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烧建盏为何“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出窑万彩”,是柴烧建盏的最大魅力,同样也是其烧成难度的体现。任意一个柴烧盏,都是“无双”、“无对”的。建盏在同一窑内,釉色变化都极其夸张,哪怕是装在同一匣钵内的盏,其釉色可能出现天差地别。

目前,我们『把盏堂』共烧制了四窑的柴烧建盏,再加上此前的数次柴烧试验,已经非常深刻地感受到柴烧建盏的“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出窑万彩”,是柴烧建盏的最大魅力,同样也是其烧成难度的体现。任意一个柴烧盏,都是“无双”、“无对”的。建盏在同一窑内,釉色变化都极其夸张,哪怕是装在同一匣钵内的盏,其釉色可能出现天差地别。


柴烧建盏四窑的典型釉色品种

分别为:黑釉、兔毫、银蓝毫、油滴、酱釉、柿红、灰被、“虹”灰被、“鳝皮”灰被

不仅是我们的柴烧盏,宋代建窑在龙窑烧制的建盏也是如此。这一点,我们从建窑遗址残片便可窥得一斑。宋代建盏无论是黑釉、兔毫、油滴、曜变,还是杂色釉,在任意一个釉色品种内,盏的釉色变化都是连绵不断的。

 


宋代建窑的典型釉色品种

 


日本所藏的三曜变、及我国仅有的残片

如此丰富的釉色变化,使得建盏的釉色品种几乎难以分类,从而导致了名目繁多、花样百出的釉色名称,哪怕是古陶瓷专家、学者都难以下手,他们对建盏都有自己不同的釉色分类和称谓。

 

因此,已有建盏的专业书籍,也都没有系统地去论及建盏的釉色品种和分类。

宋代建窑的典型兔毫品种

然而,宋代建窑建盏都是同施一种釉水,即是“入窑一色”,“万彩”是“窑变”所产生的,而不是由于通过不同窑位施与不同釉水所产生的(明清时期,景德镇窑的“一窑万彩”便是通过不同釉色的色釉所出的)。

 

建盏的釉是窑变釉,在柴烧窑内,不同窑位的温度、气氛、升温速率、保温时间都有所区别,这导致同一柴烧窑内的同一釉水,会产生“万彩”的釉色。


宋代建盏釉层的主要化学组分,共36件

宋代建窑残片的釉层化学组分测试(上表),表明:宋代建窑的黑釉、兔毫、油滴,用的同一种釉方

 

上表中,尽管残片釉层主要成分(SiO2、Al2O3、Fe2O3)的含量并未完全一致,但其原因是:

  • 在缺乏有效的科学测量手段,宋代窑工在釉药配制过程中,原料难以做到完全一致,尤其草木灰的使用;

  • 不同草木、季节、地区,草木灰的成分是不一样的,在大规模生产下,草木灰的用量多时,成分均一更是难以保证;

    注:一吨木柴烧烬、可入釉的草木灰不足2公斤;宋代建窑的龙窑装窑量高达几万至十几万

与宋代建窑一样,我们这四窑用的也是同一种釉水,并且烧制出了黑釉、兔毫、油滴,以及其他杂色釉。由这四窑的实践,我们证实了:

选择合适的釉方,在柴烧窑内,可以通过同种釉水烧出黑釉、兔毫、油滴等宋代建窑建盏的常见釉色。

但是,我们四窑出的釉色种类仅仅是宋代建窑的九牛一毛。宋代建窑的釉色之丰富,可以通过文中二图(“典型兔毫品种”和“典型油滴品种”)便可体现。

 

宋代建窑的典型油滴品种

柴烧建盏即是“入窑一色”,那么为什么能够“出窑万彩”呢?

1、建盏属窑变釉

“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是窑变釉最本质的特征。“窑变”,即是在窑内发生不可预测的变化,在出窑之前,即是有经验也无法准确判断这一窑的釉色。除了建窑建盏外,宋代八大窑系中著名的窑变釉还有钧窑和吉州窑。

 


同一匣钵内的建盏釉色(第一窑)

 

“窑变”,并不是同一釉水烧出多种釉色就可以称为“窑变”,而必须是在釉药成熟温度(烧成温度)范围内,该釉水可以烧出多种完全不同的釉色及斑纹效果,并且在同种釉色范畴内,釉色还能够发生渐进的连续变化,从而出现“万彩”的釉色效果。

窑变,意味着“万彩”的同时,还有“一窑无双”、“一窑无对”的效果。就好比如柴烧建盏一般,一窑内绝无可能出现两件一模一样的建盏。

2、柴烧窑内的温度、气氛不均

气窑、电窑的窑内温差一般在十几到几十度之间;窑内气氛虽有不同,但变化不大,都是呈一致的还原、氧化或中性气氛,仅是在强弱上有所差异。

然而,柴烧窑内的温度落差最少都会在100℃以上,一般高达200℃、甚至300℃。同时,柴烧窑内的气氛变化比温差更为剧烈,窑内可以同时存在还原、氧化两种气氛,并且这两种气氛还会随投柴量、投柴频次,在不同窑位发生流转。


每轮投柴,窑火历经的变化

柴烧窑的每轮投柴中,窑室内的窑火将发生①→④的变化,如上图所示:投柴后,燃烧室的木柴猛烈燃烧,火焰非常长,冲出烟囱;而后燃烧室逐渐烧空,火焰变短,直至内缩至燃烧室;再继续下一轮投柴。

投柴后,烟囱冒出的火焰

每轮投柴中,②至④窑室内的温度、气氛都会发生一系列的变化。以窑室前端为例,温度会出现让人难以理解的变化:降低升高→降低→升高。而我们一次柴烧建盏的烧成时间至少30个小时,若平均5分钟投柴一次,那么窑火便需要历经上图所示的360轮的变化。

也就是说每一个匣钵内的建盏,也要历经360轮,若每轮历经4次不同窑火,就需要历经1240次的窑火变化。

 


开窑后的匣钵(第一窑)

从该图,可清晰见到匣钵表面上的火痕

 

再算上投柴数量、投柴频次、以及其他烧窑方式的改变,我们就完全不难想象柴烧窑内的温度和气氛变化是何等剧烈。这样也就不难理解,每一个匣钵、每一个盏都自己独特的窑火历练,“一万个建盏就有一万个釉色”。

3、独有的“柴火氛围”

除了温度、气氛的不均与变化,柴烧窑还一个气窑、电窑不可能出现因素:柴火。木柴,不仅与气、电一样为窑内供给热量,而且还有二者所没有的“柴火氛围”。

 


燃烧室内的窑火

 

木柴含有钾、钠、钙、镁、铁等微量的金属元素,这些微量的金属元素会随窑火弥漫整个窑室,并通过缝隙进入匣钵之内,与建盏的釉面发生微妙的反应,将釉色幻化出更多的变化。

 

这种“柴火氛围”,是柴烧窑独有的!

 

经历过电窑开窑过程的朋友,就会看到,尽管窑内建盏的斑纹和釉色会有所不同,但是却是一致的,变化仅限制在一定范围内,即可以非常容易区分:两个不同建盏是否为同种釉水。

而柴烧建盏的“出窑万彩”,是会让你无法相信这“万彩”釉色是出自同一釉水。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日本战国时期的著名茶器

日本茶道起源战国时代,在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的大力提倡下,得以迅速发展和普及。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有拉拢武士与商人的一面,但最主要的原因应该还是为了以茶具代替有限的土地给予有功之人。

日本茶道起源战国时代,在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的大力提倡下,得以迅速发展和普及。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有拉拢武士与商人的一面,但最主要的原因应该还是为了以茶具代替有限的土地给予有功之人。

这里所选择的都是日本博物馆等处珍藏的真品,其中有一些还是日本国宝级的文物。比如“泪”就是千宗易临死前亲手制作并送给爱徒古田织部的,“千鸟香炉”与大盗石川五右卫门的故事也十分有名,其他“松花壶” 、“九十九发茄子” 等也是知名度极高的茶具。

 

 

1、日本国宝—曜変天目茶碗

现藏于日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内,称为“稻叶天目”,为“建盏之至高无上的神品,为世界所无之物”。相传,当时共有两只这样的曜变天目流入日本。一只被织田信长所得,后毁于本能寺之变;而一只被德川家康所得,并被作为秘宝一直传下来。

2、日本国宝—油滴天目茶碗

 

这只油滴天目茶碗,据称是古往今来油滴天目中最好的极品。原是日本関白秀次所有,后经过西本愿寺、三井家、若狭酒井家流传至今,现收藏于日本东洋陶磁美术馆。

3.千鸟香炉

 

原丰臣秀吉所有,现藏于德川美术馆。相传,日本战国大盗石川五右卫门打算将其从伏见城盗出之际,因香炉盖上的千鸟饰头突然鸣起,而事败被捕。

4.九十九发茄子

“九十九发茄子”是唐物中的极品,因珠光以99贯买入而得 名,曾为朝仓宗滴、松永久秀、织田信长等人所有,许多人都认为其为战国时代的第一名品。“流传之茶器”这是世人给九十九发茄子取的绰号,形容其转手次数之多。 现藏于静嘉堂文库美书馆。

5.青磁马蝗绊

我国龙泉所产的青瓷器,因含有少量铁而略显绿青与淡黄色,将军足利家传的名具。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

6.松花壶

 

日本三名壶之一,分别为三日月壶、松岛壶、松花壶。在日本名壶中,松花壶的原本排名要靠后几位,但毕竟是目前罕见的传世品,故挤入前三。也常被称作“松花茶入”,实为茶叶罐。现藏于德川美术馆藏。

7.名茶勺“泪”

 

出于千利休之手的茶勺。千利休得罪丰田秀吉,被下令切腹。为临终前的最后一场茶会,他亲手制作了这把茶勺,并传给爱徒古田织部。古田将其取名为”泪”,每逢利休忌日,都要举行茶事,使用这把茶勺,以示纪念。(谁想二十几年后 ,古田也步了利休的后尘)

8.三岛桶

三岛手的朝鲜茶碗,样子似桶,因此得名。千利休所有,后经长男千道安之手流传到尾张德川家。

9.冬枯

出自千利休弟子古田古田织部之手。现藏于德川美术馆。

10、日本国宝——曜変天目茶碗

 

现藏于藤田美术馆。与曜变第一碗一样,该碗最开始也是由德川家康所得,后由藤田家族购入收藏。

11.横田茶入

 

曾分别被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所有。现藏于江户东京博物馆。

12.松屋肩冲茶入

 

汉作肩冲茶器,别名松本肩冲,奈良涂师松屋从村田珠光手中所受。许多大名、富豪企图得到这一名品,都未能如愿。现藏于根津美术馆。

13.志野茶碗

 

菊治家三四百年前志野古窑烧制,辗转了许多代,也几易其主。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14.白天目茶碗

 

千利休的老师——武野绍鸥的秘藏品,「绍鸥名物」之一。白天目被认为是志野烧的前身,是上有厚层白色长石釉的天目茶碗。流传至尾张德川家、加贺前田家者较为有名。

15.上杉瓢箪茶入

汉作唐物茶器,天下六瓢箪之一,上杉景胜所有,取物主之名,别名也称大内瓢箪、大友瓢箪,后流传至纪州德川家。

16.北野茄子

汉作唐物茶入中的极品。由丰臣秀吉所持有。是个紫色与黑色色调美丽非常的茶入。

17.青井戸茶碗


朝鲜产井户茶碗的一种。由织田信长赐予柴田胜家。碗的底色为枇杷色,并上有白色及蓝色的釉药。传说此茶碗在北之庄事件时吸收了胜家的不甘与不屈,百摔不碎。

18.志野桥文茶碗 桥姫

 

话说古早古早,宇治桥畔有位守桥女子,人称她为桥姬。桥姬也有丈夫,怀孕时,孕吐得很厉害,吃什么吐什么。丈夫看不过去,向桥姬说:「你想吃什么?说说看。我一定设法去找来。」

桥姬想了一会儿,说:「以前我吃过伊势的裙带菜,当时觉得很好吃。要是那个,我想应该吃得下。」

「好,我去取来给你吃。」

 

丈夫立即前往伊势(三重县)。过了几天,仍不回来。桥姬很不安,也动身前往伊势寻找丈夫。她在海岸徘徊,结果浪涛中出现了心爱人的朦胧身姿。全身水滴,面无血色。丈夫蠕动苍白双唇,念出一首和歌:

狭筵(さむしろ)にころも片敷(かたしき)今宵(こよい)もや

われを待つ(まつ)らむ宇治(うじ)の桥姫(はしひめ)

意思是:草席上只铺着一人衣服,今晚依旧在等我的宇治桥姬。

桥姬大吃一惊,想奔向丈夫,不料丈夫却消失了。这时桥姬才明白,丈夫为了摘取海岸岩上的裙带菜,不小心失足落海而溺死了。桥姬只能哀哀欲绝地回宇治。


此茶器因此而得名。现在上面依稀还能看出一座桥,一个拥有如此感人爱情的茶器。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19.一重口水指 柴庵

 

该茶碗为泷川一益的家宝,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

20.耳付花入

 

青瓷的花入(花瓶)。青瓷是指将含有铁成份的瓷器涂上釉药后烧制而成的花瓶,表面呈青绿色或淡黄色。中国的龙泉窑烧制的砧青瓷和高丽的青瓷等相当著名。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21.赤乐茶碗 湖月

 

利休七品之一 。涂上赤褐色釉药烧制成的乐烧茶碗。据说乐烧的发源是千利休指导烧瓦工匠·长此郎后,由长次郎开始制造。长次郎被丰臣秀吉赐予「乐」字的金印,后来把此作为家号。和名品赤乐早船出自同一人之手,现藏于五岛美术馆藏。

22.鼠志野茶碗 峰红叶

 

志野烧的代表做之一,因其颜色像峰顶红叶而得名。现藏于五岛美术馆藏。

23.志野茶碗 梅が香

志野烧的代表做之一,其上绘有梅花数朵,传闻泡茶之际会有梅香缠绕茶香,而互不侵扰。现藏于五岛美术馆。

24.长次郎黑乐茶碗 千声

 

黑色的乐烧茶碗。乐烧是指在制造陶器时不使用旋转台扶助,一切用手拉坯成型,并且用急热急冷的方法来烧制。据说千利休喜好黑乐茶碗,丰臣秀吉则是喜爱赤乐茶碗。

长次郎所作的黑乐茶碗,利休七品之一,碗体颇伟,因此得名。从千利休之手经历诸家辗转至鸿池家。现藏于五岛美术馆。

25.常庆黑乐茶碗 恶女

据说此碗背后有一个破裂的感情故事。现藏于五岛美术馆。

26.黄瀬戸茶碗

从十六世纪末至十七世纪初,美浓国可儿郡久久利村附近的濑户系大窑所烧制的茶碗。多为碗上涂有淡黄色的釉药,以及附有铜绿色的斑纹和刻线纹或胴线。现藏于日本爱知县陶瓷资料馆。

27.青瓷凤凰耳瓶

 

南宋龙泉窑。现藏于五岛美术馆。

28.耳付水指

 

现藏于日本爱知县陶瓷资料馆。

29.大海茶入

 

汉作唐物茶器,柿红底色上浮起黑色的阴云纹理,足利义政因此而命名。经过足利义政、丰臣秀吉、京极家之手,后为德川将军家所有。一般来说,注口宽体积大而扁圆的茶入被称为「大海」,此茶具又称“打云大海”。现藏于爱知县陶瓷资料馆。

(来源:新浪博客『jiushiwo520』,图片:把盏堂。)

日本战国时代的茶道简介

日本的茶道,兴盛于战乱频仍、刀光剑影的战国时代,它的起源与发达,几乎与日本的武士道同步。这种“茶与刀”互补的现象,从一个角度深刻地揭示了茶道的文化内涵。

 

据茶道专家研究:至16世纪中叶,茶道在日本获得了异常迅速的发展,在政治、文化、经济中心的京都、大阪、界市,每天都举行各种茶会,几乎形成全民参与的局面。茶道受到人们如此的关注,是因为当时日本正处于战乱时代,室町政权解体,接替它的势力还没有成熟,各个武士集团之间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其中最强的一派是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的系统。

 

群雄争霸的自由风潮,刺激了市民文化的发达,而对于日日征战、性命朝不保夕的武士来说,宁静的茶室可以慰藉自己的心灵,使他们忘却战场的厮杀,抛开生死的烦恼。

 

静下心来点一碗茶,于是就成为武士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武将出征时,经常在阵地前沿举行茶事,有了这一碗茶垫底,武士就能消除内心的紧张与狂乱,带着恬淡的心情走向刀光剑影的战场。

30件日本馆藏建盏——德川&根津美术馆《天目》图册

本文所列建盏均取自《天目》(德川美术馆、根津美术馆编,1979年)。该书与小山富士夫《天目》(1965年),是日本有关建盏和天目茶碗最重要的两本书籍。

本文所列建盏均取自《天目》(德川美术馆、根津美术馆编,1979年)。该书与小山富士夫《天目》(1965年),是日本有关建盏和天目茶碗最重要的两本书籍。相比之下,德川和根津的《天目》更为详尽,列出了30件建窑的建盏,对现代建盏收藏和品相判断,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意义。

在欣赏该书的图册之前,我们先说明一下日本艺术品分类。现代日本将艺术品分为三个等级:国宝、重要文化财产、重要美术品。而“大名物”、“名物”、“中兴名物”三个名称,则是日本江户后期松平不昧在《云州名物帐》一书中,以自己所在的年代(小堂注:江户时代为日本封建统治的最后一个时代,时间从1603年至1867年),对日本茶道具美术品进行三个不同时期的分类。

《云州名物账》是日本第一部对茶道具美术品分类的书,书中名物主要是当时的武士地主和名流豪绅的茶道具。而这一批茶道具也被日本人认为是艺术价值最高的东西,但是保存完好的三类名物已经非常稀少,由于现代美术品的分级讲究完整,因此大部分的名物都没能成为“国宝”、“重要文化财产”或重要美术品。

01 曜变天目 藤田美术馆藏

等级:国宝 大名物

流传:德川家康-德川赖房(水户家)-藤田家

尺寸:高6.8 口径12.3 高台径3.8

02 曜变天目

等级:重要文化财产 大名物

流传:松平肥前守(前田利常)-前田家

尺寸:高7.0-7.3 口径12.3 高台径3.7

03 曜变天目(油滴天目) 根津美术馆

等级:重要文化财产 大名物

流传:加贺前田家

尺寸:高6.6 口径11.9 高台径4.0

04 油滴天目 梅沢纪念馆藏

流传:小掘远州……益田家

尺寸:高6.8 口径13.2 高台径3.9


05 油滴天目 冈山美术馆藏

尺寸:高6.2 口径12.2 高台径4.4

06 油滴天目(一名星建盏)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7.3 口径12.1 高台径3.8

07 油滴天目(一名星建盏)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6.8 口径12.1 高台径4.0

08 油滴天目 梅沢纪念馆藏

尺寸:高7.0 口径12.4 高台径3.7

09 油滴天目 根津美术馆藏

流传:西本願寺

尺寸:高7.0 口径13.0 高台径4.1

10 油滴天目 静嘉堂藏

等级:重要文化财产

尺寸:高7.6-8.0 口径19.6 高台径4.9

11 禾目天目 京都国立博物馆藏

尺寸:高6.9 口径12.6 高台径3.7

12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7.3 口径12.7 高台径3.7

13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7.0 口径12.1 高台径4.0

14 禾目天目

尺寸:高7.2 口径12.6 高台径3.9

15 禾目天目

尺寸:高7.2 口径12.5 高台径4.0

16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6.7 口径12.1 高台径3.6

17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6.7 口径12.1 高台径3.8

18 禾目天目

尺寸:高7.2 口径12.6 高台径4.1

19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 口径 高台径

20 禾目天目

流传:加贺前田家

尺寸:高6.5 口径12.7

21 禾目天目 京都国立博物馆藏

尺寸:高7.2 口径14.0 高台径3.6

22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6.4 口径12.9 高台径3.2

23 禾目天目

尺寸:高6.6 口径12.7 高台径4.3

24 禾目天目 京都国立博物馆藏

尺寸:高7.0 口径12.9 高台径3.9

25 禾目天目 根津美术馆藏

尺寸:高7.4 口径12.1 高台径4.2

26 禾目天目 根津美术馆藏

尺寸:高7.0 口径11.6 高台径3.8

27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尺寸:高6.4 口径12.0 高台径3.7

28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尺寸:高5.2 口径13.0 高台径4.5

29 禾目天目 京都国立博物馆藏

尺寸:高6.7 口径16.2 高台径5.2

30 禾目天目 五岛美术馆藏

尺寸:高7.7 口径20.5 高台径5.4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挑战神技——曜变天目的仿制

如若不是采用单挂釉烧成,与真正的曜变天目的烧成机理具有本质上的不同,便不可称为“曜变天目”,而只能称为“仿曜变天目”。

自建盏及其他天目茶碗重新被广泛关注以后,日本、台湾、大陆三地涌现出了不少致力于复烧建盏的陶艺家们。尤其是近两年来,在建盏名气及市场的驱动下,建阳当地更是风生水起,烧制建盏的工作室从前年的二十来家爆增至一两百家。与此同时,建盏的烧制工艺也在突飞猛进之中。


复原古代残片的鹧鸪斑

就目前的烧制概况来说,建盏三大名品之中,兔毫、鹧鸪斑(油滴)的釉色和斑纹效果尽管与古代遗留下的残件有较大差异,只有个别的极品釉色能够实现真正的复原,但是从整体的品相、烧成上来说,可以认为是已经成功复原了。

然而,复原“世界第一碗”——曜变天目的道路依然还很远,目前依然处于“形似”的仿制阶段。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日本就有许多陶艺家为烧制曜变天目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但是至今仍没有人能够真正“神形兼备”地复原曜变天目。在日本,陶艺家们将烧制“曜变天目”的技艺誉为“神技”。

最早成功仿制曜变天目的作者是日本的高分子科学家安藤坚。他通过X射线对曜变天目的胎土和釉料进行分子分析,找到引起“曜变”的物质成分和烧成温度,通过反复试烧,最终在1976~1977年间成功仿制出“曜变天目”。仿制成功后,安藤坚将所烧的5个作品赠送给福建博物馆,以此来表达对建盏故乡——福建的敬意。

(注:文中“仿制”,是指烧制出来的建盏“形似”曜变天目,而非真正实现“神形兼备”的复原或再现。)


林恭助(中)

在安藤坚之后,也出现了数位成功仿制曜变天目的陶艺家,有日本的桶古宁、林恭助、长江惣吉以及我国的孙建兴等。这其中,以林恭助最为知名,他在2007年3月于中国美术馆举办了《曜变天目——林恭助展》,展出作品共有24件。而长江惣吉与其父长江秀利不仅是爱知县当地有名的濑户烧陶艺家,同时也是知名的古陶瓷专家,对建盏的兔毫、油滴都有深厚的造诣。长江秀利花费大半生的时间进行建盏的研究和仿制,于1995年脑梗塞去世,后长江惣吉继承父业,再经数年的研究终于成功仿制出曜变天目。

那么,这些陶艺家的仿制作品与真正的曜变天目,究竟还有多少距离呢?在对比之前,我们先来明确一下“曜变”的特征及其产生的原因。

曜变天目的特征


三个曜变天目的对比

静嘉堂、龙光院、藤田美术馆三件曜变天目的共同特征是:茶碗的内壁布满曜变斑点,斑点的形状近似圆形,大小不一,或聚或散,分布不均、无明显规律;斑点的周围有着不同色彩的宝光,并随着观察(或照射管线)角度变化而不断改变颜色,发出七彩光芒,宛若璀璨星空。关键特征就是:能跟随观察角度或光线进行色彩变幻的“宝光”

(注:三只曜变天目的宝光是不一样的:静嘉堂发的是七彩光芒;龙光院是时强时弱的蓝紫色光;藤田美术馆是幽蓝色。)

曜变宝光产生的原因

薄膜干涉的原理

曜变天目之所以能够产生七彩宝光,是因为在斑点周围有一层很薄的薄膜,厚度约为100纳米(五百分之一的头发丝径)。当光线照射在其上面,分成两束光线,第一束光线经由薄膜的上表面反射,第二束管线穿过薄膜,在薄膜的下表面反射,再折射返回;当薄膜的厚度很薄时,两束光线产生合适的光程差,二者交叠形成明暗或色彩变化的干涉光,这便是物理学中的“薄膜干涉”现象。

 


日常中的薄膜干涉现象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能够见到曜变天目的这种“宝光”现象,如漂浮在水面上的油滴薄膜、小孩子吹的气泡、贝壳上的蛤蜊光等,都是因为产生薄膜干涉而呈现出美丽的色彩。薄膜越薄,就越容易生产这种光的干涉现象。

在同一件曜变天目上,不同的曜变斑周围出现的“宝光”颜色是不同的,这是因为不同斑点周围的薄膜厚度不一致,产生的干涉条件发生了变化,即两束光的光程差不一样。即使是同一斑点周围的薄膜,厚度也是不同的,靠近斑点的薄膜厚度厚一些,而远离斑点部位的薄膜就薄一些。薄膜在距离斑点足够远的部位消失后,便不能产生“宝光”。薄膜干涉产生的“宝光”,不仅受厚度影响,也与薄膜的折射率有关,即是与薄膜的化学组成成分有关,受釉料配方所影响。

曜变的烧成机理

静嘉堂曜变天目的曜变斑

“烧成过程中,在高温冷却的结晶段后期,烧成温度突然升温又迅速回落,斑点的铁结晶稍为进行微量溶解,立即又受到快速冷却的影响,使铁的结晶体周围形成产生“曜变”的薄膜。显然,这种烧成操作难度是很高的,温度控制不当,就无法使油滴转变为曜变。当油滴形成后,如果温度提高不多,形成油滴的微细晶体没有发生微量熔解现象,晶体周围的薄膜就无法形成,就不能产生曜变天目。可见,曜变天目是在非常极限的烧成条件下产生的。”

(本段引自叶宏明《曜变、油滴和兔毫》,目前有关曜变天目的烧成机理论述很少,是否真实如此需要更多的陶艺家和学者进一步地探讨。但“曜变是从油滴转变而来”的论断,有不少学者持相同的观点,如叶文程、李达、吕成龙、欧阳异天等。)

现在,我们不仅明确了曜变天目的“宝光”特征,也清楚了产生“宝光”的原因,以及烧成曜变的机理。如此,我们便较为客观地对比仿制作品与真正曜变天目的差异。

孙建兴作品

 

安藤坚作品

安藤坚所著书籍

桶谷宁作品

 

长江惣吉作品

 


林恭助作品

林恭助仿国宝的曜变天目

林恭助原创的曜变天目

这五位陶艺家中,桶古宁、长江惣吉、林恭助的仿制作品与真正的曜变天目较为接近,具有一定的形似度,但“宝光”焕发出的色彩都不够丰富,尤其在神似上的差距仍然较大、匠气较重。

桶古宁的“宝光”色彩以蓝色为主,斑点周围会随视角不同进行金黄色和红色的变化,但变化单一;长江惣吉的“宝光”色彩最为耀眼,色彩变化比较丰富,但其产生曜变的薄膜并不是在斑点周围形成的,而是覆盖整个茶碗内壁,故而整个内壁的色彩变幻都是一样的,与蛤蜊色彩非常相像;林恭助的“宝光”主要是蓝、黄二色,宝光也与曜变天目一样分布在斑点周围,但是无多种色彩的变幻。

从宝光的对比可见,三者的烧成机理是不一样的,并且非常重要的一点,他们可能都是采用双挂釉烧成的,而不是像建窑仅靠铁发色的单挂釉烧成。双挂釉是浸一层底釉,待干后再上一层不同的釉,由两种不同釉共同发色;而单挂釉是仅上一种釉,由烧成温度和气氛的变化,产生不同的釉色和斑纹。如若不是采用单挂釉烧成,与真正的曜变天目的烧成机理具有本质上的不同,便不可称为“曜变天目”,而只能称为“仿曜变天目”。

 

尽管仿制品与真正的曜变天目有这或那的差距,但这些陶艺家所取的成就和付出的心血,都是值得我们赞叹和钦佩的。相信将有越来越多的陶艺家对曜变天目的烧成“神技”发起挑战,也终有一天,曜变天目能够真正地重返世间。

(『把盏堂』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极少被关注的第4件(亚)曜变

除被公认的静嘉堂、大德寺龙光院、藤田美术馆的三件国宝曜变天目外,还有第4件极少被关注的曜变天目。但与国宝曜变有较大区别,大佛次郎所藏的曜变,斑点周围没有明显不同色彩交替变幻的晕彩。

除被公认的静嘉堂、大德寺龙光院、藤田美术馆的三件国宝曜变天目外,还有第4件极少被关注的曜变天目。但与国宝曜变有较大区别,大佛次郎所藏的曜变,斑点周围没有明显不同色彩交替变幻的晕彩。

小山富士夫在《陶瓷大系 第38卷•天目》中,对此碗的记载为:“大佛次郎氏所藏的曜变在内外布满油滴,内面部分浮现出大小不同的结晶,而其周围稍微隐现出日晕状的光彩……与共他几个油滴曜变一样,可称为准曜变或亚曜变”。

此碗高7㎝、口径12㎝、足径3.7㎝,深弧腹,口大足小,圈足浅挖,现藏于日本美秀美术馆。据1979年版《天目》载:传承顺序为“松平肥前守(前田利常)——前田家”。日本政府在1953年将其认定为重要文化财物(次于国宝)。

此碗的内外壁釉上都有很多斑点,但它们是分散的,不象国宝曜变是群集的。斑点的颜色随入射光方向而改变,如果垂直地看这些斑点,它们呈蓝色;倾斜看,金光闪闪,釉上完全没有一点蓝色辉光。除了斑点外是纯黑的。此碗既不同于真正的曜变天目碗,也有别于油滴天目碗。

题外话:

 

大佛次郎(1897-1973年)为日本小说家,生于横滨,以描写日本幕府末期神秘倒幕武士的小说《鞍马天狗》成名。由该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很多,2009年便有一版8集的电视剧,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网搜索一下。

 

另外,收藏此曜变天目碗的日本美秀美术馆,远离都市千里,藏于群山之中,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美的美术馆。该馆设计者贝聿铭的最开始理念就是:“创造一个地上的天堂”。

我国发现的唯一一件曜变天目

2010年时,于杭州古董商暨收藏家所经营的古越会馆,偶然见到杭州出土的〈曜变天目茶碗〉,无疑是笔者至今所见最具冲击性的新资料,当时的兴奋与感动,即使到今天也难以忘怀。

这十数年来新发现的出土资讯,令从事中国陶瓷研究的笔者感到雀跃不已。因调查而造访中国时亲眼见到的新资料,使笔者在吟味当前研究中国陶瓷的乐趣之馀,也深刻体会陶瓷世界的深奥。访查之际,笔者也尽可能留意目前活络的中国古董市场与民间收藏动向,因此得知许多有益资讯,如真伪辨识的最新情报,以及个人收藏的重要资料等。

其中,2010年时,于杭州古董商暨收藏家所经营的古越会馆,偶然见到杭州出土的〈曜变天目茶碗〉,无疑是笔者至今所见最具冲击性的新资料,当时的兴奋与感动,即使到今天也难以忘怀。随后于2011年5月,笔者陪同大坂市立东洋陶磁美术馆馆长出川哲朗,以及该年11月与名誉馆长伊藤郁太郎、福建省考古研究院的栗建安、台北鸿喜美术馆的廖桂英和舒佩琦等人,一同调查此件〈曜变天目茶碗〉,后来更在今年(2012)8月获得拍摄照片和录影的机会。

杭州出土南宋〈曜变天目茶碗〉残片,高6.8厘米、口径12.5厘米、底径4.2厘米,古越会馆藏。

2012年2月,深圳博物馆举办的国际研讨会「中国古代黑釉瓷器学术研讨会」中,深圳市文物考古鑑定所所长任志录公开介绍了此件〈曜变天目茶碗〉(注1)。此外,最近南宋官窑博物馆馆长邓禾颖于《东方博物》期刊中,一併详细介绍了于同处出土、值得探究的作品(注2)。

 

根据邓禾颖所言,此件〈曜变天目茶碗〉于2009年上半年在杭州市上城区的「原杭州东南化工厂」遗址出土(以下省称为「东南化工厂」),同时出土尚有越窑、定窑、建窑、吉州窑、汝窑、巩义窑、甚至高丽青瓷等为数甚多的破片。东南化工厂位于杭州市内江城路与上仓桥路的交叉处,距离南宋皇城旧址甚近,南宋时此地一带为重要官府的集中地,邓禾颖并指出,此处可能为南宋临安都城的都亭驿所在。出土作品中,又以越窑青瓷(主要为南宋寺龙口窑製品)与定窑白瓷的数量特别多,这些作品当中,有为数不少在釉上或釉下可见「御厨」、「苑」、「后苑」、「殿」、「贵妃」、「尚药局」等刻铭,由此可知此一干出土品为南宋宫廷用器。

胎土墨黑、釉色紫红光彩

审慎细致的高级品

因此,这件首次出现在中国遗迹的〈曜变天目茶碗〉,很可能是进贡作为南宋宫廷用器,即使在南宋当时,曜变天目也极为珍稀,这件作品可说是宫廷藏有曜变天目完整作品的有力证据。从东南化工厂遗址,也出土了带有「供御」铭文,且在圈足及足壁露胎部分施挂铁汁的建窑产天目茶碗之珍贵资料。由此可明白,南宋宫廷拥有不少以曜变为首的建窑天目高级作品与珍稀作品。

此件杭州出土的〈曜变天目茶碗〉,虽然约有四分之一的部分残佚,但圈足几乎都保存下来,茶碗原本的器形也相当清楚。此外,器内壁的曜变斑纹展现梦幻般的光彩,与现藏于日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藤田美术馆、京都大德寺龙光院──日本传世的所谓三大「国宝」曜变天目茶碗中斑纹格外鲜丽惑人的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品相较,也毫不逊色。如同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品一般,以偏蓝的曜变为基调,随著光线照射角度,出现紫红色光彩,为此品的特征之一。

笔者最近有幸在调查藤田美术馆所藏之国宝〈曜变天目茶碗〉时,取得上手目验的机会,由其偏紫红色的光彩,部分曜变形成篦纹状的纵向线条,以及曜变斑纹的生成略带不规则等特点来说,杭州出土品与藤田美术馆的曜变较为接近,鲜丽的斑纹可说是在此基础之上生成的。外壁则和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及藤田美术馆的曜变相同,生成数量少且细小的圆形斑纹,当照射到光线时,这些斑纹闪耀地浮现。检视断面可知,被称为曜变最大特征的此种梦幻斑纹,仅在最表层之处生成,而也正因为是残损的作品,才可能进行如此详细的观察(注3)

〈曜变天目茶碗〉全器施挂饱满且厚实的黑釉,然而在呈现束口形式的口缘处,釉药渐薄。胎土为建窑特有的墨黑色,圈足的作法则与传世品相同,即使在建盏当中,本作品圈足的切削也显得极为慎重。由此亦可窥见,曜变天目是製作上特别审慎细致的高级品。

 

此外,尽管内底带有非常少量的摩擦伤痕,不知是否因使用或其他缘故所导致,然而就如目验过这件茶碗的爱知县陶磁资料馆主任学艺员森达也同时指出一般,此品几乎不见使用痕迹(注4)。此作的摩擦伤痕无法与经历漫长岁月的传世品一概而论,这可能与进入宫廷后的使用方法与时间有所关联(注5)

南宋临安城遗址出土

残器曜变天目,仍让人惊艳

此件杭州新出土的〈曜变天目茶碗〉残片虽为残器,对于特别对天目抱持深切思慕的日本人而言,仍与传世品一样是能引发难以名状感慨的作品,因此其作为「曜变天目茶碗」新例证之一,备受瞩目。再者,此碗片并非出于窑址,而是从南宋临安城遗址出土,其中最紧要的,是南宋宫廷拥有曜变天目的事实,在今后考虑曜变天目的价值与意义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注:据目前所知,建窑窑址尚未发现曜变天目的残片。by 把盏堂)

 

关于日本传世的建盏,早有看法指出,亦可能作为明朝皇帝赏赐品,因此该器类可能在不同时期、透过不同管道输入日本(注6)。另一方面,森达也提出的划时代看法亦蔚为话题,他认为建窑产天目在中国是作为实用的茶碗,元代以后抹茶不再流行;随著实用价值的消失,在依然保持抹茶传统且赞赏建窑产天目的日本,以近乎「中古品」的形式被保存(注7)。无论哪一种情形,「曜变天目茶碗」在当时的日本皆是价值极高的「中古品」或「古董」(antique),作为「唐物」,在德川将军家等处受到珍重,代代相传直至今日。

杭州出土的〈曜变天目茶碗〉现在虽由民间收藏,然而以此发现作为契机,仅在日本传世的「曜变天目茶碗」的价值与意义,可望在中国也获得重新评估的机会。再者,此资料所代表的意涵与日本传世曜变天目的关系,将成为今后天目茶碗研究尚待釐清的重要课题。

原标题:《新发现的杭州出土〈曜变天目茶碗〉》

原副标题:《南宋宮廷的一瞬曜变》

作者:小林仁(日本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馆主任学艺员);

翻译:林容伊;来源:古美術/243期

作者按:关于本文介绍的杭州出土〈曜变天目茶碗〉,大坂市立东洋陶磁美术馆30週年纪念企划展「飞青磁花生 油滴天目茶碗──传世名品」(展期10月27日~12月25日),预定于展览会场播放的高画质影片中,也有一段介绍。

注释:

注1:南宋官窑博物馆馆长邓禾颖立即将本资料携至北京故宫,并经耿宝昌与王莉英等陶瓷研究者们目验,在中国部分人士间已经成为话题。

注2:邓禾颖〈南宋早期宫廷用瓷及相关问题探析──从原杭州东南化工厂出土瓷器谈起〉,《东方博物》,第42辑,2012。最近在日本,古美术专门杂志《聚美》亦初次介绍了此件〈曜变天目茶碗〉,请参考方忆〈杭州新见曜天目〉、水上和则〈南宋古都杭州出土曜变天目〉,《聚美》第5号,2012。

注3:附带一提,福建省考古研究院的栗建安表示,近年曜变的伪作中,出现一种极为巧妙的作品,即将建盏的真品入窑二次烧造,使其产生曜变斑纹,然而从这些作品仅在斑纹部分隆起的特徵来看,目前还是能加以识别。

注4:参见前引注2邓禾颖,页23。

注5:水上和则指出,从茶碗内底亦可见摩擦痕迹一事看来,检讨时有必要将茶筅的起源与普及时期纳入考虑。参见前引注2水上和则,页94。

注6:谢明良〈宋人的陶瓷赏鑑及建盏传世相关问题〉,《国立台湾大学美术史研究所集刊》,第29期〔2010〕,页90。

注7:森达也〈第272回水曜讲演天目 吴州赤〉,《出光美术馆馆报》,第155号〔2011〕,页29。

曜变天目 | 视频欣赏

作者:日本NHK电视台

原发表时间:2014年9月29日

【回顾专题·曜变天目】

曜变天目是“建盏之至高无上的神品,为世界所无之物”。全世界仅存三件,均为日本所有,列属国宝级文物,分别藏于静嘉堂文库、藤田美术馆、大德寺龙光院。其中,静嘉堂所藏更是被称为“世界第一碗”,日本人常称这只碗为“碗中宇宙”。

 

第一曜变天目 静嘉堂文库藏

第二曜变天目 大德寺龙光院藏

 

大德寺的曜变天目几乎不对外展出,因此视频内的仅有三张不甚清晰的照片。

第三曜变天目 藤田美术馆藏

(视频剪辑自日本NHK电视台的纪录片《幻の名碗 曜変天目に挑む》。)

曜变天目 | 曜变究竟有多美?

最令人惊叹不已的是,整个宝物的黑色釉层内放射出紫蓝色的霞光,随着不断转动满室宝光浮动,正应“紫气东来”之兆,冥冥间如有神在,这就是宝气?

曜变天目在世间仅存三件,三绝碗分别藏于静嘉堂文库、京都的大德寺龙光院、还有大阪的藤田美术馆。日本对曜变天目极为珍视,不仅将此三件曜变仅视为国宝,更是将静嘉堂所藏曜变称为“世界第一碗”。

 

16世纪前期,《君台观左右账记》将“曜变天目”称为“建盏之至高无上的神品,为世界所无之物”。原静嘉堂曜变的藏者——三菱总裁岩崎小弥太,一生都未用该碗喝过茶,他说,这是天下的名器,不是我所配用的。

在日本,曜变天目很少对外展出。静嘉堂和藤田美术馆每隔十年才对外展出一次,而龙光院几乎没有公开展出过。作为一般人,是很少有机会能亲眼见到的,何况乎它们还是在异国他乡。

 

那么,曜变天目究竟有多美,我们仅能从网络上少量的图片和视屏略为感受。在此情形下,如果有亲眼目睹者来为我们转述,或许从文字上我们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和深层次的了解。

 

这里,我们来转述两位亲眼目睹者的描述。

 

 

目击一:龙光院曜变天目

 

来源:古陶瓷专家陈显求教授著《扶桑鉴宝记》。

 

“这次我们得到慷慨允诺,特意去鉴赏国宝,第二号曜变天目茶碗,它最初为津田宗及所有。自龙光院创建以来,这只茶碗已是当时的重要珍宝,从来都是不出院门的。

知客僧在廊檐下铺上约2米长 1米宽的绵垫,,然后把白布包着的一个大木箱打开,把四重的一个比一个小的箱子逐一取出,打开后,从小布袋取出这只国宝。主人们客气地先请我到廊上鉴赏。

 

 

开始时并未引起我的特别注意,然而数分钟后,阳光突然耀眼地从太空射来,正好使廊上洒满了灿烂的金光。知客僧匍伏在垫上,双手不离地持碗绕其轴线缓慢地作360度不断旋转,碗内的釉面上放射出道道霞光。釉面上曜斑的分布量比静嘉堂国宝较少,但闪烁着的七彩丝毫也没有逊色。特别是在碗壁与碗底交界处的某些部位,明显地放射着鲜蓝色和青绿色而且边界分明的毫纹。

 

 

最令人惊叹不已的是,整个宝物的黑色釉层内放射出紫蓝色的霞光,随着不断转动满室宝光浮动,正应“紫气东来”之兆,冥冥间如有神在,这就是宝气?这就是此宝的艺术之神?其艺术的精髓随着紫光洒向人间并且永恒地与世长存?釉层透暗蓝,万道紫色霞光正是此宝的特征,是其它曜变所没有的。其神韵是无法从彩色照片上所表现出丝毫的。”

日本龙光院所藏的曜变天目,口径为12㎝,于1951年被日本政府认定为国宝。龙光院很少出示该盏,这里我们也仅能提供有限的几张图片,以飨各位。

目击二:藤田美术馆曜变天目

来源:三联周刊,王凯著《日本古茶具:博物馆里的茶道轨迹》。

“日本的私人博物馆展览品往往不多,一、二楼的文物加起来也就30件左右,所以特别容易就发现了那只天目曜变碗。

按照事先看到的文字材料,据说这只曜变碗和我们没能看到的京都大德寺龙光院的外观非常近似,只是斑点不全相同:这只内外都有斑点,但是外壁斑点不多,不过也更加多变化莫测的趣味。内壁密布“油滴状曜变斑”,走近了玻璃柜,才看见所谓的“油滴曜变斑”是什么样子。

这件曜变天目在普通荧光灯下的效果

这只天目乍看并不起眼,碗也不大,口径是12厘米多,外面黑,口沿有一圈银亮的白边,远看去,上面布满了油滴。如果站在一个位置保持不动,也许真就把它当成了油滴天目。可是一旦换角度,那些看上去是油滴的东西会突然焕发异彩。

一般的油滴为金黄色,而且比较有规律,但是,这只曜变天目的油滴并不规律,在黑色的釉底上,布满了大小不等的各种斑点,很多是圆形,然后这些圆形又挤成一团团,如果固定在一个点观看,还看不到闪烁的斑点。

但是围绕在在玻璃柜四周转圈,最美丽的曜变光斑出现了,本来只是黑釉的地方开始出现了幽幽的蓝色光点,像浩瀚星空。尤其是联成片的地方,则是想象中的星云团。不得不钦佩宋人的审美,也难怪日本人将之视为“一个碗中可以观看到的宇宙”,特别珍惜之。

没有想到,这么一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碗,在转动时,就开始有了最灿烂的光华——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宝光。

在解说词里写着,由于斑点间有一层很薄的干涉膜,当转动的时候,物理光学现象就产生了,从不同角度看,就会有不同的彩色变异——这也是人们说的曜变天目有宝光或者佛光的原因。

 

不过,据说几只曜变天目的宝光是不一样的:静嘉堂的那只是小珠包裹体,发的是七彩光芒;龙光院的是时强时弱的蓝紫色光;而我们眼前的这只,闪烁棕色光芒,其中还有金星结晶。

光看解说词无法理解这种光芒,我们只是一圈圈地围绕着这只天目观看,那些本来不大的圆形或者椭圆形的光斑随着角度不同,会变成不同的光芒点。并不如同我们事先听说的棕色光芒,而是各种颜色的光芒都有,大概还是反射角度的原因造成,最明显的仍旧是大团大团的蓝色光斑。

 

也许因为灿烂的颜色所产生的联想,每圈下来,都能看到那些闪烁如星辰的光斑,真感觉自己是在灿烂的星空下观看着宇宙的奥秘,当然,只能通过一个小碗那么大的孔洞去窥看——相信很多人看到这只碗,都会与我有同样的感叹。”

强光下的曜变

该曜变天目何时传入日本的,不过在江户时代,已经在幕府德川将军家族中。德川家康死后,他的茶道用具传给了自己的第十一个儿子德川赖房;1918年,为藤田平太郎购买,现在归藤田美术馆所有;1953年成为国宝。

陈显求教授和王凯先生的描述中,留给了我们非常丰富的想象空间。从中我们不难体会到曜变天目的美、曜变天目的神奇,不仅赞叹宋代建盏匠人的伟大技艺,更是拜服于造物主的鬼斧神工。

建盏地位 |列为 日本国宝的4件建盏

日本的文物主要分为四个级别,即国宝、重要文化遗产、重要美术品和一般美术品。至2001年6月止,1059件文物被指定为国宝,其中包括8件中国古陶瓷。

日本的文物主要分为四个级别,即国宝、重要文化遗产、重要美术品和一般美术品。至2001年6月止,1059件文物被指定为国宝,其中包括8件中国古陶瓷。

 

这8件国宝瓷器中,4件宋代建窑、1件宋代吉州窑、2件宋代龙泉窑、1件元代龙泉窑。下面分别予以介绍。

1.宋代建窑曜变茶盏

 

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高7.2厘米,口径12.2厘米,足径3.8厘米 1966年6月被指定为国宝。

这件茶盏造型为束口,深弧壁,瘦底,浅圈足。内外施黑釉,釉层较厚,外壁施釉不到底。因高温烧造时,釉层熔融垂流,致使外壁近足处垂积的釉呈滴珠状。足部露胎,胎呈铁黑色,胎质较粗。

 

内底堆积的釉层较厚。外壁一滴珠在被敲掉时伤及胎体,留下一黄豆粒大小的疤痕,外壁及内底几乎无曜变斑,内底与内壁交接处有一周曜变斑。内擘满布曜变斑点,或聚或散,分布不均聚者或呈梅花形,或呈蚕形,或呈“T”字形;散者呈油滴状。外壁近足处有一周微凸的刀削线痕。圈足的底面不是平切,而是略呈内高外低的坡状,摆在平面上可以看到微小的缝隙。

 

 

该茶盏最神奇之处是在光线照射下能发出七彩光芒,且随着视角的改变色彩变幻莫测,故有“曜变”之称。“曜”即“耀”,“照耀”之意。该茶盏确属宋代建窑黑釉茶盏中的神奇之作,给观者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日本收藏有3件宋代建窑曜变茶盏,以此件最为精美。

 

其流传经历依次是:德川将军家(柳营御物)、淀藩主稻叶家、小野哲郎(大正七年,1918年)、岩崎家(昭和九年,1924年)、静嘉堂文库美术馆。

2.宋代建窑曜变茶盏

大阪藤田美术馆藏。高6.8厘米,口径12.3厘米,足径3.8厘米。1953年被指定为国宝。

造型、胎质及制作工艺均与上述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减品基本相同。外壁有少量曜变斑,盏内密布油滴状曜变斑,曜变效果略逊于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品。

 

此茶盏传自江户时代(1603 – 1868年)水户德川家,大正七年(1918年)藤田平太郎以53800日元购得。其流传经历依次是:德川家康(1542-1616年)、德川赖房(1603 – 1661午,水户德川家)、藤田平太郎、藤田美术馆。

3.宋代建窑曜变茶盏

京都龙光院藏。高6.6厘米,口径12.1厘米,足径3.8厘米。1951年6月被指定为国宝。

造型、胎质及制作工艺均与上述两件茶盏基本相同。外壁无曜变斑,盏内分布油滴状曜变斑,曜变效果逊于上述两件茶盏。

 

该茶盏原归京都大德寺龙光院的创建者江月宗玩(1574-1643年)所有,后传至龙光院(注:此盏极少被公开展出)。装茶盏的盒子表面书有“曜变天目江月宗玩”。

 

 

上述三件作品是目前世上仅存的三件宋代建窑曜变茶盏。

4.宋代建窑油滴茶盏

 

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高7.0厘米,口径12.3厘米,足径4.3厘米。1951年被指定为国宝。

同上述三件曜变茶盏相比,此盏造型与底足的处理均显得粗糙。内外黑釉表面密布银灰色油滴状结晶斑,斑点自下而上逐渐变得稀疏,在一定的角度下观察,油滴斑亦略有“曜变”效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油滴斑大小不一,形状不同,大油滴斑是由小油滴斑聚集而成。这些在烧成时自然形成的密密匝匝的油滴斑恰似沸水中攒动的气泡,给人以神奇微妙之感。

 

此盏在桃山时代(1573-1603年)归丰臣秀吉的外甥阴白秀次(1568-1595年)所有。此后的流传经历是:西本愿寺世、三井八郎右卫、酒井家、安宅COLLECTION、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

静嘉堂所藏油滴建盏 撇口

宋代建窑油滴茶盏是仅次于曜变的名品,目前国内所藏宋代建窑茶盏中没有一件完整的油滴盏,日本却收藏十几件,以这件最为精美。仅次于此件的,有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另一种造型——撇口,被定为重要文化遗产)、文化厅收藏(被定为重要文化遗产)、根津美术馆(被定为重要美术品)等。

5.宋代吉州窑剪纸贴花团花纹茶盏

大阪万野美术馆藏。高6.4厘米,口径11.7厘米,足径3.5厘米:,1953年被指定为国宝。

盏呈缸形,广口,瘦底,浅圈足。外壁黑釉地上呈玳瑁斑。盏内剪纸贴花装饰,每一个团花均由二枝牡丹组成,布局疏朗,灵动活泼。日本人称此茶盏为“玳皮团花天目茶碗”,“玳皮”即“玳瑁”。

 

此茶盏的流传经历依次是:上田三郎右卫门、松平不昧、松平直亮、万野裕昭、万野美术馆。

6.宋代龙泉窑青釉直颈瓶

东京ARUKANSYUURU美术财团藏。高23.5厘米。1951年被指定为国宝。

撇口,细长颈,圆腹,圈足。造型稳重端庄。通体内外施粉青色釉,釉面洁净无瑕,浑然一色。此瓶是南宋时浙江龙泉窑发展到鼎盛时期的杰出作品。

 

日本茶道界称此瓶为“青磁下芜花生”,“下芜”是形容瓶的腹部象扁萝卜形。从平安时代(794 – 1192年)前期开始,中国青瓷大量传人日本,保存下来的青瓷中以此瓶最为精美。

7.宋代龙泉窑青釉凤耳瓶

大阪府和泉市久保惣记念美术馆藏。高33.6厘米。1951年被指定为国宝。

盘口,直颈,折肩,筒形腹,圈足。颈部对称置凤凰形耳,使其朴素的造型平添均衡匀称之美。通体内外施粉青色釉,釉色纯正。在传世宋代龙泉窑青釉凤耳瓶中以此件最为出众。日本人称此种龙泉窑青瓷为“砧青磁”,是因为瓶的形状颇似古代捶衣裳用的砧子。

8.元代龙泉窑青釉褐斑玉壶春瓶

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高26.9厘米。1952年被指定为国宝。

撇口,束颈,腹若悬胆,圈足。通体内外施青釉,釉面涂点黑褐色斑点。在青翠的釉面衬托下,斑点显得格外醒目。圈足内亦施青釉。

元代龙泉窑青瓷上流行涂点褐斑的装饰技法,所施褐斑多为快速随意涂点,日本人称之为“飞青瓷”。飞青瓷深受日本茶道界人士的喜爱与珍视。

此瓶在江户时代(1603-1868年)被大阪的豪商巨贾鸿池当作传家宝,后成为安宅COLLECTION的藏品,再传至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此瓶被日本人视作凝聚东洋审美观的出类拔萃之作。

日本对宋瓷的审美

日本收藏的中国陶瓷,上自新石器时代的彩陶,下迄明清时代的各种彩瓷和颜色釉瓷几乎无所不包,但为何被定为国宝的8件中国瓷器全都是与茶道有关的宋、元瓷器,而被欧美西方陶瓷爱好者视若拱璧的明清官窑名瓷居然一件没有,这一怪异现象,当与室町时代(1392-1572年)以来日本人的审美趣味有密切关系。室町时代以降,日本的陶瓷收藏或多或少都与茶道具密切关联。

 

日本的茶道起源于镰仓时代(1192-1333年),与中国宋代点茶法一脉相承。至室町时代,具有清淡雅逸特色的中国宋、元时期的书画、雕漆、陶瓷等工艺美术品大量涌入日本社会,特别是宋、元陶瓷中的茶道具,以其端庄、峻严、清冽、高贵的艺术格调影响了日本人的审美趣味。

 

日本人对艺术品格凋的追求逐渐偏离奈良、平安时代追求浓艳华丽的唐风,转趋崇尚淡雅隐逸的艺文特色,致使最能俸现这一美学风格的中国宋、元瓷器成为名门望族争相猎奇的宝物。其时,在新兴的武士贵族之间盛行特殊的茶会仪式,中国宋、元瓷器被陈列于茶室中以示荣耀,成为物主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这8件价值连城的国宝陶瓷目前分别收藏在7个美术馆和财团中,被当作镇馆之宝,从不轻易公开展示,而且至今也未将8件集中在一起公开展示过。即使1960年在日本东京高岛屋举办的,号称汇集全日本名品的“中国名陶百选展”上,亦只有其中的6件参展。

(摘自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吕成龙所著《日本所定国宝中的中国陶瓷》)

 

 

附录:《定为日本国宝的中国文物一览表》

 

注:下表中第6件国宝《白磁莲华文轮花钵》,可能由于指定时间较晚,有所遗落,吕先生一文未给出。

(该表来源:殷志强《定为日本国宝的中国文物》)

 

这里,小堂将静嘉堂所藏的“白磁莲华文轮花钵”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