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香韵话茶道 · 马未都

宋代的社会是一个比较世俗化的社会,我们能够看到比较直观的景象就是《清明上河图》,它对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有表现。

有句谚语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是我们普通老百姓每天都要面对的基本问题,也是维持正常生活的必需品。这种通俗的说法从宋代开始,距今已经有1000多年了。

 

宋代的社会是一个比较世俗化的社会,我们能够看到比较直观的景象就是《清明上河图》,它对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有表现。因为茶的内容过于丰富,我们把它一分为二,先讲茶的前半部历史,从茶有记载的时期——唐宋时期讲起。

中国人饮茶的历史很久远,最早茶是作为药出现的。人们认为茶是草药,神农氏日中七十二毒,茶就能解毒。现在我们研究茶对身体的好处研究得还不是很透彻,但是茶能解毒我想大家都知道。

 

我们使用汉字的历史是非常长的,从甲骨文到金文,从大篆、小篆到隶书、楷书,而“茶”这个字从唐代才开始有,是一个出现非常晚的字。在它之前,“茶”字的写法很多,历史上有写“槚”的,就念“贾”,它是茶字最早的表述字之一。此外还有一个“茗”字。

 

因为历史上的一些机缘巧合,形成了我们今天这个“茶”字。历史会改变很多东西,比方说人们喝茶的方式。我们的饮茶习惯经过了上千年的演变。唐朝人喝茶口味重,茶里面会加各种佐料,而宋朝人喝茶则举止优雅。

南宋 屈輪輪花天目台(盏托)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注:非马先生文中所提盏托。)

这一宋代的跟茶有关的器皿,远看像一个茶盘跟一个茶杯,实际上跟今天常见的东西有很大区别。它中间是一个洞,这个怎么装茶?这只是下面一个托,上面还有茶盏。

 

像这样的盏托,宋代时非常流行的,材质很多,有漆器的、瓷器的,甚至还有玉器的、金银器的。我们过去对这类东西不是太在意,在意的都是很成型的,比如说对茶盏的重视程度远远大于盏托。有时候我们应注意意见文物的细节表达,从中去理解当时的文化。

官窑青釉盏托 北京故宫藏

盏托的功能有几点。第一点是实用,它防烫,因为茶盏注入沸水会很烫,尤其在唐宋时期对水温的要求是非常高的。茶盏是一个斗笠状的盏,没有把儿可拿,搁在这个盏托上就可以隔热了。第二,它表示庄重,有一种仪式感。盏托的仪式感是从古代的饮酒方式——双手执杯的动作发展而来的。羽觞那种耳杯有两个耳,就是双手拿着,这是对自己也是对对方的尊重。有了盏托,仪式感会增强。

 

我们今天喝茶是一个非常简化的过程,不是唐宋时期饮茶的本意。唐宋时期的饮茶最早是上层社会的一种社交礼仪,所以它的程序化的东西非常多。只有很尊贵的人来的时候人们才会摆茶,敬好茶。


建窑油滴天目和漆器天目台(盏托) 日本林原美术馆藏

我们现在喝茶,比较喜欢用浅颜色的茶具,但是古人喜欢用黑色的茶碗,这源于饮茶习惯的不同。

 

宋代讲究喝纯茶,它采用一种点茶的方式。在高温高速下这个茶就会起沫,有点儿像我们今天的啤酒,啤酒倒得越急,离得距离越远,那个沫就起的越大。这个道理都是相通的。宋代饮茶的时候,人们认为沫是判定茶叶好坏的一个标准,所以茶盏一定是深色的,它才能跟白沫形成强烈的反差,使判断起来比较容易。

 

宋代人认为这种沫和水痕在茶盏上留下的痕迹叫做“咬盏”,这有点儿像搞啤酒营销的,一定告诉人家我们这啤酒挂杯。啤酒挂杯表明啤酒的质量,挂杯就是白沫在被子上面停留的时间长,越长表明啤酒的质量越好。宋代茶道对茶叶的判断跟啤酒挂杯基本上是同理。

 


饮茶在唐宋时期已经传到我们周围的日本和朝鲜半岛,对他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特别是中、日、韩对茶的说法都不一样——我们说“茶艺”,日本说“茶道”,韩国说“茶礼”。

 

中国人饮茶的方式,也就是茶艺,注重表演,我看到的中国有关茶艺的表现一般都是浓妆艳抹的;还有一种,比如四川,是一种耍把式似得,苏秦背剑,我看着都悬,它注重的是表演程序。

 

但是日本茶道恰恰跟我们相反,它要求所有学茶道的人把任何表演的地方都要去掉,多一个动作都不许。

 


我去日本最庄重的茶道场所时,最好的茶道不是走进去的,任何一个人,不管你有多高的身份,哪怕是首相都是爬进去的,通过离地大约有一米的一个门洞,正好一米见方,你一爬进去就站不起来了,因为那个屋子很矮,你只能盘腿坐在那儿。按照它的规矩,应该是跪坐,我当时跪了五分钟就投降了,膝盖和骨头都受不了。

 

过一会茶艺师就出来了,一个老年的妇女,至少有70岁以上的高龄,满头银发,一丝不苟,据说她化妆需要几个钟头。她进来以后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让你看到就是最简单的事情,然后把每个人的茶碗一个一个都端来。茶艺师基本不交流,全部是动作。那个饮茶按照我们的标准也是在是吝啬,很小一个茶碗,碗底有一点儿茶,一般情况下两口就能喝完。

 

日本人强调的是饮茶的仪式感,而不是用茶来解渴。当时我们不会这些礼仪,只好跟人家学,观察别人怎么拿起,怎么放下。饮茶后吃一块小点心,我心里想这有什么好吃的。吃完点心以后又上了一块咸菜,咸菜吃在嘴里是有声的,嘎嘣嘎嘣地嚼。嚼完了仪式就完了。

 

当时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跟他们聊,去感受。原来甜点是用来遮茶的苦涩,那个茶不像我们的茶,非常涩;而咸菜是用来中和你嘴里的甜,因为你吃完甜东西以后嘴里会发酸,日本茶道的这个程序还是很科学的。

(本文摘自《醉文明——收藏马未都》)

建盏历史 | 马未都说建窑

建阳窑主要生产的东西就是喝茶的茶盏。我们现在说起来就是一个茶碗,它在史书上记载叫”乌泥窑”。什么叫”乌泥窑”?

 

南方还有重要的黑瓷,福建的建阳窑,也叫建窑。

建阳窑主要生产的东西就是喝茶的茶盏。我们现在说起来就是一个茶碗,它在史书上记载叫”乌泥窑”。什么叫”乌泥窑”?就是胎是黑的,特别黑。黑瓷的生产主要跟宋代的饮茶习惯有直接的关系。

 

 

建盏的黑色胎底

 

从磨口截面上,更能体现建盏的胎骨颜色

宋代的关于饮茶的记录非常多。其他文献比如诗歌里,词曲里也非常多。陶谷在《清异录》中有这样的记载。他说,”闽中造成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就是说这个闽中–那就是福建,我们说的建阳就在福建–它造茶盏。

鹧鸪斑是什么呢?是一种鸟的羽毛。鹧鸪是一种鸟,它的羽毛上有很多斑点,非常漂亮,茶盏就模仿了这种仿生的。

 

中华鹧鸪鸟

(在建窑所处的福建武夷山地区非常常见。身体大多为黑色,有很多圆形白色斑点,下身的斑点较大。)

鹧鸪斑残件

日本静嘉堂所藏的油滴(鹧鸪斑)建盏

仿生的茶盏是在建盏中非常常见,比如兔毫盏,像兔毛一样,兔毫嘛。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也有这样的记载。他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他就是说这个盏就是青黑色最好,有那种条状的所谓”兔毫”的为上。

 

野生灰兔

兔毫残件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所藏兔毫建盏

“建盏”是我们的称谓,过去还有一种称谓我们后来不用了,日本人在用。你到日本一看,它就叫”曜变”。明人笔记中曾经有一段迷信的说法,他说建盏开窑的时候,必须取童男童妇的活血祭祀。然后往里一泼,这精气就凝在上面了,所以叫”曜变”。

这个”曜变”这个词后来中国人就不怎么用,用在日本。你查日本的陶瓷书一定定”曜变”这两个字。后来很多人认为,这个词是日本的。其实不是,是我们自己的,后来传到日本了,我们就不用了。那么日本人管它叫什么呢?叫”曜变”。(注:有一种观点认为,日本的“曜变”原为我国古代的“窑变”)

日本静嘉堂馆藏的曜变天目

还有一个说法更有意思,他叫”天目”。苍天的”天”,眼目的”目”–“天目”。”天目”是怎么个来历呢?它有无数种说法。但是最接近于一个史实或者最能让人信服的一个说法,就是当年的日本僧人到中国来,带回的茶具是从浙江天目山带回来的,这个说法比较有说服力,容易让人信服。这个日本的僧人把中国喝茶的方法以及茶具带到日本的时候,这个东西顺理成章叫为”天目”。现在引申出去的,凡是黑色的瓷器,宋代的黑色的瓷器都叫”天目瓷”。

(注:事实上,建盏在传入日本时,仍然叫“建盏”。在日本16世纪,建盏是最高等级的茶碗,天目是低等级的茶碗类别。)

日本茶道大师千玄室贡茶

 

我在日本看见过日本人对建盏的那个态度,跟我们完全不一样。我们也可能见怪不怪,中国人多聪明,见过的东西多了,看着这东西不新鲜,不就这么一个黑茶碗吗?有啥了不得的,都这态度。

 

日本人到那儿先弯着腰鞠着躬,端着都是小心翼翼的,完全跟我们不是一个态度。所以我就觉得,我们可能是因为家大业大太富有了,所以拿什么都不当事,对这些东西理解也不够深。但是日本人由于他们地域偏狭,过去的文化都是外来的,所以他对这个文化反而特别地尊重。当时我看到那个景象都非常受感动。

(原文摘自《马未都说陶瓷收藏(七)——民窑传奇 下》)

 

马未都说“茶之具”

茶本无形,置于壶中即为壶形,置于杯中即为杯形,置于胃中即为人形; “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

唐人陆羽(字鸿渐)著《茶经》三卷,源、具、造、器、煮、饮、事、出、略、图凡十章,其中茶之用具今已不用,皆成文物。宋人朱弁(字少章),建炎元年自荐出使金国,为金所拘十六年,写下《曲洧旧闻》,怀念家国。其中写到司马光与范蜀去嵩山游玩,偶然见到范蜀盛茶的小木盒由衷感叹,可见宋人对茶之具的偏好。

《陆羽烹茶图》元代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国人非常物化,国泰民安之际,对物质的追求总要做到极致。茶自唐起,逐渐成为精神需求,茶之具如影随形,“精丽极世间之工巧,而心犹未厌(朱弁语)。”以存世文物论,唐宋元明清的茶具都恰倒好处地佐证了茶之地位,让国人知道了茶不仅仅是茶。

唐代瓷制茶具

 

唐代茶碗、罐、壶

(香港茶具博物馆藏,以下图片同)

 

宋代点茶茶具

宋代各窑口茶碗

(建窑兔毫盏、建窑系黑釉金彩碗、龙泉青釉托盏、耀州青釉茶盏)

饮茶历史上曾三次飞跃。唐之饮茶重程序,宋之饮茶重情感,明之饮茶重实际。饮茶由贵族之癖走向平民之好用了几百年的时间。这期间,茶具也随之简化,以致林语堂先生说,只要有一把茶壶,中国人走到哪里都是快乐的。

明代各式紫砂壶

明代提梁壶和凤茶壶

快乐的中国人在乎茶,更在乎饮茶的工具。明清以来,茶壶千姿百态,茶杯千变万化,茶文化在器皿上做足功课,时大彬的提梁紫砂壶,德化白瓷的鸽卵小杯,乾隆皇帝的粉彩执壶,慈禧太后喜爱的盖碗,传递风情之中传递着文化……

清代青花镂雕壶、杯一对

清康熙御用十二花神杯 镇馆之宝

 

(薄胎,每个杯子各绘一种花、并提诗两句。从一月到十二月分别是梅花、杏花、挑花、牡丹、石榴、荷花、月季、桂花、菊花、兰花、水仙和腊梅。)

茶由饮品演化为一种民族精神全凭借文人相助。茶本无形,置于壶中即为壶形,置于杯中即为杯形,置于胃中即为人形; “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老子在茶未发明之前就对茶之容具有了如此高的认识,圣人不愧就是圣人啊!

文字转自马未都先生的新浪博客《茶之具》

香港茶具博物馆简介:

 

博物馆,位于香港公园内,1997年前原为旧英军驻香港三军司令官邸的文物馆,是香港现存历史最悠久的西式建筑,属希腊古典复兴式风格,设计简洁,具英国殖民地色彩。大楼于1984年改建为茶具博物馆,展出历代茶具及茶艺相关文物。

 

香港茶具博物馆,以收集、研究及展示有关茶具的文物和资料为目的,是国际上第一间以茶具为主题的博物馆。馆内设有九个展览室,分别陈设明、清及明初时期制造的茶具古董珍品及介绍茶具生产过程。

马未都说吉州窑

吉州窑过去的书上记载都非常少,也不太关心。后来发现它也有它的长处,比如说它有相当一部分瓷器都是仿磁州窑系的。它跟磁州窑系非常接近,包括生活情趣都跟磁州窑非常接近。

宋代南方民窑也有四大体系,第一是饶州窑,世称景德镇窑;第二是龙泉窑,青瓷;第三是建阳窑,就是建窑,以黑盏著称;第四是吉州窑。

磁州窑白地黑花八方枕

磁州窑白地黑花婴戏纹枕

吉州窑过去的书上记载都非常少,也不太关心。后来发现它也有它的长处,比如说它有相当一部分瓷器都是仿磁州窑系的。它跟磁州窑系非常接近,包括生活情趣都跟磁州窑非常接近。有人认为那就是南方的磁州窑,是因为宋室南迁带走了大量的北方的工匠,到那儿就找块地儿拉开膀子就开始干,所以风格呀,包括它做的东西都差不多。

吉州窑白地褐彩盖罐

吉州窑绿釉刻花枕

吉州窑的两件黑釉剔花折枝梅纹长颈瓶

但是它毕竟是南方的一个文化,它跟北方的文化有一些微妙的差距。它的差距都在哪儿呢?主要在它所表现的内容,它都比较精巧,画得比较纤秀。你比如像这样的梅瓶,画得非常细致,北方人很少这么细致地画东西,画的都是粗枝大叶,意思够了就行了。在它的工艺特点中,它为了提高效率,它也产大量的茶碗,比如它用剪纸,这是三个凤凰,做这种茶盏。

吉州窑剪纸贴花双凤团花纹盏(左)、双凤朵花纹盏(中和右)

吉州窑玳瑁釉罐

吉州窑在南方的窑系中的地位比较低,但是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窑系。由于它过去没有人重视,所以它的价格一直不高。其实它代表了南方文化融合北方文化很重要的一支。所以我就觉得,现在收藏有人老说没有机会了,其实有很多机会,像这样都是很好的机会。

 

吉州窑黑釉彩绘双凤纹盏

 

吉州窑木叶盏

束口,斜腹,圈足。通体黑釉,釉色滋润,晶莹光亮,底足露灰白色胎。内壁饰木叶纹,叶尖朝向盏沿,叶面几乎占器壁的二分之一。在漆黑的釉色衬托下,叶之茎脉,由粗渐细,四处网络,偶有虫咬之小孔,釉色晕散处,漫漫渍渍,宛若秋雨中飘零之落叶,妙趣天成。

 

这件盏出土于纪年墓中,是目前唯一有确切纪年的吉州窑木叶纹盏,可作为同类器的断代坐标,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1996年江西省上饶市南宋开禧二年(1206年)赵氏墓山士,现藏上饶市信州区博物馆。

马未都说“2.8亿鸡缸杯”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近日拍出天价2.8亿港币,99年该件的拍卖价为2900万,15年翻了近10倍。对如此天价的鸡缸杯,马未都先生是如何说的,且看。

1980年,拍卖价528万港币

 

本文转自马未都先生的新浪博客,原文标题为《鸡缸杯》。

如果没有文物这一概念,鸡缸杯听着像喂鸡的盆。鸡缸杯古已有名,鸡者,纹饰也;缸者,造型也;杯者,功能也。说成大白话就是画着群鸡图案的外型象水缸的喝酒小杯子。昨天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会上拍了2亿8124万港币。

成化皇帝朱见深生于明正统十二年(1447年),卒于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活了40岁,娶后妃共18人,生子女共20人,搁今天还真有点儿忙不过来。这一大群后妃中成化皇帝仅爱一人,即大他19岁的万贵妃,成化二十三年春万贵妃死,成化皇帝辍朝七日,说“贞儿去了,我亦将去矣。”一语成谶,当年秋成化皇帝就跟着呜呼了,可见其感情之深。

1981年,拍卖价418万港币

按心理学家的观点说,成化皇帝有恋母情结,这十分可能,因为皇帝是万贵妃抱着长大的。你想想,19岁的大姑娘抱着皇子,皇子命运多舛,两次立为太子,屡受惊吓,在襁褓中,在卵翼下,成化帝在万贵妃怀中长大,所以万贵妃兼母亲、姐姐、情人多重角色,让成化皇帝爱她至死。

野史说鸡缸杯就是成化帝为其所烧。明朝官窑瓷器至成化风格大变,显然与成化帝与万贵妃的性格有关。明前期永乐宣德的浓艳粗犷瞬间转变为疏淡委婉,成化宫瓷中的天字罐、鸡缸杯、青花碗无不透着这个诡异时代的风貌。

 

1999年,拍卖价2917万港币

2014年,拍卖价2.8亿港币

(这两次拍卖为同一件鸡缸杯)

鸡缸杯是个说不清的东西,大巧若拙,貌似平庸,就是这样一个手不盈握的小杯,在明朝万历年间已“值钱十万”。自清康雍乾三朝起市场就追摹再三,仿品赝品充斥,每次真品江湖再现时一定波澜壮阔,此次只是四百年来的某一次现身而已。1980年、1999年的成化鸡缸杯现身都是当时的纪录,只是那时都是外国人买走,这回算是回到家乡省亲。

马未都说点茶与斗茶

宋代饮茶用黑色茶盏,跟现在茶杯完全不一样。要了解其成因,首先要了解一下唐代和宋代的饮茶习惯的不同。

⊙点茶

  

宋代饮茶用黑色茶盏,跟现在茶杯完全不一样。要了解其成因,首先要了解一下唐代和宋代的饮茶习惯的不同。那么,唐人呢,是煎茶;宋人是点茶。这有什么不同呢?唐代人喝茶的时候,他取一块茶饼以后,他要把它烤热了以后,要把它碾成细末,用茶碾在这碾。碾完了以后要过箩,过箩以后然后它去煮,水要煮三沸,不停地在开。煮完了以后,煮好了以后就把它舀到碗里,有的还要加上盐、姜,加上一些佐料,这样去喝。多少我听着,我是没喝过,但是我觉得就是一个菜粥的样子。你想想他又搁调味料,又搁盐,是吧?它就是菜粥。它是这么一各类似粥。所以我们有一个很古老的说法,叫”吃茶”,是这么来的。他不叫喝茶,叫吃茶。你像《水浒》里、《红楼梦》里都说吃茶。

唐代煎茶

 

唐代煎茶

宋人就不一样了,宋人是点茶。他是只把水烧热了,他不是拿锅里煮。然后把这个茶也碾碎了以后直接拿水–沸水–就注进去。有点像我们现在的沏茶。但是他是连茶带水一块儿喝。他不是像我们现在这种喝法。他这种水注的,注下去的叫”点茶”。他大概是这样,就是他根据茶盏的大小,搁好了,把那个茶叶的末要调一调,叫”调膏”,调完了一注,哗就开了。我现在想起来有点像咱们冲奶粉的样子,就这么个样子。

 

我们比较一下,唐代喝茶的时候有附加物,就是说姜啊、盐呀;那么,宋人就主张喝纯茶了,就不再搁调料了。这就是一个我们从今天的角度上看还算是一个进步。由于他饮茶习惯不一样,所以他的茶具就不一样。为什么要用建盏呢?就是保温。这种黑的泥导热特别慢–保温。

点茶的建盏与注水瓶

 

点茶的茶粉

 

我们现在喝茶的这个方法相传是朱元璋的第十七子叫朱权这个人发明的。当时他不愿意跟他的兄长朱棣,永乐皇帝,不愿意争政治上事,所以他躲了,躲在深山里弄饮茶,弄雅的事。他发明的这种喝茶。这种喝茶的方式呢,专业术语叫”瀹饮”。他的方式呢,是蓖去茶叶,出汁。就是我把茶叶蓖去,喝这个水。当时朱权在洪武二十四年的时候写了一个《茶谱》,写了这么一本书,然后这也有一个更大的一个政治原因,就是当时朱元璋下令,他是从经济角度考虑,他下令是”废团改散”,团茶–沱茶改散茶,省事。正因为改成散茶以后,朱权就发明了这种饮茶方法,距今大概是六百来年。

 

我们今天这个习惯是明代人定的,所以我们吃茶或者说饮茶经过了数次变化。日本的抹茶更像宋代的一种喝茶方式。

点茶之注水

点茶之击拂

点茶所用茶筅

茶筅击拂所产生的茶沫

⊙斗茶

 

建盏这种茶具,要是为了宋代的斗茶之风。宋人的这种斗茶直接从茶碗就可以看出来了。蔡襄就说,”茶色贵白,以青白胜黄白”。我们也说不清颜色,因为咱们没活在宋朝,所以没看见到底青白和黄白有多大差异。但是他说的是汤水的颜色,决定汤花优劣的标准就是看它挂在茶碗边上的,挂的这个水痕快慢。你水痕出现的早晚是决定你的胜败的,你水痕出现得越早,你的茶就越不好,越晚就越好,所以晚者为胜。斗茶就是咱俩喝完茶一看,你这出了,我这还没出呢,你输了,我赢了。水痕如果咬住茶碗的边,久久不散就称之为”咬盏”,这都非常专业。但是我们从生活中可以比较,什么啤酒好啊?一定是挂杯的好。你啤酒一倒一点沫不起,那肯定是昨天打开让人喝了兑了水了,肯定是这样。啤酒的好坏跟这个好像有一点类似的地方,就是它如果有点挂杯,白沫,这是它的一个标准。

 

所谓“咬盏”

 

宋斗茶图

宋代蔡襄在《茶录》里是这样有一段记载,他说,”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他说的”熁之久,热难冷”,就是说的”熁”是烤一烤。过去喝茶很讲究,要热杯,这个杯事先就要热。我们现在是甭管多凉的杯子,把茶缸开水一冲,说怎么老不开,是你的杯子太凉。你的杯子先热一下,烤一烤热了,生活讲究嘛。我们一开始就说了,宋代人生活很讲究,他要把杯子先热了。所以这种黑盏保温性特别好,所以很久的就不凉下来,这对茶是有很大好处的。那么建盏下面有写”供御”的,有定”进琖”,那表明当时都是上供,给皇上用的。

马未都说建窑

我在日本看见过日本人对建盏的那个态度,跟我们完全不一样。日本人到那儿先弯着腰鞠着躬,端着都是小心翼翼的,完全跟我们不是一个态度。

南方还有重要的黑瓷,福建的建阳窑,也叫建窑。

 

建阳窑主要生产的东西就是喝茶的茶盏。我们现在说起来就是一个茶碗,它在史书上记载叫”乌泥窑”。什么叫”乌泥窑”?就是胎是黑的,特别黑。黑瓷的生产主要跟宋代的饮茶习惯有直接的关系。

建盏黑釉残品

宋代的关于饮茶的记录非常多。其他文献比如诗歌里,词曲里也非常多。陶谷在《清异录》中有这样的记载。他说,”闽中造成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就是说这个闽中–那就是福建,我们说的建阳就在福建–它造茶盏。鹧鸪斑是什么呢?是一种鸟的羽毛。鹧鸪是一种鸟,它的羽毛上有很多斑点,非常漂亮,茶盏就模仿了这种仿生的。仿生的茶盏是在建盏中非常常见,比如兔毫盏,像兔毛一样,兔毫嘛。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也有这样的记载。他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他就是说这个盏就是青黑色最好,有那种条状的所谓”兔毫”的为上。

野生灰兔

兔毫盏

 

中华鹧鸪鸟

 

油滴(鹧鸪斑)

“建盏”是我们的称谓,过去还有一种称谓我们后来不用了,日本人在用。你到日本一看,它就叫”曜变”。明人笔记中曾经有一段迷信的说法,他说建盏开窑的时候,必须取童男童妇的活血祭祀。然后往里一泼,这精气就凝在上面了,所以叫”曜变”。

这个”曜变”这个词后来中国人就不怎么用,用在日本。你查日本的陶瓷书一定定”曜变”这两个字。后来很多人认为,这个词是日本的。其实不是,是我们自己的,后来传到日本了,我们就不用了。那么日本人管它叫什么呢?叫”曜变”。(小堂注:有一说法认为,日本的“曜变”原为我国古代的“窑变”)

日本国宝曜变天目

还有一个说法更有意思,他叫”天目”。苍天的”天”,眼目的”目”–“天目”。”天目”是怎么个来历呢?它有无数种说法。但是最接近于一个史实或者最能让人信服的一个说法,就是当年的日本僧人到中国来,带回的茶具是从浙江天目山带回来的,这个说法比较有说服力,容易让人信服。这个日本的僧人把中国喝茶的方法以及茶具带到日本的时候,这个东西顺理成章叫为”天目”。现在引申出去的,凡是黑色的瓷器,宋代的黑色的瓷器都叫”天目瓷”。

 

日本茶道大师千玄室贡茶

 

我在日本看见过日本人对建盏的那个态度,跟我们完全不一样。我们也可能见怪不怪,中国人多聪明,见过的东西多了,看着这东西不新鲜,不就这么一个黑茶碗吗?有啥了不得的,都这态度。日本人到那儿先弯着腰鞠着躬,端着都是小心翼翼的,完全跟我们不是一个态度。所以我就觉得,我们可能是因为家大业大太富有了,所以拿什么都不当事,对这些东西理解也不够深。但是日本人由于他们地域偏狭,过去的文化都是外来的,所以他对这个文化反而特别地尊重。当时我看到那个景象都非常受感动。

 

(原文摘自《马未都说陶瓷收藏(七)——民窑传奇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