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黑釉珍瓷——汉魏六朝:鸿蒙初开

该展览于2011年12月中旬在深圳博物馆举办,是国内体系最完备、规模最大的黑釉瓷器展览,展品年代上迄鸿蒙之初的东汉黑瓷,下至清代的黑瓷一代名品乌金釉,时代跨度近两千年。

本文为《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的第一篇:『鸿蒙初开-汉魏六朝的黑釉瓷』。

(该展览的展品共计145件,历数从东汉至清代的黑釉瓷器,为方便阅读,小堂将分为多篇进行逐一介绍。)

《玄色之美——中国历代黑釉瓷器珍品》简介:

该展览于2011年12月中旬在深圳博物馆举办,是国内体系最完备、规模最大的黑釉瓷器展览,展品年代上迄鸿蒙之初的东汉黑瓷,下至清代的黑瓷一代名品乌金釉,时代跨度近两千年。

展览共展出145件(组)黑釉瓷器,分为四个部分:

《鸿蒙初开-汉魏六朝的黑釉瓷》(展品1~6)、

《盛世气象-隋唐五代的黑釉瓷》(展品7~48)、

《各擅胜场-宋辽金元的黑釉瓷》(展品50~139)、

《玄色余韵-明清时期的黑釉瓷》(展品140~145)。

展品包含数十个窑口的黑釉产品,为:德清窑、长安醴泉坊窑、黄堡窑、长沙窑、寿州窑、建窑、遇林亭窑、赣州窑、吉州窑、耀州窑、介休窑、浑源窑、大同青瓷窑等。

参展方有十多家公私收藏机构,为:深圳博物馆、山西博物院、内蒙古博物院、内蒙古考古研究所、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婺源博物馆及上海高悟楼、九砚山房、观叶楼、广州红苒精舍、暂得楼、深圳宝光艺术等。

(展品图片来源:雅昌论坛『鸿雅山房』。)

篇一 :鸿蒙初开——汉魏六朝的黑釉瓷

 

1、黑釉鸡首壶 东晋 德清窑

高24.6厘米 口径9.2厘米 底径14.7厘米 高梧楼藏

德清窑,在今浙江省德清县,故名。窑址在德清县境内已发现几十处之多,是以黑瓷与青瓷兼烧,以青瓷为主而以黑瓷闻名的古窑场。烧造历史较长,上溯商周,历经汉、六朝直至唐宋才停烧。

德清地区商周时期的原始瓷生产,无论是生产时间、生产规模,还是产品种类、产品质量等方面,在当时都是独一无二的,在中国瓷器发展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已有充分理由可以认为,德清地区是商周时期的制瓷中心,是中国瓷器的发源地。

2、黑釉唾壶 东晋

高10.7厘米 口径9.6厘米 底经10.6厘米 高悟楼藏

3、酱釉唾壶 东晋 德清窑

高8.3厘米 口径8.9厘米 底经9.8厘米 高梧楼藏

4、褐釉多足砚 南朝

高7.1厘米 口径19.5厘米 底经25厘米 高梧楼藏

5、黑釉碗 南朝 广东窑场

高5.3厘米 口径7.8厘米 底经3.1厘米

1985年深圳西乡流塘村南朝墓出土 深圳博物馆藏

6、黑釉盘口瓶(低温釉陶) 北朝

高28厘米 口径11厘米 底经8.2厘米 乐道堂捐赠 深圳博物馆藏


黑釉瓷简史

瓷器中的青釉、黑釉、白釉是中国古代最常见的三种单色釉。

其实黑釉并不都是纯正的黑色,是有浓淡深浅色差区别的,即使同一地区、同一窑场,甚至是同一作坊,由于每次釉料配置的细微差别,烧窑时窑内气氛变化的不同,高温值及保温阶段时间长短的差异,釉层的薄厚区别等等,都会导致出窑后的不同色调,出现黑、黑褐、酱、茶叶末等深浅不一的釉色,所谓窑分五色,其实都归属于黑釉器。

真正意义上的黑釉瓷的烧成是在东汉时期。一般说来,汉代黑釉瓷,其胎质不如青瓷细腻,不同窑口生产的黑釉瓷,其产量和品质各不相同,产品质量以越窑为最好;同为黑釉瓷,质量上又有精细之分,碗、壶等饮食器和酒器,胎质较细,而瓿、罍等大型容器的胎质较粗。

汉代黑釉瓷施釉一般不到底,釉层一般不均匀,但少数的黑釉瓷,釉色丰厚,滋润如玉,黑如乌金,美观夺目。说明东汉时期,黑釉瓷的制造水平已相当高超。

黑瓷的成熟期在两晋时期,东晋德清窑的黑瓷,出土了成熟的黑瓷,胎呈红、紫或褐色,釉呈黑色或黑棕色等,釉质滋润,色泽黑亮如漆,风味独具。同时,北方黑釉瓷也在北朝后期烧成,但整体质量、产量皆低于南方。

随着唐朝陶瓷工艺的全面发展,黑釉瓷也取得很大成就。尤其是北方,出现了许多著名的烧制黑釉瓷的窑口,如河北的邢窑,河南的巩县窑、鲁山窑、禹县的下白峪窑、鹤壁窑、郏县窑,陕西省铜川黄堡窑,山西省的浑源窑,山东淄博的磁村窑等等。

虽然如此,但由于唐代“饮茶”文化的审美观中,推崇茶圣陆羽“青则宜茶”的情趣,所以,越窑青瓷的地位仍然坚不可摧,黑釉瓷仍然未能挤入当时瓷器的主流。

至宋代,黑釉瓷才真正进入其发展的巅峰时期。宋代与唐代茶文化美学内涵的最大不同在于唐代“青则宜茶”,而宋代则是“茶白宜黑”。

北宋以宋徽宗赵佶为首的君臣斗茶之风,席卷朝野。赵佶在《大观茶论》中说:“天下之士励志清白,竟为闲暇修索之玩,莫不碎玉锵金。啜英咀华,较筐箧之精,争鉴裁之别。”这一风尚,极大地刺激了黑釉瓷生产的兴盛和繁荣。其时,黑釉瓷品种大量出现,质量空前提高。

 

宋代生产黑釉瓷的主要窑口有:河北定窑、陕西耀州窑、江西吉州窑和福建建窑等。其中,建窑和吉州窑茶盏最受推崇。

随着两宋王朝的远去,斗茶文化、饮茶方式的改变,黑釉瓷也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且又因为元、明、清时期,中国瓷业的中心转移到了景德镇后,素雅沉静的青花和五色斑斓的彩瓷,独领风骚、一统了中国瓷器的江湖。

黑釉瓷也就离中国瓷器的主流越来越远,并最终从中国瓷器史的嫡系中悄无声息退出了。

故宫所藏唐代的壶与碗

耀州窑烧制瓷器始于唐代,当时所烧造品种十分丰富。五代时期开始则以烧造青瓷为主,其青翠莹润的釉面和精致优美的造型,并不逊于当时声名显赫的越窑青瓷。

01 巩义窑绿釉小壶

 


高5.8cm,口径3.3cm,足径3.9cm

壶敞口,圆唇,短颈,扁圆腹,平底。肩部一侧置短流,对应的一侧有连于口与肩的柄,柄上下端各有一圆形装饰。施釉不到底,露胎处呈白色。

此壶造型小巧圆润,具有巩义窑器物的典型特征。此窑还生产这种造型的茶叶末釉、白釉、黑釉小壶。

02 鲁山窑黑釉蓝斑壶

 


高15.6cm,口径7.5cm,底径8.6cm

壶撇口,短颈,椭圆形腹,平底,肩部一面为流,相对一面为双带形曲柄,另两面各有一系。通体施黑色釉,里满釉,外部施釉不到底。口、肩等部位施灰蓝色斑纹为饰。

此壶造型为唐代典型器,其丰硕的壶体显示出大唐盛世的风韵。釉面色调黑白分明,以大块色斑点缀器物,质朴而凝重。此件花釉壶应为唐代河南鲁山窑的产品,因为相同类型的瓷器残片标本在鲁山窑窑址中有发现。

03 三彩凤首壶

 


高33cm,口径5.7cm,底径10.4cm

壶口呈凤头状,细颈,扁圆形腹,高足外撇,平底。通体施绿、褐、白等釉,底足无釉。一侧置曲柄。腹部形成两面开光体,采用塑贴装饰技法,一面为人物骑马射箭图,一面为飞翔的凤鸟图。

此壶造型巧妙,塑贴技法使画面具有浅浮雕效果,物象鲜明突出,线条流畅,色彩鲜艳华丽,堪称佳品。

凤首壶在初唐时即开始流行,是唐三彩陶器中常见的器形,它与同时期另一种常见的双龙柄壶一样,明显具有波斯萨珊式器物造型风格。这种巧妙地把外来文化与传统民族艺术结合起来的装饰手法,是唐三彩造型上的创新。

04 邢窑白釉皮囊式壶

 


通高12.5cm,口径2.2cm,底径12.5cm

壶提包式,上窄下宽,形似袋囊。顶端一侧为短直小流,中间有一曲柄,另一侧饰一曲尾。袋囊的转折处饰有凸起的摺线纹,中间亦饰凸线一道。此壶通体施白釉,在有装饰线的积釉处,釉泛青白色。平砂底,以行草书体刻划工匠名称“徐六师记”四字。

此壶的造型源自唐代金银器,具有稳重、大方、实用的特点。

白瓷至唐代已自成一个系统,可与青瓷分庭抗礼,陆羽在《茶经》中以“类银”、“类雪”赞美其釉色之白。它不以纹饰取胜,而注重造型与釉色的相互衬托。唐白瓷以河北邢州所产最负盛名。这件精雕细琢并带有工匠名款的器物是研究唐代白瓷的珍贵的实物资料。

05 邢窑白釉小壶

 


高10.5cm,口径2.5cm,足径5.3cm

壶敛口,短颈,圆腹,圈足。肩一侧有短流,对应一侧有壶柄,柄上端饰装饰结。

此壶造型小巧,釉质白润,是河北邢窑唐代的产品。

06 耀州窑茶叶末釉注子

 


高17.6cm,口径10.8cm,底径9.1cm

注子撇口,短颈,硕腹,平底。短粗流,曲柄宽扁。施茶叶末釉,近底处无釉,釉层匀净,肥厚而润泽。

此器形制规整,造型饱满,具有十分鲜明的时代特征。

唐代耀州窑以烧青釉瓷与黑釉瓷为主。同时还烧造一种铁、镁结晶釉,类似茶叶末色泽,故称“茶叶末釉”。

“执壶”,有柄有流的壶,是古代酒器而非茶壶。盛行于唐中期至宋代。

07 越窑青釉壶

 

高14.2cm,口径6.1cm,足径7.4cm

壶撇口,短颈,溜肩,圆腹,椭圆形圈足。颈部一侧有八方形短流,另一侧为曲柄。壶身饰直线纹四条,将壶身分为四瓣形。壶内外施釉,釉色青中闪黄,晶莹透澈,釉面开有细小的纹片。

08 长沙窑彩绘花鸟纹注子

 

高22.7cm,口径11cm,底径12.2cm

注子撇口,阔颈,瓜棱形长圆腹,肩一侧置六棱形流,另一侧置曲柄。通体施青釉。腹部以釉下褐彩勾描一株花草及一只硕鸟,褐彩线条内涂釉下绿彩。

此器造型饱满,青釉下有褐、绿两色彩,图案线条流畅,是不可多得的唐代长沙窑瓷器珍品。

由于在长沙窑遗址出土的注子上书写有“陈家美春酒”、“酒温香浓”、“自入新峰市,唯闻旧酒香”等题识者,因此证明这类注子是当时的酒壶。

09 长沙窑模印贴花褐斑注子

 

高22.5cm,口径10cm,底径14.5cm

注子直口,阔颈,丰肩,腹壁斜直,平底。肩置八棱形流,对称处安三条形曲柄。与流、柄成十字形的颈、肩之间置一对三条形系。通体施青釉,釉色青中略显灰黄。肩、腹处模印贴花椰枣纹,其上覆盖大块褐色釉,形成三个椭圆形斑块,突出了图案的装饰效果。

此件注子的贴花纹反映了长沙窑贴花艺术的特点,朴实、自然、生动。器物造型和图案特殊,是唐代长沙窑生产的外销西亚各国的产品。

长沙窑的釉色种类较多,仅单色釉即有青釉、黄釉、褐釉、黑釉、白釉、绿釉、蓝釉等。模印贴花装饰是长沙窑瓷器的特色之一,出现于唐中后期,系在器物的系或腹上作局部装饰。其做法是先用模具印出装饰物,趁坯体未干时把装饰物粘贴在坯体上,经施釉、涂彩后,再入窑经高温烧成。塑贴花纹有双鱼、双鸟、花朵、葡萄、椰枣、狮子、宝塔、人物等。

10 越窑青釉执壶

 


五代,高19.7cm,口径9.7cm,足径7.6cm

壶撇口,短颈,溜肩,长圆形五瓣瓜棱腹,浅圈足。壶身一侧置弯流,另一侧置连于口、肩之间的曲柄,肩部置对称竖系。壶内外及足内满施青釉,釉面开细碎片纹,壶流根部积釉处产生窑变现象。

经对唐、五代墓出土陶瓷执壶进行对比研究后发现,与唐代执壶相比,五代执壶的构造更趋合理,特别是壶流明显加长,便于实用,这件青釉执壶就是最好的例证。

11 青釉玉璧形底碗

 

高3.5cm,口径14.4cm,足径6.6cm

碗撇口,浅腹斜收,玉璧形底。里外满施青釉。从各方面特征看,此碗应属于唐代越窑产品。

 

玉璧形底碗始见于唐代,以底足像玉璧而得名,在南北方瓷窑普遍烧造,如河北的邢窑、定窑,河南的巩义窑,山西的浑源窑,陕西的耀州窑,浙江的越窑,湖南的长沙窑等都有烧造。

 

外国的很多古城、古遗址中也出土有中国的玉璧形底瓷碗。

 

这种碗的品种主要是白瓷和青瓷。口边有唇口和不带唇口的两种。碗壁有的直壁斜出,有的微带弧度。足一般宽而浅,中心凹处有的施釉,有的无釉。这种碗与敞口斜壁玉璧底盘及撇口平底碟的造型风格相同,是一种新颖的饮食用具。

12 邢窑白釉玉璧形底碗

 

高4.7cm,口径15.6cm,足径6.7cm

碗唇口,腹壁斜出与水平面呈45°角,玉璧形底。釉色洁白,不用化妆土,施釉到足墙,光素无纹饰。釉质莹润。

邢窑白瓷胎骨坚实、致密、厚重,胎土白而细洁,瓷化程度较高,扣之作金石声。玉璧形底更为唐代邢窑白釉碗的典型特征。

13 岳州窑青釉碗

 

高8.1cm,口径16.4cm,足径8.3cm

碗口微撇,浅腹,阔底,圈足。腹刻莲瓣纹。里外施青釉,釉薄而不匀,釉色青中闪绿,釉面有细密开片纹。

岳州窑位于湖南湘阴县城堤境一带,是隋代湘阴窑的所在地,唐时隶属岳州,故称“岳州窑”。唐代岳州窑的瓷器胎壁较薄,比较粗松,呈铁灰色,釉色明亮,底足有釉,器物精致,少装饰。多采用支钉烧法。

14 越窑青釉花瓣口碗

 

高3.6cm,口径14.1cm,足径6.5cm

碗十花瓣口,口以下渐敛,平底,里外满釉,釉色青绿,如“嫩荷涵露”、“古镜破苔”。

越窑是唐、五代及北宋初期著名的瓷窑。唐代中期以后越窑产品的质量逐渐提高,有“类玉”、“类冰”及“千峰翠色”之誉。

 

至晚唐,越窑更加兴盛,其中碗的形式很丰富,有荷叶、海棠和葵瓣形,还有仿金银器造型者。此花瓣口碗为越窑具有代表性的佳品。

15 定窑白釉“官”字款碗

 

五代,高6.6cm,口径17cm,足径6cm

碗敞口,斜壁,圈足。胎体轻薄。碗里外及圈足内均施白釉,釉色纯正。足中心刻划“官”字。

此碗是五代时期河北曲阳定窑产品,属同一时代白釉瓷器中的精品。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也有数件“官”字款定窑瓷器收藏,主要是盘、碗、水丞、罐等器物。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所见国内外收藏的署“官”字款的定窑瓷器大约有80件左右。

 

16 耀州窑青釉葵瓣口碗

 

五代,高7.5cm,口径19.2cm,足径7.2cm

碗呈五瓣花口状,口沿外撇,斜壁,浅圈足。腹壁自花口凹陷处起棱线。通体施青釉,釉层较薄,釉面玻璃质感强并开细碎片纹。

这件青釉花口碗,釉面虽有水沁痕迹,但造型秀丽,釉色匀净,仍能反映出五代时期耀州窑青瓷的烧造风格。

耀州窑烧制瓷器始于唐代,当时所烧造品种十分丰富。五代时期开始则以烧造青瓷为主,其青翠莹润的釉面和精致优美的造型,并不逊于当时声名显赫的越窑青瓷。

「龙凤西来」—唐代的双耳龙壶

双耳龙壶的器型当是从三国以来就在我国广泛流行于全国的鸡首壶发展而来的,但是其造型与装饰风格都有明显的波斯萨珊文化痕迹,强盛开放的唐朝吸收外来文化的时代标志。

回前墨:上期说到鸡首壶是魏晋时期的流行器,紧随其后的唐代则是以双龙耳壶和凤首壶作为壶中的绝品。本期我们便来介绍双龙耳壶。


青瓷双螭耳尊 国家博物馆藏

双龙耳壶是一种流行于初唐、中唐时期的酒器,其基本的特征是壶身两侧有相对的螭龙形壶柄,龙柄从壶身伸出,龙头倒垂入壶口,如同吸吮壶中的琼浆玉液。其口通常为盘口,颈部多有弦纹装饰。束腰式长颈,丰肩,鼓腹渐收,平底。

 

双耳龙壶的器型当是从三国以来就在我国广泛流行于全国的鸡首壶发展而来的,但是其造型与装饰风格都有明显的波斯萨珊文化痕迹,强盛开放的唐朝吸收外来文化的时代标志。


隋代李静训墓出土的鸡首壶和传瓶 国家博物馆藏

上图的两件器物,出土于隋代小姑娘李静训的墓中。左面一件就是鸡首壶,而右边一件叫做传瓶,它有两个相连的瓶腹。这两件器物的龙柄具有很高的相似性。

 

传瓶 天津博物馆藏

 

今天,我们在国内的博物馆中可以见到的传瓶一共有两件,另一件收藏在天津博物馆,而“传瓶”这个名称就来自于天博这件藏品上的铭文。这两件同属隋代白瓷酒具,造型体积相若,但天博的这件细节更加精致。

隋代的传瓶除了双腹之外,造型已经非常接近于唐代的双龙耳壶。

 


白瓷双龙壶 故宫博物院藏

 

上面这件是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白瓷双龙耳壶,它体现了唐代双龙耳壶的典型造型。在本土原有的鸡首壶之上,唐代的工匠们吸收了西亚和中亚地区的器物特点,创造出了这种优美大气的酒具。

双龙耳壶在唐朝时期极为流行,多为瓷器,有青釉、白釉、三彩等多种类型。


白釉双龙柄壶 西安博物院藏


褐釉双龙耳壶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考古博物馆洛阳分馆藏

白釉双龙柄壶 郑州博物馆藏


蓝釉双龙耳瓶 洛阳博物馆藏

出土于恭陵,使用的是稀有的含钴元素的蓝釉,这些钴原料很可能来自于阿拉伯地区的贸易


双龙耳瓶 洛阳博物馆

该件上有类似于古代青铜器的立鸟装饰。


三彩龙耳瓶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这件龙耳瓶使用了非常精美的贴花装饰工艺。


铜制双龙耳瓶 保利艺术博物馆

唐代的双龙耳壶多为瓷器,而保利艺术博物馆收藏的这件却是罕见的铜制,龙耳的造型异常精美。


白瓷双龙柄执壶 陕西历史博物馆

通高49.5厘米,口径10厘米,腹径25.5厘米

唐代白瓷尊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唐代白瓷尊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双龙耳壶一组 南京市博物馆

(本文转自果壳网「一叶知秋」及「情枭的黎明」。)

魏晋时期的流行器:鸡首壶

“鸡首壶”的名称得自于壶嘴流部的鸡首形装饰,最早出现于西晋时期(公元265~316年),由浙江地区的越窑首先创制。

回前墨:上一期说到“壶”的历史,从器型的演变过程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大致的结论:鸡首壶是现代茶壶的最原始器型出处。本期我们就来细说一下“鸡首壶”。

“鸡首壶”的名称得自于壶嘴流部的鸡首形装饰,最早出现于西晋时期(公元265~316年),由浙江地区的越窑首先创制。

 

三国西晋 青釉鸡首壶

鸡作为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家禽,很早就与人们的经济生活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养鸡的国家之一,汉代《韩诗外传》中将鸡称为具有文、武、勇、仁、信五德的“德禽”。

鸡首壶流行的魏晋南北朝时期,此时社会动荡、战乱频繁,以鸡为装饰的瓷器极为盛行,人们通过“鸡”与“吉”谐音,表达向往吉祥安宁生活的想往。也因此使得,鸡首壶延续使用了数百年。


西晋 越窑鸡首壶

在这一时期,大批中原居民和士族地主为躲避战乱,纷纷南下,由此推动了南方经济和制瓷工艺的发展。从此我国制瓷业形成南北两大系统,并且互相促进,互相影响。

在南方,以瓷器制造为主的手工业进入迅速发展的阶段,尤其是奠基于东汉的青瓷烧造开始了它的辉煌时期,先手出现了著名的越窑、德清窑、洪州窑、瓯窑、婺州窑、岳州窑等。


东晋 青釉鸡首壶

此时的瓷器种类也不断增加,除罐、尊、壶、碗、盘、洗、耳杯等外,还有鸡首壶、香熏、唾盂、虎子、砚台、镇墓兽、莲花尊、猪圈、鸡笼、灶、多格盒、水注等等。

 

装饰内容也更为丰富,堆塑、贴花、模印、刻划、镂孔、施彩等工艺的使用,使得瓷器造型生动,样式繁多。有的将整个器形做成动物形状,如卧羊形、蛙形等,有的则捏塑动物头部,如鸡头、羊头、虎头等为装饰,以祈求吉祥和辟邪。


东晋 越窑点彩鸡首壶

动物头部造型则占了动物类装饰内容的绝大部分,鸡首壶即为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器形。烧制鸡首壶的瓷窑主要有越窑、瓯窑,壶的造型与盘口壶相似,不同的是肩部一侧安鸡首,另一侧是鸡尾,前后对称。鸡首有空心、实心之分,前者多为实用,后者则是冥器。


隋代 白瓷龙柄鸡首壶

1957年陕西西安李静训墓出土

 

唐 鲁山窑 鸡首壶

鸡首壶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演变,具有鲜明的时代性。鸡首壶的器型演变大致是这样的:

  • 西晋时,器形较小,圆腹,肩部贴一鸡首,小而无颈。壶嘴有的可通,有的是实心,壶肩部有系,小平底;

  • 东晋时,其主体也是圆腹盘口壶,但鸡首下有短颈,喙由尖变圆,冠加高,鸡尾消失,柄的上端高于口沿,肩带桥形方系;

  • 南朝时,壶身整体加高,鸡颈较前期加长,盘口加深,柄也加高,肩部系多为双系;

  • 隋代壶身更高,鸡颈不仅更长,而且作仰首啼鸣状,鸡尾柄变塑贴龙首柄,系的孔也更加复杂。

东晋 德清窑黑釉鸡首壶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高17厘米 口径7厘米

这件出土于中国东部浙江省德清县的东晋时期(公元317~420年)黑釉鸡首壶,就是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件,反映出当时陶瓷烧造、装饰工艺的辉煌成就。

壶的颈部纤细、腹部浑圆、平底,肩的一侧为凸起的鸡首形壶嘴,另一侧为曲形把手,连接口部与肩部,壶肩部另外两侧各有一桥形方系,系孔可以穿绳。

此壶造型别致新颖,鸡首上昂,仿佛正在引颈眺望,与把手一高一低,遥相呼应,既庄重古朴,又使整个外形曲线流畅生动。壶身通体施有黑釉,釉层丰厚,釉色均匀纯净,其乌黑光亮的色泽产生出漆器般的艺术效果。


东晋 龙柄鸡首壶


越窑 双头鸡首壶

 


越窑 鸡首壶

 

本文整理自新浪博客『若愚』的《中国古代陶瓷壶类之鸡首壶》。

中国茶壶的演变史——“壶”至“茶壶”

古器物中被命名为“壶”的千姿百态,有嘴或有把儿的只是较晚的一小部分,也未必都用来盛液体。

回前墨:上期,我们说到日本将放茶叶的大罐称为“茶壶”,与我们印象中的“茶壶”大相径庭。但事实上,我国的“茶壶”一开始也不称为“壶”,制式也完全不同,真正意义的“茶壶”直至明代出现。本期我们就来说说我国的茶壶史。

壶,是人们最为熟悉的器物之一,有茶壶、水壶、酒壶等等。如果有人问,“壶”是什么样子的呢?大概绝大多数人心中的答案和汉语字典上对“壶”字的解释差不多吧:“壶,陶瓷或金属等制成的容器,有嘴,有把儿或提梁,用来盛液体,从嘴里往外。”

其实,类似字典上的那种解释,只是明代以来的通俗概念。古器物中被命名为“壶”的千姿百态,有嘴或有把儿的只是较晚的一小部分,也未必都用来盛液体。


古代 裴李岗文化红陶双耳壶 上海博物馆藏

壶,古代也作“康瓠[hù]”(《尔雅·释器》),只是一种罐状盛器,其形状没有太大限制。陶制的壶在各地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就大量出现了,《简明陶瓷词典》将这类壶的特征概括为:“小口长颈,圆腹或扁腹,平底、假圈足(饼形底,外表看似圈足,实际是平底)、圈足或附三足”(如此的“壶”其实现代还有,比如从前很常见的军用水壶)。


古代 匏壶

这时的壶,形态很丰富,有很多仿生的造型与装饰,如果去博物馆,很容易能见到这样的壶。有的也带把手,但是像我们现在通常意义上的那种一侧安把手,另一侧附有“流”(就是俗称的“嘴”),严格上应该叫做“执壶”的造型则极为罕见,据传只在江苏吴江九里湖出土过一次,距今四千年。那时壶的用处大致是细颈的盛液体,粗颈的盛粮食之类,有的还用作卫生用具(现在还有“便壶”、“夜壶”的词汇)。

瓷器的普遍使用是东汉末期以后的事,三国两晋时出现了青瓷制作高峰,壶的造型也趋向统一。


三国越窑青瓷盘口壶

比较多见的一个是盘口壶,它的口部展开,极像一个盘子,下面连着细长的颈和圆球形或扁球形的腹(如果除去口部,就更像瓶子),没有把,但在肩部常有“系”(环形、桥形的附加物,供穿绳提携用)。


南北朝印文唾壶

另一个是唾壶,造型与盘口壶略接近,只是颈很短,口很大如漏斗,也有的用盘口,没有系,作用相当于现在的痰盂。

 


黑釉鸡首瓷壶 东晋 国家博物馆藏

 

三国两晋的青瓷多动物造型装饰,如蛙形的水盂、瓷塑的羊(用途不明,也许与“羊者,祥也”的观念有关)、狮子或辟邪(想象的猛兽)形的虎子(就是便壶)等,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鸡首壶。

最初的鸡首壶是在盘口壶的一侧肩部塑一个尖嘴无颈的实心鸡头,相对的另一侧从肩部到盘口塑鸡尾。鸡头纯粹是装饰,而鸡尾可当把手用。大约在东晋时,鸡嘴改作圆形,中空成管状,从而成为具有实际倾倒作用的“流”。鸡首壶后来持续发展,越做越生动优美,一直流行到唐中期,才衰微下去。

“鸡首壶”并不是古代的称呼(古作“罂”),而是现代依据器形命的名,但它已具备了现代茶壶的基本形状,可以看作是茶壶的祖先。

唐 长沙窑青釉虹彩四瓣注子 香港茶具博物馆

唐中期以后,取代鸡首壶的是注子。由盘口变成了撇口,颈变得粗短,器身变高呈圆筒状,鸡头被简化为短小的管状流,流和把依旧安在肩部两侧,有的保留了系,平底沙胎(后来也发展出了圈足),整个器形显得稳重端庄。

唐代湖南长沙窑的注子最为有名,有一个题有“题诗安瓶上,将与买人看”,可见当时称之为“瓶”。因为是用来盛沸水,所以注子也叫“汤瓶”(说到饮茶,还是这个名字合适)。又有一个长沙窑的注子自铭“卞家小口天下有名”,故又名“小口”。注子还有个别称叫“偏提”,大约是源自把手安于一侧,提法与穿绳于系时不同之故。


宋 景德镇窑 青白釉刻花注壶、注碗 故宫博物院藏

汤瓶已经可以被列入茶具,这与晚唐时新兴的饮茶方式――“点茶”有关。先将茶末置于茶盏内,以汤瓶煮水或盛沸水,先少量注入盏内,把茶末调成膏状,再持汤瓶向盏中冲注适量沸水而成饮用的茶(前番进北京,见八宝杏仁茶等茶汤之冲饮法,似与之类似)。向茶盏中冲注的动作就称为“点”。点茶特别讲究“点”的技巧,强调水流要顺畅,水量要适度,落水要准确。


宋 越窑青釉瓜棱执壶 故宫博物院藏

抹茶点饮法延续至宋代最为鼎盛,后被东瀛学去,发展为日本茶道的主流。

日本镰仓末期至南北朝初期成书的《吃茶往来》(作者一般被认为是比睿山的学僧玄慧)中描写“唐式茶会”(“唐”在这里是指中国,并不指朝代名)中的点茶仪式时道:“亭主(召开茶会的主人)之息男献茶果,梅桃之若冠通建盏,左提汤瓶,右曳茶筅,从上位至末座,献茶次第不杂乱。”(原文)这里也提到了汤瓶。

汤瓶继承了鸡首壶流短小而置于肩部的特点,所以口往往高于流,造成器内无法灌满,倾倒也不很便利。因而自唐至宋,汤瓶的流和把始终向着细长的方向发展,宋代时流口已基本与瓶口平齐,并且流的安放点逐渐下移。


元代 龙泉窑青釉执壶 故宫博物院藏

至元代,流和把从肩部一直移到了腹部,流变成了细长外撇的管子,以致流与肩之间往往连以S形的饰物,用来加固防断裂。至此,汤瓶改了个名字叫“执壶”,现在通常意义上的“壶”这才定了型。

执壶中有不少是酒壶或水壶,壶身多高而细长呈瓶形。真正的“茶壶”的出现还是明代以后的事。


明 供春紫砂壶 国家博物馆

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九月,太祖朱元璋下诏废团茶,改贡叶茶,从而确立了叶茶泡饮法的主导地位。叶茶取代抹茶带动了茶具在各方面的变化,也使直接用瓷壶或紫砂壶泡茶叶饮用成为时尚。

“茶壶”的说法也就出现于此时。茶壶的使用弥补了盏茶易凉、易落尘的不足。形制基本上沿用元代,但立足于专门泡茶的角度也作了一些改进。比如明人冯可宾《茶笺》中道:“茶壶窑器为上,锡次之。茶壶以小为贵,每一客一把,任其自斟自饮方为得趣。何也?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耽阁。”


清 陈鸿寿 紫砂壶

明代的茶壶虽然源自唐宋的汤瓶,也都是茶具,但因饮茶法的改变,功用完全不同。茶壶用于泡茶,汤瓶则用来煮或盛沸水以供点茶,类似于现在的开水壶。在叶茶泡饮法流行以后,如此单纯用来煮水的器物一般不再作为专门的茶具看待。

(本文整理自《中日的“茶壶”》,作者:金艺。)

茶道中的唐物名器——吕宋壶

『唐物名器』曾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茶人、大名们所疯狂追逐、攫取的心爱之物,时至今日依然是日本各大博物馆的收藏重器,『吕宋壶』便是其中之一。

『唐物名器』曾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茶人、大名们所疯狂追逐、攫取的心爱之物,时至今日依然是日本各大博物馆的收藏重器,『吕宋壶』便是其中之一。

那么,明明是唐物,为何称为『吕宋壶』呢?

『吕宋』指的是菲律宾的第一大岛——吕宋岛,名字来源于西班牙语:Luzón。在日本战国时代,该岛被西班牙所控制,是当时日本与海外进行商业往来的贸易点。

『吕宋壶』是由商人纳屋助左卫门从吕宋岛带回日本的,并将其做为礼物送给当时的统治者丰臣秀吉。『吕宋壶』的名称便是由此得来。

 


吕宋壶 立花家史料馆藏(明代)

『吕宋壶』自然也称为『唐物茶壶』,尽管名称与中国的茶壶一样,但是功用却是不同,用于储藏茶叶。在日本茶道中,放抹茶粉的称为茶入,放叶茶的称为茶壶。

 

茶壶比茶入要大得多,高约40公分,最大身径约30公分,可以装入二升(大约3.6公升)的米,是当时的吕宋岛再平常不过的储藏壶/罐。


唐物茶壺 銘 夕立 徳川美美术馆藏(南宋)

据说,千利休曾给予吕宋壶这样的评价,“这可是个了不起的东西啊!”

此时,千利休已经身为丰臣秀吉的“茶头(御用茶人)”、名倾天下,在政治方面的发言力,也是不容小觑。被千利休鉴定为“宝物”后,『吕宋壶』自然是水涨船高,迅速蹿升为“名茶器”。

 

利休的鉴定消息传出之后,各地大名纷纷抢购吕宋壶,据说连丰臣秀吉自己也买了三个。

唐物茶壶 铭 金花、松花 德川美术馆藏

德川美术馆便藏有一对在日本战国时期已是名器的『唐物茶壶』,铭为“金花”和“松花”,二者均为大名物。它们是战国大名织田信长所用之物。

“金花”的壶身上饰有金黄色的釉,釉面上泛出白色的匀称的流釉斑,“金花”铭可能就源于此。《信长记》中曾以“清香的壶”来赞美它。

“松花”是日本三大名壶之一,前二者为三日月壶和松岛壶。日本战国时代如同我国的三国时代,名将风起云涌,三位当时最著名的大名分别是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史称“战国三杰”。“松花壶”之所以名气非常大,就因为先后被他们三人所持有过。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中国历代茶具的演进

不同的品饮方式,自然产生了相应的茶具,茶具是茶文化历史发展长河中最重要的载体,为我们解读古人的饮茶生活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

“美食不如美器”历来是中国人的器用之道,从粗放式羹饮发展到细啜慢品式饮用,人类的饮茶经历了一定的历史阶段。不同的品饮方式,自然产生了相应的茶具,茶具是茶文化历史发展长河中最重要的载体,为我们解读古人的饮茶生活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

茶树发源于中国西南地区的云南、四川、贵州一带,汉代四川一带的经济已相当繁荣,饮茶在当时的士人生活日益凸现。王褒《僮约》中记载“烹荼尽具,酺[yǒu,本义:聚饮]已盖藏”,明确提到烹茶用的茶具。三国张揖的《广雅》记载:“荆巴间采茶作饼,成以米膏出之,若饮先炙令色赤,捣末置瓷器中,以汤浇覆之,用姜葱芼[mào,覆盖]之…”,说明当时的饮茶方式是先把茶饼炙烤一下,捣成茶末后放入瓷碗中,然后冲入开水,喝时还要加些葱、姜等调料。

 

唐 《萧翼赚兰亭图》

唐代中期,茶叶种植面积进一步扩大,从中国的西南一带渐渐向长江、淮河流域北移,产茶区域的扩大,加上茶叶加工技术的改进,大大促进唐代茶业经济的繁荣。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陆羽《茶经》问世。这是第一部系统介绍茶文化的专著,详细介绍了茶的产地、生态、采摘、制造、加工、煮饮等,是茶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煎茶是唐代主要的饮茶方式,封演在《封氏闻见记》中记载 :“开元中,泰山灵岩寺有降魔禅师,大兴禅教,……人自怀挟,到处煎饮,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自邹、齐、沧、棣渐至京邑城市,多开店铺,煎茶卖之……”可见唐代煎茶已相当普遍,并出现了以煎茶为行业的商业活动。


唐白釉煮茶器一套

(茶碾、风炉、茶釜、茶盏及茶托)

 


五代 风炉、茶鍑(明器)

简单地说,唐代的煎茶即把茶饼碾碎后,用罗筛筛选茶末,在风炉上架起茶鍑,放入水,起火支烧,待鍑中的水“沸如鱼目、微有声”(第一沸)时,即加入适量的盐花,待到“缘边如涌泉连珠”(第二沸)时,舀出一瓢水放入熟盂内以备救沸育华用;以竹夹搅拌茶鍑中的汤水,然后用茶则量茶末入鍑煎煮,等到“势若奔涛溅沫”(第三沸)时,将舀出的茶汤重倒回茶鍑中,叫做“救沸育华”,目的是避免鍑中的茶汤过老。此时,即可用茶勺从鍑内舀出茶汤,酌入茶碗饮用。

唐代是我国陶瓷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高峰。白瓷出现于北齐,唐代的白瓷可与南方的青瓷相媲美,出现了“北白南青”共繁荣的局面。当然,饮茶的兴盛也进一步推动了唐代陶瓷业的发展。陆羽特别推崇越窑青瓷,越窑青瓷在有唐一代达到了顶峰,出现了青瓷史上登峰造极的作品——“秘色瓷”。


唐 五瓣葵口圈足秘色瓷碗


唐 白釉花口带托盏

陆羽认为茶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岳州上,寿州、洪州次。”并认为“越州瓷、岳瓷皆青,青则益茶,茶作白红之色;邢州瓷白,茶色红,寿州瓷黄,茶色紫,洪州瓷褐,茶色黑,悉不宜茶。”当然,这只是陆羽个人的观点和看法。当代窑址考古发掘材料证明,除越州窑、鼎州窑、婺州窑、岳州窑、寿州窑、洪州窑之外,北方的邢窑、曲阳窑、巩县窑,南方的景德镇窑、长沙窑、邛崃窑在当时也大量生产茶具。


宋 刘松年《茗园赌市图》

宋代是茶文化发展的第二个高峰,茶叶种植区域进一步向北推进,茶叶产量也进一步提高,并出现了大量的茶文化著述,如宋徽宗赵佶的《大观茶论》、蔡襄的《茶录》、黄儒的《品茶要录》、熊蕃的《北苑贡茶录》等等。饮茶在宋代变得更加普遍,“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之说即形成于宋代。

宋代的饮茶主要以点茶为主,煎茶为辅,在点茶基础上升华为斗茶、分茶和茶百戏。

宋代的茶叶主要分为两类:片茶和草茶。片茶又叫腊茶,最奢华的片茶当属产于福建建瓯凤凰山一带的北苑茶。北苑茶是宋皇室的贡茶,其制作工艺比唐代饼茶要精细得多,从采摘、拣芽、蒸茶、榨茶、研茶到制茶、烘焙,工序相当复杂,要求也极为严格。草茶加工相对简单些,也就是炒青散茶之滥觞。

宋代茶具

 


宋 建窑黑釉兔毫盏

是宋人对茶碗的称呼,由于宋人崇尚白色的汤色,因此宋代的黑釉盏特别盛行。黑釉盏以福建建窑产的兔毫、油滴、鹧鸪纹最为有名,建窑生产的黑釉盏底部刻有“供御”、“进琖”字样的,是进贡给宋皇室的御用茶具。

在建窑黑釉盏的影响下,江西吉州窑、四川广元窑也大量生产民用黑釉盏。不仅在南方流行,北方的河南、河北、山西、山东等一些窑场也生产黑釉盏,定窑、磁州窑生产的黑釉茶具量也很大。


宋 龙泉窑青釉暗刻花汤瓶

汤瓶是点茶必不可少的茶具之一,其作用是烧水注汤。汤瓶的制作很讲究,“瓶要小者,易候汤,又点茶注汤有准,黄金为上,人间或以银、铁、瓷、石为之。”黄金制作的汤瓶是皇室以及达官贵族才能使用的茶具,对于普通阶层人士而言,瓷质汤瓶才是首选。从出土的宋代茶具来看,南、北方瓷窑都有生产此类瓷汤瓶,尤其是南方的越窑、龙泉窑以及景德镇窑,汤瓶的数量更大。

 

汤瓶的造型为侈口,修长腹,壶流较长,因为宋代注汤点茶对汤瓶长流要求极高。南宋著名画家刘松年《斗茶图》中清楚地描绘了汤瓶的形制,呈喇叭口,高颈,溜肩,腹下渐收,肩部安装很长的曲流,应是宋代汤瓶的真实写照。

宋 定窑白釉盏托

宋代是我国陶瓷发展史上的第二个高潮,除享誉盛名的五大名窑官、哥、汝、定、钧外,浙江的越窑、龙泉窑青瓷,福建的建窑、同安窑,江西吉州窑,北方的磁州窑均生产陶瓷,这些窑口大量生产不同类型的茶具,千年之后,我们借助这些陶瓷茶具可以领略当时饮茶之盛况。

除了陶瓷茶具,宋代的金银器和漆器制作也很发达,考古发掘为我们提供了不少银制茶具以及漆盏托等茶具。

穷奢极侈的宋代饮茶发展到元代已开始走下坡路,因团饼茶的加工成本太高,其加工过程中使用的“大榨小榨”把茶汁榨尽,也违背了茶叶的自然属性,所以到了元代,团饼茶开始式微,唐宋时即已出现的散茶开始大行其道。散茶的真正流行是明代洪武二十四(1391)以后的事,据《野获编补遗》记载:“至洪武二十四年九日,上以重劳民力,罢造龙团,惟采芽茶以进。”由此“开千古茗饮之宗”,散茶于是轰轰烈烈地登上了历史舞台。


明 陈洪绶 《隐居十六观》

明代的散茶种类繁多,虎丘、罗岕[jiè]、天池、松萝、龙井、雁荡、武夷、大盘、日铸等都是当时很有影响的茶类,这些散茶不再需要碾罗后冲饮,其烹试之法“亦与前人异,然简便异常,天趣悉备,可谓尽茶之真味矣!”其实明代无论是苏、吴一带的壶泡,还是杭州一带的撮泡,较之前代更加简便,而且还原了茶叶的自然天性。

由于茶叶不再碾末冲泡,前代流行的碾、磨、罗、筅、汤瓶之类的茶具皆废弃不用,宋代崇尚的黑釉盏也退出了历史舞台,代之而起的是景德镇的白瓷。张源在《茶录》中也说“盏以雪白者为上,蓝白者不损茶色,次之”,因为明代的茶以“青翠为胜,涛以蓝白为佳,黄黑纯昏,但不入茶”,用雪白的茶盏来衬托青翠的茶叶,可谓尽茶之天趣也。

饮茶方式的一大转变带来了茶具的大变革,从此壶、盏搭配的茶具组合一直延续到现代。

明 陈用卿款紫砂壶

茶壶在明代得到很大的发展,在此之前有流、带把的容器皆称之为汤瓶,亦谓偏提,到了明代真正用来泡茶的茶壶才开始出现,壶的使用弥补了盏茶易凉和落尘的不足,也大大简化了饮茶的程序,受到世人的极力推崇。

虽然有流有柄,但明代用于泡茶的壶与宋代用来点茶的汤瓶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明代的茶壶,流与壶口基本齐平,使茶水可以保持与壶体的高度而不致外溢,壶流也制成S形,不再如宋代强调的“峻而深”。明代茶壶尚小,以小为贵,因为“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耽搁,况茶中真味,不先不后,只有一时,太早则未足,太迟则已过,似见得恰好一泻而尽,化而裁之,存乎其人,施于他茶,亦无不可。”


明永乐 甜白釉茶盏

明代的茶具从材质上来讲,以瓷器和紫砂为主。明代景德镇瓷器在元代的基础上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全国的制瓷中心转移到景德镇,烧制的青花、釉里红、青花五彩等瓷器在元代的基础上得到进一步的改进,而明代仿宋代定窑、汝窑、官窑、哥窑的瓷器也很成功,特别是永乐朝烧制的白瓷,胎白而致密,釉面光润,具有“薄如纸,白如玉,声如韾,明如镜”的特点,时人称之为“填白”(也为,甜白),以“填白”釉烧制的茶盏,造型稳重,比例匀停。

明代散茶的冲泡又直接推动了紫砂壶艺的发展。宜兴位于江苏省境内,早在东汉就已生产青瓷,到了明代中晚期,因当地人发现了特殊的紫泥原料(当地人称之为“富贵土”)紫砂器制作由此发展起来。


明 供春紫砂壶

相传紫砂最早是由金沙寺僧发现的,他因经常与制作陶缸瓮的陶工相处,突发灵感而创作了紫砂壶。据周高起的《阳羡茗壶系》载,紫砂器制作的真正开创者应是供春,供春是明正德年间的学仕吴颐山的家僮,吴颐山在宜兴金沙寺读书时,供春在一旁侍读,聪慧的他向金沙寺僧学习了紫砂制作技法,制成了早期的紫砂壶,供春遗留下来的紫砂作品廖廖,但他却是宜兴紫砂史上有名可考的第一人。

因紫砂土质细腻,含铁量高,具有良好的透气性和吸水性,用紫砂壶来冲泡散茶,能把茶叶的真香发挥出来,无怪乎文震亨在《长物志》中提到:“茶壶以砂者为上,盖既不夺香,又无熟汤气。”因此紫砂壶一直是明代及以后茶壶的主流。


清 青花诗文茶壶一套(系外销茶具)


清 粉彩折枝牡丹纹茶壶

清代饮茶习俗与明代无异,因此茶具基本上是明代的延续和发展。清代景德镇瓷窑在明代基础上进行了改革和创新,除了生产传统的青花、素三彩、釉里红、斗彩等瓷器外,还新创了粉彩、珐琅彩等新品种。特别是乾隆一朝,新创了集各种工艺于一体的陶瓷,并能生产仿木纹釉、仿石纹、仿青铜彩、仿绿松石釉的瓷器,把中国陶瓷工艺推向历史的新高峰。

清 陈鸿寿紫砂壶

紫砂茶具仍是清代茶具的重要分支,经过明代的初步繁荣,清代紫砂茶具又一次迎来了新的创作高峰。如果说明代紫砂壶尚嫌粗朴的话,清代紫砂制作工艺则大大提高,其泥料细腻,制作规整,出现了像陈鸣远这样的大名家。嘉、道以后,文人雅士相继加入制壶工艺,使紫砂茶具的人文内涵大大提高。“西冷八家”之一的陈鸿寿与一代名手杨彭年合作的曼生壶成为文人壶的典范。此外,郭频迦、朱坚、瞿应绍、梅调鼎等文人也纷纷加入紫砂茗壶创作行列,他们以紫砂为载体,发挥其诗、书、画、印之才情,为后人留下了不少精美绝伦的紫砂艺术品。

除陶、瓷、金属茶具外,竹、木、牙、角等各种材质在茶具上的运用也是清代茶具异彩纷呈的特点之一。

 


盖碗

从茶具形制上讲,除茶壶和茶杯以外,盖碗是清代茶具的一大特色,盖碗一般由盖、碗及托三部分组成,象征着“天地人”三才,反映了中国人器用之道的哲学观。盖碗的作用之一是防止灰尘落入碗内,起了有效的防尘作用;其二是防烫手,碗下的托可承盏,喝茶时可手托茶盏,避免手被烫伤。

清代茶具的多样化还体现在茶托形状的变化上,茶托最早出现在两晋南北朝时,从出土的青瓷盏托可见南朝时越窑就已生产茶托了。清代的茶托品种丰富,花样繁多,有的因制成船形,称之为茶船,还有十字形、花瓣形、如意形等等。

中国茶叶和瓷器自17世纪初开始大量运销欧洲市场,随着饮茶在欧洲的兴起,对茶具的需求大大增加,陶瓷茶具以其无可比拟的优越性赢得了欧洲人的青睐,因此清三代中国瓷质茶具以及紫砂茶具也大量销往海外,这些外销茶具架起了中国与欧洲之间经济及文化交流的桥梁。

(作者:王建荣,来源:文物天地,转自新浪收藏,有删减。)

台北故宫馆藏唐宋茶器

「鹧鸪碗面云萦宇,兔褐瓯心雪作泓」,除原有的青、白瓷瓯外,鹧鸪斑、兔毫、油滴、贴花黑釉纹茶盏,成了宋人斗茶的新宠。

唐代陆羽在《茶经》中制定一套专供调制抹茶的茶器,正式奠定了茶器在饮茶仪节中的地位。书内以类冰形容越窑青瓷茶碗;类雪形容邢窑白瓷茶碗,彰显了对茶器的审美意识。

宋代为饮用抹茶的黄金时代,独特的点茶方式,以及斗茶风气的盛行,把宋代喫茶艺术带向极致。「鹧鸪碗面云萦宇,兔褐瓯心雪作泓」,除原有的青、白瓷瓯外,鹧鸪斑、兔毫、油滴、贴花黑釉纹茶盏,成了宋人斗茶的新宠。

01、唐 邢窑 白瓷执壶

高12.1cm 口径6.9cm 足径6.5cm

敞口,鼓腹,平足,底边与圈足一线切线明显,短流,曲把。外壁至内颈均施白釉,内颈部以下及外底无釉,内壁可见明显拉坯遗痕。白釉莹洁光亮,把手积釉处白釉泛青,腹部有多处淌釉遗痕。胎土洁白细腻。

 

此类执壶,由晚唐至北宋早期,经常出现于北方窑系,与西安出土唐太和三年(829)王明哲墓出土“老得家茶瓶”形制相似,亦和唐代刘府君墓出土邢窑白釉执壶雷同,又和国立台中自然科学博物馆所藏唐代滑石茶器组中的短流茶瓶相近,此类型制是唐代用来装煮沸水点茶的茶瓶。

02、唐 长沙窑 绿釉柄壶

通盖高18.5cm 口径4.9cm 足径7.4cm

壶圆口,短颈,斜肩,鼓腹,腹以下微内敛,凹足,短流,长方形空心横柄,柄中段上下一圆穿孔,以便串连盖上圆繫孔,带宝珠纽拱形盖。全器施绿釉,底亦施釉,口沿及圈足无釉。釉色青绿乳浊,釉层较厚,釉面满佈细碎开片纹、多处并有大小气泡棕眼,器盖釉色偏蓝,积釉处杂呈蓝斑。胎骨匀称,胎色灰白略粗。

 

横柄壶多见于湖南长沙窑,浙江越窑亦有发现,壶为长沙窑的主要生产品类之一,在唐代晚期与短流的茶瓶一样,皆作为注汤点茶之用。横柄壶形制与此次特展,借自国立台中自然科学博物馆的一组唐代滑石茶器中的柄壶极为接近,此当为唐代晚期盛行于茶盏内点茶的带柄茶瓶

03、唐 邢窑 白釉玉璧足茶碗

高4.2cm 口径14.4cm 足径6.0cm

敞口卷唇,斜壁,浅腹,玉璧形底足。内壁满施白釉,外壁挂釉不及底,底部无釉。白釉莹润,聚釉处泛青,胎质细腻坚緻。

 

敞口、玉璧足的浅碗为唐代中晚期典型茶碗形制,最有名者莫过于越窑青瓷玉璧足茶碗,及邢窑玉璧足茶碗,两窑皆为陆羽《茶经》所载。虽然《茶经》以越窑青瓷茶碗为尚,但首都长安或洛阳墓葬或寺院遗址所出土者,仍以邢窑白釉茶碗为多。同类型茶碗或“盈”字款邢窑白釉玉璧足茶碗,长安西明寺、洛阳白居易邸宅等遗址均有发现。

04、晚唐-五代 邢窑 白釉瓷茶瓶

高20.5cm 口径7.0cm 足径7.0cm

敞口,长颈,斜肩,圆筒腹、上丰下敛,矮圈足,微外撇,底边与圈足一线切线明显,短流,三条纽形把手,上端作一结状。外壁至内颈均施白釉,底足无釉,颈壁可见明显拉坯遗痕。白釉乳浊,把手底部积釉处白釉泛青,腹部有多处淌釉遗痕,胎土洁白。

 

此类执壶,由晚唐至北宋早期,常见于北方白釉窑系,瓶身略长,为唐宋过渡时期形制,或为装煮沸水点茶的茶瓶。

05、北宋 耀州窑 青瓷划花三鱼小碗

全高5.1cm 口径14.3cm 足径3.9cm

弧形深壁小圈足碗,口微侈,底心微凸,足、底露灰黄色胎,刷有褐色汁。器内外口缘下划浅线一周。器内壁刻划小鱼三尾,对称严谨,隙地以竹蔑划波浪纹。器外壁斜划圆弧短线,不规则间宛似花瓣纷飞。

06、宋 建窑 黑釉兔毫盏

全高6.5cm 口径11.5cm 足径4.2cm

弇口碗,口沿外缘向内束收,深腹、小圈足。釉施不及底,旦露深褐色粗厚的器胎。足外壁无釉,足内则浅凹,并深刻一“律”字楷书。釉色鸟黑浓稠且流动性大,外壁垂淌至近足处,内底积厚釉,口缘则薄釉而形成特徵的“褐口边”。碗身裡外均有结晶析出的青黄色细密线条,随釉流动,深茂相杂,宛如秋兔的毫毛,故宋人称之为“兔毫盏”。

07、北宋 定窑 牙白划花莲小茶盏

高5.6cm 口径13.4cm 足径3.2cm

敞口,器壁斜高,底足浅而小。全器除口沿一圈无釉,馀均施透明釉,口沿镶铜扣。碗内壁刻划莲花纹饰,碗内心一周微凹。胎骨匀轻,质细洁白,内外釉面有开片纹。

 

此类大口小足、碗壁斜直形者,倒置形似斗笠,通称“斗笠碗”,点茶时易乾不留渣,因此颇盛行于宋代。宋代又称此类型碗为“嬖[bì]”。

08、北宋 定窑 牙白划花莲花纹茶托

高6.8cm 口径11.5cm 足径4.2cm

典型宋代茶托形制“形如碗而带托盘,下有足。”,碗的部分为茶托的托圈,用以承盏,中空无底,口微敛,直壁,底略敛;托盘平出,口微上卷,圈足略高外撇。托圈口、盘口、及底足一圈无釉,盘口、底足镶铜扣,圈口则涩胎未加圈扣。圈口、盘口沿内外刻画卷草纹各一周,托圈外壁、及盘内壁则刻划转枝莲荷纹。釉色牙白,盘外壁淌釉数道,略带黄色。

 

南宋末周密《齐东野语》书内曾提及宋人举茶是茶盏与茶托一起,足见茶托为茶盏的半固定附属器,辽宋壁画或茶画,画中茶器图上的茶盏与茶托,都是形影不离,成组、成套出现的。

09、北宋 定窑 牙白划花回纹茶托

高6.8cm 口径11.0cm 足径8.2cm

形制与前器大致相同,惟此器口微敞。托圈口、盘口、及底足一圈无釉,盘口镶铜扣,圈口及底足则未加圈扣。圈口及盘口刻划回纹一周为饰,馀白釉无纹。釉色牙白莹润,胎质细腻。

 

宋代定窑烧造数量极大,除精品上贡外,一般民间日常用器亦有生产,碗盘类最为常见,茶托一般则极少见,可能是宫廷订製器皿。白色茶托与黑釉茶盏的对比美感,或许是宋徽宗斗茶时对色泽的另一种美的意识。

10、南宋 吉州窑 黑釉木叶纹茶碗

高5.5cm 口径15.1cm 口径3.5cm

碗敞口,斜直壁,浅腹,小足,形似斗笠。通体施黑釉,内底一点凸起,内壁贴一枯叶纹作装饰,叶纹褐黄、带蓝白条缕斑纹,器内枯叶纹外隙地黑釉上,隐约可见泛银白色的梅花枝与弦月遗痕,此月梅纹或曾以描金或银绘饰,经年剥落,现仅能于转向对光时,才可觅见。

 

底足无釉,胎质较鬆,呈色灰黄,碗壁显见拉坯遗痕,外底圈足浅黄胎上涂酱褐色化装釉,似有意仿建窑的黑褐胎色而作。釉色漆黑,釉面偶现黄色棕眼气孔点,口沿一圈釉薄呈黄色,加镶铜边。

 

剪纸贴花黑釉碗器为江西吉州窑独创一格的装饰技法,常见木叶、梅花、龙凤、或文字等贴花图案纹。黑釉木叶碗为其代表作,其技法先于生坯器上施含铁质的黑色底釉,而后再将处理过、沾染含铁较低的黄釉木叶贴著于黑釉之上,一次烧成,因而产生黑地枯叶饶富趣味的装饰。

11、南宋 哥窑 灰青葵口碗

高5.5cm 口径14.7cm 足径3.9cm

碗呈六瓣葵口,敞口微撇,深弧壁,矮圈足。通体施青釉,釉面满佈褐色不规则开片纹,外口沿下一圈积釉较厚,口沿一圈釉薄,显见紫褐胎色,圈足窄小,足底修饰工整,涂有赭色护胎汁。胎骨轻薄,露胎处可见灰黑胎土。 釉色灰青,紫口铁足为哥窑的主要特徵,此盏造型秀挺,釉色腴润,为盏中佳器。

12、宋 龙泉窑 翠青小盏

高5.2cm 口径13.2cm 足径2.8cm

敞口,器壁斜高,圈足浅而小,底心微凸起。全器除底足外,均施青釉,器面满佈浅褐色及白色开片纹。口沿釉薄处显灰白胎色,外口沿及器心积釉较厚,呈湖绿色。胎骨坚薄,足底涂褐色护胎汁,未及处露灰白胎。

 

碗形造型与前同,皆为典型宋代点茶茶盏,此类茶盏的口径与足径比例相差甚大,故而重心不甚平稳,因此必须配置茶托,此或为宋人茶盏多置于托上的主因之一。

13、北宋 耀州窑 印花菊花碗

高8.2cm 口径18.4cm 足径4.6cm

广口斜弧深壁碗,矮圈足、通体施青釉,釉色黄绿,施釉不及底,圈足露胎。青釉之下碗心模印团菊花纹一朵,内周壁则印缠枝菊花。碗外壁划刻菊瓣纹。

 

14、北宋 耀州窑 划花牡丹碗

高8.5cm 口径20.8cm 足径5.2cm

侈口矮圈足碗,壁深斜,足底挖削浅,而器内底心成尖圆形。器外壁口下一道弦纹,器内划一折枝大朵独科牡丹花为装饰主纹。全器施橄榄色调的青釉,斜刀处积釉色深。

一个紫砂壶的金缮修复过程

用金缮修复,除了金漆的装饰效果,很少有人关注漆在结构基础上起的作用,漆的粘性大,稳定,关键是这样的天然黏合剂没有化学污染。

 

用金漆修复一般周期在30天左右,最后金漆的部分大约5天可以完成,之前的漆的基础部分要花20天左右,而这部分工作是隐藏在光鲜的外表之下,不容易觉察到。

 

步骤一

这是一个破裂的紫砂壶盖第一步需要用生漆将破裂的部分粘和起来 入窨房(干至一天)

步骤二

待生漆干透,将生漆与瓦灰拌合在一起,用漆灰将破碎的部分填平,待漆灰干透用360砂纸打磨,如灰面不平整,重复数次,直至灰面与壶面为平。将不需要上漆做肌理的壶身用纸胶带覆盖。

步骤

 

引起肌理,本次选用的绣球花的叶子,意图在于 :想做一片茶树的叶子。 而绣球花的叶子,肌理的脉络非常明显,适用于引起肌理技法 以及所要表现的茶叶脉络。

实际操作:上一层较为稠厚的透明漆将叶子覆于漆面之上, 满贴后用保险膜覆盖漆面,加深肌理。入窨房 (干至半天) 待漆将干未干时取下叶子。叶子要清理干净,不能残留于漆面。

步骤四

待漆干透后上一层薄薄的透明漆,入窨房干至两至三小时。 期间要反复照看,待漆将干未干时贴箔(用手指粘漆,有粘手的感觉,但漆不会残留在手上) 。髹漆以及贴箔均要保持周围环境干净无尘。

步骤五

待漆面干透髹一遍绿漆,干至两天。复髹一遍黑漆,用600水砂纸打磨,打磨至肌理层复髹一遍透明漆,入窨房待漆面干透,用水砂打磨出肌理效果。(用时一周左右)

步骤六

将漆面磨至光滑平整(局部细节做细微调整用时一周),下一步进行揩清与推光。揩清所需的材料有:用丝绸包裹的棉花团。用丝绸的目的是丝绸表面较为光滑,不会损伤漆面以及不会在漆面上留下擦漆的痕迹。

 

用棉花团蘸少量精制生漆也叫提庄漆。将精制生漆擦拭在漆面上,揩清时要注意手法打拳或根据漆面漆流动的方向进行擦拭切记不能残留多余的漆在漆面之上。揩清一次需窨干两至三小时。

 

这样重复揩清四至五次,方可进行推光。 推光用料:食用植物油、细灰,古时候用鹿角灰、 棉花 以及珍珠粉、面粉。 推光时需注意力度和温度,这样重复数次,直到漆面发出宝蕴之光。

步骤七

用透明漆勾出茶叶的外形线,待漆将干未干時撒上金粉,待漆面干透用粉刷将多余的金粉清理干净即可。

最终完成

一个完整的修复过程,和瓷器一样赏心悦目。

(该紫砂壶为林华修复作品,本文转自豆瓣“慈云善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