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烧建盏为何“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出窑万彩”,是柴烧建盏的最大魅力,同样也是其烧成难度的体现。任意一个柴烧盏,都是“无双”、“无对”的。建盏在同一窑内,釉色变化都极其夸张,哪怕是装在同一匣钵内的盏,其釉色可能出现天差地别。

目前,我们『把盏堂』共烧制了四窑的柴烧建盏,再加上此前的数次柴烧试验,已经非常深刻地感受到柴烧建盏的“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出窑万彩”,是柴烧建盏的最大魅力,同样也是其烧成难度的体现。任意一个柴烧盏,都是“无双”、“无对”的。建盏在同一窑内,釉色变化都极其夸张,哪怕是装在同一匣钵内的盏,其釉色可能出现天差地别。


柴烧建盏四窑的典型釉色品种

分别为:黑釉、兔毫、银蓝毫、油滴、酱釉、柿红、灰被、“虹”灰被、“鳝皮”灰被

不仅是我们的柴烧盏,宋代建窑在龙窑烧制的建盏也是如此。这一点,我们从建窑遗址残片便可窥得一斑。宋代建盏无论是黑釉、兔毫、油滴、曜变,还是杂色釉,在任意一个釉色品种内,盏的釉色变化都是连绵不断的。

 


宋代建窑的典型釉色品种

 


日本所藏的三曜变、及我国仅有的残片

如此丰富的釉色变化,使得建盏的釉色品种几乎难以分类,从而导致了名目繁多、花样百出的釉色名称,哪怕是古陶瓷专家、学者都难以下手,他们对建盏都有自己不同的釉色分类和称谓。

 

因此,已有建盏的专业书籍,也都没有系统地去论及建盏的釉色品种和分类。

宋代建窑的典型兔毫品种

然而,宋代建窑建盏都是同施一种釉水,即是“入窑一色”,“万彩”是“窑变”所产生的,而不是由于通过不同窑位施与不同釉水所产生的(明清时期,景德镇窑的“一窑万彩”便是通过不同釉色的色釉所出的)。

 

建盏的釉是窑变釉,在柴烧窑内,不同窑位的温度、气氛、升温速率、保温时间都有所区别,这导致同一柴烧窑内的同一釉水,会产生“万彩”的釉色。


宋代建盏釉层的主要化学组分,共36件

宋代建窑残片的釉层化学组分测试(上表),表明:宋代建窑的黑釉、兔毫、油滴,用的同一种釉方

 

上表中,尽管残片釉层主要成分(SiO2、Al2O3、Fe2O3)的含量并未完全一致,但其原因是:

  • 在缺乏有效的科学测量手段,宋代窑工在釉药配制过程中,原料难以做到完全一致,尤其草木灰的使用;

  • 不同草木、季节、地区,草木灰的成分是不一样的,在大规模生产下,草木灰的用量多时,成分均一更是难以保证;

    注:一吨木柴烧烬、可入釉的草木灰不足2公斤;宋代建窑的龙窑装窑量高达几万至十几万

与宋代建窑一样,我们这四窑用的也是同一种釉水,并且烧制出了黑釉、兔毫、油滴,以及其他杂色釉。由这四窑的实践,我们证实了:

选择合适的釉方,在柴烧窑内,可以通过同种釉水烧出黑釉、兔毫、油滴等宋代建窑建盏的常见釉色。

但是,我们四窑出的釉色种类仅仅是宋代建窑的九牛一毛。宋代建窑的釉色之丰富,可以通过文中二图(“典型兔毫品种”和“典型油滴品种”)便可体现。

 

宋代建窑的典型油滴品种

柴烧建盏即是“入窑一色”,那么为什么能够“出窑万彩”呢?

1、建盏属窑变釉

“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是窑变釉最本质的特征。“窑变”,即是在窑内发生不可预测的变化,在出窑之前,即是有经验也无法准确判断这一窑的釉色。除了建窑建盏外,宋代八大窑系中著名的窑变釉还有钧窑和吉州窑。

 


同一匣钵内的建盏釉色(第一窑)

 

“窑变”,并不是同一釉水烧出多种釉色就可以称为“窑变”,而必须是在釉药成熟温度(烧成温度)范围内,该釉水可以烧出多种完全不同的釉色及斑纹效果,并且在同种釉色范畴内,釉色还能够发生渐进的连续变化,从而出现“万彩”的釉色效果。

窑变,意味着“万彩”的同时,还有“一窑无双”、“一窑无对”的效果。就好比如柴烧建盏一般,一窑内绝无可能出现两件一模一样的建盏。

2、柴烧窑内的温度、气氛不均

气窑、电窑的窑内温差一般在十几到几十度之间;窑内气氛虽有不同,但变化不大,都是呈一致的还原、氧化或中性气氛,仅是在强弱上有所差异。

然而,柴烧窑内的温度落差最少都会在100℃以上,一般高达200℃、甚至300℃。同时,柴烧窑内的气氛变化比温差更为剧烈,窑内可以同时存在还原、氧化两种气氛,并且这两种气氛还会随投柴量、投柴频次,在不同窑位发生流转。


每轮投柴,窑火历经的变化

柴烧窑的每轮投柴中,窑室内的窑火将发生①→④的变化,如上图所示:投柴后,燃烧室的木柴猛烈燃烧,火焰非常长,冲出烟囱;而后燃烧室逐渐烧空,火焰变短,直至内缩至燃烧室;再继续下一轮投柴。

投柴后,烟囱冒出的火焰

每轮投柴中,②至④窑室内的温度、气氛都会发生一系列的变化。以窑室前端为例,温度会出现让人难以理解的变化:降低升高→降低→升高。而我们一次柴烧建盏的烧成时间至少30个小时,若平均5分钟投柴一次,那么窑火便需要历经上图所示的360轮的变化。

也就是说每一个匣钵内的建盏,也要历经360轮,若每轮历经4次不同窑火,就需要历经1240次的窑火变化。

 


开窑后的匣钵(第一窑)

从该图,可清晰见到匣钵表面上的火痕

 

再算上投柴数量、投柴频次、以及其他烧窑方式的改变,我们就完全不难想象柴烧窑内的温度和气氛变化是何等剧烈。这样也就不难理解,每一个匣钵、每一个盏都自己独特的窑火历练,“一万个建盏就有一万个釉色”。

3、独有的“柴火氛围”

除了温度、气氛的不均与变化,柴烧窑还一个气窑、电窑不可能出现因素:柴火。木柴,不仅与气、电一样为窑内供给热量,而且还有二者所没有的“柴火氛围”。

 


燃烧室内的窑火

 

木柴含有钾、钠、钙、镁、铁等微量的金属元素,这些微量的金属元素会随窑火弥漫整个窑室,并通过缝隙进入匣钵之内,与建盏的釉面发生微妙的反应,将釉色幻化出更多的变化。

 

这种“柴火氛围”,是柴烧窑独有的!

 

经历过电窑开窑过程的朋友,就会看到,尽管窑内建盏的斑纹和釉色会有所不同,但是却是一致的,变化仅限制在一定范围内,即可以非常容易区分:两个不同建盏是否为同种釉水。

而柴烧建盏的“出窑万彩”,是会让你无法相信这“万彩”釉色是出自同一釉水。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柴烧建盏 · 第三窑

此窑虽然没出优秀的兔毫盏,但出了不少有意思的新釉色,其中有两三件的灰被,跟日本的战国名物“灰被天目 ·虹”有几分神似。

『第三窑』的烧制时间为32个小时,烧成方法做了些调整,还原程度加重。多数胎体明显发黑,已有“铁胎”的味道了。

胎体断口

器型上,在高度和口沿细节也做了些调整

口径8.5cm 高4.5cm

此窑虽然没出优秀的兔毫盏,但出了不少有意思的新釉色,其中有两三件的灰被,跟日本的战国名物“灰被天目 ·虹”有几分神似。

01 褐灰毫

02 酱釉

     灰点析晶

03 黑釉 

    细丝毫

04 黑釉

05 黑釉

 

06 酱釉

07 灰被

08 “鳝皮”灰被

柴窑中,气氛和温度都很不均匀。这两只盏所在窑位的还原气氛较弱,故胎色不黑。


颜色偏绿的“鳝皮”灰被

09 “虹”灰被

这只盏与日本战国名物“灰被天目 虹”有几分神似。釉面上有些许“虹彩”,止釉线处有一圈金边,但日本名物的虹彩更为明显、变化更丰富。

灰被天目 铭 虹 

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藏

 

10 柴烧入门小盏

口径 6.5cm 高4cm

柴烧入门小盏,是我们这一窑特地烧制的,用做柴烧建盏的推广,让想更多对柴烧建盏有兴趣的朋友买的不肉疼。

 

 

柴烧建盏,我们已经烧制三窑,三窑用的都是同一种釉水,但是随着还原程度的逐步加重,釉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第三窑。再算上之前的数次柴烧试验,在骨子里感受到了柴烧建盏的水深不见底,温度、气氛、升温速度,以及冷却的快慢,对釉色都有很大的影响,甚至同个位置都会出现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釉色。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不同温度会出什么毫和盏『建盏鉴赏』

本期,我们便选10只盏来告诉大家:①不同烧成温度会出什么样盏,②兔毫纹的形成过程。这10只盏可分为三个阶段:釉层始融段、毫纹生成段、过烧柿红段。

也许大家对建盏兔毫纹的形成机理是比较熟知的,但也仅限于字面上,而缺乏直观的印象。而对于不同烧成温度会出什么样的盏,更是一头雾水,特别是面对不是常见釉色的宋代老盏。

本期,我们便选10只盏来告诉大家:①不同烧成温度会出什么样盏,兔毫纹的形成过程

 

这10只盏均为我们柴烧建盏第一、二窑的作品,烧成温度按序从~1150℃逐渐升高至~1350℃。在1150℃至1350℃之间,可分为三个阶段:釉层始融段、毫纹生成段、过烧柿红段。

(一)釉层始融段

01 

当窑温到达1100℃以后,建盏的釉层开始熔融,釉面逐渐光滑化。此时,釉面上存在大量的气孔,但触摸之下是光滑的,且不吸水、不留渣,已经可以作为茶盏使用。

也就是说,在入手宋代老盏时,若想作为日常茶盏使用,老盏的烧成温度(从釉面上判断)应该达到这样的温度。

注:这些气孔主要是釉层中的硫酸盐等分解产生的,与形成兔毫纹的氧化铁分解具有本质的不同。任何品种的釉在1000℃以后中都会产生这样的气孔。


02

温度升高,釉面进一步熔融、光滑化,气孔大量减小。釉色依然呈深浅不一的咖啡色,说明釉层尚未达到烧成段。

03

温度到达1200℃,已经进入烧成段。釉面上稍大一点的气孔已经消除,仅剩近距离才能观察到毛细气孔,触感已经较为光滑,同时,釉色也发生明显变化,由咖啡色转为黑色。

日本所称的“灰被”,基本都是分布在这个温度段附近。

04

釉面气孔已经消除、完全光滑化,釉面在光照下已经具有较强的反光能力。同时,口沿颜色已经开始于盏壁不同。

(二)毫纹生成

05


窑温在1250℃以后,釉层内的氧化铁(Fe2O3)开始剧烈分解、产生气泡,气泡上浮将最终会冷却析晶成兔毫的富铁相带至釉面。

上图中,可以看到口沿上已有丝丝细小的毫纹,盏壁也隐约可见。红色圆圈处,便是图毫纹刚刚生成、尚未被拉长而呈圆点状。

06


窑温继续升高,釉层发生流动,漂浮在釉面上的富铁相随釉液向下流动,冷却析晶后,便成为被拉长的兔毫纹。

毫纹的长度要长,则釉的流动性窑增强,也就要求更高的窑温或更长的保温时间,但也很可能造成釉流动过度,发生粘底、作废。

07

窑温稍高或保温略长,釉层流动过度,盏壁上部分的釉层过薄时,毫纹将消失、变成为柿红色。

在宋代兔毫盏上,口沿干涩就是因为流釉过度而致的。若口沿要不干,毫纹又要条达,釉层的厚度就要增厚,同时更细微地控制窑温。

 

(三)过烧柿红段

08

窑温进一步提高,超过1350℃的烧成温度,则釉层流动过度,釉色转为柿红色。柿红色,是从口沿、盏壁上部方、盏腹、盏心依序转变的。

上图中,可以看到临近盏心部分依然留有部分兔毫,盏心的釉色依然为青黑色,其余部位均转变成柿红。

09

由于盏心积釉,厚度甚至高达5mm以上,因此即便盏壁的兔毫完成变为柿红,盏心处依然留有一些毫纹的斑点。

10

过烧严重时,盏心也几乎成为柿红色。

小堂希望,通过以上的10只盏,无论是鉴赏电烧盏、柴烧盏,还是宋代老盏,都能对大家有所助益。

 

注:本文不考虑气氛的影响,且这10只均出自柴窑,无确切烧成温度数值,仅是根据个人经验判断。也就是说,本文并不严谨,仅用以参考。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柴烧建盏 · 第二窑

第二窑的成品50件,低于第一窑,成品率依然惨不忍睹。但欣慰的是,成品的兔毫数量增多,毫纹的质量也有提升,更为凝结、壮实,立体感和力度更强一些。

第二窑的烧制时间为43个小时,24日16时点火至26日11时封窑。原预定25日晚结束,烧制36个小时,无奈景德镇当夜暴雨,温度一直无法上升,在1200℃苦熬12个小时。


第二窑的成品50件,低于第一窑,成品率依然惨不忍睹。但欣慰的是,成品的兔毫数量增多,毫纹的质量也有提升,更为凝结、壮实,立体感和力度更强一些。

此窑的釉色只有三种:兔毫、柿红、灰皮,无黑釉和酱釉。以下为我们第二窑的作品,请欣赏:

01 兔毫

02 兔毫

03 兔毫

04 兔毫

05 兔毫

06 兔毫

07 兔毫

08  柿红

09 柿红

10 灰皮 

『把盏堂』第一窑的作品发布之后,不少朋友给予了我们支持与肯定,同时提出了很多问题和看法。首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宋味的建盏将始终是我们的追求。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柴烧建盏 · 第一窑

历时一年的釉方调配后,我们『把盏堂』于4月17日烧制第一窑“柴烧建盏”,烧制时间为40个小时,20日开窑。此窑共烧制382件,完整品为60件,成品率16%。出窑的釉色有:兔毫、黑釉、柿红、酱釉、灰被。

历时一年的釉方调配后,我们『把盏堂』于4月17日烧制第一窑“柴烧建盏”,烧制时间为40个小时,20日开窑。此窑共烧制382件,完整品为60件,成品率16%。

出窑的釉色有:兔毫、黑釉、柿红、酱釉、灰被。以下为我们的作品,请欣赏。

01 兔毫

 

02 兔毫

03 兔毫

04 兔毫

 

05 兔毫

 

06 黑釉

 

07 黑釉

08 柿红

 

 

09 柿红

 

10 柿红

11 酱釉

12 酱釉

13 酱釉

14 灰被

以下为烧制过程的照片及视频:

 


图中二人为小堂与掌柜,『把盏堂』工作室的表兄弟二人组。

废品:

施釉视频:

 

废品处理视频: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什么是灰被天目?

灰被天目大致出现于日本镰仑时代,此时正是日本茶道的转型期。这一时期日本茶道界出现了否定豪华灿烂的奢靡之风的审美趋向,出现了追求自然、冷寂、古朴、野趣独特的审美思潮。

在日本茶道界将一种产自中国南方的一种盏面没有出现黑色,而釉面泛黄发灰,看上去就好像披盖着一层灰一样的茶盏称作“灰披天目”。

这种不起眼的似黄若灰的特殊釉面,没有明显窑变花纹,非常古朴粗拙,接近自然本色的茶盏,在日本茶道的转型期被重视,激起了日本茶人的美感体验。

灰被天目 铭 虹 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藏

“灰披天目”,亦称“灰被天目”“灰蒙天目”“灰冠天目”“灰担天目”“灰潜天目”等,是日本茶道界用以形容与称号一种与建盏有相似形制,但表面蒙着一层黄灰釉质的茶盏的名称。


珠光天目(灰被天目) 永青文库藏

称为“珠光”,是因为该茶碗曾为日本茶道的开山鼻祖田村珠光所用。

日本永青文库收藏的一件国宝级“重要文化财”文物,就是一种中型的平肩深腹黑釉灰蒙的“灰披天目”束口茶盏。因为它的釉面如上所述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黄灰,所以按其釉质将这件重要的“文化财”文物,命名为“灰披天目”。

关于天目盏的品级,日本茶人高桥帚奄所著《大正名器鉴》“天目之部”记录的47件茶碗中,灰披天目就有10件。47件天目中,大名物有13件,其中曜变类4件,油滴类2件,灰披类3件,玳皮(瑁)类1件,杂天目类3件。

 

按日本的名碗确定的排名:曜变、油滴、建盏、灰被、玳皮(瑁)、杂天目。灰被天目排在建盏之后,在吉州窑玳皮(瑁)盏之前,可见日本人对这种灰披天目的重视。这10件灰被天目被命名为:灰被、夕阳、虹、埋火、秋叶、珠光天目等。


灰被天目 大名物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灰被天目 铭 夕阳 三井纪念美术馆

 


灰被天目 铭 埋火 静嘉堂藏

 


灰被天目 铭秋叶 日本MOA美术馆藏

灰被天目大致出现于日本镰仑时代,此时正是日本茶道的转型期。这一时期日本茶道界出现了否定豪华灿烂的奢靡之风的审美趋向,出现了追求自然、冷寂、古朴、野趣独特的审美思潮。其代表性人物绍鸥的一首诗就代表了这一时期的审美意趣:

望不见春花,

望不见红叶。

海滨小茅屋,

笼罩在秋幕。

在茶人绍鸥的眼中,被世俗认为是美的春花、红叶被否定了,达到了无花、无叶的“无一物”的禅境世界。在这种审美价值取向的指引之下,日本茶道界出现了拒绝光艳浅俗的色彩,拒绝代表华丽富贵的光泽,而向追求内在的、富有个性的精神的深层自在领域发展。

所以在这一时期茶人将农民的小茅棚改装成茶室,将竹筒当做花瓶,将鱼篓当做花篮……总之,茶人们以“本来无一物”的胸怀把世间一切都当成审美的对象,以纯正之心发现事物存在的真正价值。

因此,代表着华美、尊贵和权力、地位的唐物建盏成为了皇家和权贵家族的收藏,而有着建盏相似的形制,而外在釉色自然、古拙又富有独特性的灰被天目,就成为了当时日本转型期茶道界的新的选项和追求。

(本文整理自欧阳希君《日本所藏“灰被天目”之窑口探究》、雷国强《日本国宝“灰披天目”窑口考》

30件日本馆藏建盏——德川&根津美术馆《天目》图册

本文所列建盏均取自《天目》(德川美术馆、根津美术馆编,1979年)。该书与小山富士夫《天目》(1965年),是日本有关建盏和天目茶碗最重要的两本书籍。

本文所列建盏均取自《天目》(德川美术馆、根津美术馆编,1979年)。该书与小山富士夫《天目》(1965年),是日本有关建盏和天目茶碗最重要的两本书籍。相比之下,德川和根津的《天目》更为详尽,列出了30件建窑的建盏,对现代建盏收藏和品相判断,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意义。

在欣赏该书的图册之前,我们先说明一下日本艺术品分类。现代日本将艺术品分为三个等级:国宝、重要文化财产、重要美术品。而“大名物”、“名物”、“中兴名物”三个名称,则是日本江户后期松平不昧在《云州名物帐》一书中,以自己所在的年代(小堂注:江户时代为日本封建统治的最后一个时代,时间从1603年至1867年),对日本茶道具美术品进行三个不同时期的分类。

《云州名物账》是日本第一部对茶道具美术品分类的书,书中名物主要是当时的武士地主和名流豪绅的茶道具。而这一批茶道具也被日本人认为是艺术价值最高的东西,但是保存完好的三类名物已经非常稀少,由于现代美术品的分级讲究完整,因此大部分的名物都没能成为“国宝”、“重要文化财产”或重要美术品。

01 曜变天目 藤田美术馆藏

等级:国宝 大名物

流传:德川家康-德川赖房(水户家)-藤田家

尺寸:高6.8 口径12.3 高台径3.8

02 曜变天目

等级:重要文化财产 大名物

流传:松平肥前守(前田利常)-前田家

尺寸:高7.0-7.3 口径12.3 高台径3.7

03 曜变天目(油滴天目) 根津美术馆

等级:重要文化财产 大名物

流传:加贺前田家

尺寸:高6.6 口径11.9 高台径4.0

04 油滴天目 梅沢纪念馆藏

流传:小掘远州……益田家

尺寸:高6.8 口径13.2 高台径3.9


05 油滴天目 冈山美术馆藏

尺寸:高6.2 口径12.2 高台径4.4

06 油滴天目(一名星建盏)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7.3 口径12.1 高台径3.8

07 油滴天目(一名星建盏)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6.8 口径12.1 高台径4.0

08 油滴天目 梅沢纪念馆藏

尺寸:高7.0 口径12.4 高台径3.7

09 油滴天目 根津美术馆藏

流传:西本願寺

尺寸:高7.0 口径13.0 高台径4.1

10 油滴天目 静嘉堂藏

等级:重要文化财产

尺寸:高7.6-8.0 口径19.6 高台径4.9

11 禾目天目 京都国立博物馆藏

尺寸:高6.9 口径12.6 高台径3.7

12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7.3 口径12.7 高台径3.7

13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7.0 口径12.1 高台径4.0

14 禾目天目

尺寸:高7.2 口径12.6 高台径3.9

15 禾目天目

尺寸:高7.2 口径12.5 高台径4.0

16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6.7 口径12.1 高台径3.6

17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6.7 口径12.1 高台径3.8

18 禾目天目

尺寸:高7.2 口径12.6 高台径4.1

19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 口径 高台径

20 禾目天目

流传:加贺前田家

尺寸:高6.5 口径12.7

21 禾目天目 京都国立博物馆藏

尺寸:高7.2 口径14.0 高台径3.6

22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流传:尾州家

尺寸:高6.4 口径12.9 高台径3.2

23 禾目天目

尺寸:高6.6 口径12.7 高台径4.3

24 禾目天目 京都国立博物馆藏

尺寸:高7.0 口径12.9 高台径3.9

25 禾目天目 根津美术馆藏

尺寸:高7.4 口径12.1 高台径4.2

26 禾目天目 根津美术馆藏

尺寸:高7.0 口径11.6 高台径3.8

27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尺寸:高6.4 口径12.0 高台径3.7

28 禾目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尺寸:高5.2 口径13.0 高台径4.5

29 禾目天目 京都国立博物馆藏

尺寸:高6.7 口径16.2 高台径5.2

30 禾目天目 五岛美术馆藏

尺寸:高7.7 口径20.5 高台径5.4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建盏鉴赏 | 建盏的釉色魅力

如果没有这些自然天成的釉色斑纹变化,建盏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黑釉茶盏,即使坯质、造型再好,衬显“茶白”的釉色再黑,建盏不会有太大的特色,也不太可能超过早已名噪天下且是正官窑——定窑所产的黑定茶盏(也是黑釉),更谈不上宋人的推崇和今日的名扬海外了。

建盏只是个茶碗,器型小且简单,能够在五大名窑和其他诸多名窑林立的宋代脱颖而出,皇帝亲自立书代言、文人纷纷写诗吹捧,成为整个宋王朝的第一茶盏。建盏也因此成就了历史上唯一一个只为茶盏而生的建窑。

古瓷大家叶文程先生,曾在09年央视建窑专辑的节目中,这样评价建窑:“如果要重新评选中国古代五大名窑,建窑可能不会入选,但是如果要评中国古代八大名窑,那么建窑就肯定能够入选。

建盏之所以能够收到古今中外茶家的青睐,究其本质在于幻化万千、绚烂多彩的釉色和斑纹。如果没有这些自然天成的釉色斑纹变化,建盏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黑釉茶盏,即使坯质、造型再好,衬显“茶白”的釉色再黑,建盏不会有太大的特色,也不太可能超过早已名噪天下且是正官窑——定窑所产的黑定茶盏(也是黑釉),更谈不上宋人的推崇和今日的名扬海外了。

建盏的釉色斑纹,是在窑火中天然形成的,是土与火高难度结合的艺术。建窑的釉属铁结晶系黑釉,是草木灰与天然釉石混合的单色釉,釉面呈色通过不同的铁氧化物晶体来表现。由于窑内温度的不同、坯体和釉药配方的细小差别、窑内氧化还原气氛的微妙变化,釉面上的铁氧化物析晶就幻化出复杂、多变的釉色和斑纹效果,所谓“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建盏的名贵品种有兔毫、鹧鸪斑(即建窑油滴)、曜变(即毫变)。

(本段的建盏品种分类和定义,引述自李达《建盏鉴赏》。)

兔毫盏,是建窑的主打产品,主要特征是黑色底釉上分布着雨丝般条纹状的析晶斑纹、形似兔毫。

鹧鸪斑盏,是建盏珍品,产量稀少,其主要特征是釉面花纹为斑点状,类似建窑当地鹧鸪斑鸟胸部羽毛的黑底白斑。它也像水面上漂浮的油珠,被日本称为油滴。

曜变盏,是建窑的特异品种,非常难得即为珍贵,它的主要特征是圆环状的斑点周围有层干涉膜,在阳光照射下回呈现出蓝、黄、紫等不同色彩,并随观赏角度而变。

丝丝如缕——兔毫纹

金光银泽——鹧鸪斑

瑰丽异常——曜变纹

建盏是追求不变之变的禅艺术,是火与土熔炼浇注的造物,是人工与神力的交合之作。勿怪乎,日本将曜变建盏称为“无上之神品”。

建盏鉴别 | 建盏的釉色品种

,建盏的釉色大致可分为五类:黑釉、兔毫釉、鹧鸪斑釉(油滴釉)、曜变釉和杂色釉。其中,黑釉、兔毫、鹧鸪斑、曜变同属黑色釉类,区别在于后三者为“窑变”黑釉。

建盏的釉,属于我国古代结晶釉范畴。在烧制过程中,由于不同盏所处位置的窑温和气氛不同,釉水会变化出各种自然奇特的花纹。这种由于釉水本身的变化,而不是人工通过色釉控制产生的花纹,称之为“窑变”。

 

建窑的成功,便是结晶釉的窑变花纹,但是由于烧成技术的关系,古代都采用龙窑和柴火烧成,窑内各处的窑温和气氛都具有较大的差别,建盏不可能具有一致的釉色和花纹,并且也不是所有的盏都具有窑变的效果,这就使得烧成后的釉色花纹复杂多变。

 

归纳起来,建盏的釉色大致可分为五类:黑釉、兔毫釉、鹧鸪斑釉(油滴釉)、曜变釉和杂色釉。其中,黑釉、兔毫、鹧鸪斑、曜变同属黑色釉类,区别在于后三者为“窑变”黑釉。

 

 

有关建盏分类的说明:

 

目前,建盏的釉色分类并没有公认的权威观点。古陶瓷大家叶文程教授在《建窑瓷鉴定与鉴赏》一书中,是将建盏分为:黑釉、兔毫釉、鹧鸪斑釉、毫变釉、杂色釉,并将鹧鸪斑又进一步细分为:正点鹧鸪斑釉、类鹧鸪斑油滴、类鹧鸪斑曜变,即将日本的油滴、曜变归类为鹧鸪斑品种。

 

叶称“正点鹧鸪斑”,李称“黑釉白点”

叶称“毫变盏”,李称“铁锈花”

 

然而,建盏大师李达将叶教授的“正点鹧鸪斑釉”称为“黑釉白点釉”,认为其不是古籍中记载的建窑鹧鸪斑珍品,“鹧鸪斑”应为日本的“油滴”。该观点最早于1998年提出,并于2005年进行进一步的阐述,他依据自身的建盏烧制经验,从二者烧造工艺难度上进行详细的论证。同时,李达将叶的“毫变釉”称为“铁锈斑”,而认为古籍中的“毫变釉”应为日本的“曜变天目”。

由于李的观点发表时间较晚,且就目前来说,也获得了多数业界人员的认同。因此,小堂便依此对建盏进行分类。

类别一:黑釉

 

黑釉,即是纯黑釉,表面无斑纹,是建窑较经典的釉色。也称为“绀黑釉”或“乌金釉”。“绀黑”一词在蔡襄所著《茶录》已有记载:“建安所造着,绀黑,纹如兔毫。”

釉药以氧化铁和氧化锰为呈色,釉面有的乌黑如漆,有的则是黑中泛青,上品者釉面肥厚温润,部分黑釉盏甚至可见釉层流动产生的丝丝纹路。

 

呈青黑色的黑釉盏,釉面上似有毫纹产生

类别二:兔毫釉

 

金兔毫

 

兔毫是建窑最为典型且产量最大的产品,以致人们常将“兔毫盏”作为建盏的代名词。兔毫,是黑色的底釉中析出一根根细密的丝状条纹,形如兔子身上的毫毛。

兔毫纹的形状有长、有短,有粗、有细,颜色也有金兔毫、银兔毫、黄兔毫、青兔毫等多种类别。

黄兔毫

灰白兔毫

银兔毫

(由于毫纹未明显拉长,或可称为鹧鸪斑)

极稀有的彩兔毫

类别三:鹧鸪斑釉

 

 

北宋初年陶谷《清异录》中记载:“闽中造盏,花纹类鹧鸪斑点,点试茶家珍之”,由此可见鹧鸪斑的珍贵程度。鹧鸪斑,也为油滴釉(如上文所述)。据目前所知,极品的鹧鸪斑盏均在日本,国内罕有见到完整的鹧鸪斑盏。从建窑遗址的残片上判断,鹧鸪斑的残件数不足兔毫的十分一。

鹧鸪斑的斑点大小不一,形状一般为圆形或椭圆形,呈银色、银灰、黄色等,分布或密集或疏松,如若水面上漂浮的油滴,故日本将其形象地称为“油滴”。

类别四:曜变釉

 

与“油滴”一样,“曜变”一词亦来自日本。曜变建盏全世界共三只,均藏在日本,以静嘉堂所藏最为出名,被称为“碗中宇宙”。此外,日本大佛次郎的建盏也被认为具有近似的曜变釉色,称为“准曜变”。09年,我国首次发现了“曜变天目”,是为杭州城建中偶然出土的残件,约为整盏的三分之一。目前,在建窑窑址上尚未发现“曜变”残件。

曜变盏内外,黑色釉面上呈现大小不等的圆形或近似圆形的斑点,斑点的分布并不均匀,几个或几十个聚在一起,经光线照耀,斑点的周围有眩目的晕彩变幻,呈现蓝、紫红、金黄等色,璀璨相映,珠光闪烁,属建窑绝品。有研究者认为,曜变是鹧鸪斑釉中的特殊品种。

杭州出土的曜变残件

类别五:杂色釉

建盏杂色釉的中了较多,主要有:柿红釉、茶叶末釉、青釉、龟裂纹釉、灰皮釉、灰白釉、酱釉。

 

柿红釉:釉面光泽不强,红褐色釉面深红色小结晶点。

茶叶末釉:在黑褐色釉内布满均匀的茶叶末大小的黄褐色结晶斑点。

茶叶末釉,又称”芝麻花釉”,有观点认为这是烧制火候不够高导致的次品;也有观点认为釉面长年埋在地下受土浸润而形成茶叶末。

青釉:釉层均匀,施釉薄,色呈苹果绿,有开片。

龟裂釉:釉层较均匀,釉面均匀分布有深褐色若龟裂状的釉纹。

龟裂纹见于多种釉色的建盏。下面所示的灰皮釉、灰白釉、酱釉都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龟裂纹,尤其以生烧品最为明显。

灰皮釉:施釉较均匀,釉色灰黑,釉面有乳突状,在泛灰色的釉内有一层薄薄的黑色。

灰白釉:施釉较均匀,釉色灰白,有些有乳浊状的结晶斑点,有些有黑斑,在泛灰色的釉内有一层薄薄的白色,有的釉面开纹片较多。

酱釉:釉面色呈绿褐色,釉面粗,亚光泽,从垂釉珠的断面观看,釉内为亮黑色,仅于表面有薄薄的一层绿褐色釉层。

建盏杂色釉中的龟裂纹釉、灰皮釉、灰白釉、酱釉等,都是火候不够高的次品(生烧或半生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