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变天目 | 曜变究竟有多美?

最令人惊叹不已的是,整个宝物的黑色釉层内放射出紫蓝色的霞光,随着不断转动满室宝光浮动,正应“紫气东来”之兆,冥冥间如有神在,这就是宝气?

曜变天目在世间仅存三件,三绝碗分别藏于静嘉堂文库、京都的大德寺龙光院、还有大阪的藤田美术馆。日本对曜变天目极为珍视,不仅将此三件曜变仅视为国宝,更是将静嘉堂所藏曜变称为“世界第一碗”。

 

16世纪前期,《君台观左右账记》将“曜变天目”称为“建盏之至高无上的神品,为世界所无之物”。原静嘉堂曜变的藏者——三菱总裁岩崎小弥太,一生都未用该碗喝过茶,他说,这是天下的名器,不是我所配用的。

在日本,曜变天目很少对外展出。静嘉堂和藤田美术馆每隔十年才对外展出一次,而龙光院几乎没有公开展出过。作为一般人,是很少有机会能亲眼见到的,何况乎它们还是在异国他乡。

 

那么,曜变天目究竟有多美,我们仅能从网络上少量的图片和视屏略为感受。在此情形下,如果有亲眼目睹者来为我们转述,或许从文字上我们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和深层次的了解。

 

这里,我们来转述两位亲眼目睹者的描述。

 

 

目击一:龙光院曜变天目

 

来源:古陶瓷专家陈显求教授著《扶桑鉴宝记》。

 

“这次我们得到慷慨允诺,特意去鉴赏国宝,第二号曜变天目茶碗,它最初为津田宗及所有。自龙光院创建以来,这只茶碗已是当时的重要珍宝,从来都是不出院门的。

知客僧在廊檐下铺上约2米长 1米宽的绵垫,,然后把白布包着的一个大木箱打开,把四重的一个比一个小的箱子逐一取出,打开后,从小布袋取出这只国宝。主人们客气地先请我到廊上鉴赏。

 

 

开始时并未引起我的特别注意,然而数分钟后,阳光突然耀眼地从太空射来,正好使廊上洒满了灿烂的金光。知客僧匍伏在垫上,双手不离地持碗绕其轴线缓慢地作360度不断旋转,碗内的釉面上放射出道道霞光。釉面上曜斑的分布量比静嘉堂国宝较少,但闪烁着的七彩丝毫也没有逊色。特别是在碗壁与碗底交界处的某些部位,明显地放射着鲜蓝色和青绿色而且边界分明的毫纹。

 

 

最令人惊叹不已的是,整个宝物的黑色釉层内放射出紫蓝色的霞光,随着不断转动满室宝光浮动,正应“紫气东来”之兆,冥冥间如有神在,这就是宝气?这就是此宝的艺术之神?其艺术的精髓随着紫光洒向人间并且永恒地与世长存?釉层透暗蓝,万道紫色霞光正是此宝的特征,是其它曜变所没有的。其神韵是无法从彩色照片上所表现出丝毫的。”

日本龙光院所藏的曜变天目,口径为12㎝,于1951年被日本政府认定为国宝。龙光院很少出示该盏,这里我们也仅能提供有限的几张图片,以飨各位。

目击二:藤田美术馆曜变天目

来源:三联周刊,王凯著《日本古茶具:博物馆里的茶道轨迹》。

“日本的私人博物馆展览品往往不多,一、二楼的文物加起来也就30件左右,所以特别容易就发现了那只天目曜变碗。

按照事先看到的文字材料,据说这只曜变碗和我们没能看到的京都大德寺龙光院的外观非常近似,只是斑点不全相同:这只内外都有斑点,但是外壁斑点不多,不过也更加多变化莫测的趣味。内壁密布“油滴状曜变斑”,走近了玻璃柜,才看见所谓的“油滴曜变斑”是什么样子。

这件曜变天目在普通荧光灯下的效果

这只天目乍看并不起眼,碗也不大,口径是12厘米多,外面黑,口沿有一圈银亮的白边,远看去,上面布满了油滴。如果站在一个位置保持不动,也许真就把它当成了油滴天目。可是一旦换角度,那些看上去是油滴的东西会突然焕发异彩。

一般的油滴为金黄色,而且比较有规律,但是,这只曜变天目的油滴并不规律,在黑色的釉底上,布满了大小不等的各种斑点,很多是圆形,然后这些圆形又挤成一团团,如果固定在一个点观看,还看不到闪烁的斑点。

但是围绕在在玻璃柜四周转圈,最美丽的曜变光斑出现了,本来只是黑釉的地方开始出现了幽幽的蓝色光点,像浩瀚星空。尤其是联成片的地方,则是想象中的星云团。不得不钦佩宋人的审美,也难怪日本人将之视为“一个碗中可以观看到的宇宙”,特别珍惜之。

没有想到,这么一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碗,在转动时,就开始有了最灿烂的光华——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宝光。

在解说词里写着,由于斑点间有一层很薄的干涉膜,当转动的时候,物理光学现象就产生了,从不同角度看,就会有不同的彩色变异——这也是人们说的曜变天目有宝光或者佛光的原因。

 

不过,据说几只曜变天目的宝光是不一样的:静嘉堂的那只是小珠包裹体,发的是七彩光芒;龙光院的是时强时弱的蓝紫色光;而我们眼前的这只,闪烁棕色光芒,其中还有金星结晶。

光看解说词无法理解这种光芒,我们只是一圈圈地围绕着这只天目观看,那些本来不大的圆形或者椭圆形的光斑随着角度不同,会变成不同的光芒点。并不如同我们事先听说的棕色光芒,而是各种颜色的光芒都有,大概还是反射角度的原因造成,最明显的仍旧是大团大团的蓝色光斑。

 

也许因为灿烂的颜色所产生的联想,每圈下来,都能看到那些闪烁如星辰的光斑,真感觉自己是在灿烂的星空下观看着宇宙的奥秘,当然,只能通过一个小碗那么大的孔洞去窥看——相信很多人看到这只碗,都会与我有同样的感叹。”

强光下的曜变

该曜变天目何时传入日本的,不过在江户时代,已经在幕府德川将军家族中。德川家康死后,他的茶道用具传给了自己的第十一个儿子德川赖房;1918年,为藤田平太郎购买,现在归藤田美术馆所有;1953年成为国宝。

陈显求教授和王凯先生的描述中,留给了我们非常丰富的想象空间。从中我们不难体会到曜变天目的美、曜变天目的神奇,不仅赞叹宋代建盏匠人的伟大技艺,更是拜服于造物主的鬼斧神工。

建盏鉴赏 | 日本所藏的极品油滴天目

极品油滴建盏几乎皆为日本所藏。在国内,精品、极品的兔毫倒时有见到,但完整的油滴建盏已经非常少见,极品油滴若有,也可能只有一两个,世人难得一见。

极品油滴建盏几乎皆为日本所藏。在国内,精品、极品的兔毫倒时有见到,但完整的油滴建盏已经非常少见,极品油滴若有,也可能只有一两个,世人难得一见。

小堂将自己长时间收集、整理的10个日本所藏的极品油滴天目拿出来,与大家分享。

10件极品油滴天目的藏家:

1、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

2、德川美术馆

3、德川美术馆

4、林原美术馆

5、东京国立博物馆

6、静嘉堂文库

7、九州国立博物馆

8、根津美术馆

9、日本文化厅

10、松平直国(私人)

1、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

 

 

2、德川美术馆

与上张图片相比,虽然都是在同一角度下拍摄的照片,但由于光线的变化,这张图片的油滴斑点泛蓝,而上一张泛黄[把盏堂注]。

 

 

3、德川美术馆

 

德川的这个油滴盏,较少出于出版书籍等,故小堂目前所能找的也就这么一张清晰的图片了。

 

 

4、林原美术馆

 

5、东京国立博物馆

6、静嘉堂文库

 

下面这四张是书籍照片,由于拍照光线与上面三张不一样,油滴出现了明显的彩,口缘的斑点呈金黄色,并逐渐过渡至盏内的天蓝色。

静嘉堂的展厅内

7、九州国立博物馆

 

8、根津美术馆

9、日本文化厅

 

10、松平直国(私人)

建盏地位 |列为 日本国宝的4件建盏

日本的文物主要分为四个级别,即国宝、重要文化遗产、重要美术品和一般美术品。至2001年6月止,1059件文物被指定为国宝,其中包括8件中国古陶瓷。

日本的文物主要分为四个级别,即国宝、重要文化遗产、重要美术品和一般美术品。至2001年6月止,1059件文物被指定为国宝,其中包括8件中国古陶瓷。

 

这8件国宝瓷器中,4件宋代建窑、1件宋代吉州窑、2件宋代龙泉窑、1件元代龙泉窑。下面分别予以介绍。

1.宋代建窑曜变茶盏

 

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高7.2厘米,口径12.2厘米,足径3.8厘米 1966年6月被指定为国宝。

这件茶盏造型为束口,深弧壁,瘦底,浅圈足。内外施黑釉,釉层较厚,外壁施釉不到底。因高温烧造时,釉层熔融垂流,致使外壁近足处垂积的釉呈滴珠状。足部露胎,胎呈铁黑色,胎质较粗。

 

内底堆积的釉层较厚。外壁一滴珠在被敲掉时伤及胎体,留下一黄豆粒大小的疤痕,外壁及内底几乎无曜变斑,内底与内壁交接处有一周曜变斑。内擘满布曜变斑点,或聚或散,分布不均聚者或呈梅花形,或呈蚕形,或呈“T”字形;散者呈油滴状。外壁近足处有一周微凸的刀削线痕。圈足的底面不是平切,而是略呈内高外低的坡状,摆在平面上可以看到微小的缝隙。

 

 

该茶盏最神奇之处是在光线照射下能发出七彩光芒,且随着视角的改变色彩变幻莫测,故有“曜变”之称。“曜”即“耀”,“照耀”之意。该茶盏确属宋代建窑黑釉茶盏中的神奇之作,给观者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日本收藏有3件宋代建窑曜变茶盏,以此件最为精美。

 

其流传经历依次是:德川将军家(柳营御物)、淀藩主稻叶家、小野哲郎(大正七年,1918年)、岩崎家(昭和九年,1924年)、静嘉堂文库美术馆。

2.宋代建窑曜变茶盏

大阪藤田美术馆藏。高6.8厘米,口径12.3厘米,足径3.8厘米。1953年被指定为国宝。

造型、胎质及制作工艺均与上述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减品基本相同。外壁有少量曜变斑,盏内密布油滴状曜变斑,曜变效果略逊于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品。

 

此茶盏传自江户时代(1603 – 1868年)水户德川家,大正七年(1918年)藤田平太郎以53800日元购得。其流传经历依次是:德川家康(1542-1616年)、德川赖房(1603 – 1661午,水户德川家)、藤田平太郎、藤田美术馆。

3.宋代建窑曜变茶盏

京都龙光院藏。高6.6厘米,口径12.1厘米,足径3.8厘米。1951年6月被指定为国宝。

造型、胎质及制作工艺均与上述两件茶盏基本相同。外壁无曜变斑,盏内分布油滴状曜变斑,曜变效果逊于上述两件茶盏。

 

该茶盏原归京都大德寺龙光院的创建者江月宗玩(1574-1643年)所有,后传至龙光院(注:此盏极少被公开展出)。装茶盏的盒子表面书有“曜变天目江月宗玩”。

 

 

上述三件作品是目前世上仅存的三件宋代建窑曜变茶盏。

4.宋代建窑油滴茶盏

 

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高7.0厘米,口径12.3厘米,足径4.3厘米。1951年被指定为国宝。

同上述三件曜变茶盏相比,此盏造型与底足的处理均显得粗糙。内外黑釉表面密布银灰色油滴状结晶斑,斑点自下而上逐渐变得稀疏,在一定的角度下观察,油滴斑亦略有“曜变”效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油滴斑大小不一,形状不同,大油滴斑是由小油滴斑聚集而成。这些在烧成时自然形成的密密匝匝的油滴斑恰似沸水中攒动的气泡,给人以神奇微妙之感。

 

此盏在桃山时代(1573-1603年)归丰臣秀吉的外甥阴白秀次(1568-1595年)所有。此后的流传经历是:西本愿寺世、三井八郎右卫、酒井家、安宅COLLECTION、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

静嘉堂所藏油滴建盏 撇口

宋代建窑油滴茶盏是仅次于曜变的名品,目前国内所藏宋代建窑茶盏中没有一件完整的油滴盏,日本却收藏十几件,以这件最为精美。仅次于此件的,有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另一种造型——撇口,被定为重要文化遗产)、文化厅收藏(被定为重要文化遗产)、根津美术馆(被定为重要美术品)等。

5.宋代吉州窑剪纸贴花团花纹茶盏

大阪万野美术馆藏。高6.4厘米,口径11.7厘米,足径3.5厘米:,1953年被指定为国宝。

盏呈缸形,广口,瘦底,浅圈足。外壁黑釉地上呈玳瑁斑。盏内剪纸贴花装饰,每一个团花均由二枝牡丹组成,布局疏朗,灵动活泼。日本人称此茶盏为“玳皮团花天目茶碗”,“玳皮”即“玳瑁”。

 

此茶盏的流传经历依次是:上田三郎右卫门、松平不昧、松平直亮、万野裕昭、万野美术馆。

6.宋代龙泉窑青釉直颈瓶

东京ARUKANSYUURU美术财团藏。高23.5厘米。1951年被指定为国宝。

撇口,细长颈,圆腹,圈足。造型稳重端庄。通体内外施粉青色釉,釉面洁净无瑕,浑然一色。此瓶是南宋时浙江龙泉窑发展到鼎盛时期的杰出作品。

 

日本茶道界称此瓶为“青磁下芜花生”,“下芜”是形容瓶的腹部象扁萝卜形。从平安时代(794 – 1192年)前期开始,中国青瓷大量传人日本,保存下来的青瓷中以此瓶最为精美。

7.宋代龙泉窑青釉凤耳瓶

大阪府和泉市久保惣记念美术馆藏。高33.6厘米。1951年被指定为国宝。

盘口,直颈,折肩,筒形腹,圈足。颈部对称置凤凰形耳,使其朴素的造型平添均衡匀称之美。通体内外施粉青色釉,釉色纯正。在传世宋代龙泉窑青釉凤耳瓶中以此件最为出众。日本人称此种龙泉窑青瓷为“砧青磁”,是因为瓶的形状颇似古代捶衣裳用的砧子。

8.元代龙泉窑青釉褐斑玉壶春瓶

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高26.9厘米。1952年被指定为国宝。

撇口,束颈,腹若悬胆,圈足。通体内外施青釉,釉面涂点黑褐色斑点。在青翠的釉面衬托下,斑点显得格外醒目。圈足内亦施青釉。

元代龙泉窑青瓷上流行涂点褐斑的装饰技法,所施褐斑多为快速随意涂点,日本人称之为“飞青瓷”。飞青瓷深受日本茶道界人士的喜爱与珍视。

此瓶在江户时代(1603-1868年)被大阪的豪商巨贾鸿池当作传家宝,后成为安宅COLLECTION的藏品,再传至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此瓶被日本人视作凝聚东洋审美观的出类拔萃之作。

日本对宋瓷的审美

日本收藏的中国陶瓷,上自新石器时代的彩陶,下迄明清时代的各种彩瓷和颜色釉瓷几乎无所不包,但为何被定为国宝的8件中国瓷器全都是与茶道有关的宋、元瓷器,而被欧美西方陶瓷爱好者视若拱璧的明清官窑名瓷居然一件没有,这一怪异现象,当与室町时代(1392-1572年)以来日本人的审美趣味有密切关系。室町时代以降,日本的陶瓷收藏或多或少都与茶道具密切关联。

 

日本的茶道起源于镰仓时代(1192-1333年),与中国宋代点茶法一脉相承。至室町时代,具有清淡雅逸特色的中国宋、元时期的书画、雕漆、陶瓷等工艺美术品大量涌入日本社会,特别是宋、元陶瓷中的茶道具,以其端庄、峻严、清冽、高贵的艺术格调影响了日本人的审美趣味。

 

日本人对艺术品格凋的追求逐渐偏离奈良、平安时代追求浓艳华丽的唐风,转趋崇尚淡雅隐逸的艺文特色,致使最能俸现这一美学风格的中国宋、元瓷器成为名门望族争相猎奇的宝物。其时,在新兴的武士贵族之间盛行特殊的茶会仪式,中国宋、元瓷器被陈列于茶室中以示荣耀,成为物主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这8件价值连城的国宝陶瓷目前分别收藏在7个美术馆和财团中,被当作镇馆之宝,从不轻易公开展示,而且至今也未将8件集中在一起公开展示过。即使1960年在日本东京高岛屋举办的,号称汇集全日本名品的“中国名陶百选展”上,亦只有其中的6件参展。

(摘自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吕成龙所著《日本所定国宝中的中国陶瓷》)

 

 

附录:《定为日本国宝的中国文物一览表》

 

注:下表中第6件国宝《白磁莲华文轮花钵》,可能由于指定时间较晚,有所遗落,吕先生一文未给出。

(该表来源:殷志强《定为日本国宝的中国文物》)

 

这里,小堂将静嘉堂所藏的“白磁莲华文轮花钵”补上。

建盏地位 | 日本藏中国十大国宝

如果要问除中国之外,哪个国家收藏中国文物最多,那答案必然是日本。日本自隋唐以来,一直以中国为文化母国,虚心学习,并大量输入各种艺术品,经过数百上千年的时光,到现在留下了相当一批珍宝。

 

如果要问除中国之外,哪个国家收藏中国文物最多,那答案必然是日本。日本自隋唐以来,一直以中国为文化母国,虚心学习,并大量输入各种艺术品,经过数百上千年的时光,到现在留下了相当一批珍宝。而且,近代以来列强入侵,中国文物大量流失海外,其中得到中国国宝最多的,也还是深谙中国文化的日本人。然而,我们都知道很多国宝在海外,真要数个一二三四,却知者寥寥了,所以我特此总结一下日本收藏的中国十大国宝。

(阅读下文前,各位先猜猜曜变天目建盏能排第几,心里留个底,看是否与本文持相同观点。)

 

 

十:《菩萨处胎经》五贴

 

等级:国宝

价值:人间传世最古老的写经

年代:西魏大统十六年(550年)

质地:纸

流入日本时间:古代(唐代)

收藏地:京都知恩院

 

这卷经书来头极大,它是人世间手手相传的最古老的经卷,而且可能也是世上仅存的西魏墨迹,价值无可估量。此卷为西魏大统十六年陶仵虎写造,字大如豆,书法为北碑一派,笔意自如,全无石刻方拙之态,其超凡入圣之处,实有不可思议之妙。

 

这个宝贝我见过一次,是在京都国立博物馆的敦煌国际大展上,当时俄罗斯将其掠夺的敦煌写经一举展出,但是都是考古所出,多有残破。日方展出了几件唐朝时候流入日本的写经,精美至极,特别是这份菩萨处胎经,完全就是压场的宝物,精美的纸张,稳健的笔意,一看就是难得一见的神品。

九:李迪《红白芙蓉图》

 

等级:国宝

价值:宋代花鸟画第一名作

年代:南宋,1197年

质地:绢

流入日本时间:近代

收藏地:东京国立博物馆

 

举世公认的南宋院体花鸟画的最高水平之作。一幅为红芙蓉,一幅为白芙蓉,线描有五代黄筌一派画风的精神,红芙蓉相对画的更好一些。两幅画都在画面的左上部题款:“庆元丁巳岁李迪画”,可知是北宋末南宋初期的画家李迪的作品。这两幅画原来是圆明园的秘藏,后来流落海外,先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八:《无准师范像》

 

等级:国宝

价值:宋代人物画代表作

年代:南宋,1238年

质地:纸

流入日本时间:古代(南宋)

收藏地:京都东福寺

 

禅师的肖像画,在日本人称为顶相。唐宋禅宗的很多门派在中国都衰落了,但是在日本却一直流传了下来,于是宋代的禅宗艺术品大多也保存在日本。禅门的肖像画主要是师傅给弟子的,上面有题字,证明师承。无准师范是宋理宗的国师,径山寺主持,南宋佛门的领袖,这幅肖像画特别重视面部的表情细节,不经意的传达了禅师智慧风趣的风范,是宋代肖像画的代表作,而且明清以前的人物肖像画,也无一幅能出其右。

 

 

七:猛虎食人卣[yǒu]

 

等级:无

价值:商周青铜器精品

年代:商晚期

质地:青铜

流入日本时间:近代

收藏地:京都泉屋博古馆

虎食人卣是中国商代晚期的青铜器珍品,也是日本藏中国青铜器中最重要的两件之一(另一件为永青文库的狩猎纹铜镜),通高35.7厘米,造型取踞虎与人相抱的姿态,立意奇特。它和许多出土于湖南的商代后期的青铜器一样,纹饰繁缛,以人兽为主题,表现怪异的思想。这件作品究竟是要表现老虎吃人的凶猛,还是人兽和谐的天人合一,历来说法不一,但可以确定的是,商代青铜器中很少有比这件更奇异复杂的了。

六:牧溪法师《观音猿鹤图》

 

等级:国宝

价值:宋代禅宗画代表作

年代:南宋

质地:绢

流入日本时间:古代

收藏地:京都大德寺

 

这套图画三幅一组,是宋代禅宗画的极品,藏于京都大德寺,每年十月的第二个周日展出一次。牧溪是南宋四川人,曾因反对贾似道而遭通缉。此人画法极具禅意,每幅画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不费装缀。最经典的《烟寺晚钟图》,就是几笔点就,简直就是神来之作。

 

这组观音猿鹤图是著名的禅门公案图,这除了观音之外,猿鹤的含义根本无从得知,特别是那只母猿,怀抱幼崽,情同人类,却又茫然直视,不知何解,仿佛画家用画笔画出了一幅充满禅机的问卷,让世人回答。

五:王羲之《丧乱贴》

 

等级:御物

价值:最接近书圣原本的摹本

年代:唐

质地:纸

流入日本时间:古代(唐代)

收藏地:宫内厅

 

唐模本《丧乱帖》,这可是被认为最接近于王羲之真迹的唐模本了,相传是鉴真大师东渡时候带到日本的。要不是它与《二谢帖》和《得示帖》连成一纸,根本就会被当成是书圣唯一的传世真迹。

 

此贴为硬黄响拓,双钩廓填,白麻纸墨迹,笔法精妙,字体跌宕起伏,完全表达了书圣写字时“追惟酷甚”的心境,是晋唐书法中的极品,完全可以和台北故宫的镇馆之宝《快雪时晴帖》和故宫的秘宝《神龙兰亭序》并驾齐驱,价值无可估量。

 

 

四:《潇湘卧游图》

等级:国宝

价值:南宋山水画第一神作

年代:南宋

质地:纸

流入日本时间:近代

收藏地:东京国立博物馆

南宋李氏《潇湘卧游图卷》,为与李公麟同乡的李姓画家所作。相传为南宋的云谷禅师云游四海之后,隐居于浙江吴兴的金斗山中。他不无遗憾地想到自己尚未踏足的潇湘山水,于是请一位姓李的画家替他绘出潇湘美景,将画挂于房中,躺在床榻之上,就能欣赏美景,故为潇湘卧游。

 

这幅画是乾隆皇帝最喜爱的山水画,整幅长卷淡墨皴染一气呵成,不施勾勒,不露笔痕。大片的留白,朦胧的山水,山色空蒙,水到天际,大气磅礴,让观者一时笔法墨意尽忘,完全沉浸在画家营造出来的那片广阔的境界之中,恍惚有神游天外的感觉,完全就是个神品。

 

当年这幅画的价值甚至在《溪山行旅图》和《富春山居图》之上,清末为日本收藏家菊池惺堂所得。1923年东京大地震,菊池家仓库着火,老头子冒着生命危险,从里面把最珍贵的《潇湘卧游图》和《寒食帖》抢救出来,于是两幅长卷上都留有一点火痕,现在后者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

 

 

三:汉倭奴国王金印

 

等级:国宝

价值:日本朝贡史上的最珍贵实物

年代:东汉建武中元二年(57年)

质地:黄金

流入日本时间:古代(东汉)

收藏地:福冈市博物馆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和《后汉书·东夷传》中记“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光武赐以印缓。”这枚金印后来不知所踪,直到1784年,才在九州的福冈,由名叫秀治和喜平的二位佃农,在耕作挖沟时偶然发现。

 

金印印面正方形,边长2.3厘米,印台高约0.9厘米,台上附蛇形钮,通体高约2.2厘米,上面刻有“汉委奴国王”字样,清晰的说明了倭国是汉朝的附属,是中日外交史上最珍贵的文物。

二:曜变天目茶碗

 

等级:国宝

价值:传世孤品

年代:南宋

质地:陶瓷

流入日本时间:古代

收藏地:东京静嘉堂文库

 

这是一个神异的文物,其实就单品而论,它完全可以排到第一的。这个茶碗是宋代黑釉的建盏(福建建窑),是宋人斗茶用的,但是这个样子的,莫说举世无双,就连考古发现的大量瓷片中,也没发现任何一个类似的。

 

我曾经见过这个宝贝,当时它被单独陈列,底座不断旋转,在一片漆黑中,一个个光圈闪耀着妖异的光芒,而且随着光线角度的不同,光环的颜色会变幻不定,看着就让人敬畏莫名,完全不像是人间烧出来的瓷器。

 

日本人形容这个碗,都是用“碗中宇宙”这种词,说里面仿佛是深夜海边看到的星空,高深莫测。这种曜变天目碗据说有两只,流传到日本之后,立马就都成了王公贵族争相追捧的宝物,其中一只被织田信长所得,毁于本能寺之变,剩下一只是德川家康传下来的秘宝,后来被三代将军家光赐给了春日局(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这些人的来头,都是日本史上最出名的人物了)。

 

这个碗在明治年间被三菱总裁岩崎小弥太所得,但是他说,这是天下的名器,不是我配用的,所以一生都没用它喝过茶。

 

 

一:螺钿紫檀五弦琵琶

 

等级:御物

价值:传世孤品

年代:唐

质地:镶嵌乐器

流入日本时间:古代(唐)

收藏地:宫内厅正仓院北院

 

这个琵琶是不折不扣的神品,琵琶一般都是四弦,而这个是传世唯一一个五弦的琵琶,我听方锦龙弹过一回,完全就是人间乐器中的奇迹,它不光可以当琵琶弹,还能当吉他,三弦琴,甚至冬不拉。而且这个乐器极度华丽,唐代的螺钿镶嵌技巧被它发挥到了极致,世界上现存的能表现大唐盛世繁华的文物,最典型的大概就是这件了。

 

这件乐器是日本圣武天皇的收藏,他死后,生前用过的宝物都被藏在了奈良东大寺的正仓院里,一千多年无人惊扰,仓库里面留下了不知道多少奇珍异宝,光是极品乐器就有四五件之多,而这件是其中的第一名品,是日本皇家收藏的最珍贵的宝物。

篇幅所限,只能加十个,除了这些之外,日本还保留着很多珍贵的中国文物,好比藤井有邻馆的《幽竹枯槎图》,大阪东洋陶瓷美术馆的油滴天目碗,永青文库的《金银错狩猎文镜》,还有《桃鸠图》、《十六罗汉图》等,都是罕见的国宝,如果有机会去日本,一定不要错过。

原文转自新浪博客『云游四海的谢田』,资深文化旅行家。

日本所藏的10件极品油滴天目(下)

日本所藏的建盏名品,都是货真价实的宋代传世品。在那一时期的日本,建盏为最为珍贵的茶碗,只有大名、将军才用得起。

日本所藏的建盏名品,都是货真价实的宋代传世品。在那一时期的日本,建盏为最为珍贵的茶碗,只有大名、将军才用得起,因此流传下来的这些传世品都能说得出准确的流传经历、甚至到哪年经由谁手。正是由于建盏在日本茶道的地位,以及日本的惜物之心,时至今日方能见到这么多的极品建盏。

续上期,小堂接着与大家分享“日本所藏的10件极品油滴天目”的余下5件。

10件极品油滴天目的藏家:

1、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

2、德川美术馆

3、德川美术馆

4、林原美术馆

5、东京国立博物馆

6、静嘉堂文库

7、九州国立博物馆

8、根津美术馆

9、日本文化厅

10、松平直国(私人)

(排名随机,无先后)

6、静嘉堂文库

 

下面这四张是书籍照片,由于拍照光线与上面三张不一样,油滴出现了明显的彩,口缘的斑点呈金黄色,并逐渐过渡至盏内的天蓝色。

静嘉堂的展厅内

7、九州国立博物馆

 

8、根津美术馆

9、日本文化厅

 

10、松平直国(私人)

日本所藏的10件极品油滴天目(上)

极品油滴建盏几乎皆为日本所藏。在国内,精品、极品的兔毫倒时有见到,但完整的油滴建盏已经非常少见,极品油滴若有,也可能只有一两个,世人难得一见。

极品油滴建盏几乎皆为日本所藏。在国内,精品、极品的兔毫倒时有见到,但完整的油滴建盏已经非常少见,极品油滴若有,也可能只有一两个,世人难得一见。

本期,小堂将自己长时间收集、整理的10个日本所藏的极品油滴天目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图片较多,小堂分为(上、下)两期,每期5件。

10件极品油滴天目的藏家:

1、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

2、德川美术馆

3、德川美术馆

4、林原美术馆

5、东京国立博物馆

6、静嘉堂文库

7、九州国立博物馆

8、根津美术馆

9、日本文化厅

10、松平直国(私人)

(排名随机,无先后)

1、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

 

 

2、德川美术馆

与上张图片相比,虽然都是在同一角度下拍摄的照片,但由于光线的变化,这张图片的油滴斑点泛蓝,而上一张泛黄[把盏堂注]

 

 

3、德川美术馆

 

德川的这个油滴盏,较少出于出版书籍等,故小堂目前所能找的也就这么一张清晰的图片了。

 

 

4、林原美术馆

 

5、东京国立博物馆

【视频】世间仅存的三件曜变天目赏

曜变天目是“建盏之至高无上的神品,为世界所无之物”。全世界仅存三件,均为日本所有,列属国宝级文物,分别藏于静嘉堂文库、藤田美术馆、大德寺龙光院。

曜变天目是“建盏之至高无上的神品,为世界所无之物”。全世界仅存三件,均为日本所有,列属国宝级文物,分别藏于静嘉堂文库、藤田美术馆、大德寺龙光院。其中,静嘉堂所藏更是被称为“世界第一碗”,日本人常称这只碗为“碗中宇宙”。

 

第一曜变天目 静嘉堂文库藏

第二曜变天目 藤田美术馆藏

第三曜变天目 大德寺龙光院藏

 

大德寺的曜变天目几乎不对外展出,因此视频内的仅有三张不甚清晰的照片。

 

 

(视频剪辑自日本NHK电视台的纪录片《幻の名碗 曜変天目に挑む》。)

最为灿烂的一瞬:目击曜变天目

也许因为灿烂的颜色所产生的联想,每圈下来,都能看到那些闪烁如星辰的光斑,真感觉自己是在灿烂的星空下观看着宇宙的奥秘

(……续上期,在无缘静嘉堂和大德寺的曜变天目后,作者幸运地碰上了大阪藤田美术馆的60周年建馆纪念展,几经波折,终于见到了曜变天目。)

日本的私人博物馆展览品往往不多,一、二楼的文物加起来也就30件左右,所以特别容易就发现了那只天目曜变碗。

按照事先看到的文字材料,据说这只曜变碗和我们没能看到的京都大德寺龙光院的外观非常近似,只是斑点不全相同:这只内外都有斑点,但是外壁斑点不多,不过也更加多变化莫测的趣味。内壁密布“油滴状曜变斑”,走近了玻璃柜,才看见所谓的“油滴曜变斑”是什么样子。

这件曜变天目在普通荧光灯下的效果

这只天目乍看并不起眼,碗也不大,口径是12厘米多,外面黑,口沿有一圈银亮的白边,远看去,上面布满了油滴。如果站在一个位置保持不动,也许真就把它当成了油滴天目。可是一旦换角度,那些看上去是油滴的东西会突然焕发异彩。

一般的油滴为金黄色,而且比较有规律,但是,这只曜变天目的油滴并不规律,在黑色的釉底上,布满了大小不等的各种斑点,很多是圆形,然后这些圆形又挤成一团团,如果固定在一个点观看,还看不到闪烁的斑点。

 

但是围绕在在玻璃柜四周转圈,最美丽的曜变光斑出现了,本来只是黑釉的地方开始出现了幽幽的蓝色光点,像浩瀚星空。尤其是联成片的地方,则是想象中的星云团。不得不钦佩宋人的审美,也难怪日本人将之视为“一个碗中可以观看到的宇宙”,特别珍惜之。

没有想到,这么一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碗,在转动时,就开始有了最灿烂的光华——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宝光。

在解说词里写着,由于斑点间有一层很薄的干涉膜,当转动的时候,物理光学现象就产生了,从不同角度看,就会有不同的彩色变异——这也是人们说的曜变天目有宝光或者佛光的原因。

 

不过,据说几只曜变天目的宝光是不一样的:静嘉堂的那只是小珠包裹体,发的是七彩光芒;龙光院的是时强时弱的蓝紫色光;而我们眼前的这只,闪烁棕色光芒,其中还有金星结晶。

光看解说词无法理解这种光芒,我们只是一圈圈地围绕着这只天目观看,那些本来不大的圆形或者椭圆形的光斑随着角度不同,会变成不同的光芒点。并不如同我们事先听说的棕色光芒,而是各种颜色的光芒都有,大概还是反射角度的原因造成,最明显的仍旧是大团大团的蓝色光斑。

 

也许因为灿烂的颜色所产生的联想,每圈下来,都能看到那些闪烁如星辰的光斑,真感觉自己是在灿烂的星空下观看着宇宙的奥秘,当然,只能通过一个小碗那么大的孔洞去窥看——相信很多人看到这只碗,都会与我有同样的感叹。

强光下的曜变

日本的很多国宝收藏有序列,这只碗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从中国流传到日本的,不过在江户时代,已经在幕府德川将军家族中。德川家康死后,他的茶道用具传给了自己的第十一个儿子德川赖房;1918年,为藤田平太郎购买,现在归藤田美术馆所有;1953年成为国宝;1954年美术馆成立,这也是我们能看到这只国宝天目的原委。

为什么会有曜变?

 

这也是很多人一直在研究的问题。按照现在的一般结论,曜变天目碗的釉属于铁系结晶釉,烧成后比较浑厚凝重,黑里泛青,在没有发生变化时候,也就是黑色建盏。在烧制普通黑釉天目的过程中,因为温度冷热的变化,意外出现了油滴、兔毫等美丽的变异。

但曜变的形成更复杂——需要极特殊的烧制环境,根据学者研究,在建阳依山而建的龙窑中烧制,当地使用松材,火焰很高,整个窑升温快,容易维持还原焰,经验丰富的窑工根据摆放的位置和控制温度,可以烧成一些窑变器物。

 

据专家说,曜变的温度要达到1300摄氏度,只有10~20摄氏度的变化,在高温冷却的后期阶段里,烧成温度突然升高又迅速冷却,会在其中的铁结晶快速融化有冷却,周围成了薄膜,形成了“曜变”。最开始只是巧合,后来应该是努力烧制,但也就是大约10万只里面有一只的比例而已。

寻访世界名碗——曜变天目

这只碗由德川将军家传来,最神奇之处是能发七彩光芒,当时的静嘉堂美术馆负责人告诉他,他是第二个有这种幸运的中国人。他后来回忆说:“宝光焕发,三五成群的油滴旁是一圈圈蓝绿色的光环,光华四溢。”

去日本前,最想寻访到的还是所谓的“曜变天目三绝”。兴起于北宋的黑釉建盏(在日本被俗称天目,日人觉得其中的幽玄精神是和日本美学符合的),在当时是文人们的新宠,由于喜爱白色茶汤,黑色建盏能够衬托出茶汤之色泽,宋徽宗的“大观茶论”中特意强调建盏之适用。出品于福建建阳水吉镇的建窑窑址很早就废弃了,现在去那里,偶尔能挖出碎片,不过,最多也就是兔毫碎片,油滴就比较珍贵了。

曜变天目 静嘉堂藏

号称“世界第一名碗”

目前国内尚未发现完整的曜变天目碗,而号称已经能做出曜变效果的仿制品,都和真正的曜变差别很大,这也是日本的“曜变三绝碗”格外受陶瓷界重视的原因。

中国的陶瓷学者叶喆民在他的《中国陶瓷史》中说,据他所知,当下考古挖掘所发现的碎片,很多号称是曜变碎片,虽然有色彩变化,但是能不能称为曜变还难说。比如上世纪80年代重庆号称发现了曜变天目窑址,出土了一些碎片,但是按照他的观察,与真实品大相径庭。之所以下这种结论,是因为他曾经目击过真实的曜变碗,知道两者的差别。

静嘉堂的曜变天目

目前,著名的“曜变天目三绝”均在日本,他曾经去日本静嘉堂,将号称最光辉夺目的那只国宝碗拿在手上观赏过。这只碗由德川将军家传来,最神奇之处是能发七彩光芒,当时的静嘉堂美术馆负责人告诉他,他是第二个有这种幸运的中国人。他后来回忆说:“宝光焕发,三五成群的油滴旁是一圈圈蓝绿色的光环,光华四溢。”

杭州出土的曜变天目

事实上,中国近年确实出土了真实的曜变残片,2009年在杭州上城区域出土的一件比较完整的曜变天目碗,应该为南宋宫廷器物,约有四分之一的残佚,虽然不是很完美,但是圈足完整,非常耀眼,是研究曜变的好材料,现在民间藏家之手。因出土晚于叶著作成书,因此书中没有提及。

自宋之后,基本上建盏的生产已经很少,尤其是明代后,废弃了点茶法,茶碗的体系也相对边缘化了,人们对曜变天目就有了种种传说,比如《五杂组》中就描绘需要童男童女的血祭才能出现曜变天目,也有些学者以为曜变就是窑变,并没有多么神奇。

藤田美术馆的曜变天目

但是传到日本后情况不同,日本14世纪开始仿造,持续到了17世纪,仿造出来的多是普通的黑釉盏,没有这种珍品诞生。因目击了曜变天目的神奇,日本文人的研究和记载倒是很多。东山文化是千利休之前的日本茶道文化,吸取了许多宋朝茶文化的精髓,使用茶具很多传自中国,称为唐物。当时东山文化的代表足利将军的身边人能阿弥所写的《君台观左右帐记》里面就记录,曜变天目是“建盏内无上之品,天下稀有之物也”。

藤田美术馆的曜变天目

后来的日本学者更是进行了深入研究,有一种观点认为,只有建盏才能发生曜变,所谓曜变,是在挂有浓厚黑釉的建盏里,浮现出很多大小不同的结晶,而周围带有日晕状的光彩。并且有学者根据光彩变化,将其分为“芒变”、“曜变”和“芒曜”三种。还有人觉得,曜变就是耀变,形容其“耀眼夺目”。但也有人认为,并不只有建盏才有曜变,所以即使在研究天目比较深厚的日本,关于曜变也是观点各异。

大德寺龙光院的曜变天目

 

目前三绝碗分别藏于静嘉堂文库、京都的大德寺龙光院、还有大阪的藤田美术馆。在去日本前就开始联系静嘉堂的采访,但是目前静嘉堂美术馆处于装修状态,要到今年秋天才再次开放,所以联系没有结果。京都的大德寺则是第二选择。

大德寺龙光院的曜变天目

根据资料,大德寺的这只碗,是万历年间传到日本,原来归龙光院的创建者江月宗玩所有,1606年开始为镇院之宝,1951年被指为国宝。内里有大量黄色的散射斑,每一个斑点都有很多结晶组成,而周围的釉散发深蓝的光芒,只比静嘉堂那只略微逊色。

 

(作者中间寻访过程略)…… 只能遗憾地离开了。我们在龙光院看曜变天目的梦想也落空了。

(节选自三联周刊的《日本古茶具:博物馆里的茶道轨迹》,作者:王凯。)

曜变天目的部分仿品:

 

林恭助仿品

长江惣吉仿品

 

桶古宁仿品

孙建兴仿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