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三个柴烧建盏的疑议

“万分之一”就是宋代建窑油滴的成品率,而且这是整个古建州地区的陶匠从五代至南宋,三百多年、二十多代的努力结果。可以想象柴烧油滴建盏的难度有多高。

针对盏友们代表性的疑议和问题,本期先选出三个,做些相关的解释和说明。其他问题,我们留作以后回答。

 

1、现代柴烧建盏能不能烧出油滴?

当然可以,宋代建窑不就是铁证。但是难度非常高,这里先引述李达老师在《宋代油滴茶盏鉴赏》的一段话:

宋代建盏在龙窑中烧成,其烧成难度可从烧成几率反映出来,银兔毫烧成几率比褐兔毫小得多;油滴更小,估计不会超过万分之一;而曜变就象海市蜃楼般难展芳姿。

“万分之一”就是宋代建窑油滴的成品率,而且这是整个古建州地区的陶匠从五代至南宋,三百多年、二十多代的努力结果。可以想象柴烧油滴建盏的难度有多高。

尽管目前电窑油滴建盏的烧成方法已经较为清楚,但电窑的这种烧成方法在柴烧里面是完全不适用的。柴窑的温度和还原气氛是水火不相济的,强还原则必然产生温度下降,温度要上升就难以保持想成油滴的强气氛。

更何况,柴窑的温度本身就难以控制,热电偶、温锥等温度测量手段也只能起到辅助作用,特别在高温段临近1300℃时,它们往往是不准的。

也就是说,柴烧油滴是难以像电窑一样通过有意控制而产生,只能依靠偶然出现,然后通过特定烧制方法控制提高这种偶然出现的几率。

 

2、为什么你们的胎体不够铁、不够黑?

有两点原因:一、还原气氛还不足;二、大家对电窑建盏底足漆黑的固有印象。

第一点,还原气氛下,可将胎体中的Fe2O3还原成Fe3O4,Fe3O4即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黑铁矿或磁铁矿。我们的还原气氛如果进一步提高,胎体将会逐步发黑。下图是不同窑位下出来的三种胎色:


第二点,电窑建盏在烧成降温段依然会人工形成强还原气氛,甚至保持到出窑时(因此通常电窑开窑时,盏上仍留有碳粉,有手拿会发黑)。而柴窑烧成后就立马封窑,降温段不再投柴,因此即便在烧成时为强还原气氛,一封窑,还原气氛将迅速减弱,一旦窑内剩余的木炭烧尽后,便转为中性和弱氧化气氛。

所以宋代建窑的胎体,往往是坯体内部很黑,而胎体表面在降温被弱氧化,发色为褐黑色或褐黄色。下图为宋代胎体的断口图片:


3、为什么你们的釉面那么亮,看起来跟电窑一样?

釉面发亮,是因为釉的表面形成了一层玻璃质,即常说的玻化,玻化程度越高,釉面的亮泽也就越高。当烧成温度和保温时间足够,其表面玻化就会非常好,但此时往往也会伴随很强的流釉,稍微过头,便会产生粘底。

如下图我们这两窑所烧的作品:未融品、灰被、酱釉、柿红、兔毫,大家从照片上感受一下这6只盏的玻化程度和润泽度的变化。


当温度不足,釉熔融未完全时,釉层内有会很多小气孔、表面也有未融的凸起或气泡排出留下的火山口痕迹,因此未融釉的光泽度会更差,看起来也有温润感,甚至有人将这种温润感的未融釉认为才是真正的柴烧。这在景德镇的统柴烧的青花、影青等,也是一样。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建盏为什么是斗茶最适用的茶器  | 建盏鉴赏

那么除了我们常知的“茶色白,宜黑盏”、“坯微厚,熁[xié]之久热难冷”,以及特有的兔毫、鹧鸪斑、曜变等釉色斑纹外,在器型上,建盏又有什么独特之处,使得宋代斗茶家的独爱之呢?

建盏在宋代成为皇家贵族不惜重金追求的宝物,也是文人争相题咏的珍品。北宋皇帝徽宗在《大观茶论》、书法家蔡襄在《茶录》里面均明确指出,建盏是最适合点茶和斗茶的茶器。

 

那么除了我们常知的“茶色白,宜黑盏”、“坯微厚,熁[xié]之久热难冷”,以及特有的兔毫、鹧鸪斑、曜变等釉色斑纹外,在器型上,建盏又有什么独特之处,使得宋代斗茶家的独爱之呢?

束口盏的器型

(束口盏是建盏内最典型、也是最常见的器型。)

 

1、盏心

 

盏心的圆是茶粉的量器,宋朝点茶用约一钱七的茶粉(5-6公克),刚好填满盏心。

 

 

2、止釉线(施釉线)

 

第一次注水到第一道折沿(止釉线),狭窄的盏心方便调膏,调膏的水量刚好使这止釉线位于这个位置,而这止釉线也是烧制时必须的,否则易流动的釉若没这道折沿,会流至匣钵造成沾黏变成废品。

 

 

3、盏壁角度

 

点茶前后需要六次注水,由于接近45度角敞开的盏壁,使渐渐升高的水面形成开阔的空间,点茶时易于击拂。

 

4、指沟

 

近口缘处盏壁内折,此处盏内有一条“指沟”,沟上还有一条凸出的折沿。这恰到好处的设计,刚好吸收掉击拂时波涛汹涌的茶汤能量,使茶汤不致溢出。而且快速充点时,即便偶尔的失控,折沿能够将失控的茶汤阻挡、回流到茶碗内,不至于溢出。

 

 

 

 

5、口缘

 

盏的口缘微撇,品饮时非常适口,以时下的说法,便是“符合人体工程学”。

 

6、胎体

 

上薄下厚的胎体造成重心下压,茶盏不容易翻倒。因而,建盏有一种金鸡独立般的挺拔沉稳感觉。而建盏的黑釉衬托著如粥面的茶汤形成强烈对比,阴阳调和,也方便检视斗茶时汤花退去所露出的水痕,建盏因而成为斗茶的利器。

 

 

这些实用性使得建盏最适用于宋代的点茶方式与手法,也呈现出其独特的美。建盏的美是深层的美,美在他简单俐落的线条,美在他未经釜凿的色彩变化,这是一种气质与意境之美,而非肤浅的形色之美。

 

黑于茶器正展现出“无一物中无尽藏”的禅意,如丝绒般的黑搭上动感的花纹,不论是曜变、油滴、银兔毫,甚至是最普通的褐毫,都能感受到他的律动与自然的变幻,白色的泡沫与绿色的茶汤在其间流动,彷彿穿梭于时空中,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双手抱无限,刹那成永恒!

 

(图片所示为自藏的黑釉老盏,釉面的温润感,小堂尤其喜欢。美中不足的是口沿处有几处豁口,事难两全呐)

建盏兴盛的天时与地利

两宋时期,政治温和、经济繁荣,是建盏得以兴盛的土壤,是为“天时”;福建地区发达的水利交通,利于建盏外销运输,是为“地利”。

建盏贵为御用茶盏,盛极于两宋,被宋代各大窑口争相模仿。建盏兴盛的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1. 建盏本身适宜斗茶的优雅器型、富于变化的釉色斑纹等自有特征;

  2. 宋代茶文化的兴盛;

  3. 宋徽宗、蔡襄以及一大批文人墨客的推崇;

  4. 宋代建安县北苑御茶对建盏的推广作用(后期我们将论述)。

此外,我们往往忽略掉两点:建盏的天时地利。两宋时期,政治温和、经济繁荣,是建盏得以兴盛的土壤,是为“天时”;福建地区发达的水利交通,利于建盏外销运输,是为“地利”。

温和的文人政治

宋王朝建立之后,太祖赵匡胤鉴于唐末五代的藩镇割据、武人跋扈,从开国伊始就实行了“崇文抑武”的政策,创造出一种“郁郁乎文哉”的文化气象。北宋的崇文政策,大大激发了知识分子的创造性,使得宋代在科技、文学、艺术、史哲等方面,都进入了一个辉煌的时期。

《宋史》载道:“时取才唯进士,诸科为最广,名卿钜公,皆由此选。”宋太宗登基后,继承了文治的基本国策,即位仅两个月,就在科举考试中录取了近500人,其中进士190人、诸科270人,规模大大超过以往,还有7人“不中格”,也因宋太宗“怜其老”,“特赐同三传出身”而跻身于士大夫之列。而宋仁宗庆历六年榜,更是取正奏名进士、诸科士共992人。

宋代文人社会地位的提高和历代统治者对艺术的喜好,营造出了当时浓厚的文化、艺术气息。文人的尚雅情坏十分浓郁,而这种文人情环直接或间接影响了宋代器物的造型设计。

建盏的造型优雅、亭亭玉立,线条曲直变化、细腻柔和,给人一种质朴、含蓄、内在的美,充满了文人气质。

富裕的经济环境

清院版 《清明河上图》

两宋社会相对稳定,城市经济繁荣。都市有繁华的街市,有晓市、夜市、酒楼、饭馆、货摊、商贩以及庙会等等。《东京梦华录》载,北宋汴京“夜市直至三更尽,才五更又复开张。如要闹去处,通晓不绝”。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形象地描绘了汴京城内商铺遍布、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吴自牧《梦粱录·铺席》载:“平津桥沿河布店、黄草铺、温州漆器、青白碗器”。宋代经济的繁荣、生活的富足,瓷器已不再是宫廷和贵族才享用得起的奢侈品,而是随着民间市场的流通,进入了平民百姓家。

赵孟頫 《斗茶图》 (仿作)

同时,品茶、斗茶成为了宋代平民百姓日常的休闲娱乐活动,茶盏也成居家的必备品。《梦粱录·茶肆》载:“今之茶肆……止用瓷盏漆托供卖,则无银盂物也。”

海外贸易与福建的地利

宋代的海上丝绸之路

北宋后期,宋王朝受到北方辽、夏的威胁,开始将经济文化的重点偏向于福建。至南宋,更是将福建当成后花园。由于物资的缺乏,宋王朝将手工艺品的对外出口当成了经济来源的主要手段,大力发展海外贸易。

福建在唐初,还没有完全开发。真正地发展起来是由于五代十国时期闽王王潮和王审知兄弟的明治,使福建得以休养生息,王审知更是进一步发展了福建的水利交通和海运事业,同时由于福建僻在东南,成为一些仕途不得意之文人避乱的乐土,王审知接纳了大量中原地区避乱入闽的文人,为福建在宋朝的繁荣打下了经济文化基础。

建窑至福州的水利交通

福建泉州港成了宋代全国最大的几个对外贸易港口之一,福建地区的陶瓷,茶叶等成为对外贸易的主要商品,极大刺激了当时建窑和建窑系窑口的陶瓷生产。

同时,建盏的兴盛也与当时福建便利的水利交通是分不开的。建州(今建阳)一直是福建的重镇,建窑濒临建溪,而福建水利交通十分发达,水网密布,因此建窑出产的建盏能够很方便的被运输出去,销往全国各地以及海外市场。

“天时、地利、人和,则百事不废。”

借《寻宝》仿品,说建盏辨伪

由于古代的胎质和自然的修坯手法很难模仿,因此底足是最容易辨别建盏真伪的。但相应地,也出现了将老的底足接到新坯上的作伪手法,俗称“接老底”。

上周末得空,小堂草看了一遍央视《寻宝——走进福建建阳(上)》的节目。节目在王刚主持非常幽默、有趣,但出于爱盏的私心,抱着过高的期望,略感失望。没看到真正的极品建盏,也没有看到宋代点/斗茶文化相关的文物,且盏的数量少了点,才3个。总之,是没过足眼瘾,期待下集能够出现更优秀的建盏。闲话就此打住,本期我们借节目中的兔毫仿品,浅略说说宋代建盏的辨伪。

在该盏出现的第一个镜头,男女双方在场外各捧一盏、斗嘴取乐时,恰好仿盏在暗处、口缘显宋代老盏的涩口,真盏被阳光直射、釉面很亮,如上图。节目又已明说,两盏一真一假。一恍惚,小堂打眼了,还以为男方拿的盏是个仿品,暗自奇怪,这仿品咋也没酸泡去贼光呢?

真假兔毫盏

 

等男女双方捧盏上台前,看大屏幕出现此二盏的照片时(上图),悔已,女方为假。为什么?毫纹不对,器型太僵。

兔毫盏仿品

所谓毫纹不对,玄乎点叫“味道不好”,直白点叫“感觉很奇怪”,像仿品的这种兔毫纹路和呈色,并没有宋代老盏或残片上见到过,不排除小堂的见识不足。器型太僵,是指器型不自然、线条僵硬,尤其束口处的折痕过渡很死,口缘也显得过于“锐利”。

随后节目出现的盏内图片,也可以看出盏心的型也有问题,感觉略浅。从节目出现的几张盏外和盏内的照片中,没有看到拉坯成型的“指痕”,推测该盏应不是拉坯成型,多半为注浆或压模成型。

接着,我们再看底足。

首先,看胎质。宋代建盏的底足都很粗糙,像桃酥饼一般,而该盏显得过于细腻,仅此一点便辨伪。古代所用的泥料用水碓([duì])粉碎,再通过淘洗去除里面无法粉碎的杂质,加工技术落后、淘洗又不精,故而胎质显粗糙,甚至可见较大的砂砾。而现代普通的建盏仿品用料一般都采用球磨机粉碎,加工精细,胎质显细腻。

节目中真品建盏的底足

其次,看修坯。古代工匠都是将建盏的半干坯体,倒扣在轱辘上进行底足的修整。由于工作量非常大,在修坯过程中,往往不会准确定位盏坯的中心,因此所修出的坯都不会非常的规整、显得较为随意。同时,古代工匠的技术非常娴熟,留在底足的刀痕会非常流畅、自然。再反观该仿品的底足,底足和止釉线都修非常工整、拘谨,足见修坯者的小心、谨慎。

“供御”底足标本

此外,底足还有胎色和土锈,但此二者其实并不适宜初学者适用,这里并不展开细说。因为胎色要有见过大量宋代建盏实物(残片)的经验积累,而土锈其实是最容易迷惑初学者的。上面两个“供御”底足,便是两种不同的胎色,但土锈痕迹并不特别明显,以小堂的经验看,土锈越明显越是可疑。

由于古代的胎质和自然的修坯手法很难模仿,因此底足是最容易辨别建盏真伪的。但相应地,也出现了将老的底足接到新坯上的作伪手法,俗称“接老底”。所以,辨真伪要处处小心。其实,《寻宝》节目出现的这个假兔毫是属于低级别仿品,只能迷惑初学者。要想真的学会建盏辨伪,捷径便是:少读书、多看盏。择期,小堂再来细谈建盏辨伪问题。

节目的真品建盏,非常漂亮的兔毫纹路

另外,小堂觉得有两点有必要补充说明一下。第一点,王刚在节目中戏言,真假盏可在斗茶中体现出来,这真的只是戏言。第二点,丘先生在辨伪中,可能为普通观众易于理解“什么是兔毫”,提到真兔毫较长、假兔毫结晶不够。而事实上,建窑遗留的建盏数量非常大,兔毫长短、好坏的都有,也有各种杂色釉,仅以毫的好坏是不能判断真伪的。并且,现在也有跟宋代兔毫极为接近、毫纹效果非常好的高仿品。

为何称建盏为“铁胎”

厚重如铁,褐黑如铁,坚硬如铁,叩声如铁,故曰建盏为“铁胎”、“铁器”。

建盏常被称为“铁胎”、“铁器”,何故?

厚重如铁

将任何建盏拿在手中的第一感觉就是“重”。北宋蔡襄在《茶录》中,便曰建盏“其坯微厚,熁[xié]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意思是,建盏坯较厚,用火烤过,盏热的时间很长、不容易变冷,最适用于点茶了。因为盏“冷则茶不浮”,即是盏的温度较低,茶粉就无法上浮,茶汤击拂过程中不易形成汤花、泡沫,自然也就无法“咬盏”了。

坯厚,是点茶斗茶所需。上图是典型的建盏残片标本,底足坯和釉层的总厚度约为1cm,盏壁坯和釉在止釉线处的厚度都是最厚,约0.85cm。与任何其他朝代的茶碗、茶盏相比,建盏的厚度是数倍之多。坯厚,盏自然重。以12.5公分标准束口盏为例,多个测量的结果是228~255g,平均重约242g,近半斤,拿在手上非常有分量。

建盏的重心偏下,整个器型有下沉之势,且在青黑釉色的烘托下,第一直观便是沉稳、厚重之感,尤其是标准束口盏。撇口盏和敞口盏(斗笠盏),由于盏壁与中线的角度较大,口沿外卷或未收,会显得轻盈一些。

褐黑如铁

建盏的口沿打磨面

建盏釉黑、胎黑,可谓表里如一。胎黑是建盏的一个重要特征,其截面颜色一般为黑色、灰黑或褐黑。这一点,在残件的打磨面上观察最为明显;而残件的自然断面由于吃土缘故,颜色会感觉略浅。另外,建盏的底足也一般为褐黑、褐色,或赤褐色,是区分其他建窑系窑口所产黑釉盏的重要特征。

建窑的胎色

建盏,色呈褐黑,是因为坯体含铁量很高,含铁量约7.3%,其所用的坯原料是当地盛产的红色高铁黏土。而同是宋代窑口的吉州窑和耀州窑,含铁量就要低得多,吉州窑的含铁量约2.7%,耀州窑约2.4%。含铁量也决定了它们的胎体颜色,吉州窑呈土黄色,耀州窑的含铁量更低,颜色也更浅、显白色。

吉州窑的胎色

耀州窑的胎色

坚硬如铁、叩声如铁

建盏的胎体厚实坚硬,用手指叩之,如同一般的铁质器皿一样,铿然作响,且声音沉重、有力,与一般薄胎瓷器的清脆声明显不同。建盏坚硬,是由于其烧成温度高达1300多度,远高于一般瓷器1200℃的烧成温度,使得坯料烧结程度更高,胎质更为致密,强度更高,胎体更为坚硬。注:这里胎质致密,与“桃酥状”胎体的概念是不一样的。桃酥胎体是坯体原料中的砂粒颗粒较大所导致,与烧成温度无关)

厚重如铁,褐黑如铁,坚硬如铁,叩声如铁,故曰建盏为“铁胎”、“铁器”。

建盏御用茶器之“進琖”底款

建盏作为宋朝廷贡品,底款除”供御”外,还有“進琖”。“進琖”,即“进盏”,“进”是上贡、进献之意。“進琖”底款与“供御”相比,数量要少得多,且几乎都是印款,款式也基本相同。

建盏作为宋朝廷贡品,底款除”供御”外,还有“進琖”。“進琖”,即“进盏”,“进”是上贡、进献之意。“進琖”底款与“供御”相比,数量要少得多,且几乎都是印款,款式也基本相同。今天,我们能见到的绝大多数皆是残件,甚至完整的底足残片都很难见。

“進琖”垫饼自然也比“供御”少的多。

匣钵

建盏入烧都一盏一钵一垫饼。在入装前,先放入垫饼,再放上建盏,然后再在匣钵上扣上另一匣钵。带有贡品铭文的底足,一旦压上较为松软的垫饼,就马上在垫饼上留下反文印记。“進琖”垫饼即是如此成的。

这一款是难得的修足工整、考究,且“琖”字印得非常的清晰、有力。单看这个字,便知古人书法了得。

这款修足较粗糙,印字不够清晰,但在残存的釉面上,兔毫纹路条达、细长。

修足考究,为敞口大碗。埋于土中近千年,釉面受到严重的侵蚀和氧化,原本釉色也不能识。

总之,刻印有“供御”、“進琖”款的完整底足都很少,多有残缺,而带有刻款的完整器件极少面世。据传,上海博物馆藏有一件“進琖”底款的完整建盏,有兴趣、有时间的朋友可以去开开眼。若推测,当时刻印“供御”、“進琖”的建盏,一旦烧制不成功,很可能就地销毁、砸碎,否则完整的底足应能留下一些。也正因为这样,市面上接底的“供御”款或有耳闻,但“進琖”款几乎没见到。

建盏御用茶器之“供御”底款

“供御”的刻款是多种多样的,大多比较刚劲有力,有的甚至得瘦金体之神韵,也有些毫无章法的。

建窑足底,除了普通足底外,还有少量的刻款或印款的足底。“供御”底款最为常见的是贡品铭文,多为直接刻写于足底内,作阴文整体,通常都是楷书,也有模印于垫饼上,作阳文反体。

“供御”,就是进献给宋朝宫廷、皇帝使用的意思,是“御用茶器”的实物证据。但建窑并非实质意义上的官窑,它是由产品质量精良而被列入贡品,属于“有命则贡,无命则止”,即朝廷有下命就上贡,无下命时就不上贡了。

“供御”的刻款是多种多样的,大多比较刚劲有力,有的甚至得瘦金体之神韵,也有些毫无章法的。

这类底款算是比较经典的“供御”底款。

有点颜体范的底款

 

这款布局丰满,又不显拥挤,颇有气势。

这款比较随意,字体也不够工整

与前面几款相比,这一款具有显然不同的刀法。

这款笔划不是那么刚劲,布局也较为松散。

 

在窑址中,还发现了不少“供御”款的垫饼,说明当时除了刻款,还有印款的。但是,在底款残片中,我们却很少发现有“供御”的印款。可能有这样的一种原因,相比刻款,印款的字体更为、工整、漂亮(当时会读书、写字,有书法功底的工匠,肯定是非常非常少的),专门上贡官府的窑口可能多是采用印款,而相比其他窑口,这些窑口技术水平要高,残次品较少。或者,由于其实专门的官府指定窑口,其生产出来的次品也不可随意外流,需指定销毁,因此在现在常见的窑址中,很少发现“供御”印款残片,而只见“供御”垫饼。

 

供御垫饼

鉴别建盏底款不能一概而论,主要还是应该把握当时的时代气息。真款无论书法好坏、刀法如何,自然不拘是他们的共性。仿款无论怎样熟练,在这一点上总脱离不了拘谨之气。

 

相比“供御”底款,“进盏”底款要少得多,我们下期再介绍。

(文中底款标本为雅昌艺术论坛“后学无遮”所藏。)

建盏为什么是斗茶最适用的茶器

那么除了我们常知的“茶色白,宜黑盏”、“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以及特有的“兔毫”和“鹧鸪斑”釉面外,在器型上,建盏又有什么独特之处,使得宋代斗茶家的独爱之呢?

建盏在宋代成为皇家贵族不惜重金追求的宝物,也是文人争相题咏的珍品。北宋皇帝徽宗在《大观茶论》、书法家蔡襄在《茶录》里面均明确指出,建盏是最适合点茶和斗茶的茶器。

 

那么除了我们常知的“茶色白,宜黑盏”、“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以及特有的“兔毫”和“鹧鸪斑”釉面外,在器型上,建盏又有什么独特之处,使得宋代斗茶家的独爱之呢?且看:

束口盏的器型

(束口盏是建盏内最典型、也是最常见的器型。)

 

1、盏心

盏心的圆是茶粉的量器,宋朝点茶用约一钱七的茶粉(5-6公克),刚好填满盏心。

 

2、止釉线(施釉线)

第一次注水到第一道折沿(止釉线),狭窄的盏心方便调膏,调膏的水量刚好使这止釉线位于这个位置,而这止釉线也是烧制时必须的,否则易流动的釉若没这道折沿,会流至匣钵造成沾黏变成废品。

 

3、盏壁角度

点茶前后需要六次注水,由于接近45度角敞开的盏壁,使渐渐升高的水面形成开阔的空间,点茶时易于击拂。

 

4、指沟

近口缘处盏壁内折,此处盏内有一条“指沟”,沟上还有一条凸出的折沿。这恰到好处的设计,刚好吸收掉击拂时波涛汹涌的茶汤能量,使茶汤不致溢出。而且快速充点时,即便偶尔的失控,折沿能够将失控的茶汤阻挡、回流到茶碗内,不至于溢出。

 

 

5、口缘

盏的口缘微撇,品饮时非常适口,以时下的说法,便是“符合人体工程学”

 

6、胎体

上薄下厚的胎体造成重心下压,茶盏不容易翻倒。因而,建盏有一种金鸡独立般的挺拔沉稳感觉。而建盏的黑釉衬托著如粥面的茶汤形成强烈对比,阴阳调和,也方便检视斗茶时汤花退去所露出的水痕,建盏因而成为斗茶的利器。

 

 

这些实用性使得建盏最适用于宋代的点茶方式与手法,也呈现出其独特的美。建盏的美是深层的美,美在他简单俐落的线条,美在他未经釜凿的色彩变化,这是一种气质与意境之美,而非肤浅的形色之美。

 

黑于茶器正展现出“无一物中无尽藏”的禅意,如丝绒般的黑搭上动感的花纹,不论是曜变、油滴、银兔毫,甚至是最普通的褐毫,都能感受到他的律动与自然的变幻,白色的泡沫与绿色的茶汤在其间流动,彷彿穿梭于时空中,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双手抱无限,刹那成永恒!

(图片所示为自藏的黑釉老盏,釉面的温润感,小堂尤其喜欢。美中不足的是口沿处有几处豁口,事难两全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