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盏,以讹传讹的天目碗(郑培凯)

日本人从宋代以来,以讹传讹,看见黑釉就叫「天目」,荒唐无比,跟乡下人「见骆驼就称马肿背」一样。朋友听我说得如此决绝,就要我说个清楚。

朋友是艺术家,喜欢收藏,在台湾艺术圈中颇有江湖地位。听说我研究茶,就说到他家去,他藏有宋朝的茶碗,可以请我喝茶,体会一下宋朝人斗茶的情趣。天目茶碗配日本抹茶,最高规格的茶道了,他说。

禾目天目(兔毫)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禾目天目(兔毫) 日本佐贺県徴古馆藏

宋朝人喝茶,讲究与现代不同,味觉的「喝」只是品鉴的最后一个步骤,之前还有视觉鉴赏的复杂程序。喝的茶不是芽叶散茶,而是茶饼研成的粉末,在茶碗中击打成凝厚的泡沫,像浮起一层白蜡,称之为沫饽。

斗茶的方法,一般是比较沫饽的成色与质地,是否洁白光鲜,是否凝聚厚实,还要看泡沫的持久度。要压倒对方,打出最光辉灿烂的泡沫,就不能仅靠击打的技巧,还得借助最能发挥作用的茶碗。

福建建窑烧制的茶盏,瓷胎极为厚重,釉色青黑沉稳,一方面可以保温,维持泡沫聚而不散,另方面则以黑釉的底色衬出鲜白的沫饽,让人眼前一亮。


油滴天目 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

 


油滴天目 九州国立博物馆藏

这也就是为什么蔡襄《茶录》论「茶盏」,要特别标出「建盏」:「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

宋徽宗赵佶《大观茶录》论「盏」,也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盏惟热,则茶发立耐久。」

曜变天目 静嘉堂文库藏

 

曜变天目 藤田美术馆藏

朋友拿出三只黑釉茶碗,虽然达不到蔡襄说的「绀黑」或宋徽宗的「青黑」,但通体乌中偏褐,釉色依然鲜亮,隐约可见丝丝兔毫,确是宋代的建窑无误。

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上千年的文化传统都凝集在眼前。福建山乡的烧造艺能,不但成了宫廷审美的极致,还流传到今天,在我手中光辉耀眼。

朋友是留日的,接连说了好多次「天目碗」,我终于忍不住,说「天目碗」是日本人的讹称,不恰当的。称之为建窑,要淮确得多。而且,日本人从宋代以来,以讹传讹,看见黑釉就叫「天目」,荒唐无比,跟乡下人「见骆驼就称马肿背」一样。朋友听我说得如此决绝,就要我说个清楚。


灰被天目(柿红) 德川美术馆藏

(福建建窑)

 

灰被天目茶碗 铭 秋叶天目 MOA美术馆

(福建茶洋窑)

我说,日本茶道的起源,跟他们学佛有关,由中国禅宗丛林茶饮清规而来。南宋时期日本和尚来华学佛求道,主要参访的佛寺是禅宗的五山十刹。最重要而且最具规模的「五山」,都在浙江沿海一带,即临安(杭州)径山寺、灵隐寺、淨慈寺,及明州(宁波)天童寺和阿育王寺。

入宋日僧一般都从明州登陆,巡礼参拜两浙东海岸沿綫各地寺院,进而到达南宋首都临安,总要到五山之首的临济宗径山寺去拜访学习。径山寺地处天目山中,日本和尚在此学佛,顺便也就学了饮茶之道。

带回日本的,不但有禅宗佛法清规,还有饮茶之道,以及宋代斗茶的精品建窑黑釉茶碗。因为是在天目山学的喝茶之道,又在此得到建窑茶碗,便糊里糊涂讹称为「天目茶碗」,成为日本茶道最为尊贵的「唐物」茶具。


玳玻天目鳳凰文茶碗 MOA美术馆藏

(江西吉州窑)

 


木叶天目 日本私人藏

(江西吉州窑)

这么以讹传讹,把建窑烧造的茶碗称作天目山茶碗,且后来凡是看到黑釉茶碗,也不管是北方的定窑、磁州窑,还是江西的吉州窑、四川的广元窑,只要是黑瓷,都叫「天目碗」。

甚至闭门造车,发明许多莫名其妙的「天目」分类,什么曜变天目、油滴天目、禾目天目、灰被天目、玳皮天目、木叶天目等,不一而足。这种分类完全只看外表黑不黑,无视烧造的窑址,不管瓷胎的质地与施釉的深浅浓淡,一概称之「天目」。


油滴天目(华北油滴) 东京户栗美术馆藏

(河北磁州窑)

 


白覆轮天目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北方窑口)

 


白天目 德川美术馆藏

(日本本土)

其实,所谓玳皮天目与木叶天目,不但与天目山无关,也不是福建的建窑,而是江西的吉州窑黑瓷。更荒唐的是,居然还列出华北天目、河南天目、四川天目这些令老天都瞠目结舌的名目,好像天目山是飞来峰,可以东西南北,任意乱飞。

朋友说,天目茶碗的说法,在日本有其传统,从镰仓幕府后期就开始了,总是个日本瓷器研究的历史认识吧。我当然不否认,日本有其以讹传讹的文化传统,可以称「鹿」为「马」,但是,我们还是要指出,这是指鹿为马,见骆驼就说马肿背。

(来源:郑培凯所著《跳舞的螃蟹,明前的茶》

作者简介:

郑培凯,山东人,1949年随父母赴台,现为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教授兼主任。著作甚多,所涉学术范围甚广,以明清文化史、艺术思维及文化美学为主。《跳舞的螃蟹,明前的茶》为作者近年来发表在香港《明报》等刊物上的专栏文章结集所成。

茶道中的唐物名器——吕宋壶

『唐物名器』曾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茶人、大名们所疯狂追逐、攫取的心爱之物,时至今日依然是日本各大博物馆的收藏重器,『吕宋壶』便是其中之一。

『唐物名器』曾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茶人、大名们所疯狂追逐、攫取的心爱之物,时至今日依然是日本各大博物馆的收藏重器,『吕宋壶』便是其中之一。

那么,明明是唐物,为何称为『吕宋壶』呢?

『吕宋』指的是菲律宾的第一大岛——吕宋岛,名字来源于西班牙语:Luzón。在日本战国时代,该岛被西班牙所控制,是当时日本与海外进行商业往来的贸易点。

『吕宋壶』是由商人纳屋助左卫门从吕宋岛带回日本的,并将其做为礼物送给当时的统治者丰臣秀吉。『吕宋壶』的名称便是由此得来。

 


吕宋壶 立花家史料馆藏(明代)

『吕宋壶』自然也称为『唐物茶壶』,尽管名称与中国的茶壶一样,但是功用却是不同,用于储藏茶叶。在日本茶道中,放抹茶粉的称为茶入,放叶茶的称为茶壶。

 

茶壶比茶入要大得多,高约40公分,最大身径约30公分,可以装入二升(大约3.6公升)的米,是当时的吕宋岛再平常不过的储藏壶/罐。


唐物茶壺 銘 夕立 徳川美美术馆藏(南宋)

据说,千利休曾给予吕宋壶这样的评价,“这可是个了不起的东西啊!”

此时,千利休已经身为丰臣秀吉的“茶头(御用茶人)”、名倾天下,在政治方面的发言力,也是不容小觑。被千利休鉴定为“宝物”后,『吕宋壶』自然是水涨船高,迅速蹿升为“名茶器”。

 

利休的鉴定消息传出之后,各地大名纷纷抢购吕宋壶,据说连丰臣秀吉自己也买了三个。

唐物茶壶 铭 金花、松花 德川美术馆藏

德川美术馆便藏有一对在日本战国时期已是名器的『唐物茶壶』,铭为“金花”和“松花”,二者均为大名物。它们是战国大名织田信长所用之物。

“金花”的壶身上饰有金黄色的釉,釉面上泛出白色的匀称的流釉斑,“金花”铭可能就源于此。《信长记》中曾以“清香的壶”来赞美它。

“松花”是日本三大名壶之一,前二者为三日月壶和松岛壶。日本战国时代如同我国的三国时代,名将风起云涌,三位当时最著名的大名分别是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史称“战国三杰”。“松花壶”之所以名气非常大,就因为先后被他们三人所持有过。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茶碗在日本茶道中的地位——隐藏在茶碗中的残心禅意

看上去只是一只茶碗,一块陶片。但是,一次两次,五次十次,你用它点茶、喝茶,渐渐地你就会对它产生爱慕之情。

回前墨

茶碗在日本茶道中的地位非常特殊。历史上将军常用茶碗代替封地封赏有功绩的大名;一只著名茶碗会受到历代茶人的珍视,甚至为争夺一只茶碗会引发一场战争。即便平常茶碗,只要是茶人心爱,通常都会终身使用,视为伴侣。

 

在日本,茶碗已经超越了茶道具本身的价值,而成为美学境界、身份地位、权力的象征。也正是在日本,中国与朝鲜舶来的茶碗、日本本土烧制的茶碗同在一地融会贯通,交相耀映,焕发出异彩的光芒。

日本茶道溯源

日本之有茶,大约是在平安时代(注:唐宋时期,by 把盏堂)之前。据当时的文献记载,茶是由当时留学中国的日本僧人最澄带回国,并首先在寺院推广开来的。

 

与中国茶异曲同工,日本茶也是经由“药用”至“饮用”的过程。

被尊为“日本茶祖”的荣西禅师由宋朝携回茶籽,并分送筑前背振山、栂尾山,分植于宇治等地,并将宋朝禅院吃茶仪规完整地带入日本。

公元1211年,荣西撰《吃茶养生记》一书,书中详录以茶遣困、消食、解酒等功效。

公元1215年,由荣西献上的二月茶治愈了源实朝将军的热病,自此,饮茶更为风行。

此后不久,1235年,日僧圆尔辩圆入宋求法,并带回径山寺茶种种在自己的家乡静冈。

自此,日本茶道“禅茶一味”的寺僧传统被牢固地确立下来。


抹茶道用具与煎茶道用具

日本茶道大致分为“煎茶道”与“抹茶道”两种。“抹茶道”承袭“禅茶一味”的源头,是具有日本风格及宗教性的美学艺术。抹茶茶道由武野绍欧、村田珠光等宗师草创,在千利休时代被推至顶峰。在“抹茶道”中,茶碗尤其重要,成为一切茶道具的统称。

妙有与真空,收于一碗中

在日本,茶碗的分类有很多种说法,比较公认的分法是四类:舶来品茶碗、日本乐窑茶碗、日本国产茶碗及现代茶碗。

舶来品茶碗:中国茶碗、朝鲜茶碗、其他舶来茶碗;

日本乐窑茶碗:本宗茶碗、旁宗茶碗、仿造茶碗;

日本国产茶碗:京窑茶碗、将军家窑茶碗、地方窑茶碗;

现代茶碗:历史名窑继承、现代创烧。


建窑兔毫盏

日本“抹茶道”主要是承袭自中国宋代茶道,所以在最初,来自中国的“唐物”特别受到日本茶人的追捧,尤其是建窑烧造的“建盏”。当时的日本学僧大多在宋的径山寺、昭明寺、禅源寺、万寿寺等寺庙参学,而这些寺庙主要集中在浙江天目山一带。

 

在当时,寺庙茶仪非常受重视,通常都使用建盏点茶。作为修学的纪念品,留学僧人回国时会带回一些建盏,由于是从天目山带回的,所以称之为“天目茶碗”。日本茶人非常欣赏有窑变效果的天目茶碗,只有招待贵宾时才偶尔拿出来使用。


日本国宝 千利休茶室 待庵

经历了室町时代、书院茶时代,日本茶道在集大成者千利休的带领下走向返朴归真的草庵时代。千利休是日本茶史上的一个传奇,可以说千利休的茶道思想就是日本茶道的思想。

 

千利休所创“侘”茶的茶道美学影响了许多方面,草庵茶更是引领日本茶道走向禅宗美学“本来无一物”的境界,并且由崇尚华贵“唐物”的审美过渡到遒劲枯高的本土化审美。在《南方录》中,对千利休的主张描述如下:

草庵茶的第一要事为:以佛法修行得道。追求豪华住宅、美味珍馐是俗世之举。家以不漏雨,饭以不饿肚为足。此佛之教诲,茶道之本意。


重要文化财 黑乐茶碗 铭 大黑

在这种主张的影响下,日本茶道使用的茶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日本本土烧造的“乐烧”及朝鲜茶碗渐渐成为主流,“乐烧”一碗之难求比之“天目茶碗”有过之而不及。

 

 

这在美国人威廉·乌克斯看来是非常神奇的,他在其著作《茶叶全书》中对日本茶道的茶碗作了一番绘声绘色地描述:

“茶碗”是最重要的茶具,品茶人都非常重视。“唐津烧”、“萨摩烧”、“相马烧”、“仁清烧”,尤其是“乐烧”等制品都非常适用于茶道。

品茶人特别珍重“乐烧”,丰臣秀吉甚至用金印赐予制作者河米屋(朝鲜人,卒于1574年)的儿子长次郎,特许他可以在瓷器上印有“乐”字,这是丰臣秀吉宅邸名称“聚乐”的第二个字。

“乐烧”茶碗的构造非常适于饮茶:碗上涂有一层海绵状的厚糊,不易传热;粗糙的表面,易于把握;微微内卷的边沿,可防外溢;涂釉光滑,唇感舒适,且依然能使绿茶的泡沫就像在黑色粗瓷碗中那样明晰。


重要文化财 赤乐茶碗 铭 无一物

“乐烧”是由千利休倡议完全用手工制作的茶碗,并且由千利休本人亲自定型,由乐窑的首代名匠长次郎(?—1625)烧造。乐茶碗根据釉色分为赤乐与黑乐两种。赤乐施红釉,是天正十四年前试烧成功的品种;黑乐施黑釉,黑中泛褐,富于变幻,给人以温厚的感觉。

 

利休曾选取长次郎烧制的七件乐茶碗精品组成所谓“利休七式”(或称“长次郎七式”),分别是赤乐的“早船”、“检校”、“木守”、“临济”与黑乐的“大黑”、“钵开”、“东阳坊”,作为长次郎乐茶碗的代表。今仅存“早船”、“大黑”、“东阳坊”三件而已。


国宝 大井户茶碗 铭 喜左卫门

朝鲜茶碗,指的是朝鲜高丽、李朝时期所产茶碗,其实也即是当地人所用的饭碗。“朝鲜茶碗”外形粗砺,远不如“天目茶碗”那样华贵讲究,非但不是茶人所用,甚至当地的达官贵人也不用它,只是平民用来吃饭的普通用具。

那么,如此粗陋的用具怎么走入风雅高贵的茶席呢?原因还是离不开千利休。

 


重要美术品 青井户茶碗 铭 云井

 

利休所倡的草庵茶风力图打破常规与传统,从不均衡、不对称、简素中寻求一种朴拙天真之美,而碗身布满小石粒、小黑斑,釉色随处剥落的朝鲜茶碗正是符合了侘茶中的这种“无心的艺术”。

 

朝鲜茶碗种类多达数十种,最有代表性的为“井户”茶碗。井户茶碗形如一朵牵牛花,满施釉,枇杷色,碗座碗身处处掉釉、开裂,即便在朝鲜民间也不见得受到重视,却被日本茶人奉为至宝。

 


国宝 白乐茶碗 铭 不二山

 

日本茶人对茶碗的执著令人叹为观止,在别国人眼中是难以理解、不可思议的,而在他们自己看来却相当自然。对于茶碗的珍视,在日本茶人佐佐木三昧先生所著《茶碗》一书中可见一斑:

看上去只是一只茶碗,一块陶片。但是,一次两次,五次十次,你用它点茶、喝茶,渐渐地你就会对它产生爱慕之情。

你对它的爱慕越是执著,就越能更多地发现它优良的天姿,美妙的神态。就这样,三年、五年、十年,你一直用这只茶碗喝茶的话,不仅对于茶碗外表的形状、颜色了如指掌,甚至会听到隐藏在茶碗深处的茶碗之灵魂的窃窃私语。

是否能听到茶碗的窃窃私语,这要看茶碗主人的感受能力。任何人在刚刚接受一个新茶碗时是做不到的,但是随其爱慕之心的深化,不久便会听到。当你可以与你的茶碗进行对话的时候,你对它的爱会更进一步。

茶碗是有生命的。正因为它是活着的,所以它才有灵魂。

正如川端康成在《雪国》里描述的那只绘有嫩蕨菜的织部茶碗,碗沿有一处深红的印渍,仿佛茶渍,又仿佛主人久久品饮所抿出的唇印,使茶碗生动不已。可以说,理解了茶碗,就理解了日本茶道的“禅茶一味”,就理解了根植于日本茶道中的“残心”,与“物哀”之伤……

(原文作者:张菁;标题:《愿随孤鸿轻云去——隐藏在茶碗中的残心禅意》;载于:《禅》刊2012年第3期)

与天目茶碗并重的“唐物茶入”

日本茶道具中,建窑所产的天目茶碗和贮放浓茶粉的茶入,以其最富艺术和美学价值,被公认为最重要的茶道具之一,长期以来居于茶道具之首。

 日本茶道具中,建窑所产的天目茶碗和贮放浓茶粉的茶入,以其最富艺术和美学价值,被公认为最重要的茶道具之一,长期以来居于茶道具之首。

 

何为茶入

 


唐物丸壺茶入 铭 淡雪 南宋~元時代


日本抹茶道在表演过程中,一般要点浓茶与薄茶两种,点浓茶是茶事之关键所在。茶入是专门用来贮存浓茶粉(多以最上等茶叶研磨而成)的陶罐,一般安置在表演者身旁十分显要的位置。

 

茶入依产地不同,可分“唐物茶入”(中国传入)和“和物茶入”(日本制作)。因宋人茶具中无“茶入”名称,故其用途,已无从稽考。

 

在日本,有说是唐人盛放火药的容器,有说是盛头油用的,如后来声名显赫的“初花茶入”,传说曾是唐明皇爱妃杨玉环用过的油盒。还有人认为,唐物茶入是在日本茶道兴起初期,由日本陶祖藤四郎在13世纪从中国学回制陶技术并用自中土带回的陶土和釉料制作的。

 

十九种唐物茶入的形状

十九种唐物茶入 野々村仁清作

唐物茶入依形态不同,可分为“擂座、大海、文琳、茄子、肩冲、瓢箪、鹤首、驴蹄、身付、文茄、瓶子、达磨”等种类,造型大致以褐釉小壶为主。

最初传入日本的唐物茶入数量有限,但在室町时代以后,随着日本茶道文化的普及,茶入需求量激增,日本人也开始“赏举”、重视自己烧制的和物茶入。此后,著名的和物茶入也有了“名土加铭”和使用舶来织品包装、家室相传等尊贵的待遇。当然,与在日本茶道中占有至高无上地位的唐物茶入比较,仍难望其项背。

唐物茶入是身份和权势的象征


大名物 付藻茄子 南宋~元時代

与“唐物天目”一样,日本茶道界一直把“唐物茶入”视为稀世奇珍、一种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和“财产与权力的象征”。

 

据说500年前的日本战国时代,“唐物茶入”更曾是将军们不惜生命为之征战的宝物,当时有一定级别的唐物茶入己成为武将身份和权势的象征。

在日本茶道史上,一些名贵的唐物茶入总是与将军、重臣、历史文化名人、茶人的名字相联。一些著名唐物茶入,更有历代茶人为其编纂的名录,记载取名由来、传承历史、逸话等。

大名物 初花肩冲

如著名的唐物茶入,号称“天下三肩冲”的“新田”、“初花”、“槽柴”。据说“新田”为珠光发现名器;“初花”系杨贵妃用过的头油壶,且二者都曾被日本战国时代末期统一日本的名将丰臣秀吉在皇宫茶会上使用过。

另一后来入藏静嘉堂文库美术馆的举世闻名的唐物茶入“九十九发茄子”(又称“天下四茄子之首”),据说是日本室町时代茶会始祖村田祖光以99贯钱购买而得。而另一被称为唐物茶入极品的“北野茄子”,则因其美丽异常的色调而被丰田秀吉占为已有。


大名物 新田肩冲

日本茶道界把传世的著名唐物茶入登记入册,并按不同年代和艺术价值分出等级:如“大名物”、“中兴名物”等。日本茶道史上介绍唐物茶入的文献著述比比皆是,较早的有《金尺文库故书》、《抵园执行日记》、《山上宗二记》、《君台观左右帐记》、《茶入之次第》以及《松屋会记》等。

日本茶道中,欣赏“茶入”已成为一道令人钦慕的程序。其方法是让客人从观察“茶入”的外形开始。一般以富于个性的茶入为上品;继而拈量其重量,以胎薄轻巧为佳;同时欣赏自然流釉的生趣,素胎与釉色搭配装饰纹路的形式;未了,还要欣赏与茶入罐子相配套的罐盖。

茶入的盖多以象牙为原材料。据说,一个讲究的茶入往往配置有几个象牙盖子。唐物茶入多收藏在层层的箱匣之中。如果是“大名物”则收藏在如铠甲一般大小的漆器箱中,备受珍爱。

 

唐物茶入的产地和窑口

对于传世的许多著名的“唐物茶入”的产地,始终是日本茶道、陶瓷界至为关注的问题。

上世纪90年代,在福州市旧城改造工程中,陆续发现了大批宋代的薄胎酱褐釉陶器,有罐、瓶、盒、钵、灯、水注、执壶、香熏、锅等器型,其中又以各式酱褐色釉薄胎小罐数量最多。

这些小罐的制作均十分精细,胎土多淘洗,少杂质或砂眼、气孔,烧成温度和烧结度高,多薄胎,一般胎薄仅2毫米左右,小型器仅1毫米,整体造型匀称、规整。

重文 大名物唐物茶入 铭 北野肩冲

令人称奇的是这批陶制小罐,无论造型、胎质、釉色及工艺手法与传世的日本唐物茶入几无二致。进一步的考古还发现,福州西北郊的洪塘窑址是烧制此类陶器的地点之一窑址出土的此类小罐虽然数量不多,但造形、釉色也与传世的部分日本唐物茶入完全一致。

福州发现的唐物茶入及烧制窑口的消息传到日本后,引起日本陶瓷、茶道界的极大关切。日本国野川美术馆和里千家茶道资料馆等多家单位,派出专家学者来福州考察这一重大考古发现。福州这一重要的考古发现,将为最终解决唐物茶入的窑口问题提供重要线索。

(来源:陈龙,《宋代外销茶具——唐物茶入》,载于《农业考古》;粟建安,《福州湖东路出土的薄胎酱釉器及相关问题》,《福建文博》

日本茶道名器中的唐物茶入——五岛美术馆藏品

这些“唐物名器”中,除了建窑和吉州窑为主的天目茶碗、龙泉窑的青瓷茶碗和青瓷香炉之外,还有另一重要的茶陶用器——茶入。

自12世纪荣西禅师将茶种带回日本,至14世纪田村珠光创立日本茶道的期间,随中日僧侣的频繁往来,中国的书法、绘画、陶瓷、织物等也一起大量的输入日本。茶道在日本武士阶层普及之后,来自中国并茶道直接相关的陶瓷器物备受推崇,被称为“唐物”,成为武将们千方百计去搜集、猎获的对象。

这些“唐物名器”中,除了建窑和吉州窑为主的天目茶碗、龙泉窑的青瓷茶碗和青瓷香炉之外,还有另一重要的茶陶用器——茶入。

本期我们便来介绍日本茶道名器中的唐物茶入。

日本茶入的种类

 


茶入的构成

茶入是盛浓茶粉的小罐。茶事中要点两种茶:浓茶与薄茶,前者浓稠如粥,后者浓度近似咖啡,其中浓茶是茶事的关键。因此茶入也是日本茶席上最为重要的茶道具之一。

日本战国时代的茶入多为从中国进口的,量少珍稀。这些从中国传来的茶器,得到了武将茶人的特别钟爱。他们为自己心爱的宝物命名,还为它们精心设计制作了各种不同的包装袋,这些茶器在茶会上被使用的情况都被记录在案,保存至今。

唐物茄子茶入 铭 宗吾茄子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7.5cm 口径3.6cm 胴径7.8cm 底径2.8cm

原为室町时代末期茶人十四屋宗伍(村田珠光弟子)所有,后来辗转流入织田三五郎之手,之后又成为德川幕府的柳营御物(“柳营御物”是指德川将军家所藏茶器名品)。

“茄子”是唐物茶入的赏玩用语,因其下腹膨大,形似茄子,被爱称为“茄子”。茶罐还有3套精美的富有日本情调的软包装,真涂四方盆(漆盘)里面一隅有利休朱书,内箱盖表墨书“茄子”,中箱书“宗吾茄子”。这件器物被认为是唐物茶入的优品,直接对日本本土的濑户茶入产生影响。

唐物文琳茶入 铭 本能寺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7.3cm 口径2.7cm 胴径6.9cm 底径3.0cm

原为日本战国大名朝仓义景(越前朝仓家末代大名)所持,也被称为“朝仓文琳”。

天正元年(1573年),织田信长领兵攻占越前一条谷城,朝仓义景战败自杀,此物被织田信长所得,后捐赠给京都本能寺,又名“本能寺文琳”。“文琳”之名来自于和歌“三日月文琳”,是对其釉药色调的赞美。

唐物大海茶入 铭 稻叶大海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7.3cm 口径5.8cm 胴径10.1cm 底径6.2cm

此件器物的中箱盖表书写有金粉“稻叶大海”字样,其附带的器物有一个朱漆长方形木盆(盘),盆的包装箱墨书有“信长家传来”、“稻叶大海”等字样,此外还有仕覆(茶器包装袋)栖川锦、有乐缎子、大坂蜀锦云鹤缎子等四种。

信长即织田信长,幼名吉法师,通称三郎,著名绰号为第六天魔王,出生于尾张国(今爱知县西部)胜幡城(一说那古野城),日本安土桃山时代之初势力最强大的战国大名。他在1568年至1582年间,作为掌握日本政治局势的领导人,推翻了名义上管治日本逾200年的室町幕府,并使从应仁之乱起持续百年以上的战国乱世步向终结,是日本战国时代的三英杰之一(另外两人是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

此件茶入原为织田家所有,后传入武将稻叶一铁(1514-1588年)家中,稻叶先后曾出仕于土岐氏、斋藤氏、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是一位文武兼备的武将,美浓三人众之一。

“大海”一词据说是因其造型形似“平丸形”而命名,一般口宽、腹大而扁圆的茶入常被命名为“大海”。

唐物肩冲茶入 铭 安国寺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11.1cm 口径3.9cm 底径4.7cm

原为日本战国时著名武将细川幽斋、三斋父子所有,后又为安国寺惠琼(1539-1600年,日本安土桃山时代的佛教僧侣和大名)所持,被命名为“安国寺肩冲”,大名茶人、武将细川三斋又将其名为“中山肩冲”。

此物从惠琼手中流出后,又经历了多次的辗转流传,一度曾为德川家康所有,又流传到细川三斋、细川忠利父子手中,此后又进入德川幕府,最终流入五岛庆太手中,入藏于五岛美术馆。

此物之所以为那么多的武将、大名、茶人所钟爱,其独特的釉色美应是一个重要原因,黑而光亮的釉色泛出白鼠色的光斑,十分美丽。

唐物円座肩冲茶入 铭 利休円座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8.5cm 口径4.1cm 底径5.0cm

原为千利休所持,于天正十年(1586年)的茶会出现,是当时登场的茶入中的优品。

唐物文琳茶入 铭 吹上

 


南宋時代・13世紀

高6.3cm 口径2.2cm 底径1.9cm

中兴名物,原为酒井宗雅、松平不昧所持。“吹上”,是由江户时代大名茶人小堀远州按和歌《秋歌下》的一句所命名。

五岛美术馆中,除了以上的唐物茶入,还数件日本古濑户窑的茶入,我们也一并来欣赏一下。

瀬戸肩冲茶入 铭 月迫

 


桃山時代・16―17世紀

高7.4cm 口径4.0cm 胴径5.8cm 底径4.0cm

瀬戸瓢形茶入 铭 春庆瓢箪

 


桃山時代・17世紀

高7.9cm 口径2.8cm 胴径6.3cm 底径3.9cm

瀬戸肩冲茶入 铭 神无月

 


江戸時代・17世紀

高8.0cm 口径3.7cm 胴径6.4cm 底径3.7cm

 

(参考:《日本茶道中的唐物名器》,作者:紫玉,刊于『收藏界』。)

唐物天目,今在何处?

从南宋以来,日本就开始搜集中国的天目碗,中国国内反倒越来越少,尤其是宋抹茶道废弃后,日本更是大批进口天目碗。

从中国输入茶道具的时代开始,“唐物”在日本就享受了尊贵的地位,从天皇饮茶的茶会,到足利议政将军所发展的书院茶,都将“唐物”放在重要位置。一直到现在,各流派的博物馆里都有大量的唐物留存展示,而宋朝的天目碗中的珍品,更是日本各博物馆中的“国宝”。

到了日本茶道形成期,村田珠光开始培植“和汉兼济”的风格,他提出将简朴的民具和华丽唐物融合在一起。之后的武野绍鸥,也是千利休的先导,进一步改革了日本的茶道具:先改革茶架,更注重实用功能;还创造了椭圆形、斗笠形的各式茶釜。

 

他还高度评介芋头状的清水罐、茄子形的小茶罐,这是和式茶具的新发展:色彩素雅,向秋色靠拢;外形更强调谦和;质地更重视手感。唐物渐渐消退。


黑乐茶碗 长次郎作


乐茶碗(现代)

到了千利休时代,茶会的娱乐性被彻底消除,他重视的和物之美,特别是那种朴素简约的风格,开始流行开来。他抛弃了精美的天目碗,开始用朝鲜的朴素饭碗,之后又和陶工长次郎共同创造了乐烧茶碗,以适应他的草庵茶风格。

千利休改革了大量茶具,他的主要方式,是用生活中随意发现的器物,借用禅宗中的“本来无一物”创造了很多茶道具,例如打水用的桶,拿来做点茶的清水罐;将渔民捕鱼的鱼篓,做了插花的花器。

他的努力,让许多“和物”的价格超过了唐物,拿黑乐来说,现在他的一只茶碗的价格,要高达几十万日元,更不用说古董黑乐了。这也许有点违反千利休的本意,他反对大家用唐物,一方面是因个人的审美,另一方面是因为唐物昂贵而难以获得。他写过“莫等春风来,莫待春花开”的句子,“春风、春花”都是代指昂贵的唐物,劝人们不要去追寻追求不到或者很难得到的器物,可是没想到,和物的价格现在也上升到了高昂的地步。


唐物肩衝茶入 銘松山肩衝

与此同时,唐物去了哪里?都被彻底取代了吗?

 

吉左卫门(乐烧第十五代继承者)告诉我们(作者一行),肯定没有,只要耐心找,唐物在日本茶道体系里比比皆是。拿日本现在的茶具体系来说,抹茶道中所用的大多数器物,无论是茶架、茶釜、茶罗、茶勺还是茶磨,虽然到了日本,经历了许多改革,但基本上仍没有脱离宋茶道的影响,基本和宋代所用的器物形态一致;不少名家所用的小器物,例如茶叶罐,还有很多是古董唐物,这也是最让他们自豪的。

因为抹茶道发展到晚期,尤其是德川时代,随着新的有实力的阶层兴起,例如贵族武士,他们又开始注重茶会的豪华格调,搜集曾经珍惜的唐物,使唐物的价格再次上升。不过,到了幕府时代,大批唐物又流失到了民间,所以,现在不少茶道流派高手手中都有一件两件天目碗。

天目碗始终在日本的茶具体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实际上,“天目碗”这个名称都不是中国古代陶瓷文献中记载的,而本就来自日本的文献,因为将宋时饮茶方式和茶种带回日本的荣西禅师就在江浙一带活动,所以有说法,是因为茶碗从天目山带回而命名为“天目碗”。

这个说法在日本被普遍接受,但在浙江一带天目山烧窑也没留下什么记载,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在西天目山区发现了一些窑址,其中的瓷器碎片中有黑釉瓷,而且上面有油滴、兔毫等花纹,解决了人们长期的疑问。这片区域都属于建窑系(也称建阳窑),而建窑,宋以来就以出品各种黑釉中带有兔豪和油滴的茶碗而著称。

建窑出品的黑釉茶碗,是宋人推崇的饮茶道具,宋徽宗和蔡襄都有专门的描绘。这里的黑盏的特点是口大足小,胎体厚,最厚在足底,由于胎厚烧成的温度比较高,所以坚实,但是最大的特点还是釉色,除了纯黑色,还分为兔毫斑纹釉、油滴釉、杂色釉,最珍贵的是曜变釉。

前几者虽然也珍贵,但是窑工掌握了其中技术,气泡从釉中出现就会留下各种变化,有规律可循。可是曜变釉是窑变产生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现在传世的几件物品,全部在日本的博物馆中。其中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有一件,瓷器专家形容为“宝光焕发”;而龙光院收藏的一件,是该院传世之宝,被称为日本的“大名物”。

国宝油滴天目 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

另外的几种,油滴、兔毫,包括传说中鹧鸪斑的天目碗,则在日本的博物馆中比较多见,包括里千家、表千家和武者小路千家几个流派的家族博物馆中也能看到。最出名的一件油滴天目碗,原来为丰臣秀吉所藏,现在为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所藏,黑釉中有大大小小的银色油滴,1953年也被列为国宝级文物。

从南宋以来,日本就开始搜集中国的天目碗,中国国内反倒越来越少,尤其是宋抹茶道废弃后,日本更是大批进口天目碗。到了足利将军时代,天目碗中的名物都一一登记在册,曜变釉被称为世之重宝,油滴为第二重宝。

因为天目碗被看重,中国其他窑口也开始生产类似建盏的器物出口,包括吉州窑、定窑等,但是他们烧制的盏都保留了自己的特色,釉色多变,有灰色、青绿色等等,也都被统一称为“天目”。日本收藏家经常说,自己手中有绿天目、黄天目,就是说的这些。

金彩文字天目 『寿山福海』

唐物天目在日本的总量还是很大的。除了上述几种,还有特别珍稀地在黑釉或酱色釉上施加金银彩色的(称为“金彩天目”,『把盏堂』注),现在东京国立博物馆藏有两件,一件是牡丹纹,一件是蝴蝶纹。这两件,不一定是建窑所产,很可能是苏东坡称赞过的“定州花瓷琢红玉”,将草茶研末放在酱褐釉的茶盏中,颜色对比也很鲜明,是早于蔡襄的时髦喝法。不过现在这类瓷器国内同样看不见,基本流传在欧美和日本的博物馆中。

明代晚期,从中国学习了煎茶道的日本同样流行“唐物”,日本茶器的很多名称得自中国茶器物,如明朝文人著作中管茶壶叫“注春”,用以注茶;管分勺叫“分盈”,意思是量水的斤两;管茶杯叫“啜香”;“苦节君”为竹茶炉,“乌府”是盛炭的炉子,现在的日本茶道集会上,这些名称都一一保留着。

 

所以,日本的茶器变化实际上和中国茶器的变化几乎同步,并没有太脱离中国唐宋明茶道的范围。

(节选自三联生活周刊《日本茶道的器皿:茶器背后的思考》,作者:王凯。)

『唐物名器』青磁茶碗 · 馬蝗絆

青瓷茶碗·铭马蝗绊,为大名物、重要文化财产(次于国宝),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是南宋龙泉窑的巅峰之作。

青瓷茶碗·铭马蝗绊,为大名物、重要文化财产(次于国宝),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是南宋龙泉窑的巅峰之作。

 

高9.6cm 口径15.4cm 足径4.5cm

 

该茶碗名为“马蝗绊”的背后,其实还有这样一段故事。

12世纪,日本遣唐使平重盛到中国宁波育王寺进香奉献,作为回礼,当时的住持佛照禅师便赠与青瓷茶碗一件。该茶碗便被带回日本,而后流传至室町时代的日本将军足利义政手上(1449年~1473年在位)。

由于碗底有裂缝,足利义政便派人到浙江龙泉,要求按照该碗的重造一批茶碗。然而,由于时隔近两百年,或因当时龙泉已无如此出色的茶碗,因此并未满足日本遣使的要求,而只是用小铜绊将裂痕修补(锔)好送回日本。由于补上的小铜绊形似蚂蝗,故得名“马蝗绊”。

虽然此次日本遣使未能如愿定制一批茶碗,但是却另外获得了一件龙泉窑青釉凤耳瓶。在传世宋代龙泉窑作品中,以该件最为出色。当时日本将青瓷器称为“砧青磁”,后来后西天皇根据白居易的诗《闻夜砧》,将花瓶命名为“千声”,现为日本国宝。

漆盒

 

《马蝗绊茶瓯记》

以下该碗在其他光源下所拍摄的照片,从不同角度的照片上,可以清楚辨识碗的整条裂缝及“马蝗绊”。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日本为何称建盏为天目

相传宋元时期浙江天目山佛寺林立,日本禅僧多至天目山留学求法,回国时常带回天目山寺院中所用的建窑黑釉盏,因此这类茶盏就被称为 “天目” 。

相传宋元时期浙江天目山佛寺林立,日本禅僧多至天目山留学求法,回国时常带回天目山寺院中所用的建窑黑釉盏,因此这类茶盏就被称为 “天目” 。

 

这是“天目”来由的最为广泛和普遍的说法。但“天目”之说,至今在陶瓷界和日本茶道界仍存在着令人莫衷一是的看法。尽管中日两国陶瓷考古界却存在一种共识:“天目”,这一名称来源于日本。

 


《君台观左右账记》

日本茶道界广为人知的史料,如《禅林小歌》(1394~1428年)、《君台观左右账记》(16世纪初)、《山上宗二记》(1588年)等,有关“天目”的汇总信息:“天目”作为饮器的名称至少在14世纪就出现于文献中。它以山名来命名,当时建盏类茶碗与 “天目” 是分开记录的,“天目”的价格比较低廉。

例如,品评足利将军家藏唐物的《君台观左右账记》中,所载的茶碗排名是:曜变建盏(值万匹绢)、油滴建盏(值五千匹绢)、兔毫建盏(值三千匹绢)、鼈(鳖)盏(值千匹)、乌盏(即黑釉,价廉)、能(或鲐、態)皮盏(廉价)、天目(不是将军家的御用之物,谈不上价格,即便宜得说不上价格)。

 


建窑曜变天目


建窑油滴天目

建窑禾目天目(兔毫)

在16世纪初期,“天目”的上品被称为“灰被天目”,而建盏类茶碗有许多等级,建盏也不包含在 “天目” 之中,与“天目”同属于 “土之物”的范畴, 其价格远远高于“天目”。

16世纪以后,有关“天目”的记载在日本文献中不胜枚举,名称情况相当复杂。其中熟悉的名称有“天目”、“曜变天目”、“白天目”、“珠(朱)光天目”、“黄天目”、“濑户天目”、“油滴天目”、“玳皮盏天目”、“菊花天目”、“鷲天目”,也有不为人了解的其他“天目”,甚至有来自朝鲜半岛的“高丽白天目”。

灰被天目

可见,16世纪以后,在茶道界“天目”已作为一种固定式样的茶盏总称而被使用着。可能只要是此类钵形的茶碗或类似这种形状的茶碗,不分产地(即进口货或者国产货),不分釉色,甚至可以忽略除器形以外的其他装饰特征而将这种形状的茶碗直接冠以“天目”的名称。

 

另外,可以肯定的是,在16世纪初,建盏与天目是茶盏中等级不同的两个种类,建盏的价值及地位窑远高于天目茶碗。

 


白天目

 

黄天目

日本烧造的“濑户天目”

 

但是,建盏究竟何时与“天目”划上等号?何时开始“天目”的概念中包含了建盏?

尽管在16世纪末,建盏与“天目”分开称呼的情况依然存在,但是,由于“侘茶”的盛行,日本茶道界的审美观发生了转变。建盏从茶盏中的高级品一落而成为廉价物,同时,“天目”的外延也进一步扩展开了。

 

至19世纪以后,在日本茶道界,“天目”已演变为包括中国建窑系列、吉州窑系列茶碗以及所有与那种束口、深腹、高圈足茶碗形状相同或接近的各类唐物茶碗或和物茶碗的总称。


吉州窑玳玻天目

吉州窑木叶天目


吉州窑梅花天目


吉州窑鳖甲天目

将“天目”等同于黑瓷的说法究竟始于何人,由于资料的缺乏一时无法确定,但明确将黑瓷与天目划上等号的推波助澜者非小山富士夫莫属。1974年,日本平凡社发行了全48卷的《陶瓷大系》,小山富士夫在文中起首就写道:“施黑色釉药的陶瓷器,在日本被俗称为天目。青瓷和天目,它们所反映的幽玄的精神特质是东洋陶瓷所特有的。”

于是,“天目”成为黑瓷的代名词,并迅速普及。这一说法,随着《陶瓷大系》的传播,在中国学术界也广为盛行。但是这一说法,日本茶道界并不完全认同。1979年,奥田直荣在《天目》一文中基于日本茶道界的立场提出,“天目”等同于黑釉是“不懂常识”。

(参考:方忆、水上和则著《“天目”释名》。

方忆(1969-),女,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副研究馆员;

水上和则(1953-),男,日本专修大学文学部兼任讲师,早稻田大学讲师、文化财博士。)

【日本茶碗史】第一期:唐物天目

在16世纪之前,日本茶道对“唐物茶碗”是推崇备至,建盏是当时最高等级的茶碗。

在往期探讨建盏和天目的文章中,我们已经或明或暗地提到,日本茶碗历经三个时期:唐物茶碗、高丽茶碗、和物茶碗。

在16世纪之前,日本茶道对“唐物茶碗”是推崇备至,建盏是当时最高等级的茶碗。16世纪之后,由于千利休提倡“和敬清寂”的茶道精神,日本茶道转向了朝鲜平常百姓所用的“高丽茶碗”,此时是日本茶碗的转型期。在此转型期间,千利休亲自指导自己的窑工长次郎烧制茶碗,后称为“乐茶碗”,日本茶碗便由此逐渐过渡到本土烧制的“和物茶碗”时期。

此次,我们来系统地介绍日本茶碗历经的这三个时期,每期为一文。本期介绍唐物茶碗。

第一期:唐物茶碗

日本著名茶器:松屋肩冲茶入

唐物是指从中国进口的东西的总称,包括唐物茶碗,唐物茶入,唐物茶壶,唐物花入等等。其中最为值钱的是唐物茶入,然后才是唐物茶碗。

中国向日本出口瓷器,要追溯到唐代,所以叫做“唐物”,当时是以赠送和私人携带的方式,把大量中国的瓷器带回日本,不过唐代的瓷器技术其实还不是很高明。宋代大量瓷器出口到日本,这个时候,唐物茶碗和中国茶道在日本流行开来,这是唐物茶碗的鼎盛时期。德川幕府成立以后,日本茶道发生了重大转型,这个时候,高丽茶碗替代了唐物茶碗的地位,直到今天,唐物茶碗的观赏和艺术价值都超过了使用价值,但是日本茶道讲究的主要是使用价值。

其实中国各种各样的瓷器,都出口到日本过,但是出口瓷器并非精品,和清宫旧藏的差距非常大,但是日本人还是非常珍惜。

唐物茶碗主要有5类:

1、天目茶碗;

2、青磁茶碗;

3、染付茶碗;

4、赤绘茶碗;

5、安南茶碗;

1、天目茶碗

天目茶碗,包括福建建窑的禾目天目(兔毫建盏)、油滴天目(鹧鸪建盏)、曜变天目(异毫盏);吉州窑的木叶天目、玳皮天目、龟鳖天目;磁州窑等北方窑口的油滴天目;未肯定窑口的黄天目;茶洋窑的灰被天目。

◎禾目天目

禾目天目,中国人叫做“兔毫盏”,是建窑的主要产品,由于极厚的挂釉在烧造的时候产生了流动,所以产生了一条一条的图案,这也是“窑变”的一种。它是宋代非常常见的一种碗,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的古玩市场上都有大量的存世。其中,毫色泛绿为佳,而泛蓝则为极品。但是禾目天目由于数量太多,所以并没有特别有名的藏品。

油滴天目

建窑油滴

 

华北油滴

油滴天目有两种,一种是建州油滴,在中国叫做鹧鸪盏,因为花纹像鹧鸪鸟的羽毛。还有一种叫华北油滴(磁州油滴),在中国叫做雨点釉,两种碗一种是南方瓷,一种是北方瓷,风格迥然不同。油滴天目是建州窑另外一种施釉方式而成的碗,但是成功率非常低,所以传到日本就非常珍贵了。

 

油滴天目因为釉银色,看上去就像油挂在上面而得名,又以滴中带蓝为上佳,一只好的油滴天目,在拍卖会上,往往要比同尺寸规格同时代的禾目天目贵10倍左右。油滴天目的制作在明代就失传了,上个世纪20年,日本人恢复了这个技术,而中国人恢复到大批量生产,是在80年代,但是就是现代仿品,油滴的价格也往往是禾目的3到5倍。

曜变天目

曜变天目是油滴天目偶然而成的珍品,在全世界,被认定为曜变的,只有3只。堪称是谜一般的茶碗。曜变茶碗可能是由于油滴中空气爆裂却没有伤及碗面而成的,所以油滴附近有异常耀眼的蓝色。

以上三种,都是来自于福建建窑,所以又叫做建州三天目,是日本茶碗中最高等级的茶碗。

◎木叶天目

木叶天目又叫做树叶盏,是宋代江西吉州窑的有名作品。吉州窑在烧之前,用一种特殊的贴花技术,把树叶,剪纸等贴在碗面,然后上釉烧造,这样就会出现奇特的花纹。在喝茶的时候,就好像一片树叶漂浮在水面上,很有意思。木叶天目一般都是大口径的斗笠盏,是江西吉州窑非常普遍的一种产品。

◎鳖甲天目

在《大正名器鉴》一书出版前,日本人并不区分玳皮天目和鳖甲天目。鳖甲天目和玳皮天目的外观迥然不同,在中国,两种碗一直区别,玳皮天目叫做贴花盏,而鳖甲天目叫做虎皮盏。其实主要的区别还是在碗内表面。鳖甲天目是宋代吉州窑的名品,用类似建窑的挂釉方式形成很有意思的类似老虎皮的花纹。器形和木叶天目一样,大多是大口径盏。

◎玳皮天目(玳玻天目、玳瑁天目)

玳皮天目是吉州窑最为精美的茶碗,在日本,有一件玳皮天目被评定为国宝。玳皮天目的上釉方式和鳖甲相似,但是内部都使用贴花的技术,图案一般都是吉祥的动物,文字,其中以龙凤,生肖,花草,最为众多。而窑变形成的和钧窑相似的黄色花纹,表现出了非常细腻的质感,堪称是唐物中最为华丽的茶碗。

以上三种,都是来自于江西的吉州窑,所以又叫做吉州三天目。比起建州三天目,吉州三天目的名气要略微逊色。

◎黄天目

黄天目和灰披天目的外观非常相似,都是南宋时代和元代南方烧造的黄色建盏。其烧造的方式和传统的宋代建窑有了很大的区别。是在釉料中加入草木灰形成特殊曜变的茶碗,能够造就星云一般的效果。在中国,黄天目茶碗很容易和北方的劣化青瓷混淆,并且认为是比较低档的茶具。但是黄天目在日本茶道的转型期被重视,其普通的外观,受到日本茶人的一致好评。

灰披天目(灰被天目)

灰披天目的时间跨度要比黄天目大,最早误认为是建窑的失败品,即挂黑釉失败,或者忘记挂黑釉的建盏,所以盏面没有出现黑色,而全部是内层的黄釉,看上去就好像覆盖了一层灰一样而得名。元时代,建窑没落后,这种黄釉碗因为技术的没落而大量出现,并且少量出口到了日本。和黄天目一样,并不起眼的颜色,没有花纹,甚至是非常古朴的颜色,大大激起了日本人的美感体验,因为日本人非常偏爱灰披天目茶碗。

(灰被天目已考证为福建南平茶洋窑所产。)

2、青磁茶碗

青磁,即中国的青瓷,在日本是极端高级的茶具,往往被当作观赏器,而不是使用器。日本的青瓷,基本上都是南方龙泉窑的作品,时间跨度从宋代到明代,主要以粉青和豆青为主。古代,并没有五大窑的碗流传到日本,而且五大窑的器物中,并没有日本常见的茶碗这种器形。

◎青瓷平茶碗

天目茶碗的特征是胎后,碗高,并且碗口有明显的束口,这种束口的碗,后来直接叫做天目型,或者京型。而青瓷中,大多是撇口的开放造型,这种茶碗被叫做平茶碗。青瓷茶碗中,平茶碗比较多。在中国,青瓷一般不被用作茶器,因为青瓷的颜色和茶汤冲突了。日本也是一样,日本的青瓷茶碗大多是观赏。

 

比如这只以前介绍过的青瓷马蝗绊,就因为好看,所以被足利义政氏修补而产生了新的美。在茶道具中,青瓷茶碗的评价不高,但是在观赏器中,则拥有远远高于其他茶具的艺术价值。

◎珠光青瓷

 

珠光青瓷是一种劣化青瓷,是烧造温度不够而达不到绿色的一种黄色的劣化茶碗。但是这种碗是一种中国同安窑的特殊茶碗,是一种故意造成青瓷劣化的技法。但是黄色的瓷器,也的确属于青瓷的一种,因为在黄彩出现前,黄釉都是通过青瓷的劣化完成的。

3、染付茶碗

染付茶碗,也就是指中国人的青花瓷。青花瓷对于中国人来说,本来也是和西域大有关系的,因为中国古代没有这种深蓝色的染料,通过西域的传来,中国才有了这种颜色的瓷器。而这种瓷器的另外一个关键,就是洁白如雪的陶土,也是只有在江西景德镇的高龄山才能找到的,也就是高龄土。

 

明代时,青花在中国开始流行,一部分传到了日本,但是纯白和深色调,是中国丧葬的颜色,也是日本传统丧葬的颜色,所以并不日本人所钟爱,因此青花在日本向来不被重视。

4、安南茶碗

安南是古代越南北部的一个邦,也就是古越南,这个地方时而被中国吞并,时而成为中国的属国,所以这里的瓷器,在日本也被划入唐物。而越南也是当时少数掌握瓷器烧造的国家,技术来自于中国。

 

安南茶碗的种类很多,有彩瓷,但是以比较粗糙的青花为主。而且安南茶碗的器形往往比较小,德川幕府柳营御物就有一件非常珍贵的彩绘安南茶碗。因为其独特的风格,受到武士的钟爱。而安南茶碗还有一个很大的特征就是经常出现蜻蜓的图案,直到今天,越南的瓷器仍然大多有蜻蜓。高丽云鹤,安南蜻蜓,一南一北两种情趣,常常被茶人津津乐道。

5、赤绘茶碗

所谓赤绘茶碗,就是我们中国的五彩瓷和斗彩瓷,是明代以后兴起的一种新兴的瓷器表现形式。是把绘画艺术和瓷器结合起来的一种尝试。日本人则称为赤绘。赤绘在茶道中不被重视,甚至并不是当作茶碗使用的。但是作为观赏器受到了广泛的好评,以至于后来日本人的伊万里瓷器,就是模仿中国的斗彩,甚至能够达到和景德镇争夺欧洲市场的能力。

(原文作者为『姚新宾』,转自人人网,略有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