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筅考:宋代点茶究竟用什么筅?筒状,还是片状?

宋代点茶所用的茶筅,是如日本茶道的圆筒状茶筅? 还是《茶具图赞》中的片状茶筅?

作者:蜗牛王子
转自:『日本茶道里千家教室』
茶筅在日本茶道中是拌匀茶碗中的茶粉与水的工具。一般而言,茶筅长约10公分,中间有一竹节(也有无结),一边较短修齐做为握柄,一边较长剖成细丝做成扫帚状的“穗先”,细丝根部用棉线缠绕,一部分竹丝向内形成内穗,一部分向外形成外穗。

 图1. 日本抹茶道用茶筅 由左至右分別是:裏千家、表千家、武者小路千家
图1. 日本抹茶道用茶筅
由左至右分別是:裏千家、表千家、武者小路千家

根据流派的不同,所用的竹料及茶筅的形状也略为不同,以三千家为例:里千家白竹、表千家梅竹、武者小路千家用紫竹(图1);穗先的形状,前二者都成弯曲状,武者小路千家成直形,与千利休喜欢用的利休形最像。
其他用于筒茶碗、天目茶碗、茶箱等也各有不同,不同流派加上不同道具的特殊茶筅,茶筅的种类可达百种,但是这边不是要讨论现今日本抹茶道的茶筅,而是想说明现今某些所谓要恢复宋代抹茶文化或斗茶文化的怪现象。

我们知道日本茶道基本上是宋代抹茶文化的延续,宋代点茶使用何种工具?也是用这样的茶筅吗? 还是其他的道具?

图2 宋代点茶用茶匙
图2 宋代点茶用茶匙
附图1 银茶匙与茶碟 福建省邵武考古出土的宋代墓葬品 (附图为原文未有的图片)
附图1 银茶匙与茶碟
福建省邵武考古出土的宋代墓葬品 (附图为原文未有的图片)

 

从蔡襄《茶录》(1049-1053年)「茶匙要重,击拂有力。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为之。竹者轻,建茶不取。」可以知道约莫北宋初期至中期,点茶本以茶匙(图2、3、5、6、7)为工具。

图3. 1093年 辽代 河北宣化八里村6号墓 备茶图
图3. 1093年 辽代 河北宣化八里村6号墓 备茶图

由宋徽宗《大观论茶》(1107年)「茶筅以角力竹老者为之。身欲厚重,筅欲疎劲,本欲壮而末必眇,当如剑瘠之状。盖身厚重,则操之有力而易于运用;筅疎劲如剑瘠,则击拂虽过而浮沫不生」,可以知道至北宋晚期开始以茶筅点茶。另外从目前已知绘有点茶器具的古图及墓壁画也能看出这种演替(表1)。

此外宋元文人的诗词也有不少点茶道具的记载(表1),如:

银瓶煎汤银梗打,粟粒铺面人惊嗟;
        诗肠久飢不禁力,一啜入腹鸣咿哇。」
                                                                                                             ——梅尧臣(1002-1060)《以韵和永叔嚐新茶杂言》

「停匙侧盏试水路,拭目向空看乳花。」
                                                                                                    ——欧阳修(1058)《尝新茶呈圣俞嘉佑三年》

「旧闻作匙用黄金, 击拂要须金有力。
        家贫点茶只匕筋,可是斗茶还斗墨。」
                                                                                                           ——毛滂(1060-1124)《谢人分寄密云大小团》

「籊籊干霄百尺高。晚年何事困铅刀。
        看君眉宇真龙种,犹解横身战雪涛。」
                                                                                               ——韩驹(1080-1135)《谢人寄茶筅子》

「香凝翠髮云生脚,湿满苍髯浪卷花。」
                                                                                ——谢宗可(1330)《咏物诗 茶筅》

表1 古图及诗文所记载点茶道具
表1 古图及诗文所记载点茶道具

从上表可知:北宋初至中期的点茶工具是茶匙,宋徽宗前后的北宋末年是茶匙与茶筅转换的过渡期,南宋之后基本上是以茶筅为点茶工具。

在我看来要恢复宋代茶文化有很多点茶道具可以用咧!但是我会用南宋的茶筅,而非北宋的茶匙,这是好用与否的问题,而无关乎与时俱进或坚持传统(也不知要坚持北宋还是南宋?)

因竹木材质容易腐朽,目前中国并无茶筅出土报告,但是我们从传世的绘画或出土的墓壁画可以略窥一二,虽然这些图像证据为数不少,但是说到宋代的茶筅长什麽样子?

图11. 茶具图赞 竹副帥 最左为《欣赏編》版,中及右为其他较晚版本
图11. 茶具图赞 竹副帥
最左为《欣赏編》版,中及右为其他较晚版本

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却仅仅是南宋末年(1269)审安老人所撰的《茶具图赞》中的竺副帅(图11)!可是大家要知道这时的南宋王朝正值贾似道专政,襄阳和樊城被忽必烈打得死去活来,战乱中文人雅士是否还沉浸于点茶文化已不得而知,审安老人撰书时的心情如何也只有天知道。

而且现在流通的《茶具图赞》全部都是明代的复刻版,其中明朝正德年间(1506-1522)沉津收录在其《欣赏编》中的应该是最早版本,此时距离抹茶在中国消失的洪武24年(1392)「罢造龙团,惟採茶芽以进」已有114-130年,近一百多年的光阴可以遗忘许多事。《欣赏编》版的图看起来,茶筅有点像是画歪,也很像是由一片竹片製成。再看看《日本京都书肆刊本》(1844)的更像一片竹片製成(图11右)。

图15. 现代茶人复制的所谓宋代茶筅1
图15. 现代茶人复制的所谓宋代茶筅1
图16. 现代茶人复制的所谓宋代茶筅2,這支再加上一點创意
图16. 现代茶人复制的所谓宋代茶筅2,這支再加上一點创意

所以两岸许多试图想恢复宋代抹茶文化或斗茶文化的茶人或文化人,复制的宋代茶筅都是片状的(图15、16),用这种东西点茶,简直是自找苦吃;我无法理解,为何会放著众多考古学的证据不顾,却死死的抱著一本点茶文化已经式微时『再版』的《茶具图赞》?

图4. 1093年 辽代 7号張文藻墓 备茶图
图4. 1093年 辽代 7号張文藻墓 备茶图
图5. 1093年 辽代 河北宣化八里村10号張匡正墓 备茶图
图5. 1093年 辽代 河北宣化八里村10号張匡正墓 备茶图

目前已知的古图中,河北宣化 辽墓群的7及10号墓壁画所绘『茶筅』为双头有刷毛、且刷毛较短(图4、5),这种工具可能是某种清洗茶具的工具而非真正茶筅,我们先将这二图排除。

 

图6. 1097年 北宋晚 河南登封 黑山沟 李守贵墓 备茶图(左)、侍茶图(右)
图6. 1097年 北宋晚 河南登封 黑山沟 李守贵墓 备茶图(左)、侍茶图(右)
图7. 1116年 辽代 河北宣化八里村1号張世卿墓 备茶图
图7. 1116年 辽代 河北宣化八里村1号張世卿墓 备茶图
图8. 1190­1224南宋 刘松年 茗园赌市图
图8. 1190­1224南宋 刘松年 茗园赌市图

除了《茶具图赞》以外的古图,从构图逻辑来看,所有茶筅都非成竹片状,反而与现今日本抹茶道茶筅相似,只是没有内外穗之分;元 营子村墓所画茶筅几乎与日本抹茶道相同,可能也有内外穗。

若茶筅真为现在一些文化工作者所想像的片状,那麽运筅击拂应是按著最宽的二边(好施力),如从正面看,会看到茶筅的最宽边而看不到藏在后面的拇指(这与圆筒状茶筅同);但若从侧面看,可以看到食指及拇指,但是扁扁的茶筅就看不太出来了;如是圆筒状茶筅从侧面还是能看到茶筅,同时也能看到食指及拇指。

图10. 1196年 金(南宋) 兴义二年 山西 汾陽 王立伏墓 点茶图
图10. 1196年 金(南宋) 兴义二年 山西 汾陽 王立伏墓 点茶图

金(南宋)王立伏墓壁画(图10)的点茶图可以发现,右侧穿深色衣服的男子,左手持碗,右手运筅,我们可以看到他的食指及拇指,也能看到宽宽的茶筅柄,从这种握住茶筅的方式,我们可以知道这南宋的茶筅绝对不是片状的。

图9. 1190­1224南宋 刘松年 攆茶图
图9. 1190­1224南宋 刘松年 攆茶图

《茶具图赞》若真为不可考的审安老人所撰,那麽竺副帅,非常有可能是以比他更早的《撵茶图》(图9),放在桌上的那支茶筅为蓝本,因为这二支茶筅握柄处的花纹风格非常相似。

图12. 元 內蒙赤峰元宝山沙子山 2号墓 点茶图
图12. 元 內蒙赤峰元宝山沙子山 2号墓 点茶图
图13. 元 內蒙赤峰元宝山营子村墓
图13. 元 內蒙赤峰元宝山营子村墓
图14. 元代福建 廚房
图14. 元代福建 廚房

张世卿墓备茶图、撵茶图及茶具图赞(图7、9、11)的茶筅都有一共同特徵——穗先非常长,这和日本岛根县的ボテボテ茶所用的茶筅(图17)非常像。由于天目茶碗在现今日本抹茶道只用来练浓茶,即使用天目茶碗专用的茶筅来点薄茶效果都不好,倒是用这种“ボテボテ茶茶筅”在天目茶碗中点薄茶会非常适合。

图17. ボテボテ茶茶筅
图17. ボテボテ茶茶筅

或许是民族主义抬头的原因,这些试图恢复宋代茶文化的文化工作者,他们不屑用日本人的东西,宁可用那种想当然耳,却不适手的怪茶筅。很难想像一个茶人,难道不在乎功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不在乎那种想像的工具能否让茶好喝?不在乎手中的工具是不是经过严谨的考据?

宋代茶文化已经失传,或许根本不像日本抹茶道一般有既定的手法或规矩(从墓壁画可以看出),现在只知道斗茶的规矩「以水痕先者为负」,器具宜黑盏,击拂用茶匙或茶筅等等。已经失传的东西,发挥想像力又何妨?只是不需要,也不能说:「宋代的茶筅和日本茶筅不一样,是扁扁的片状!」

茶与国画:画笔下的古代茶事

茶境无边,无边茶境。
茶,我的斋中清友。

“皎月在天,风竹曳窗;书案一盏清茗,手头一管老笔,间以古琴在耳,精调水墨,以茶入画;虽夜深人静无客造访,却须衣着整素,不可袒胸露怀,皆因案头一盏清茗在!先师弘正道,茶画绘斯生,吾当足矣……

茶境无边,无边茶境。

茶,我的斋中清友。”

——田耘《古今茶画赏》

 

01、唐 阎立本 《萧翼赚兰亭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南宋摹本)

画面有5位人物, 中间坐着一位和尚即辨才,对面为萧翼,左下有二人煮茶。画面上,萧翼和辨才和尚神态维妙维肖。画面左下有一老仆人蹲在风炉旁,炉上置一锅,锅中水已煮沸,茶末刚刚放入,老仆人手持“茶夹子”欲搅动“茶汤”,另一旁,有一童子弯腰,手持茶托盘,小心翼翼地准备“分茶”。

 

矮几上,放置着其它茶碗、茶罐等用具。这幅画记载了古代僧人以茶待客的史实,再现了唐代烹茶、饮茶所用的茶器茶具,以及烹茶方法和过程。

02、唐 周昉 《调琴啜茗图卷 (听琴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画中描绘五个女性,其中三个系贵族妇女。一女坐在盘石上,正在调琴,左立一侍女,手托木盘,另一女坐在圆凳上,背向外,注视着琴音,作欲饮之态。又一女坐在椅子上,袖手听琴,另一侍女捧茶碗立于右边。

03、唐 作者不详 《宫乐图》

纵48.7厘米,横69.5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描绘宫廷仕女坐长案娱乐茗饮的盛况。图中12人,或坐或站于条案四周,长案正中置一大茶海,茶海中有一长炳茶勺,一女正操勺,舀茶汤于自己茶碗内,另有正在啜茗品尝者,也有弹琴、吹萧者,神态生动。

04、唐 阎立本 《斗茶图卷》

 

这幅画生动地描绘了唐代民间斗茶的情景。画面上有6个平民,似乎三人为一组,各自身旁放着自己带来的茶具、茶炉及茶叶,左边三人中一人正在炉上煎茶,一卷袖人正持盏提壶将茶汤注入盏中,另一人手提茶壶似在夸耀自己茶叶的优异。

右边三人中两人正在仔细品饮,一赤脚者腰间带有专门为盛装名茶的小茶盒,并且手持茶罐作研茶状,同时三人似乎都在注意听取对方的介绍,也准备发表斗茶高论。整个画面人物刻画逼真,再现了唐代某些产区已出现的斗茶情景。

05、宋(传五代后蜀) 丘文播 《文会图》


纵84.9厘米,横49.6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画面上有树有石,环境幽雅。四学士坐榻上,有谈者、书者、操琴者,恣态各异,神态生动。周围侍者五人,有捧茶碗、酒杯的,捧琴的、抱物的。描绘了当时文人相会,以饮茶、喝酒、拂琴、书画为乐。

06、五代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

 


(局部)

绘画充分表现了当时贵族们的夜生活重要内容──品茶听琴。画中几上茶壶、茶碗和茶点散放宾客面前,主人坐榻上,宾客有坐有站。左边有一妇人弹琴,宾客们一边饮茶一边听曲。

07、北宋 赵佶 《文会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局部)

赵佶,即宋徽宗皇帝,1101年即位,在朝29年,轻政重文,一生爱茶,嗜茶成癖,常在宫廷以茶宴请群臣、文人,有时兴至还亲自动手烹茗、斗茶取乐。亲自著有茶书《大观茶论》,致使宋人上下品茶盛行。

 

此画描绘了文人会集的盛大场面。在一个豪华庭院中,设一巨榻,榻上有各种丰盛的菜肴、果品、杯盏等,九文士围坐其旁,神志各异,潇洒自如,或评论,或举杯,或凝坐,侍者们有的端捧杯盘,往来其间,有的在炭火桌边忙于温酒、备茶,其场面气氛盛大热烈。

08、南宋 刘松年 《撵茶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该画为工笔白描,描绘了宋代从磨茶到烹点的具体过程、用具和点茶场面。左前方一仆设坐在矮几上,正在转动碾磨磨茶,桌上有茶罗(筛茶)、茶盒(贮茶)等。

另一人伫立桌边,提着汤瓶点茶(泡茶),他左手边是煮水的炉、壶和茶巾,右手边是贮水瓮,桌上是茶筅、茶盏和盏托。一切显得十分安静整洁,专注有序。

画面右侧有三人,一僧伏案执笔作书,传说此僧就是书圣”怀素。一人相对而坐,似在观赏,另一人坐其旁,正展卷欣赏。充分展示了贵族讲究品茶的生动场面,是宋代茶叶品饮的真实写照。

09、南宋 刘松年 《卢仝烹茶图 》


绢本着色

该画生动地描绘了南宋时的烹茶情景。画面上松槐交错,环境清幽。卢仝拥书而坐,赤脚女婢治茶具,长须肩壶汲泉。

10、 宋 钱选 《卢仝烹茶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局部)

该画描绘了卢仝得好友朝廷谏议大夫孟荀送来的新茶,并当即烹尝的情景。卢仝是唐代诗人,以好饮茶誉世。

这幅卢仝烹茶图,图中那头顶纱帽,身着长袍,仪表高雅悠闲席地而坐的当是卢仝。观其神态姿势,似在指点侍者如何烹茶,一侍者着红衣,手持纨扇,正蹲在地上给茶炉扇风,另一侍者旁立,其态甚恭,似送新茶来的差役。

11、元 赵原 《陆羽烹茶图》


纵27.0厘米,横78.0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该画以陆羽烹茶为题材,环境优雅,远山近水,有一山岩平缓突出水面,堂上一人,按膝而坐,傍有童子,拥炉烹茶。画前上首押“赵”字,题“陆羽烹茶图”,后款以“赵丹林”。

画题诗:

山中茅屋是谁家,

兀会闲吟到日斜,

俗客不来山鸟散,

呼童汲水煮新茶。

12、元 赵孟頫 《斗茶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画面上四茶贩在树荫下斗茶。人人身边备有茶炉、茶壶、茶碗和茶盏等饮茶用具,随时随地可烹茶比试。左前一人手持茶杯、一手提茶桶,意态自若,其身后一人手持一杯,一手提壶,作将壶中茶水倾入杯中之态,另两人站立在一旁注视。斗茶者把自制的茶叶拿出来比试,展现了宋代民间茶叶买卖和斗茶的情景。

13、明 文征明 《惠山茶会图》

纵21.9厘米,横67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画面描绘了正德十三年(1518年),清明时节,文征明同书画好友蔡羽、汤珍、王守、王宠等游览无锡惠山,饮茶赋诗的情景。半山碧松之阳有两人对说,一少年沿山路而下,茅亭中两人围井阑会就,支茶灶于几旁,一童子在煮茶。

画前引首处有蔡羽书的“惠山茶会序”,后纸有蔡明、汤珍、王宠各书记游诗。诗画相应,抒性达意。

14、明 文征明 《品茶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局部)

画中茅屋正室,内置矮桌,文征明、陆子傅对坐,桌上只有清茶一壶二杯。侧尾有泥炉砂壶,童子专心候火煮水。

根据书题七绝诗,末识:“嘉靖辛卯,山中茶事方盛,陆子傅对访,遂汲泉煮而品之,真一段佳话也。”

15、明 丁云鹏 《玉川煮茶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图中描述了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意。画中卢仝坐蕉林修篁下,手执团扇,目视茶炉,正聚精会神候火煮汤,图下一长须仆捡壶而行,似是汲泉去,左边一赤脚婢,双手捧果盘而来。画面描绘了煮泉品茗的情景。

16、明 丁云鹏 《煮茶图》


纵140.5厘米,横57.8厘米

无锡市博物馆收藏

图中描绘了卢仝坐榻上,榻边置一煮茶竹炉,炉上茶瓶正在煮水,榻前几上有茶罐、茶壶,置茶托上的茶碗等,旁有一须仆正蹲地取水。榻旁有一老婢双手端果盘正走过来。背景有盛开的白玉兰,假山石和花草。

从宋画看宋代斗茶之意趣

在宋代时期,上至宫廷,下至民间,普遍盛行斗茶,在当时的画作中就有诸多斗茶人物形象出现,那么我们就通过当时的画作来一窥宋代的茶文化。

斗茶是始于晚唐,盛于宋元的品评茶叶质量高低和比试点茶技艺高下的一种茶艺。这种以点茶的方式进行评茶及比试茶艺技能的竞赛活动,也是流行于宋元的一种游戏。而在宋代时期,上至宫廷,下至民间,普遍盛行斗茶,在当时的画作中就有诸多斗茶人物形象出现,那么我们就通过当时的画作来一窥宋代的茶文化。

普通老百姓是怎么斗茶的

刘松年《茗园赌市图》

此画为宋代画家刘松年所创作。刘松年是浙江杭州人,为南宋孝宗光宗宁宗三朝的宫廷画家,擅长人物画,他生中创作的茶画作品不少,但流传于世的不多。《茗园赌市图》是他茶画中的精品,其艺术成就很高,成为后人仿效的样板画。

《茗园赌市图》是以人物为主题的茶画,图中所绘的主人公都是平民百姓。画中茶贩有注水点茶的,有提壶的,有举杯品茶的;右前边有一挑茶担卖茶小贩,停肩傍观,另有一妇人一手拎壶另一手携小孩,边走边看斗茶。百姓眼光几乎都集于茶贩们的斗茶,画面中人物形象生动逼真,可以说是将宋代街头民间斗茶的景象淋漓尽致地描绘在众人眼前。

需要说明的是,画题名《茗园赌市图》,而画中的赌者,并非赌钱的赌徒,而是造茶者对自己茶品的品赏与推销。茶画的主题突破了古时文人茶文化的局限,从平民百姓中挖掘了茶画的主题,这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

赵孟頫《斗茶图》

该画是宋末元初著名书画家赵孟頫所绘,为其茶画中的传神之作。

 

《斗茶图》共绘四位人物,皆男性,作斗茶状;人人身边备有茶炉茶壶茶碗和茶盏等饮茶用具;左前一人手持茶杯一手提茶桶,意态自若,其身后一人手持一杯,一手提壶,作将壶中茶水倾入杯中之态,另两人站立在一旁,正聚精会神,似乎在发表自己的斗茶高见。 此画作展现了宋代民间茶叶买卖和斗茶的情景。

文人士大夫如何斗茶

民间斗茶之风既起,文人自也不甘落后,文人们往往相约三五知己,选一个精致雅洁的场所,在花木扶疏的庭院中,各自取出所藏的精致茶品,轮流品尝,决出名次,以分高下。

刘松年《撵茶图》

《撵茶图》为刘松年所绘,以工笔白描的手法,描绘了从磨茶到烹点的具体过程,生动再现了当时的点茶场景。

画面分两部分,画幅左侧共两人,左前方一仆跨坐在矮几上,头戴璞帽,身着长衫,脚登麻鞋,正在转动茶磨磨茶,神态专注,动作舒缓。石磨旁横放一把茶帚,是用来扫除茶末的。

另一人伫立桌边,左手持茶盏,右手提着汤瓶点茶,他左手边是煮水的炉壶和茶巾,右手边是贮水瓮,桌上是茶筅茶盏盏托筛茶的茶罗和贮茶的茶盒。

画面右侧有三人,一僧伏案执笔作书,一人相对而坐,似在观赏,另一儒士端坐其旁,正展卷欣赏 一切显得十分安静整洁,专注有序。

整个画面布局闲雅,用笔生动,充分展示了宋代文人雅士茶会的风雅之情和高洁志趣,是宋代点茶场景的真实写照。

刘松年《斗茶图》

此图共绘四人,在参天松柏之下,其中二人已捧茶在手,一个正在提壶倒茶,另一个正扇炉烹茶,似是茶童 此画中人物表情安详怡然自得,整体风格工笔写意兼备,细致与豪逸并存,以树木的苍翠秀润使人物更显生动传神。

王公贵族如何斗茶

宋徽宗《文会图》

宋徽宗赵佶1101年即位,在朝29年,轻政重文,一生爱茶,嗜茶成癖,常在宫廷以茶宴请群臣文人,有时兴至还亲自动手烹茗斗茶取乐,亲自著有茶书大观茶论,致使宋人上下品茶盛行。

《文会图》充分展现了徽宗院画精致明净的风格。此图描绘了文人会集的盛大场面。在豪华庭院中,设一巨榻,榻上菜肴丰盛 九文士围坐其旁,神志各异,潇洒自如;侍者们往来其间,有的在炭火桌边忙于温酒备茶,其场面盛大热烈,人物神态逼真。

这些宋代茶画即证实了宋代风靡的斗茶现象,也反映当时茶文化的兴盛。

史载中国茶文化兴于唐而盛于宋,宋代是我国茶文化发展的重要阶段。在宋代及后世的诸多茶学著作中,均提到了宋代的茶事活动盛况和斗茶的盛行。

经由这些茶画,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宋代点茶茶具。如刘松年《撵茶图》中,碾磨茶饼所用的茶磨、煮水用的风炉、刷茶用的宗从事、注水的汤提点、盛茶汤的茶盏等均可在画作上面得以体现,与宋代审安老人茶具图赞中的记载相吻合,进一步证实了宋代斗茶现象的真实存在。

同时,它们还反映了宋代时期上至帝王将相,下至黎民百姓均积极参与茶事活动。从宋徽宗赵佶的茶画作品《文会图》及茶书《大观茶论》中,可见宫廷之中兴起了茶风,茶也就从此就蒙上了皇家之气;而地方官吏文人雅士尚茶崇茶,以相聚品茗为雅,进一步推动了饮茶之风的蔓延;与此同时,茶文化在民间也广泛兴起,唐代的茶文化是由文人雅士隐士僧人来引导潮流,而宋代茶文化则已走向社会,真可谓茶为举国之饮。

(作者:叶素娜,载于《茶叶》)

风流宋茶 | 宋代茶事的代表画作

宋代是续唐后的中国茶文化的第二大高峰。上至宫廷官贵,下至市井百姓,无不以品茗斗茶为乐。

宋代是续唐后的中国茶文化的第二大高峰。上至宫廷官贵,下至市井百姓,无不以品茗斗茶为乐。文人雅士也在诗书画作中大量描绘宋代茶事,传世的代表性画作有宋徽宗的《会文图》、刘年的《撵茶图》、《卢仝烹茶图》、《茗园赌市图》等。

 

1、宋徽宗 《文会图》(北宋)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宋徽宗,赵佶,1101年即位,在朝29年,轻政重文,一生爱茶,嗜茶成癖,常在宫廷以茶宴请群臣、文人,有时兴至还亲自动手烹茗、斗茶取乐。亲自著有茶书《大观茶论》,致使宋人上下品茶盛行。喜欢收藏历代书画,擅长书法、人物花鸟画。

 

《文会图》描绘了文人会集的盛大场面。在一个豪华庭院中,设一巨榻,榻上有各种丰盛的菜肴、果品、杯盏等,九文士围坐其旁,神志各异,潇洒自如,或评论,或举杯,或凝坐,侍者们有的端捧杯盘,往来其间,有的在炭火桌边忙于温酒、备茶,其场面气氛之热烈,其人物神态之逼真,不愧为中国历史上一个“郁郁乎文哉”时代的真实写照。

 

《文会图》 局部

2、刘松年 《撵茶图》(南宋)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刘松年,宋代宫廷画家,浙江杭州人,擅长人物画。

  

撵茶图》为工笔白描,描绘了宋代从磨茶到烹点的具体过程、用具和点茶场面。画中左前方一仆设坐在矮几上,正在转动碾磨磨茶,桌上有筛茶的茶罗、贮茶的茶盒等。另一人伫立桌边,提着汤瓶点茶(泡茶),他左手边是煮水的炉、壶和茶巾,右手边是贮水瓮,桌上是茶筅、茶盏和盏托。

 

一切显得十分安静整洁,专注有序。画面右侧有三人,一僧伏案执笔作书,传说此高僧就是中国历史上的“书圣”怀素。一人相对而坐,似在观赏,另一人坐其旁,正展卷欣赏。画面充分展示了贵族官宦之家讲究品茶的生动场面,是宋代茶叶品饮的真实写照。

3、刘松年 《卢仝烹茶图》(南宋)

 

绢本着色

 

《卢仝烹茶图》生动地描绘了南宋时的烹茶情景。画面上山石瘦削,松槐交错,枝叶繁茂,下覆茅屋。卢仝拥书而坐,赤脚女婢治茶具,长须肩壶汲泉。

4、刘松年《茗园赌市图》(南宋)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茗园赌市图》是元代赵孟頫[fǔ]《斗茶图》的姐妹篇。图中四茶贩有注水点茶的,有提壶的,有举杯品茶的。右边有一挑茶担者,专卖“上等江茶”。旁有一妇拎壶携孩边走边看。描绘细致,人物生动,一色的民间衣着打扮,这是宋代街头茶市的真实写照。

5、钱选 《卢仝烹茶图》(宋)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钱选,字舜举,号玉潭,浙江湖州人,宋代画家。好游山玩水、弹琴、吟诗作画,曾有诗云:“不管六朝兴废事,一樽且向画图开。”故其垃圾之作多以隐逸为题材。

 

据传,《卢仝烹茶图》描绘了卢仝得好友朝廷谏议大夫孟荀送来的新茶,并当即烹尝的情景。卢仝是唐代诗人,自号玉川子,范阳(今河北涿县)人,家境贫穷仍刻苦读书,不愿入仕,以好饮茶誉世。

 

这幅卢仝烹茶图,图中那头顶纱帽,身着长袍,仪表高雅悠闲席地而坐的当是卢仝。观其神态姿势,似在指点侍者如何烹茶,一侍者着红衣,手持纨扇,正蹲在地上给茶炉扇风,另一侍者旁立,其态甚恭,似送新茶来的差役。画面上芭蕉、湖石点缀,环境幽静可人,表现了作者对隐逸生活的向往。

 

《卢仝烹茶图》 局部

 

 

6、赵孟頫 《斗茶图》(元)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斗茶图》是茶画中的传神之作,画面上四茶贩在树荫下作“茗战”(斗茶)。人人身边备有茶炉、茶壶、茶碗和茶盏等饮茶用具,轻便的挑担有圆有方,随时随地可烹茶比试。左前一人手持茶杯、一手提茶桶,意态自若,其身后一人手持一杯,一手提壶。作将壶中茶水倾入杯中之态,另两人站立在一旁注视。斗茶者把自制的茶叶拿出来比试,展现了宋代民间茶叶买卖和斗茶的情景。

 

仿赵孟頫《斗茶图》

反应宋代茶文化的代表性画作

文人雅士也在诗书画作中大量描绘宋代茶事,传世的代表性画作有宋徽宗的《会文图》、刘年的《撵茶图》、《卢仝烹茶图》、《茗园赌市图》等。

宋代是续唐后的中国茶文化的第二大高峰。上至宫廷官贵,下至市井百姓,无不以品茗斗茶为乐。文人雅士也在诗书画作中大量描绘宋代茶事,传世的代表性画作有宋徽宗的《会文图》、刘年的《撵茶图》《卢仝烹茶图》、《茗园赌市图》等。

 

1、宋徽宗 《文会图》(北宋)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宋徽宗,赵佶,1101年即位,在朝29年,轻政重文,一生爱茶,嗜茶成癖,常在宫廷以茶宴请群臣、文人,有时兴至还亲自动手烹茗、斗茶取乐。亲自著有茶书《大观茶论》,致使宋人上下品茶盛行。喜欢收藏历代书画,擅长书法、人物花鸟画。

 

《文会图》描绘了文人会集的盛大场面。在一个豪华庭院中,设一巨榻,榻上有各种丰盛的菜肴、果品、杯盏等,九文士围坐其旁,神志各异,潇洒自如,或评论,或举杯,或凝坐,侍者们有的端捧杯盘,往来其间,有的在炭火桌边忙于温酒、备茶,其场面气氛之热烈,其人物神态之逼真,不愧为中国历史上一个“郁郁乎文哉”时代的真实写照。

 

《文会图》 局部

2、刘松年 《撵茶图》(南宋)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刘松年,宋代宫廷画家,浙江杭州人,擅长人物画。

  

撵茶图》为工笔白描,描绘了宋代从磨茶到烹点的具体过程、用具和点茶场面。画中左前方一仆设坐在矮几上,正在转动碾磨磨茶,桌上有筛茶的茶罗、贮茶的茶盒等。另一人伫立桌边,提着汤瓶点茶(泡茶),他左手边是煮水的炉、壶和茶巾,右手边是贮水瓮,桌上是茶筅、茶盏和盏托。

 

一切显得十分安静整洁,专注有序。画面右侧有三人,一僧伏案执笔作书,传说此高僧就是中国历史上的“书圣”怀素。一人相对而坐,似在观赏,另一人坐其旁,正展卷欣赏。画面充分展示了贵族官宦之家讲究品茶的生动场面,是宋代茶叶品饮的真实写照。

3、刘松年 《卢仝烹茶图》(南宋)

 

绢本着色

 

《卢仝烹茶图》生动地描绘了南宋时的烹茶情景。画面上山石瘦削,松槐交错,枝叶繁茂,下覆茅屋。卢仝拥书而坐,赤脚女婢治茶具,长须肩壶汲泉。

4、刘松年《茗园赌市图》(南宋)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茗园赌市图》是元代赵孟頫[fǔ]《斗茶图》的姐妹篇。图中四茶贩有注水点茶的,有提壶的,有举杯品茶的。右边有一挑茶担者,专卖“上等江茶”。旁有一妇拎壶携孩边走边看。描绘细致,人物生动,一色的民间衣着打扮,这是宋代街头茶市的真实写照。

5、钱选 《卢仝烹茶图》(宋)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钱选,字舜举,号玉潭,浙江湖州人,宋代画家。好游山玩水、弹琴、吟诗作画,曾有诗云:“不管六朝兴废事,一樽且向画图开。”故其垃圾之作多以隐逸为题材。

 

据传,《卢仝烹茶图》描绘了卢仝得好友朝廷谏议大夫孟荀送来的新茶,并当即烹尝的情景。卢仝是唐代诗人,自号玉川子,范阳(今河北涿县)人,家境贫穷仍刻苦读书,不愿入仕,以好饮茶誉世。

 

这幅卢仝烹茶图,图中那头顶纱帽,身着长袍,仪表高雅悠闲席地而坐的当是卢仝。观其神态姿势,似在指点侍者如何烹茶,一侍者着红衣,手持纨扇,正蹲在地上给茶炉扇风,另一侍者旁立,其态甚恭,似送新茶来的差役。画面上芭蕉、湖石点缀,环境幽静可人,表现了作者对隐逸生活的向往。

 

《卢仝烹茶图》 局部

 

 

6、赵孟頫 《斗茶图》(元)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作者赵孟頫(1254—1322年),元代画家。 

  

《斗茶图》是茶画中的传神之作,画面上四茶贩在树荫下作“茗战”(斗茶)。人人身边备有茶炉、茶壶、茶碗和茶盏等饮茶用具,轻便的挑担有圆有方,随时随地可烹茶比试。左前一人手持茶杯、一手提茶桶,意态自若,其身后一人手持一杯,一手提壶。作将壶中茶水倾入杯中之态,另两人站立在一旁注视。斗茶者把自制的茶叶拿出来比试,展现了宋代民间茶叶买卖和斗茶的情景。

 

仿赵孟頫《斗茶图》

宋代文人的精神生活:适意、优雅、超拔

在宋代,文人尽得时代之幸,朝廷“崇文抑武”的基本国策,“士大夫治天下”的文官制度,使得他们有极高的政治和生活待遇。

谈起宋代文人的精神生活,许多人顿生艳羡之情,认为那是一种平和优雅、含蓄蕴藉的诗意生活,“贵在适意耳”。在宋代,文人尽得时代之幸,朝廷“崇文抑武”的基本国策,“士大夫治天下”的文官制度,使得他们有极高的政治和生活待遇,比上,不像魏晋文人须依附强权且命在旦夕,也不似乱离的唐末五代,须仰武人鼻息;比下,更不像明清文人那般动辄文字狱、血光之灾。宋代文人在实现人生理想与政治抱负的同时,还能满足个人的现实欲望,满足身体与灵魂的多层次需要,享受丰富醇美的人生乐趣。

宋 佚名 《槐荫消夏图》

除了优待文士、以儒立国的政治环境之外,哲学思潮的流变也为文人的价值和品质生活奠定了基础。儒、道、佛三教渐趋合一,儒家积极入世的思想使士人精神振奋,热情参政;道家任自然、轻就去和佛家自我解脱的思想又使他们超然对待荣辱得失,不入“纵欲”与“禁欲”之极端,自如游走在情与理之间,使得他们保持着健全的人格。

宋 欧阳修 《致端明侍读尺牍》

比如身为文坛盟主的欧阳修,“蓄道德而能文章”,人格风范令人钦敬,但他也流露出性情中多姿多彩的一面,绝非一个伪道学。他自称“曾间洛阳花下客”,也写有多首妩媚绮艳的词作,但绝非俗恶之词,抒发的是“幽微”之情,一种富闲愁。

 

宋 苏轼 《潇湘竹石图》


 

再如大文豪苏轼,才情冠绝一时,心存理想与抱负,有志兴利除弊,在任也多有建树。后与当政者不合,频遭贬谪,仕途多舛,却也并不灰心绝望,而能于逆境中保持平和乐观的心态,从超迈的哲学高度俯视社会人生。从他的词“此心安处是吾乡”、“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中即可领悟他通脱旷达的情怀。

宋代园林

宋代文人士大夫很多就是艺术家、不仅擅长诗词歌赋,而且精通绘画、音乐、书法,成就斐然,世所公认。面对纷扰的外部世界,他们还多存隐逸之心,热衷园林艺术。当然,他们的隐逸并非躬耕田亩的野隐,而是注重心性的主体修炼,是一种道隐,不必高卧林泉、脱离尘世即或获得隐逸的乐趣。即不放弃世俗之乐,又能不为外物所役,求取个体人格的独立与自由,守护和经营心灵深处那片只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这使得文人生活显示出高中娴雅的气质,而不至沦为俗恶的官僚。

宋元 钱选 《卢仝烹茶图》

就社会政治而言,宋代理学盛行,又高度集权专制。这些都严重地束缚了文人士大夫的思想,压抑着他们的精神。尽管理学影响着他们行为,但宋代的文人较好地处理了社会与个人、政治与人生、情与理等诸多矛盾,因此多坦荡而真实,虽有“人生如梦”、“为欢几何”的感叹,但内心仍不乏道义的担当,忠实于兼济天下的理想。

宋徽宗《文会图》

我们当前正在极力打造“品质生活”,这是政治昌明、社会进步的表现。但试看今日官场中人,即便是文化圈内人,也少了文化气息,多少人背负沉重的肉身,沦为物质的奴隶,得意轻狂、失意颓丧,少有君子坦荡磊落之气,这真是一个时代的缺憾,是精神与心灵的哀伤。“品质生活”所强调的,除了物质生活丰富之外,更强调提升文化层次,充盈文化精神,培养情趣高雅、思想高尚、无私奉献,有着人性的尊严、独立和丰富的当代士大夫。

(文字部分转自百度空间“鱼象鱼”。)

宋代四艺:点茶、焚香、插花、挂画

君子四艺——琴棋书画,宋代四艺——点茶、焚香、插花、挂画。

君子四艺——琴棋书画,宋代四艺——点茶、焚香、插花、挂画。品茶重味觉之美,焚香重嗅觉之美,插花重视觉、触觉之美,挂画重视觉之美,生活四艺是美学艺术生活的展现,四艺合一,方是宋人风雅、韵味的生活哲学。

 

宋代茶宴

 

宋代生活四艺,不但是宋代文人的生活哲学和艺术修养,也是盛宴或祭祀中的重要项目。茶宴多见于宋代上层社会与禅林僧侣间。文人墨客之茶宴首重于情,常选择在风景秀丽、环境宜人、装饰文雅的场所中进行,茶宴形式中,进行点茶、观茶、闻茶、品茶、论茶、赞美茶香、茶味、茶色;随后阅画、赏花、谈景叙谊,具修身养性、艺术修养和社交联谊之目的,深受宋文人的喜爱。

点茶

宋代流行点茶法,将茶压辗成粉末后放入茶盏中以水注点,用力搅拌使茶水混合成乳状再饮用,日本抹茶道就是然自宋代的点茶。中国茶道是一门饮茶艺术,深入日常生活诗词、绘画中。

宋代市井斗茶图

 

焚香

中国人用香的历史非常早,中国用香的文明可概括为:肇始于春秋战国,滋长于秦汉两朝,完备于隋唐五代,鼎盛于宋元明清。

宋钧瓷香炉,藏大英博物馆

 

现代香道用具

插花

中国插花艺术始于隋朝之前,主要作于祭坛佛前供花。唐代时花艺在宫廷内大受欢迎,每年二月十五特别定为‘花朝’日,即百花生日,盛大举办赏花活动。到宋代更普及至一般文人雅士,发展极盛,此时插花艺术突破唐代的富丽堂皇,以清、疏风格,追求线条美,内涵重于形式,体现插花者得人生哲理与品德节操,被称做‘理念花’,对后世的花艺风格影响颇大。

日本插花

 

日本插花

挂画

挂画最早挂于茶会座位旁,内容是关于茶的知识,演变至宋代,挂画改以诗、词、字、画的卷轴为主,当时文人雅士讲究挂画的内容和展示的形式,作为平时家居鉴赏或雅集活动共赏的重要活动。

日本茶室挂画

 

日本茶室挂画

图说·我国第一部茶具图谱——《茶具图贊》

《茶具图赞》是南宋审安老人(真名董真卿)的著作,写于咸淳五年(1269年),是我国第一部以图谱形式写茶事的专著。他用白描画法画了宋代斗茶所用的十二件茶具,称为“十二先生”.

昨日,我们说到宋代茶盏及其3大特点,那么今天我们就借《茶具图赞》,来说说茶盏之外的宋代其他茶具。

 

《茶具图赞》是南宋审安老人(真名董真卿)的著作,写于咸淳五年(1269年),是我国第一部以图谱形式写茶事的专著。他用白描画法画了宋代斗茶所用的十二件茶具,称为“十二先生”,并按照宋代官职的名字,替每一件茶具起了姓名,说这些官员(茶具)都是要替皇帝(品茗者)服务。

 

 

《茶具图赞》的赞语给十二件茶具赋予了个性,不只让人了解宋代人对官员的品德要求,达到了“以器载道”的目的,也把流行于宋代的茶具样式、形制、及功能保留了下来,将茶的物质性与文化内涵作了趣味性的结合。

韦鸿胪(茶焙笼)

名:火鼎

字:景旸

号:四窗间叟。

赞曰:祝融司夏,万物焦烁,火炎昆冈,玉石俱焚,尔无与焉。乃若不使山谷之英堕于涂炭,子与有力矣。上卿之号,颇著微称。

姓“韦”,表明由坚韧的竹制成,“鸿胪”为执掌朝祭礼仪的机构。“胪”与“炉”谐音双关。“火鼎”和“景旸”表明它是生火的茶焙,“四窗间叟”表示它开有四个窗,可用以通风,出灰。

木待制(茶臼)

名:利济

字:忘机

号:隔竹居人。

赞曰:上应列宿,万民以济,禀性刚直,摧折强梗,便随方逐圆之徒,不能保其身,善则善矣。然非佐以法曹,资之枢密,亦莫能成厥功。

姓“木”,表明是木制品,“待制”为官职名,为轮流值日,以备顾问之意。

金法曹(茶碾)

名:研古、轩古

字:无锴、仲鉴

号:雍之旧民,和琴先生。

赞曰:柔亦不茹,刚亦不吐,圆机运用,一皆不法,使强梗者不得殊轨乱撤,岂不韪与。

姓“金”,表示由金属制成,“法曹”是司法机关。

 

石转运(茶磨)

名:凿齿

字:遄行

号:香屋隐居。

赞曰抱坚质,怀直心,嚌嚅英华,周行不怠。斡摘山之利,操漕权之重。循环自常,不舍正而适他,虽没齿无怨言。

姓“石”,表示用石凿成,“转运使”是宋代负责一路或数路财赋的长官,但从字面上看有辗转运行之意,与磨盘的操作十分吻合。

胡员外(水杓)

名:唯一

字:宗许

号:贮月仙翁。

赞曰:周旋中规而不逾其间,动静有常而性苦其卓,郁结之患悉能破之。虽中无所有,而外能研究,其精微不足以望圆机之士。

姓“胡”,暗示由葫芦制成。“员外”是官名。“员”与“圆”谐音,“员外”暗示“外圆”。

 

罗枢密(茶筛)

名:若药

字:傅师

号:思隐寮长。

赞曰:机事不密则害成。今高者抑之,下者扬之,使精粗不致于混淆,人其难诸。 奈何矜细行而事喧哗,惜之。

姓“罗”,表明筛网由罗绢敷成。“枢密使”是执掌高级军事的最高官员,“枢密”又与“疏密”谐音,和筛子特征相合。

宗从事(茶帚)

名:子弗

字:不遗

号:扫云溪友。

赞曰:孔门高弟,当洒扫应对事之末者,亦所不弃。又况能萃其既散,拾其已遗,运寸毫而使边尘不飞,功亦善哉。

姓“宗”,表示用棕丝制成,“从事”为州郡长官的僚属,专事琐碎杂务。“弗”即“拂”,“不遗”是其职责,号“扫云”,就是掸茶之意。

漆雕秘阁(盏托)

名:承之

字:易持

号:古台老人。

赞曰: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吾斯之未能信。以其弭执热之患,无坳堂之覆,故宣辅以宝文而亲近君子。

复姓“漆雕”,表明外型甚美,也暗示有两个器具。秘阁为君主藏书之地,宋代有“直秘阁”之官职,这里有盏托承持茶盏“亲近君子”之意。

 

陶宝文(茶盏)

名:去越

字:自厚

号:兔园上客。

赞曰:出河滨而无苦窳,经纬之象,刚柔之理,炳其弸中。虚己待物,不饰外貌,休高秘阁,宜无愧焉。

姓“陶”,表明由陶瓷做成,“宝文”之“文”通“纹”,表示器物有优美的花纹。“去越”意思是非“越窑”所产,“自厚”指壁厚,加上“兔园上客”的号,就是宋代著名的“建窑”所产“兔毫盏”了。

汤提点(汤瓶)

名:发新

字:一鸣

号:温谷遗老。

赞曰:养浩然之气,发沸腾之声,以执中之能,辅成汤之德,斟酌宾主间,功迈仲叔圉。然未免外烁之忧,复有内热之患,奈何。

姓“汤”即热水,“提点”为官名,含“提举点检”之意,是说汤瓶可用以提而点茶。“发新”是指显示茶色,“一鸣 ”指沸水之声。

竺副帅(茶筅)

名:善调

字:希点

号:雪涛公子。

赞曰:首阳饿夫,毅谏于兵沸之时,方今鼎扬汤能探其沸者几希。于之清节,独以身试,非临难不顾者,畴见尔。

姓“竺”,表明用竹制成,“善调”指其功能,“希点”指其为“汤提点”服务,“雪涛”指茶筅调制后的浮沫。

司职方(茶巾)

名:成式

字:如素

号:洁斋居士。

赞曰:互乡童子,圣人犹与其进。况端方质素,经纬有理,终身涅而不缁者,此孔子所以与洁也。

姓“司”,表明为丝织品。“职方”是掌管地图与四方的官名,这里借指茶是方形的。“如素”、“洁斋”均指它用于清洁茶具。

徽宗《文会图》说宋茶

《文会图》描绘的是北宋时期文人雅士品茗雅集的一个场景,环桌而坐的文士,正进行着茶会。地点应该是一所庭园,旁临曲池,石脚显露。

宋徽宗赵佶是北宋第八代皇帝(1082—1135),作为帝皇,他在政治上昏庸无能,但作为一个文人,他的书画均可彪炳史册。宋徽宗一生嗜茶,著有著名的《大观茶论》,也留下不少与茶有关的字画,其中,《文会图》就值得一说。

 

《文会图》描绘的是北宋时期文人雅士品茗雅集的一个场景,环桌而坐的文士,正进行着茶会。地点应该是一所庭园,旁临曲池,石脚显露。四周栏楯围护,垂柳修竹,树影婆娑。树下设一大案,案上摆设有果盘、酒樽、杯盏等。八九位文士围坐案旁,或端坐,或谈论,或持盏,或私语,儒衣纶巾,意态闲雅。

竹边树下有两位文士正在寒暄,拱手行礼,神情和蔼。垂柳后设一石几,几上横仲尼式瑶琴一张,香炉一尊,琴谱数页,琴囊已解,似乎刚刚按弹过。

大案前设小桌、茶床,小桌上放置酒樽、菜肴等物,一童子正在桌边忙碌,装点食盘。

茶床上陈列茶盏、盏托、茶瓯等物,一童子手提汤瓶,意在点茶;另一童子手持长柄茶杓,正在将点好的茶汤从茶瓯中盛入茶盏。床旁设有茶炉、茶箱等物,炉上放置茶瓶,炉火正炽,显然正在煎水。

有意思的是画幅左下方坐着一位青衣短发的小茶童,也许是渴极了,他左手端茶碗,右手扶膝,正在品饮。

赵佶《大观茶论》论及茶器时曾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茶筅以箸竹老者为之,身欲厚重,筅欲疏劲,本欲壮而末必眇,当如剑瘠之状。”“瓶宜金银,小大之制,惟所裁给。”“勺之大小,当以可受一盏茶为量。”文中所说这些器具几乎在《文会图》中均能看到实物,是宋代点茶法场景的真实再现,有很高的艺术欣赏和史料参考价值。

煎茶、点茶,一直是中国历代文人雅士消闲人生的最佳方式,也是太平时期中国传统文化和人文精神的具体体现。除了必要的环境和器具外,重要的是要有优雅的情怀和洁净茶心。千百年后当我们真正静下心来,煎一炉水,瀹一瓯茶,焚香展卷,细细品读《大观茶论》或许能从字里行间和点染勾勒处,感受到那份曾经存在过的精致与儒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