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现实主义茶室—飞行的泥舟

长3.6米、宽1.8米、重达600公斤的泥舟漂浮于天空中,内部是约2米的茶室,非常富含想像力的悬空设计,将建筑的创意发挥到极致。设计者藤森照信表示让建筑漂浮在空中的想法早在大学毕业设计时就存在,当时是想让採用金属质材如太空船般的建筑漂浮起来,没想到40年后实际做出的却是以泥土和铜板包覆的木造泥舟。

藤森照信(Terunobu Fujimori)是日本知名的超现实主义建筑家,他的作品原始朴实,温暖内敛。设计主题以木、石、草等自然元素作为创作方式,他始终认为“人工”与“自然”是可以和平共存的。除了“飞行的泥舟”,藤森照信还设计了“森文茶庵”、“忘茶舟”、“入川亭”等茶室。单看这些茶室的名字,就让人意境非凡,得空再给大家介绍。

 

腾田照信与飞行的茶舟

日本茶道的茶会过程详解

从头至尾,日本茶道的仪式感非常强,整个过程相当的繁琐。但是,尽管礼仪繁琐,却不可或缺,因为“人通过做烦琐的事情,才会意识到自己有很多的烦恼,而通过复杂烦琐的点茶做法,就可以使人忘记这些心外的琐事,变得心平气和。

上一期,我们简略地介绍了日本茶道的基本礼仪与仪式。想必大家应该有一个大致的印象了,那么本期将逐一介绍日本茶道茶会的过程。

 

在此前,也许我们先读一段日本茶道大师千玄室对茶道礼仪的看法,会更好地帮助我们理解茶道的过程和意义所在。

 

“日本茶道与中国人的喝茶非常不同,讲究茶不是拿过来就可以随便喝的,它要有一定的规则程序,就像搞体育活动一样,也需要有个规则,并且必须遵照规则来进行这项喝茶活动。茶道的精神就是蕴含在这些看起来很烦琐的喝茶活动之中的。”

 

 

茶会的过程:

 

1、亭主(茶室主人)整理露地、茶室

茶室

露地(庭园)

2、亭主确定茶会日期、主题,选用茶会的道具

3、书写邀请函,告知茶会的日期、主题及邀请的客人名单

4、受邀客人须尽早回复亭主是否前往,并于茶会举行前一日前往茶室向亭主致意,并告知参加的人数(前礼)

5、客人提前抵达茶室,略作休息后,整理服仪,换上草鞋或木屐

换草鞋

6、客人到外露地的“外腰挂”,等待亭主前来开“中门”迎客致意

(外腰挂,好奇怪的名字~~~~)

 

7、客人入席逐一进入茶室

8、炭礼法:亭主点燃炭火与香合的仪式

(现在茶会大多省略)

9、客人欣赏书法、鉴赏茶道道具

茶室内的风炉、壁龛、字画等

10、食用“怀石膳”与“主菓子”

怀石膳

主菓子

 

11、客人暂时告退至内露地的“内腰挂”休息,等待亭主以铜锣或唤铃再次邀请入席

这是内腰挂,不是外要挂哦~~~

12、客人告退后,亭主卷起壁龛的书法或绘画,插上花、放好香合、更衣,并由助手把茶室的格纸窗架高一些

13、客人再度入席,助手把竹帘收起、提高茶室亮度

14、沏茶

主人先将各种茶具用茶巾擦拭过后,用茶杓从茶罐中取茶末二三勺置茶碗中,再注入沸水,并用茶筅搅拌,直至茶汤泛起泡沫为止

15、敬茶

主任用左手掌托碗,右手五指持碗边,跪地后举起茶碗(须举案齐眉与自己额头平齐),恭送至正客前

16、正客接过茶碗

正客接过茶碗也须举案齐眉以示对主人致谢,然后再放下碗后重新举起才能饮茶。亭主沏“浓茶”招待客人(浓茶礼),客人以至诚的心用心体会亭主的心意,以三口半喝干茶碗内的茶,最后半口轻声发出“啧啧”的声音,向亭主表示“真是好茶”的赞颂与道谢之意。

17、亭主添炭、加水,客人欣赏茶碗道具之美

18、客人食用菓子及薄茶

通常是一人一碗的单饮(薄茶礼)

19、茶会结束,客人告辞

主人送客

主人目送

看完整个茶会的过程,大家的第一印象应该是:从头至尾,日本茶道的仪式感非常强,整个过程相当的繁琐。但是,尽管礼仪繁琐,却不可或缺,因为“人通过做烦琐的事情,才会意识到自己有很多的烦恼,而通过复杂烦琐的点茶做法,就可以使人忘记这些心外的琐事,变得心平气和。”(千玄室)

日本茶道的基本礼法与仪式

日本茶道的礼法分为三种。一种是炭礼法,另一种是浓茶礼法,最后一种是淡茶礼法。

日本茶道有煎茶道和抹茶道两种,但抹茶道更具代表性,是日本茶道的主流。一般所指或者我们常见到的日本茶道也就是抹茶道。上周五我们发送的《日本茶道源自宋代“径山茶宴”》,所指的日本茶道便是抹茶道;而煎茶道相传是由明末福建高僧隐元禅师传到日本的。

 

我们这里的“日本茶道”就专指“抹茶道”,而姑且撇开煎茶道不谈。日本茶道极其繁复,我们就先粗略介绍一下基本的礼法和仪式。

茶室

 

日本茶道的礼法

日本茶道的礼法分为三种。一种是炭礼法,另一种是浓茶礼法,最后一种是淡茶礼法。“炭礼法”即为烧沏茶水的地炉或者茶炉准备炭的程序。无论是初座还是后座都分别设有初炭礼法和后炭礼法。它包括“准备烧炭工具、打扫地炉、调整火候、除炭灰、添炭、占香等。”“浓茶礼法”和“淡茶礼法”是主人制茶,客人品茶有一整套的程序。

沏茶﹕主人先将各种茶具用茶巾擦拭后,用茶勺从茶罐中取茶末二三勺,置茶碗中,再注入沸水。并用茶筅击拂,搅拌碗中茶水,直至茶汤泛起泡沫为止。

 

敬茶﹕敬茶时,主人用左手长托碗,右手五指持碗边。跪地后举起茶碗,恭送至客人前。客人接过茶碗也必须举案齐眉,以表示对主人好茶的称讚。

日本茶道的仪式

茶室的布局

 

茶室内的字画

茶道举行时,主人必须先在茶室的活动格子门外跪迎宾客,头一位进茶室的人必须是來宾中的一位首席宾客,其他客人则随后入室。來宾入室后,宾主相互鞠躬致礼,主客则面对而坐,而正客需坐在主人左边,这时主人即去“水屋”取风炉、茶釜、水注、白炭等器物。而客人可浏览欣赏茶室内的陈设佈置即字画、鲜花等装饰。主人取器物回茶室后,跪于榻榻米上生火煮水,并从香盒中取出少许香点燃。在风炉上煮水期间,主人要再次到水屋忙碌,这时众宾客则可自由在茶室前的花园中闲步。等待主人备齐所有茶道器具时,这时水也将要煮沸了,宾客们再重新进入茶室,茶道仪式才正式开始。

 

茶室内的器具

向宾客作礼后,按一定的方式折叠栿纱,象征是抹拭茶具及茶杓以示淨化。左手持柄杓,右手开釜盖,杓热水注于碗内,将茶筅放入搅动,象征是清洗茶筅和将茶碗弄暖。随后将废水倒去,用茶巾擦感茶碗向宾客作礼示意开始沏茶,这时助手向宾客奉上茶果子。 

客的礼

 

客人要准备折扇、怀纸、栿纱等,但为了不影响茶香,不宜携带香囊或香水。客人通常分主客和次客,入茶室后按照主次入席,主客称为“正客”坐于最接近主人。宾客进入茶室时,通常要先鉴赏茶室内的挂轴字画及插花。当主人开始沏茶时,宾客要拿出怀纸,再挑选一件茶果子。

 

日本茶道的客

喝茶中的客

当主人奉茶时,要先奉正客然后客人取茶后,以左手托碗底,右手扶碗边通常要将茶碗转动兩次,将茶碗的正面花纹转回向著主人以表示礼貌。普通都以三口半喝完碗内的茶,并抹拭一下喝茶的碗口,鉴赏一下茶碗后交还茶碗。用茶完毕后,由正客向主人提出鉴赏茶道具。而正客鉴赏完之后,宾客才依次离开,茶会才正式结束。 

通常是一人一碗的单饮

客人饮茶可分为轮饮和单饮,即客人轮流饮一碗茶,或单独饮一碗茶。茶道礼法不仅是饮茶,主要还是在于欣赏茶碗为主的茶道用具、茶室的装饰、茶室前的茶园环境及主客间的心灵交流。一次茶道仪式的时间,大部分要在两小时之内。结束后,主人必须再次在茶室格子门外跪送宾客,同时接受宾客的临别赞颂。

主人送客

 

建盏与日本茶道的渊源——合与离

中国饮茶文化随著遣唐使输入日本,然而抹茶道却是北宋抹茶文化的延续,我们可以从日本博物馆中所有国宝级的茶具都不会早于北宋,看出这个事实。

中国饮茶文化随著遣唐使输入日本,然而抹茶道却是北宋抹茶文化的延续,我们可以从日本博物馆中所有国宝级的茶具都不会早于北宋,看出这个事实。这些茶具又以天目盏最受注目,狭义的天目盏泛指所有中国传过去的黑釉盏。这些黑釉盏在宋朝时,以位于今福建省建阳市水吉镇附近(这附近古称建安或建州)的建阳窑品质最佳,这些盏我们习称为建盏,其品种大致有曜变、油滴(鹧鸪斑)、兔毫等。

 

日本收藏的兔毫盏(禾目天目)

 

北宋大茶人蔡襄的《茶录》、以及宋徽宗的《大观茶录》问世后,在斗茶文化的推波助澜下,建盏在宋代成为皇家贵族不惜重金追求的宝物,也是文人争相题咏的珍品。

 

根据日本史料所述,当时在日本即便是最普通的建盏(这边应指兔毫盏,也就是禾目天目)也值三千匹绢,一匹绢约一两银,以当时银两的购买力换算,一个较普通的建盏约须台币360万,可以见得建盏在当时的地位。

 

(较早订阅本公众号的朋友,应该还记得我们推算建盏价格文章——《一个曜变天目碗 = 660kg黄金???》。在该文中,按米价推算的兔毫盏价格为900万人民币。若按几年前的台币价格,应该说与本文的“360万台币”还是大致吻合的。还未读过该文的朋友,可以回复“07”查看。

  

 “龙凤团茶”是北宋的贡茶,因茶饼上印有龙凤形的纹饰,故得名。

 

建阳窑在元代,由于中国饮茶文化的改变(转变为叶茶)逐渐没落,六百多年前那个乞丐做了二十四年皇帝后突然下昭「罢造龙团,惟採茶芽以进」,美其名是体恤茶农之民力(龙团制作複杂;不过此举一定让不少龙团商失业),言下之意是“只要进贡叶茶就好,龙团複杂的点前是朕学不来的!”

日本茶道的茶室

于是,建阳窑终致停烧(明初),熄了三百多年的窑火。这时,正是日本茶道逐渐成形的时代,但是最主要的茶盏却断了货源。分佈于濑户、美浓等地的窑口仿制天目盏,这类茶盏卖给一般富商还可以,但在武野绍鸥等眼光卓著的豪商眼里,是看不上的。 他们绝对不会把这种商品推销给诸多大名、武士,但是生意还是要做,可是中国来的建盏成本越来越高,导致利润越来越少。

 

这些豪商也不是省油的灯,再寻求商业利润的同时,也要端出令人满意的商品。在惶惶不安的战国时代,他们贩售精神商品,「禅」在这个下剋上、朝不保夕的年代给于人们生存的希望,于是,「侘茶」(茶道之茶称为“侘茶”)成为了非常好的卖点。

 

乐烧茶碗-细川护熙

乐烧就在这种时代背景中产生,乐茶碗在千利休的指导下,不使用辘轳,完全以手捏造,再以铁片刮削,创造出孤寂而符合侘茶思想的茶碗,在这日本茶道趋于定型的年代,以乐烧取代了中国进口的天目盏,一窑一碗的烧制虽然费时费力,成本虽然稍高,但这样的制程不但呼应著「一期一会」的精神,限量商品与独一无二的个性也创造出了高利润,使得唯一看破真相的丰臣秀吉也不得不哑巴吃黄连。

 

真是抄袭没有好东西,创作才有灵魂,个人觉得乐茶碗是唯一可与宋代建盏相提并论的茶具。由于点茶方式与宋代的些微不同(这可能是故意的,又或是简化宋代点茶方式而不得以为之),乐茶碗成为比建盏更好用的茶具,而乐茶碗对于禅意的启发并不下于建盏,于是乐茶碗渐渐取代建盏,同时拥有自己的独特风格。

 (小堂:日本茶道后来不用建盏的原因是:不是建盏不好,而是太贵了~~ 囧RG)

日本茶道中的乐烧茶碗

 

然而建盏就此退出抹茶文化的舞台吗?宋虽然积弱,但不可否认的宋代在东方文明中,其文化与艺术成就至今无能出其右者,这样一个时代创造出来的茶道具与茶文化,依旧是那样的迷人,其禅宗寺院的茶礼依然系着人们对于禅学的向往。所以近代许多优秀陶艺家像日本的板谷波山、宇野宗瓮、林恭助、镰田幸二等,台湾的江有庭,中国的李达、孙建兴,均积极投入天目盏的烧制创作。

 

日本静嘉堂收藏的油滴与李达的鹧鸪斑盏

然,现在陶艺家烧制的作品多少都有些匠气,称不上美,这是有其时代背景的落差,古代的工匠一天要拉几百上千的胚,有效率的修坯与浸釉,造成个性的胚体与随兴的流淌,与其后日本茶道「一期一会」的精神不谋而合!现在的陶艺家作品无不兢兢业业,深恐有误,如何能有这种简单俐落的率性之美!现代制造的天目盏由于是仿建盏的造形,还是相当的美,虽然工整的造型与炫丽的色彩有些肤浅,但其背后是带著人们对于建盏艺术价值的崇敬。

 (原文为台湾里千家茶道北投协会的文章。文字有删减。)

给邓小平点过茶的千玄室

2014-03-29 把盏堂


千玄室,既是人名,又是地名。他是日本茶道最有名的地方,也是日本茶道大宗匠(大师之意)。千玄室久富盛名,扬名四海,是许多国家要人去日本访问必到的地方。英国首相布莱尔、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国家主席胡锦涛都曾到此访问。一个在世界地图上根本找不到位置的小地方,却在世界的目光中有它的一席之地。


一条曲径通幽的碎石小路,几间有民族特色的木质小屋,参天的古树拢聚起一片绿荫,这便是千玄室的所在——里千家今日庵。



千玄室有400多年的历史。现在千玄室的掌门人(日本称为“家元”)80多岁,是这个极具生命力家族的第15代传人。千玄室只传长子,不传他人。一旦进了这个有些宗教意味的茶道圣地,你就自觉不自觉地入乡随俗,皈依茶道了。喝茶人和伺奉的人都有严格的清规戒律,如同进入中国寺庙一样,无形中似乎被一种虔诚所约束,被一种神圣所征服。进了千玄室,喝茶人的走路,行礼,入座,端茶,进口,道别,辞行,从一进门槛开始到各种仪式结束,都要遵守茶道的规矩,有茶道的风范。耳濡目染的是茶道的熏陶,一举一动受茶道的洗礼,所言所思的是被茶道所感染。

第15代家元千玄室


千玄室祭拜茶圣陆羽

 

千玄室茶道是有着悠久历史和严格道行的。它讲究人人平等,不管你是高官,还是百姓,凡到此处,一律平等,无贵贱之分,无尊卑之序。就像进了浴池,剥去衣裳,没了伪装一样,人与人无大区别。来者基本目的明确,不仅仅是喝茶,享口味之福,调脾胃之畅,消遣时光,而且还是为了一种精神活动的需求。所以,茶室不是一般意义喝茶的地方,不是没有目的的消遣地,而是人生旅途的一次歇脚驿站。

 

千玄室茶道


在千玄室的茶室内,悬挂着一块字匾,非常醒目,上写“和敬清寂”四个字。这便是茶道的精髓,也是日本茶道的准则。恰恰这四个字,成了千玄室能足众人之口、也能足众人之心的招牌。很多人到千玄室就是为了这四个字慕名而来的。 


“和敬清寂”


”,是指人与人之间的相和乐,上下和谐、朋友和谐、夫妻和谐,“以和为贵”是茶人的信条。“和”所追求的是主与客之间心灵的默契与沟通。


”,是对所有人的敬。敬是一种礼,敬的反面则是轻蔑,无敬则易纷争。“和”与“敬”是与人圆满相处之法。能做到真正的敬,便具备了无差别心,而无差别心则是修炼者所必备的,自然为茶人所追求。


”,为清净之意,指心无邪念。心之不净为一切欲念、烦恼的起因,佛教称之为妄想。茶道便是以抑制不净之念为己任。清,代表无俗虑的清净之心,是一种境界,是茶人的追求,而茶道则是达到目标的手段。


”,指放下所有思虑的一尘不染的心境,心无杂念的状态,是茶道最重要的目的。


从清到寂可以说是从修炼到悟道的过程,这其中茶道本身是催化剂、是被借助的工具。



————————–后记、点题—————————


千玄室与政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