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灰柴烧· 第二窑

通过第一窑,我们对窑的脾性有了一定了解之后,第二窑的烧成效果已基本达到我们的预期目标。

通过第一窑,我们对窑的脾性有了一定了解之后,第二窑的烧成效果已基本达到我们的预期目标。

在欣赏作品之前,我们先说个题外话。

在我们第一窑和第二窑的作品发布之后,不少朋友留言表示诧异我们为什么第一窑、第二窑的烧成效果就可以这么好?或认为我们是请外来师傅烧制。

其实事实是这样的:

工作室运作之前,我们的掌柜郑渗添已在『景德镇乐天陶社』的设计工作室工作两年之久,积累了四五十窑的柴烧经验。

因此,我们的掌柜一直以来都非常感激『乐天陶社』社长郑祎女士在过去三年(包括志愿者期间)的悉心栽培。特在此,鞠躬致谢!

(进一步了解郑祎女士于我国现代的柴烧的贡献,可查看本文何谓现代柴烧及其简史

 

 

以下为『把盏堂』第二窑的作品集,请欣赏:

公道

茶盏

抹茶碗

宝瓶


茶叶罐


水盂


柴烧白瓷的水墨世界

此套茶杯与盏托组合,造型源自隋代邢窑白瓷,白瓷胎骨、施透明釉,入窑烧制70个小时后,窑火、落灰、釉三者相互融合,构成一幅幅独特的柴烧水墨世界。

此套茶杯与盏托组合,造型源自隋代邢窑白瓷,白瓷胎骨、施透明釉,入窑烧制70个小时后,窑火、落灰、釉三者相互融合,构成一幅幅独特的柴烧水墨世界。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釉面开片效果:


落灰柴烧· 第一窑

此窑作品,事实上从去年年底就已经开始备料、制作,在建窑之前也均素烧完成,要是仔细算起来,差不多是“十月怀胎”了。

我们『柴烧第一窑』此番算是真正完工了。本期特选部分典型器型和柴烧效果的作品,与大家分享,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同时也请多多指点。

此窑作品,事实上从去年年底就已经开始备料、制作,在建窑之前也均素烧完成,要是仔细算起来,差不多是“十月怀胎”了。

就烧成效果而言,此窑作品还有不少的提升空间。一方面,新窑刚建完,急于见识烧成效果,一些过程细节处理较为仓促;另一方面,这个窑炉毕竟在我们之前所熟知的炉体结构上做了有不少较大幅度的结构改进,对其脾性基本上摸石头过河。但毕竟是“第一窑”,有这样的落灰和火痕,整体上我们还是比较满意的。

闲话就此打住,以下便是此窑作品,请欣赏。

茶壶

壶承

茶盏

公道杯

茶叶罐

水盂

茶入

花插

抹茶碗

『柴烧第一窑』开窑了!!!

『柴烧第一窑』,从9月11日点火至9月14日停火,我们共烧制了七十多个小时

『柴烧第一窑』,从9月11日点火至9月14日停火,我们共烧制了七十多个小时。在此,非常感谢前来帮忙烧窑和盖窑的小伙伴们!同时,也感谢微信上关心和祝福我们的朋友们!谢谢!

以下此次开窑的部分照片。

入窑前的素坯、开窑后的自然灰釉

出窑后,狼藉的窑内

 

出窑后,摆放在桌面上的作品

部分作品的局部细节

临时搭配的一组茶具

此番只是出窑,后续还需要数天的筛选、打磨等后处理,才算是这一窑的真正完成。

日本陶艺『佐竹晃』柴烧作品赏

之于我,创作是我、泥土、火三者的共同协作。所谓协作,是指发现泥土的本意,并用自然力创造我们周遭之美的方式,将泥土的美表现出来。

之于我,创作是我、泥土、火三者的共同协作。所谓协作,是指发现泥土的本意,并用自然力创造我们周遭之美的方式,将泥土的美表现出来。

风吹出的砂粒流纹,山崩创造的岩石奇形,古屋墙上的裂纹与锈迹,这些都是自然随机创作出来的独特美。

火是协作最终的随机部分。我希望火是我的助手,但我知道它总是以无法预期的方式改造泥土。

——日本陶艺家佐竹晃

原文(akirasatake.com)

For me, the act of creation is a collaboration between myself, the clay and the fire. Collaboration means finding what the clay wants to be and bringing out its beauty in the way that the beauty of our surroundings is created through natural forces. Undulations in sand that has been moved by the wind, rock formations caused by landslides, the crackle and patina in the wall of an old house; all these owe their special beauty to the random hand of Nature. The fire is the ultimate random part of the collaborative equation. I hope the fire will be my ally, but I know it will always transform the clay in ways I cannot anticipate.

——Akira Satake

何谓现代柴烧及其简史

现代柴烧与传统柴烧,虽然都以木柴作为燃料,且采用相近的窑炉结构,但在烧成工艺和审美理念上却完全不同。尤其是在审美理念上,现代柴烧改变了传统陶瓷一贯的细腻光洁、亮丽优美的“雅器”形象。

现代柴烧与传统柴烧,虽然都以木柴作为燃料,且采用相近的窑炉结构,但在烧成工艺和审美理念上却完全不同。尤其是在审美理念上,现代柴烧改变了传统陶瓷一贯的细腻光洁、亮丽优美的“雅器”形象。


柴烧开窑瞬间

传统柴烧仅将木柴作为产生热量的燃料、提高窑内温度,以使泥坯和釉料最终烧结。木柴在燃烧过程中所产生的烟灰和火焰不能与坯体接触,需要用匣钵隔绝坯体,创造一个密封的烧成环境,防止陶瓷表面出现落灰、掉渣、火痕等瑕疵,以追求完美无瑕的釉面效果。


柴烧过程

而现代柴烧所追求的却恰是传统柴烧所“厌弃”的落灰和火痕效果。坯体一般即不上釉,也无匣钵,裸露的坯体与窜入窑室的火焰直接接触,木柴所产生的灰烬也尽情地撒落在坯体表面、形成自然落灰。

经过长时间的高温烧制,坯体上的落灰熔融的天然灰釉,产生与传统色釉不同的釉面效果,其色泽变化多端、层次丰富、质感粗犷而有力。同时,烧制过程留下的火痕,也为坯体构成人工难以达成的美妙纹路。

柴烧陶的质感

现代柴烧作品尽管看似粗糙不已,但是借由胎土、窑火、落灰三者的相互交融,展现出类似于风砂、岩石、枯枝、古木的肌理,以及犹如滚滚海浪、茫茫宇宙、点点星辰的窑变效果,好似某种自然景象的再现或延伸,散发出一种质朴、浑厚、古拙的美感。

现代意义上的柴烧起源于日本,六大古窑中的备前烧和信乐烧便是日本古代柴烧的代表。

 


自然釉刻大壶 信乐烧 室町時代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直至今日,日本冈山的备前烧依然坚持采用古代的“登窑”来烧制无釉的柴烧茶器,且更坚持一定用“赤松木”作为燃料,没有釉色的古朴陶具、 简单的造型, 再加上赤松木的油脂与落灰自然落在陶器表面,让备前烧依旧维持古朴,并在古朴中有着自然形成的千变万化。


信乐茶碗 铭 初時雨 MOA美术馆藏


备前水指、大井戸茶碗、备前尻張茶入

然而迎来日本柴烧的成熟期则是16世纪丰臣秀吉的安土桃山时代,正是日本茶道兴起的黄金时期。当时千利休主张闲寂的“茶庵茶”与丰臣秀吉为首的奢华“大名茶”分庭抗礼,都大量地使用“柴烧”的茶陶。

以“和敬清寂”为美学主张的日本茶道,需要大量素朴之美的茶陶器具,无釉的裸烧柴烧陶无疑契合了这种茶风需求,得到了蓬勃发展与流行,被广泛地用作茶器和花器。


备前烧 花器 现代

然而,“现代柴烧”的观念真正形成是二战之后。六十年代,越战之后,美国嬉皮主义风行,部分美国人渴望回归自然、简朴的生活哲学,尤其是年轻“垮掉一代”的艺术家、作家、诗人、歌手,将目光转向了神秘的东方哲学,借由佛教、禅宗、道以寻求心灵的慰藉与归宿。而极具东方风格、以枯槁为美的柴烧陶,自然也就深深吸引了美国的陶艺家。柴烧也由此得以向外传播,并引起欧美艺术界广大的回响。


茶具 吴水沂(台湾)

“可以确切的说:现代柴烧理念的形成是由美国从日本的传统中引渡过来的,其他国家再行跟进,甚至于日本也由于他国的风行而得到刺激与养分,而形成比她原来传统更大的格局和表现。”(吴水沂,台湾)

在柴烧走向世界各国时,台湾在七十年代也引入其观念,但是真正在坯体呈现出朴质感、符合现代柴烧之本意的柴烧,则应当从1982年建成的苗栗“汉宝窑”算起。“汉宝窑”的出现带动了台湾现代柴烧陶艺的风潮与影响。


“萌發”系列作品 吴水沂(台湾)

九十年代之后,台湾柴烧开始逐渐陶艺家的重视而升温,一些陶艺家或陶瓷工作室纷纷建起了柴烧窑,窑口数量逐渐增多。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则更是刮起了一股柴烧热潮,柴烧陶艺工作者的数量爆增,整个台湾到处都有窑烟升起,柴烧隐然成为了台湾陶艺界的全民运动。

 

历经三十年的努力和发展后,台湾也逐渐脱离对日本柴烧的模仿,而发展出具有自己特色的柴窑,同时也将柴烧作品带向了我国大陆。

柴烧盏 乐天陶社 郑祎

 


柴烧茶碗 乐天陶社 郑祎

我国(大陆)的柴烧创作和风潮则是始于景德镇乐天陶社。乐天陶社的社长郑祎女士,在2008年邀请日本柴烧陶艺家日下正部和先生于景德镇建造了首座现代无烟柴窑,并共同向乐天员工传授柴烧的烧制方法和技巧。

同时在当年,景德镇乐天陶社便对外开设“柴烧班”,以课程教学和现场体验的形式介绍、传授现代柴烧的知识和烧成工艺,引起了许多年轻陶艺工作者和陶艺爱好者的兴趣和热情,并将这股柴烧热情带向我国各地,从而促成了我国柴烧陶艺的起步和发展。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把盏堂』自己的柴窑—8月13日落成

经过前期数月繁芜的筹备工作后,自8月6日第一块窑炉地面砖的落地,至8月13日最后一块烟囱耐火砖的封顶,历时8天,『把盏堂』自己的柴窑终于落成。

我们的柴窑是日本柴窑专家『日下部正和』先生所设计的现代高效无烟柴窑,原型是乐天陶社2008年于景德镇所建的柴窑。景德镇乐天陶社的柴窑是著名陶艺家郑祎女士为我国所引进的第一座无烟柴窑,为日下部正和亲自督建。


『把盏堂』工作室

柴窑的落成,意味着『把盏堂』工作室已正式运作起来。以后,我们不再仅是一员普通的建盏、茶道、宋瓷等茶陶文化的传播者,还将是一员追逐土与火的陶艺匠人,探寻柴窑烧成天然灰釉的自然之美,同时也将进行一些传统柴烧釉的有益尝试。望大家以后能够关注我们的作品。

以下是建窑8天中每天所取得的成果: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第七天

第八天

后续,我们将发布数篇介绍柴窑和柴烧作品的文章,以及此次建窑过程的视频。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