外刻卷枝花草纹,开光内刻传统图案“吴牛喘月”,一轮明月高挂天空,下方一头水牛口微张,前腿直立,后腿曲膝跪地,抬头仰望明月。

此碗刻花刀法娴熟干练,花纹生动自然,为耀州窑金代青釉刻花器物中的代表作品。

宋代茶盏在器物造型、装饰模式、纹饰等方面都具有高度的艺术性,体现了宋代的美学风韵,宋瓷茶盏创造了造物艺术的典范,达到了艺术的成熟,“形式”与“内容”达到完美的般配,以文人意境胜,是后代工艺美术学习的范本。

 

宋代茶盏虽然精细考究,但总体上是清新自然、简洁明朗的,格调很高,属于高雅的审美范畴。宋代文士饮茶讲究的是一种雅趣心香,品茶过程是一个凝神专注的过程,他们的这种崇尚平淡的心态使得饮茶所用的茶盏在生产和制作过程中也融入了一份沉静,增添了一份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