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各大窑口茶盏的釉色美

宋瓷茶盏注重色彩不留痕迹,釉色精致而细腻,像定窑的乳白、官窑的淡青、景德镇的影青、汝窑的葱绿、耀州窑的青中微黄等都有“清水出芙蓉”的天然之美。

宋代茶盏因釉色差别可分为青釉盏、白釉盏、青白釉盏、黑釉盏等各色茶盏。

宋瓷茶盏注重色彩不留痕迹,釉色精致而细腻,像定窑的乳白、官窑的淡青、景德镇的影青、汝窑的葱绿、耀州窑的青中微黄等都有“清水出芙蓉”的天然之美。

而钧瓷的天蓝、月白、色如晚霞的窑变效果以及变化莫测的建窑黑釉瓷、则以其自然天成的肌理美,丰富了单色瓷,别具风采。

 

宋人追求玉的精神和玉的美感,“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清水出芙蓉”。在这种类玉的审美理想的指导下,宋瓷茶盏体现的是典雅含蓄、高贵朴实,不喜欢用艳丽的色彩和华丽的花纹进行修饰,而把细腻的釉色发挥得淋漓尽致。

宋代五大名窑除钧窑瓷釉色鲜艳外,其他各窑都是靠细腻精致的单色釉取胜。

以单色茶盏为主的,如定窑烧造的白瓷釉色,柔和莹润,光洁如美玉。还有龙泉窑的粉青釉釉色、梅子青釉釉色,都类似碧玉的色泽,似半透明的青玉。

这两种釉料都采用石灰碱不易流动的特征,在上釉的时候多次施釉以增加釉层的厚度,烧成后釉厚如凝脂,酥莹温润,有柔和淡雅如青玉的质感,是青瓷冰肌玉骨的完美再现。

宋人选择建盏,是因为出于对试茶的需要,黑瓷能与白茶形成强烈色彩对比,《茶录》说“茶色白,宜黑盏,”建盏的釉色有:黑釉、兔毫、鹧鸪斑(油滴)、曜变,以及其他非主要的杂色釉。

黑釉,即是纯黑釉,表面无斑纹,是建窑较经典的釉色,也称为“绀黑釉”或“乌金釉”;

兔毫,是黑色的底釉中析出一根根细密的丝状条纹,形如兔子身上的毫毛,是建窑最为经典且产量最大的产品,以致人们常将“兔毫盏”作为建盏的代名词;

鹧鸪斑,其斑点大小不一,形状一般为圆形或椭圆形,呈银色、银灰、黄色等,分布或密集或疏松,如若水面上漂浮的油滴,故日本将其形象地称为“油滴”;

曜变盏内外,黑色釉面上呈现大小不等的圆形或近似圆形的斑点,斑点的分布并不均匀,几个或几十个聚在一起,经光线照耀,斑点的周围有眩目的晕彩变幻,呈现蓝、紫红、金黄等色,璀璨相映,珠光闪烁,属建窑绝品。

宋代建窑所产建盏,之所以能够收到古今中外茶家的青睐,究其本质在于幻化万千、绚烂多彩的釉色和斑纹。如果没有这些自然天成的釉色斑纹变化,建盏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黑釉茶盏。建盏变化莫测的釉色,和其造型完美结合,犹如天然合成,是其它釉色无法替代的。

纽约大都会所藏的宋金瓷器

大都会博物馆目前陈列的宋代陶瓷器,是2012年夏末重新整理、展出的中国陶瓷馆中的一部分。这个陶瓷馆占据了整个二楼的开放式回廊,涵盖了从汉代至清末的中国陶瓷史,此前的陈列在过去30多年来一直没有变动过。

大都会博物馆目前陈列的宋代陶瓷器,是2012年夏末重新整理、展出的中国陶瓷馆中的一部分。这个陶瓷馆占据了整个二楼的开放式回廊,涵盖了从汉代至清末的中国陶瓷史,此前的陈列在过去30多年来一直没有变动过。

以往的陈列品中以明清瓷器、中国出口瓷为主;重新整理过的展品中,虽然明清瓷器仍然比重很大,但宋代的瓷器增加了不少,在300多件展品中占据大约三分之一的分量。


上方北宋定窑的葵口盘(上方)

左边是一个五代时期的白瓷罐


北宋定窑的瓷器

中国陶瓷收藏家斯丹利·赫兹曼(Stanley Herzman)于1991年馈赠给大都会博物馆的黑釉定窑碗(右上),器形像一个仰立的斗笠,因而也常被称作斗笠碗。

碗口宽敞,圈足较小,碗的高度不足直径的三分之一,因而碗壁大幅度外斜。胎体偏薄,除腕足外通体内外施黑釉。因为采用的是仰烧法,沿口的黑釉流淌后形成一圈非常具有装饰感的酱口,十分漂亮。

 

白定器莲花纹大碗(右下),碗外壁和碗内均布满了刻划莲花纹。器身内外通体施以象牙白釉,采用覆烧法制成,口沿无釉,镶以铜圈。此碗直径将近25厘米,深11.5厘米,这类大件的定窑碗,因为胎体较薄,在覆烧的过程中会有走形的可能,因此这件大碗在器形的完整保持、纹饰布局的大方和施釉的均匀宜人方面,都让人体察到制作者在技艺上的不凡。

这件定窑器原是20世纪初美国煤炭大王、亚洲艺术品大藏家萨缪尔·T·彼得斯 (Samuel T. Peters) 的旧藏,在他去世后由其遗孀于1926年捐赠给了大都会博物馆


北宋磁州窑

 


黑釉油滴碗

古籍记载黑釉油滴碗“盛茶闪金光,盛水闪银光。映日透视,光彩夺目。”


北宋吉州窑梅瓶(左)

高20.3cm

 


金代磁州窑山水画瓷枕

宽43.5cm


金代磁州窑春猎图瓷枕

宽29.8cm


磁州窑瓷器

 

磁州窑以生产白釉黑彩瓷器著称于世,黑白对比,强烈鲜明,图案十分醒目,刻、划、剔、填彩兼用,并且创造性地将中国绘画的技法,以图案的构成形式,巧妙而生动地绘制在瓷器上,具有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它开创了我国瓷器绘画装饰的新途径,同时也为宋以后景德镇青花及彩绘瓷器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


看到这么多建窑和吉州窑的黑釉瓷器摆在一起,不由得惊叹!


钧窑瓷器

在重新整理、陈列的6件钧窑器中,有一件瓷枕(右二)以往曾被普遍认为是宋代的,其面书写着一个大大的“枕”字,如今它被确定为金、元时期的作品。

3件标明为宋代钧窑器的作品,都是小件器物,其中的钧窑带盖小罐是一件十分精美的钧窑器(左下二)

 



小罐通体圆润,自口沿处向下逐渐外张,至罐腰下身陡然收缩内敛,至圈足处形成一个规则的圆弧,非常优雅。小罐除了低矮的小圈足外,通体施以厚重的天青釉,在外壁下方的一边随意地点刷出如云如水般自然晕染的紫斑,似不经意却用心独到,呈现出天然的意趣。

盖钮顶部因釉彩的稀薄所形成的金黄色效果,与罐盖周边同样原因形成的金属色泽的圆圈遥相呼应,妙趣无穷。这件小罐原是收藏家玛丽·斯蒂尔曼·哈克内斯的藏品,她1950年去世,此罐是她遗赠给大都会博物馆的众多中国艺术品之一。

北宋耀州窑凤纹龙首提梁壶

高21厘米 直径15.2厘米

这刀法,鬼斧神工,真个销魂,膜拜之……..

耀州窑瓷器部分虽然只有3件藏品,但可以说件件都是精品。尤其是凤纹龙首提梁壶(图右),器形独特,近乎圆球状的壶身由三个兽首状的壶足支撑着,但微微向着壶嘴的方向倾斜。

壶嘴是雕刻的龙首,龙身由龙首后面向上拱起,跨过壶口在壶身的另一边贴塑在壶身上,形成一个圆弧形的提梁,上面骑坐着一个可能是驾驭祥龙的仙人。

壶身四周用娴熟的刻、剔技巧装饰出振翅飞翔的凤凰和花卉纹样,设计繁复却井然有序。壶身除了壶底之外,通身施以匀而薄的一层青釉,深刻和剔划处呈现深青色,而凸起处呈淡绿色,整个器物无论在造型、纹样和釉色上都精美无比,交相辉映。

这件是萨缪尔·彼得斯夫人于1926年的捐赠品,可见其眼光和品位之不俗。


钧窑花盆、北宋陶范、耀州窑婴藤刻花碗、

耀州窑牡丹纹瓷杯、耀州窑凤纹龙首提梁壶(从左至右)


南宋官窑洗(右上角)

直径21.9厘米

大都会博物馆陈列的官窑器只有一件葵瓣口洗。洗身斜壁,底有低矮的小圈足。洗身内外除口沿和圈足底之外,通体施以天青釉。沿口镶金属圈。洗内侧斜壁上近沿口处有一条明显的纵向缩釉痕迹,洗底部除了四处或明或暗的釉泡之外,还有一处明显的磕伤。

洗身内外布满了比较稀疏的不规则的开片,斜壁处开片稍大,洗底则稍细而密。通体的片纹相对较深,虽然没有哥窑器中常见的深浅交织的所谓金丝铁线片纹,但窑变过程中自然形成的抽象线型图案,使这件历史久远的官窑古瓷器在当今观者的眼中透露出一种现代艺术的意味。

加之官窑高雅单纯的釉色、简约明快的造型,与西方现代艺术所追求的艺术趣味有不少不谋而合之处,因而这类宋瓷作品自19世纪末以来即长期受到西方藏家们的青睐。

这件官窑笔洗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通过弗雷彻艺术基金(Fletcher Fund)于1924年所购得。这个艺术基金缘起于埃塞克·弗雷彻 (Issac D. Fletcher) 馈赠给大都会的艺术藏品。

弗雷彻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纽约的大银行家和美国东岸铁路公司的大股东。他1917年去世,所藏近300件藏品全数遗赠给了大都会博物馆,其中有相当数量的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以及古代埃及、伊斯兰和东亚的艺术品,当年的市场价值就达300万美元之巨。

大都会博物馆不仅专门开辟了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画廊,还设立了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艺术基金――弗莱彻基金,用于该馆艺术品的购藏。这件官窑笔洗被纳入大都会之际,也正是现代艺术在西方兴盛之时,不难想象购藏者的审美取向可能多少会受到当时艺术风潮的启发。


南宋龙泉窑瓷器

非官窑器的类型中,陈列最多的要数龙泉窑的青瓷器。这与西方收藏家长期对青瓷情有独钟很有关系。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历代青瓷,无论在数量还是在质量上都是比较可观的。

这次陈列的7件龙泉窑瓷器,在器形、釉色上都颇具代表性。由罗杰斯基金购藏的龙泉窑胆瓶(图上中),其器形在宋代不太常见。瓶口稍稍外翻,从瓶口往下稍作收敛后慢慢在瓶身的腰部向外扩张,在接近瓶底时形成一个近乎扁平的器身,然后突然内收,这样使瓶身看似坐立在一个稍高的大圈足上。

整个器形舒畅优美。施釉的控制也十分精到,但在瓶口、瓶底部位,尤其是瓶身的一侧,出现大块的不规则黑斑和线纹,不像是陶工故意所为,而可能是施釉过程中出现的意外。

龙泉窑瓷器

双龙耳直壁瓶(俗称棒槌瓶,下图左四),宽口平底,瓶颈与瓶身各占瓶体的二分之一左右。瓶口由颈部向上外张,但在顶部内敛,形成浅碟状。

瓶颈笔直,瓶颈向瓶身的过渡陡然外张,但稍有倾斜,形成一个平稳的瓶肩。瓶身虽显挺直,却在下行时稍微收敛,在接近瓶底时又形成一个不易察觉的缩腰圈带。通体所施的厚重青釉使得瓶身各部位的连接和过渡舒缓有序,十分的雅致。

双龙耳上雕刻的纹样在厚重的青釉下若隐若现,让人难以分辨究竟是龙纹还是鱼纹,所以才有馆方在陈列标牌上写为“鱼耳”,却在其网站上标明“鱼龙耳”的困惑。

通体釉彩之下有大开片,但没有受到尘污的沁入,因而看上去若隐若现,十分的迷人。这件龙泉窑瓶也是玛丽·斯蒂尔曼·哈克内斯于1950年的遗赠品。

龙泉窑瓷器

(转自『色影无忌』-「情枭的黎明」所撰写的《深度拍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一文。)

『唐物名器』青磁茶碗 · 馬蝗絆

青瓷茶碗·铭马蝗绊,为大名物、重要文化财产(次于国宝),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是南宋龙泉窑的巅峰之作。

青瓷茶碗·铭马蝗绊,为大名物、重要文化财产(次于国宝),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是南宋龙泉窑的巅峰之作。

 

高9.6cm 口径15.4cm 足径4.5cm

 

该茶碗名为“马蝗绊”的背后,其实还有这样一段故事。

12世纪,日本遣唐使平重盛到中国宁波育王寺进香奉献,作为回礼,当时的住持佛照禅师便赠与青瓷茶碗一件。该茶碗便被带回日本,而后流传至室町时代的日本将军足利义政手上(1449年~1473年在位)。

由于碗底有裂缝,足利义政便派人到浙江龙泉,要求按照该碗的重造一批茶碗。然而,由于时隔近两百年,或因当时龙泉已无如此出色的茶碗,因此并未满足日本遣使的要求,而只是用小铜绊将裂痕修补(锔)好送回日本。由于补上的小铜绊形似蚂蝗,故得名“马蝗绊”。

虽然此次日本遣使未能如愿定制一批茶碗,但是却另外获得了一件龙泉窑青釉凤耳瓶。在传世宋代龙泉窑作品中,以该件最为出色。当时日本将青瓷器称为“砧青磁”,后来后西天皇根据白居易的诗《闻夜砧》,将花瓶命名为“千声”,现为日本国宝。

漆盒

 

《马蝗绊茶瓯记》

以下该碗在其他光源下所拍摄的照片,从不同角度的照片上,可以清楚辨识碗的整条裂缝及“马蝗绊”。

(本文为『把盏堂』原创。)

【日本茶碗史】第一期:唐物天目

在16世纪之前,日本茶道对“唐物茶碗”是推崇备至,建盏是当时最高等级的茶碗。

在往期探讨建盏和天目的文章中,我们已经或明或暗地提到,日本茶碗历经三个时期:唐物茶碗、高丽茶碗、和物茶碗。

在16世纪之前,日本茶道对“唐物茶碗”是推崇备至,建盏是当时最高等级的茶碗。16世纪之后,由于千利休提倡“和敬清寂”的茶道精神,日本茶道转向了朝鲜平常百姓所用的“高丽茶碗”,此时是日本茶碗的转型期。在此转型期间,千利休亲自指导自己的窑工长次郎烧制茶碗,后称为“乐茶碗”,日本茶碗便由此逐渐过渡到本土烧制的“和物茶碗”时期。

此次,我们来系统地介绍日本茶碗历经的这三个时期,每期为一文。本期介绍唐物茶碗。

第一期:唐物茶碗

日本著名茶器:松屋肩冲茶入

唐物是指从中国进口的东西的总称,包括唐物茶碗,唐物茶入,唐物茶壶,唐物花入等等。其中最为值钱的是唐物茶入,然后才是唐物茶碗。

中国向日本出口瓷器,要追溯到唐代,所以叫做“唐物”,当时是以赠送和私人携带的方式,把大量中国的瓷器带回日本,不过唐代的瓷器技术其实还不是很高明。宋代大量瓷器出口到日本,这个时候,唐物茶碗和中国茶道在日本流行开来,这是唐物茶碗的鼎盛时期。德川幕府成立以后,日本茶道发生了重大转型,这个时候,高丽茶碗替代了唐物茶碗的地位,直到今天,唐物茶碗的观赏和艺术价值都超过了使用价值,但是日本茶道讲究的主要是使用价值。

其实中国各种各样的瓷器,都出口到日本过,但是出口瓷器并非精品,和清宫旧藏的差距非常大,但是日本人还是非常珍惜。

唐物茶碗主要有5类:

1、天目茶碗;

2、青磁茶碗;

3、染付茶碗;

4、赤绘茶碗;

5、安南茶碗;

1、天目茶碗

天目茶碗,包括福建建窑的禾目天目(兔毫建盏)、油滴天目(鹧鸪建盏)、曜变天目(异毫盏);吉州窑的木叶天目、玳皮天目、龟鳖天目;磁州窑等北方窑口的油滴天目;未肯定窑口的黄天目;茶洋窑的灰被天目。

◎禾目天目

禾目天目,中国人叫做“兔毫盏”,是建窑的主要产品,由于极厚的挂釉在烧造的时候产生了流动,所以产生了一条一条的图案,这也是“窑变”的一种。它是宋代非常常见的一种碗,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的古玩市场上都有大量的存世。其中,毫色泛绿为佳,而泛蓝则为极品。但是禾目天目由于数量太多,所以并没有特别有名的藏品。

油滴天目

建窑油滴

 

华北油滴

油滴天目有两种,一种是建州油滴,在中国叫做鹧鸪盏,因为花纹像鹧鸪鸟的羽毛。还有一种叫华北油滴(磁州油滴),在中国叫做雨点釉,两种碗一种是南方瓷,一种是北方瓷,风格迥然不同。油滴天目是建州窑另外一种施釉方式而成的碗,但是成功率非常低,所以传到日本就非常珍贵了。

 

油滴天目因为釉银色,看上去就像油挂在上面而得名,又以滴中带蓝为上佳,一只好的油滴天目,在拍卖会上,往往要比同尺寸规格同时代的禾目天目贵10倍左右。油滴天目的制作在明代就失传了,上个世纪20年,日本人恢复了这个技术,而中国人恢复到大批量生产,是在80年代,但是就是现代仿品,油滴的价格也往往是禾目的3到5倍。

曜变天目

曜变天目是油滴天目偶然而成的珍品,在全世界,被认定为曜变的,只有3只。堪称是谜一般的茶碗。曜变茶碗可能是由于油滴中空气爆裂却没有伤及碗面而成的,所以油滴附近有异常耀眼的蓝色。

以上三种,都是来自于福建建窑,所以又叫做建州三天目,是日本茶碗中最高等级的茶碗。

◎木叶天目

木叶天目又叫做树叶盏,是宋代江西吉州窑的有名作品。吉州窑在烧之前,用一种特殊的贴花技术,把树叶,剪纸等贴在碗面,然后上釉烧造,这样就会出现奇特的花纹。在喝茶的时候,就好像一片树叶漂浮在水面上,很有意思。木叶天目一般都是大口径的斗笠盏,是江西吉州窑非常普遍的一种产品。

◎鳖甲天目

在《大正名器鉴》一书出版前,日本人并不区分玳皮天目和鳖甲天目。鳖甲天目和玳皮天目的外观迥然不同,在中国,两种碗一直区别,玳皮天目叫做贴花盏,而鳖甲天目叫做虎皮盏。其实主要的区别还是在碗内表面。鳖甲天目是宋代吉州窑的名品,用类似建窑的挂釉方式形成很有意思的类似老虎皮的花纹。器形和木叶天目一样,大多是大口径盏。

◎玳皮天目(玳玻天目、玳瑁天目)

玳皮天目是吉州窑最为精美的茶碗,在日本,有一件玳皮天目被评定为国宝。玳皮天目的上釉方式和鳖甲相似,但是内部都使用贴花的技术,图案一般都是吉祥的动物,文字,其中以龙凤,生肖,花草,最为众多。而窑变形成的和钧窑相似的黄色花纹,表现出了非常细腻的质感,堪称是唐物中最为华丽的茶碗。

以上三种,都是来自于江西的吉州窑,所以又叫做吉州三天目。比起建州三天目,吉州三天目的名气要略微逊色。

◎黄天目

黄天目和灰披天目的外观非常相似,都是南宋时代和元代南方烧造的黄色建盏。其烧造的方式和传统的宋代建窑有了很大的区别。是在釉料中加入草木灰形成特殊曜变的茶碗,能够造就星云一般的效果。在中国,黄天目茶碗很容易和北方的劣化青瓷混淆,并且认为是比较低档的茶具。但是黄天目在日本茶道的转型期被重视,其普通的外观,受到日本茶人的一致好评。

灰披天目(灰被天目)

灰披天目的时间跨度要比黄天目大,最早误认为是建窑的失败品,即挂黑釉失败,或者忘记挂黑釉的建盏,所以盏面没有出现黑色,而全部是内层的黄釉,看上去就好像覆盖了一层灰一样而得名。元时代,建窑没落后,这种黄釉碗因为技术的没落而大量出现,并且少量出口到了日本。和黄天目一样,并不起眼的颜色,没有花纹,甚至是非常古朴的颜色,大大激起了日本人的美感体验,因为日本人非常偏爱灰披天目茶碗。

(灰被天目已考证为福建南平茶洋窑所产。)

2、青磁茶碗

青磁,即中国的青瓷,在日本是极端高级的茶具,往往被当作观赏器,而不是使用器。日本的青瓷,基本上都是南方龙泉窑的作品,时间跨度从宋代到明代,主要以粉青和豆青为主。古代,并没有五大窑的碗流传到日本,而且五大窑的器物中,并没有日本常见的茶碗这种器形。

◎青瓷平茶碗

天目茶碗的特征是胎后,碗高,并且碗口有明显的束口,这种束口的碗,后来直接叫做天目型,或者京型。而青瓷中,大多是撇口的开放造型,这种茶碗被叫做平茶碗。青瓷茶碗中,平茶碗比较多。在中国,青瓷一般不被用作茶器,因为青瓷的颜色和茶汤冲突了。日本也是一样,日本的青瓷茶碗大多是观赏。

 

比如这只以前介绍过的青瓷马蝗绊,就因为好看,所以被足利义政氏修补而产生了新的美。在茶道具中,青瓷茶碗的评价不高,但是在观赏器中,则拥有远远高于其他茶具的艺术价值。

◎珠光青瓷

 

珠光青瓷是一种劣化青瓷,是烧造温度不够而达不到绿色的一种黄色的劣化茶碗。但是这种碗是一种中国同安窑的特殊茶碗,是一种故意造成青瓷劣化的技法。但是黄色的瓷器,也的确属于青瓷的一种,因为在黄彩出现前,黄釉都是通过青瓷的劣化完成的。

3、染付茶碗

染付茶碗,也就是指中国人的青花瓷。青花瓷对于中国人来说,本来也是和西域大有关系的,因为中国古代没有这种深蓝色的染料,通过西域的传来,中国才有了这种颜色的瓷器。而这种瓷器的另外一个关键,就是洁白如雪的陶土,也是只有在江西景德镇的高龄山才能找到的,也就是高龄土。

 

明代时,青花在中国开始流行,一部分传到了日本,但是纯白和深色调,是中国丧葬的颜色,也是日本传统丧葬的颜色,所以并不日本人所钟爱,因此青花在日本向来不被重视。

4、安南茶碗

安南是古代越南北部的一个邦,也就是古越南,这个地方时而被中国吞并,时而成为中国的属国,所以这里的瓷器,在日本也被划入唐物。而越南也是当时少数掌握瓷器烧造的国家,技术来自于中国。

 

安南茶碗的种类很多,有彩瓷,但是以比较粗糙的青花为主。而且安南茶碗的器形往往比较小,德川幕府柳营御物就有一件非常珍贵的彩绘安南茶碗。因为其独特的风格,受到武士的钟爱。而安南茶碗还有一个很大的特征就是经常出现蜻蜓的图案,直到今天,越南的瓷器仍然大多有蜻蜓。高丽云鹤,安南蜻蜓,一南一北两种情趣,常常被茶人津津乐道。

5、赤绘茶碗

所谓赤绘茶碗,就是我们中国的五彩瓷和斗彩瓷,是明代以后兴起的一种新兴的瓷器表现形式。是把绘画艺术和瓷器结合起来的一种尝试。日本人则称为赤绘。赤绘在茶道中不被重视,甚至并不是当作茶碗使用的。但是作为观赏器受到了广泛的好评,以至于后来日本人的伊万里瓷器,就是模仿中国的斗彩,甚至能够达到和景德镇争夺欧洲市场的能力。

(原文作者为『姚新宾』,转自人人网,略有修改。)

日本战国时期的著名茶器

日本茶道起源战国时代,在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的大力提倡下,得以迅速发展和普及。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有拉拢武士与商人的一面,但最主要的原因应该还是为了以茶具代替有限的土地给予有功之人。

日本茶道起源战国时代,在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的大力提倡下,得以迅速发展和普及。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有拉拢武士与商人的一面,但最主要的原因应该还是为了以茶具代替有限的土地给予有功之人。

这里所选择的都是日本博物馆等处珍藏的真品,其中有一些还是日本国宝级的文物。比如“泪”就是千宗易临死前亲手制作并送给爱徒古田织部的,“千鸟香炉”与大盗石川五右卫门的故事也十分有名,其他“松花壶” 、“九十九发茄子” 等也是知名度极高的茶具。

 

 

1、日本国宝—曜変天目茶碗

现藏于日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内,称为“稻叶天目”,为“建盏之至高无上的神品,为世界所无之物”。相传,当时共有两只这样的曜变天目流入日本。一只被织田信长所得,后毁于本能寺之变;而一只被德川家康所得,并被作为秘宝一直传下来。

2、日本国宝—油滴天目茶碗

 

这只油滴天目茶碗,据称是古往今来油滴天目中最好的极品。原是日本関白秀次所有,后经过西本愿寺、三井家、若狭酒井家流传至今,现收藏于日本东洋陶磁美术馆。

3.千鸟香炉

 

原丰臣秀吉所有,现藏于德川美术馆。相传,日本战国大盗石川五右卫门打算将其从伏见城盗出之际,因香炉盖上的千鸟饰头突然鸣起,而事败被捕。

4.九十九发茄子

“九十九发茄子”是唐物中的极品,因珠光以99贯买入而得 名,曾为朝仓宗滴、松永久秀、织田信长等人所有,许多人都认为其为战国时代的第一名品。“流传之茶器”这是世人给九十九发茄子取的绰号,形容其转手次数之多。 现藏于静嘉堂文库美书馆。

5.青磁马蝗绊

我国龙泉所产的青瓷器,因含有少量铁而略显绿青与淡黄色,将军足利家传的名具。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

6.松花壶

 

日本三名壶之一,分别为三日月壶、松岛壶、松花壶。在日本名壶中,松花壶的原本排名要靠后几位,但毕竟是目前罕见的传世品,故挤入前三。也常被称作“松花茶入”,实为茶叶罐。现藏于德川美术馆藏。

7.名茶勺“泪”

 

出于千利休之手的茶勺。千利休得罪丰田秀吉,被下令切腹。为临终前的最后一场茶会,他亲手制作了这把茶勺,并传给爱徒古田织部。古田将其取名为”泪”,每逢利休忌日,都要举行茶事,使用这把茶勺,以示纪念。(谁想二十几年后 ,古田也步了利休的后尘)

8.三岛桶

三岛手的朝鲜茶碗,样子似桶,因此得名。千利休所有,后经长男千道安之手流传到尾张德川家。

9.冬枯

出自千利休弟子古田古田织部之手。现藏于德川美术馆。

10、日本国宝——曜変天目茶碗

 

现藏于藤田美术馆。与曜变第一碗一样,该碗最开始也是由德川家康所得,后由藤田家族购入收藏。

11.横田茶入

 

曾分别被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所有。现藏于江户东京博物馆。

12.松屋肩冲茶入

 

汉作肩冲茶器,别名松本肩冲,奈良涂师松屋从村田珠光手中所受。许多大名、富豪企图得到这一名品,都未能如愿。现藏于根津美术馆。

13.志野茶碗

 

菊治家三四百年前志野古窑烧制,辗转了许多代,也几易其主。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14.白天目茶碗

 

千利休的老师——武野绍鸥的秘藏品,「绍鸥名物」之一。白天目被认为是志野烧的前身,是上有厚层白色长石釉的天目茶碗。流传至尾张德川家、加贺前田家者较为有名。

15.上杉瓢箪茶入

汉作唐物茶器,天下六瓢箪之一,上杉景胜所有,取物主之名,别名也称大内瓢箪、大友瓢箪,后流传至纪州德川家。

16.北野茄子

汉作唐物茶入中的极品。由丰臣秀吉所持有。是个紫色与黑色色调美丽非常的茶入。

17.青井戸茶碗


朝鲜产井户茶碗的一种。由织田信长赐予柴田胜家。碗的底色为枇杷色,并上有白色及蓝色的釉药。传说此茶碗在北之庄事件时吸收了胜家的不甘与不屈,百摔不碎。

18.志野桥文茶碗 桥姫

 

话说古早古早,宇治桥畔有位守桥女子,人称她为桥姬。桥姬也有丈夫,怀孕时,孕吐得很厉害,吃什么吐什么。丈夫看不过去,向桥姬说:「你想吃什么?说说看。我一定设法去找来。」

桥姬想了一会儿,说:「以前我吃过伊势的裙带菜,当时觉得很好吃。要是那个,我想应该吃得下。」

「好,我去取来给你吃。」

 

丈夫立即前往伊势(三重县)。过了几天,仍不回来。桥姬很不安,也动身前往伊势寻找丈夫。她在海岸徘徊,结果浪涛中出现了心爱人的朦胧身姿。全身水滴,面无血色。丈夫蠕动苍白双唇,念出一首和歌:

狭筵(さむしろ)にころも片敷(かたしき)今宵(こよい)もや

われを待つ(まつ)らむ宇治(うじ)の桥姫(はしひめ)

意思是:草席上只铺着一人衣服,今晚依旧在等我的宇治桥姬。

桥姬大吃一惊,想奔向丈夫,不料丈夫却消失了。这时桥姬才明白,丈夫为了摘取海岸岩上的裙带菜,不小心失足落海而溺死了。桥姬只能哀哀欲绝地回宇治。


此茶器因此而得名。现在上面依稀还能看出一座桥,一个拥有如此感人爱情的茶器。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19.一重口水指 柴庵

 

该茶碗为泷川一益的家宝,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

20.耳付花入

 

青瓷的花入(花瓶)。青瓷是指将含有铁成份的瓷器涂上釉药后烧制而成的花瓶,表面呈青绿色或淡黄色。中国的龙泉窑烧制的砧青瓷和高丽的青瓷等相当著名。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21.赤乐茶碗 湖月

 

利休七品之一 。涂上赤褐色釉药烧制成的乐烧茶碗。据说乐烧的发源是千利休指导烧瓦工匠·长此郎后,由长次郎开始制造。长次郎被丰臣秀吉赐予「乐」字的金印,后来把此作为家号。和名品赤乐早船出自同一人之手,现藏于五岛美术馆藏。

22.鼠志野茶碗 峰红叶

 

志野烧的代表做之一,因其颜色像峰顶红叶而得名。现藏于五岛美术馆藏。

23.志野茶碗 梅が香

志野烧的代表做之一,其上绘有梅花数朵,传闻泡茶之际会有梅香缠绕茶香,而互不侵扰。现藏于五岛美术馆。

24.长次郎黑乐茶碗 千声

 

黑色的乐烧茶碗。乐烧是指在制造陶器时不使用旋转台扶助,一切用手拉坯成型,并且用急热急冷的方法来烧制。据说千利休喜好黑乐茶碗,丰臣秀吉则是喜爱赤乐茶碗。

长次郎所作的黑乐茶碗,利休七品之一,碗体颇伟,因此得名。从千利休之手经历诸家辗转至鸿池家。现藏于五岛美术馆。

25.常庆黑乐茶碗 恶女

据说此碗背后有一个破裂的感情故事。现藏于五岛美术馆。

26.黄瀬戸茶碗

从十六世纪末至十七世纪初,美浓国可儿郡久久利村附近的濑户系大窑所烧制的茶碗。多为碗上涂有淡黄色的釉药,以及附有铜绿色的斑纹和刻线纹或胴线。现藏于日本爱知县陶瓷资料馆。

27.青瓷凤凰耳瓶

 

南宋龙泉窑。现藏于五岛美术馆。

28.耳付水指

 

现藏于日本爱知县陶瓷资料馆。

29.大海茶入

 

汉作唐物茶器,柿红底色上浮起黑色的阴云纹理,足利义政因此而命名。经过足利义政、丰臣秀吉、京极家之手,后为德川将军家所有。一般来说,注口宽体积大而扁圆的茶入被称为「大海」,此茶具又称“打云大海”。现藏于爱知县陶瓷资料馆。

(来源:新浪博客『jiushiwo520』,图片:把盏堂。)

日本战国时代的茶道简介

日本的茶道,兴盛于战乱频仍、刀光剑影的战国时代,它的起源与发达,几乎与日本的武士道同步。这种“茶与刀”互补的现象,从一个角度深刻地揭示了茶道的文化内涵。

 

据茶道专家研究:至16世纪中叶,茶道在日本获得了异常迅速的发展,在政治、文化、经济中心的京都、大阪、界市,每天都举行各种茶会,几乎形成全民参与的局面。茶道受到人们如此的关注,是因为当时日本正处于战乱时代,室町政权解体,接替它的势力还没有成熟,各个武士集团之间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其中最强的一派是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的系统。

 

群雄争霸的自由风潮,刺激了市民文化的发达,而对于日日征战、性命朝不保夕的武士来说,宁静的茶室可以慰藉自己的心灵,使他们忘却战场的厮杀,抛开生死的烦恼。

 

静下心来点一碗茶,于是就成为武士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武将出征时,经常在阵地前沿举行茶事,有了这一碗茶垫底,武士就能消除内心的紧张与狂乱,带着恬淡的心情走向刀光剑影的战场。

苏富比2014秋拍:坂本五郎珍藏宋瓷

苏富比“艺海观涛:坂本五郎珍藏中国艺术·宋瓷”,于2014年9月16日开拍,共拍8件,成交5件,拍得2,088,000美元,约1200万人民币。

苏富比“艺海观涛:坂本五郎珍藏中国艺术·宋瓷”,于2014年9月16日开拍,共拍8件,成交5件,拍得2,088,000美元,约1200万人民币。在纽约——这个宋瓷的拍卖“高地”,苏富比再次推出“坂本五郎宋瓷专场”,延续了去年宋代瓷器屡创天价的趋势,进一步确立宋代瓷器的价值地位。

 

苏富比去年曾经在香港推出过坂本五郎的珍藏中国艺术专场拍卖,同时在去年的纽约亚洲艺术周,一个原来3美元从旧货市场买来的宋瓷小碗拍出了222.5万美元的天价,成为了世界关注的热门话题。

1 宋/金 钧窑天青釉碗

估价 4 – 6万 美元 成交价 149,000美元

估价 25 – 37万 人民币 成交价 92万 人民币

钧窑瓷器以釉色鲜丽多变、质感深厚著称,数百年来备受中外藏家珍视。该窑烧制的单色釉瓷中,以此天青色为最尊贵者。而有关此釉色的烧制技法在过去一直众说纷纭。

2 南宋 龙泉窑青磁双鱼纹盘

估价 4 – 6万 美元 成交价 413,000美元

估价 25 – 37万 人民币 成交价 254万 人民币

“双鱼”纹乃广为流传之纹饰,此类双鱼纹盘出自南宋至元代,“双鱼”纹含夫妻和顺、连年有馀之美好寓意。

3 宋黑釉铁锈花涡纹罐

估价 250 – 300万 美元 流拍

估价 1538 – 1846万 人民币 流拍

此黑釉罐造型丰美,釉料均净,环体手绘铁锈斑,涡纹四组,纹饰独特,展现黑釉瓷器变化纷呈之生动风格。本深邃古朴,神秘瑰丽,涡纹如同天眼,虽制于中国北部,然而如此设计与中国南方圣山一脉相袭,相得益彰。

4 宋/金 钧窑天青釉紫斑碗

估价 5 – 7万 美元 成交价 161,000美元

估价 31 – 43万 人民币 成交价 99万 人民币

此款钧窑紫斑碗为经典北宋造型,其发色上乘、非凡出众,展现胭红与绦紫浓淡不一之色调。此类碗以其优雅线条及丰富釉彩,尽展美态。纵然天青釉铜斑碗为河南钧窑代表之作,却鲜有如此器身通体红润细致之品,实乃珍罕难求。

5 南宋建窑兔毫天目茶碗

估价 8 – 10万 美元 成交价 100,000美元

估价 49 – 62万 人民币 成交价 62万 人民币

本碗为建窑的经典造型,釉面银兔毫至为瞩目。建盏为斗茶名器,白滑茶沫映衬碗面黑釉,茶色焕发,浓淡相宜。釉层厚润,兼具保温隔热效果,口沿下方向内束收,持碗在手更为稳定,同时鼓励品茶者小口细尝,正合专心一致、细致品味之品茶原则。

6 南宋 青白磁卷草童子纹梅瓶

估价 250 – 300万 美元 流拍

估价 1528 – 1846万 人民币 流拍

此梅瓶满刻卷草童子纹,灵动活泼。青白瓷饰以此纹者一般以碗盘等较小器物为多,器大如此例者稀。本器底纹划花疏密有致,变化丰富,刻划童子更显立体生动,仿如浮雕。

 

 

7 北宋 定窑白磁刻莲花纹碗

估价 40 – 50万 美元 成交价 1,265,000美元

估价 246 – 308万 人民币 成交价 778万 人民币

碗端庄清丽,巧饰莲纹,每朵莲花枝叶翻卷姿态各异,尤为精雅,气韵秀润,实为定窑瓷匠臻技绝艺之典范代表。

定瓷的一大特色是,为以金属包镶口沿,如镶铜扣、金银等名贵材料,亮泽口沿与器面釉色对比分明,秀丽悦目,彰显定窑特色,史称“金装定器”。据台北故宫博物院蔡玫芬述,镶口器流行于当朝,或源于其时装饰器皿口沿之风尚。

8 宋 钧窑月白釉碗

估价 2 – 3万 美元 流拍

估价 12 – 18万 人民币 流拍

钧窑作为宋代五大名窑之一,以其浑厚强烈的釉色变化而闻名于世,与简约雅緻、比例匀称之器形完美匹配。

后记:

自古以来在日本,宋瓷都深受敬仰,是无数艺匠仿摹效法的珍品典范,12世纪禅宗在日本影响深刻,宋瓷传统可能与禅宗美学崇尚素雅清逸风格以及其后历代茶道宗师推崇倡导有关。

 

宋瓷工艺闲雅简朴、静谧端秀,而日本文化对宋瓷的敬仰之情,从他们赏玩、陈列及收藏的恭谨态度可以看出。瓷器多存放于特制盒匣内,并用丝绸和别致的绳结来包扎,在这样的珍重爱护下,宋瓷成为约八百年还能保存完好的佳品雅器。

宋代八大民窑的茶盏欣赏

宋代茶盏,器型高雅含蓄、内敛耐看,既方便使用又极具审美感,由于将实用、美观以及精湛的制作工艺完美地结合,不仅深受当时宋人的追捧,也深深影响了八百年后的今天,可谓是中国历史上日用陶瓷的典范。

前面,我们连续介绍了几期的宋瓷之魁——汝窑。本期,我们且来欣赏一下宋代八大民窑的茶盏,以最日常的茶盏来领略宋瓷的风采。

宋瓷除了五大名窑外,还有八大民窑系,南北方各四个,北方是磁州窑、耀州窑、钧窑、定窑;南方是饶州窑、龙泉窑、建窑、吉州窑,饶州窑即是景德镇窑。

宋代茶盏,器型高雅含蓄、内敛耐看,既方便使用又极具审美感,由于将实用、美观以及精湛的制作工艺完美地结合,不仅深受当时宋人的追捧,也深深影响了八百年后的今天,可谓是中国历史上日用陶瓷的典范。

一、磁州窑茶盏

磁州窑黑釉油滴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磁州窑黑釉油滴 台湾鸿禧美术馆藏

磁州窑油滴,一般将其归类为华北油滴,在烧制工艺、烧制难度与建窑油滴具有很大不同。此点,敝堂往期图文已有介绍,见篇尾。

磁州窑红绿彩折枝花卉纹碗 金代(南宋)

具有典型少数民族审美风格

二、耀州窑茶盏

耀州窑青釉刻海水鸭纹碗 北京故宫藏

碗敞口,腹为六花瓣形,近底渐收,圈足。内壁蓖划海水纹,碗心刻划一游鸭,外壁光素无纹。通体以青釉为饰,釉色深沉,青中泛黄。

此碗造型优美,纹饰清晰,鸭纹的刻划生动传神,海水纹宛转自然,由此可见耀州窑瓷工们娴熟的技艺,是耀州窑瓷器的代表作品。

三、钧窑茶盏

钧窑天蓝釉红斑花瓣式碗 北京故宫藏

碗呈花瓣状。口内敛,器里凸起、器外凹进10条棱线,将碗自然分成十花瓣形,圈足。通体釉色为天蓝色,其上显现几块紫红斑块,上有铁质斑点结晶。

此碗造型别致,宛如一朵盛开的花朵,妩媚多姿。蓝、紫相间的釉色,又如同天空中飘浮的彩云。

四、定窑茶盏

定窑划花缠枝莲纹葵瓣口碗 北京故宫藏

碗口呈葵瓣式,镶铜扣,深弧壁,圈足。通体施白釉,外壁釉流形成泪痕。碗内刻划缠枝莲花纹和茨菇纹。外壁光素。胎体轻薄,胎面洁净。

刻划花是定窑特有的装饰风格,所刻线条流畅,飘逸潇洒。此件器物刻划的缠枝莲花在白色釉的衬托下若隐若现,反映出宋代陶瓷手工艺的高超水平。

五、饶州(景德镇)窑茶盏

景德镇窑青白釉刻花婴戏纹碗 北京故宫藏

碗敞口,浅腹,矮圈足。里外均施青白釉,釉质莹润,足内无釉。碗内刻划双婴戏莲纹,线条流畅,纹饰清晰。

宋景德镇窑烧造的青白釉瓷以生产民间日用瓷为主,饮食具、酒具最多,盒类次之。青白釉青中有白,白中闪青,以介于青白二色之间而名。青白釉瓷胎体轻薄,所印、刻的花纹迎光透视,内外可见。

六、龙泉窑茶盏

龙泉窑斗笠碗 四川宋瓷博物馆藏

敞口,尖唇,斜直腹,小圈足。外壁口沿下多均有较厚的积釉,釉面突起。内底心和足底心均呈鸡心状凸起。白色胎泛灰,胎骨略显厚重,通体施梅子青釉,口沿处釉色青黄,釉面光洁滋润,外壁有一针眼。圈足不甚圆整,足端未施釉,呈浅酱色。

龙泉窑青釉刻花莲瓣碗 四川宋瓷博物馆藏

此碗造型独特,敛口的设计使得整器婉转柔和,富有蕴藉之美。内外所施梅子青釉色青翠,浑厚滋润,与浑圆精巧的器形完美交融。外壁记划双层莲瓣纹,在一片青绿下若隐若现,绽放着安宁和纯净。

龙泉窑刻花莲瓣纹碗 四川宋瓷博物馆藏

 

敞口,圆唇,弧腹较斜,圈足。外壁均装饰模印双层仰莲纹,莲瓣中部有一道凸脊,外墙高与内墙,足底有修整痕迹但仍显不太平整,除圈足外墙以外,足部基本未施釉,但有粘釉痕迹,器物厚重、手感很沉。

刻划花纹因为釉层的厚薄或清晰或模糊,施青灰色釉,釉色较为灰暗。莲瓣纹装饰是宋瓷中最普通的纹饰之一,莲瓣纹碗是南宋时期龙泉窑最为常见的产品。

七、建窑茶盏

建窑建盏,我们往期已介绍很多,以中日两国的藏品为主,本期就介绍一下欧洲博物馆的藏品。

建窑兔毫盏 大英博物馆大微德爵士藏

建窑油滴盏 法国吉美博物馆藏

建窑兔毫盏 荷兰国家博物馆藏

八、吉州窑茶盏

吉州窑剪纸贴花吉语盏 江西省博物馆藏

吉州窑剪纸贴花三凤纹盏 江西省博物馆藏

吉州窑木叶盏 日本藏

吉州窑玳瑁盏 日本藏

 

吉州窑茶盏,我们往期也做过相应介绍,这里也不再过多赘述,见篇尾。

宋代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文化最发达的时期。在当时形成一股重文轻武的社会风气,促使宋代文化艺术的全面繁荣。同时,宋代的理学人文,也影响到了宋瓷茶盏的审美风格,宋瓷追求的是一种典雅、内敛、质朴、清淡、含蓄的审美风格。